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標題中的「只此一次」的意思是,我只評論法輪功一次,不想爭論,我知道太多的人有太多的看法,更不要說法輪功學員。我雖然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但評論法輪功在我的內心本身是一件矛盾的事情,即便如此,我還是決心要把我的真心話說出來。
   
   早在八十年代初和後來的86年、87年,像我這樣文理兼修的人,對當時社會上剛剛興起的氣功熱、特異功能熱等等偽科學現象,就反感透了。特別是還有什麼海燈法師、嚴新,什麼會移花接木的「寶爺」張寶勝,更是一幫烏七八糟的東西,他們在北京城裡橫衝直撞,他們的後台卻是一些想長生不老的中共元老和高幹。


   
   法輪功剛冒出來的時候,我對它也是很反感的。然而,當中共在1999下半年開始大肆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我卻改變了一些看法,轉而對中共肆無忌憚的踐踏法律的做法感到極為反感和極其憤慨。在我看來,法輪功產生於本土,遠比來自於西方的中共要有優先發展權。中共也完全沒有理由將一個鬆散的群眾性的氣功組織定性為邪教,更沒有理由將它的學員隨意判刑、勞教和關學習班。
   
   在我個人看來,1999年時候的法輪功已經或者即將達到它發展的頂峰,隨著社會的進步和變化,它也就逐漸消停和消解了。但是在中共愚蠢而又殘酷的打壓下,法輪功卻變得更組織化了,更政治化了,甚至半宗教化了。以目前的情形來判斷,法輪功的壽命甚至可能比共產黨的壽命更長。
   
   其後,大批法輪功學員前赴後繼的奔赴天安門廣場的抗議和請願的行動,和其體現出的不屈的抗爭精神,是非常可歌可泣的,是很值得中國的民運同道學習和效法的。接著,又發生了幾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自焚的事件,場面震撼,影響巨大。當時,我是為法輪功學員不惜以生命去爭取自由的精神,所深深感動和由衷欽佩。而在法輪功總部宣布這一事件是純屬中共偽造栽贓之後,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孰真孰假?我倒是徹底糊塗了。不過有一點,至少從此以後,再無聽聞有法輪功學員自焚事件的發生。
   
   2008年的一天,有一次在曼谷的一個公園,有位法輪功女士問我:「您退黨了嗎?」我說:「我從未入過黨」。又問:「您退團了嗎?」我說:「我從未入過團」。又問:「您退隊了嗎?」我說:「我從未入過隊」。我還說:「我比你的師傅李洪志還要少受一些共產黨的影響」。誰知那位女士這樣回答我道:「恭喜您!恭喜您今日終於三退了!」
   
   我認識好幾位法輪功的朋友,他們都像我一般仇視中共暴政,堅貞不移,互助團結,樂於助人,相信團體,嚴守紀律。對比他們,想想自己所在的民運組織污七八糟的狀況,我不能不感到汗顏。我不太希望我的法輪功朋友看到我的這篇文字,是怕他們誤會了我的初衷,以為我存心想要攻擊法輪功。在這裡,我要預先請求我的法輪功朋友的原諒,至少理解我的文字不過是發自內心的個人想法而已,不會把我視為陌生人,甚至視為暗地裡幫助中共的敵人。
   
   法輪功以外的人,可能很少有讀過《轉法輪》一書的,但我幾年前還是讀過一遍。這本書實在是很難讀,有時你還得摀著鼻子讀。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有兩點,一是李洪志在全書中寫滿了「我辦班不要錢,我不愛錢」的話,我就想:你辦班不要錢不愛錢也就好了,幹嘛寫那麼多呢?這就不由人不想起「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典故了。還有就是書中提到,西方現代醫學水平,還有些不如中國李時珍時代的《本草綱目》水平。李洪志先生實在是敢發議論,不過這敢發議論的膽子和水平,也實在是和街頭賣狗皮膏藥的人有的一拼。
   
   無論如何的說,我以為法輪功對中國民運而言,是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的。其貢獻至少有三,一是宣傳和報道了中國民運的事蹟和新聞。二是提供了許多翻牆軟件,以方便國內朋友上網了解外部信息。三是在國內外廣傳《九評共產黨》,幫助了很多人去重新認識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另外,法輪功辦的「神韻」還是值得一觀的,它很接近中國傳統文化,只是弘法的成分重了一些。
   
   以下我簡單的談一下我與法輪功的分歧,也即我對法輪功的意見。第一點是關於法輪功搞的「三退」,「三退」是個好主意,但方式一定要公開,真實,可以考證。現在搞的數字是三億、四億,顯然是虛假的,並且還在以加速度增加。我一直在想,要是這數字達到十個億,共產黨還不倒怎麼辦?要是這數字達到二十億,共產黨還不倒怎麼辦?要是這數字達到三十億,共產黨還不倒怎麼辦?我以為,真實的可以考證的三萬人的「三退」,也比不可靠的三億人來得有意義的多。
   
   第二點是關於法輪功對中共的看法的。法輪功對共產黨的態度一直曖昧不明,與《九評共產黨》的立場不盡相同。也不知道法輪功是真糊塗還是裝糊塗,一直一廂情願的想把什麼江澤民集團與共產黨分開來。什麼江胡斗啊,習江斗啊,編造了十幾年,也沒搞出什麼名堂來。像我這樣了解共產黨的人都能知道,江澤民集團就是共產黨集團,即便江澤民死了,共產黨還是會鎮壓法輪功的,即便習近平下台了,共產黨還是會鎮壓法輪功的。最近,法輪功媒體更是有意的把習近平說成是民族的救星,必將平反法輪功,民主轉型有望,雲雲。這真是糊塗油矇了心,不撞南牆心不死,還有什麼話好說呢。
   
   第三點分歧我也說一下,這不需要多爭論,純屬我的個人看法,我說過就完,這就是關於「活摘器官」的事。在中國,幾乎所有的死刑犯器官都是被任意摘取移植的,像李九蓮,像聶樹斌,這都是人所共知和人神共憤的了。但是,法輪功學員是沒有一人被判處死刑的。憑我對中共歷史、監獄執法和中國社會現狀的了解,我是不相信中共會將或能將沒有判處死刑的人,去活摘器官,讓其死亡的。我也認為法輪功現在所提供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是遠遠不夠的。
   
   我言我心,言之已盡。最後,我殷切期望法輪功能在反共的道路上,走的更踏實,走的更平穩。
   
   本人所有文章歡迎自由轉載
   2017-2-16 於indianapolis
(2017/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