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谢选骏: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65
   
   中国的老农认为,人多力量就大,妇女能顶半边天……无独有偶,芝加哥大学的教授也有类似想法。


   
   网文《美国究竟能容纳多少移民?二十亿不叫事》是这样引证的:
   
   在特朗普宣布造墙之后,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的关系已经落到了冰点,而这位白宫的新主人继续着自己“雷厉风行”的作风,紧接着又签署了穆斯林禁令,禁止7个中东国家公民入境,一直悬在移民头上的特朗普大炮,终于也砸下来了……那么美国到底能容纳多少移民呢?主页君将为你解答!
   
   斯坦福大学的Hoover研究所要求本人为其移民杂志“外来者”写一篇文章,题目为:“美国能够吸收移民的最优数量是多少?”
   
   回答是:2,002,052,035个,这不是开玩笑。美国国土面积为三百五十万平方英里(译者注:1英里约等于1.6公里),其中每平方英里人口为84。而英国每平方英里居住着650人。如果我们引入二十亿移民,我们的人口密度也仅仅与英国持平。为什么要与英国作对比?好吧,英国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家,并且在《经典戏剧》中显得一点也不拥挤。荷兰也是一个引人入胜的地方,每平方英里居住者1,250人,因此我们可以引入40亿移民。当然从另一方面考虑,可能美国不适合居住的沙漠和其他不毛之地占比较高,那么我们只能增加10亿移民。但无论怎么估算,与其他宜居的发达国家相比,美国人口密度显得非常之低。
   
   那么从上述显得不是很严肃的计算方法来看,询问什么是最优移民数量是个错误的问题。
   
   什么是进口番茄最优数量?前苏联的计划委员负责人可能会这样考虑问题。而我们美国人则不应该。我们应该决定设定最合适的条件来进口番茄,然后让市场来决定数量。同样地,我们应该讨论什么是最合适的移民准入条件。什么样的人可以移民?——从而这些移民中绝大部分人为美国做出贡献。然后,(只要满足准入条件)他们想来多少就来多少。只要规则设定正确,数量可以自我调节。经济学基本原理:核算出价格,然后制定游戏规则;不要确定数量,或者决定结果。当一个社会设定量化目标,或者制定配额,就像美国现在设定移民限额那样,其结果往往是巨大的浪费。由于存在移民配额,一位原本打算来到美国开创数十亿美元业务的企业家将面临与其他人同样的限制。那些潜在的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rn)和布林(Sergey Brin,谷歌联合创始人)们将没有机会证明其可能为我们的社会做出多么巨大的贡献。
   
   为什么要害怕移民?你可能害怕他们会过度使用社会服务资源。从道德角度来看,仅是我们的税收为什么可以用来支持一位恰好在缅因州出生而不是在瓜达拉哈拉(译者注:墨西哥地名)出生的不幸之人就构成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不在今天讨论范围之内。设计一个交易结构用以保护用于社会福利的财政资金是相当容易的。移民在入境时可要求其购买一个债券,比如说,5,000美元。如果他们沦落到身无分文、身陷囹圄、失去健康保险、或者发生任何状况,这个债券里的资金可以为其购买返程机票。
   
   另外一个替代方案是,政府可以设立一项资产或收入限制:移民必须提交例如10,000美元的资产证明,并且要求其在六月内找到工作或设立自己企业或拥有资本收益。在任何情况下,社会福利其实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议题。寻求高福利者很可能选择移民法国。绝大多数来到美国的移民是为了工作,并且照章纳税。过度使用社会服务资源根本不是一个问题。不过如果你确实对此感到担忧,那么轻而易举就可对此加以防范。你也可能担心移民竞争就业岗位,并影响美国人的整体薪资水平。这同样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劳动力不流入的话,资本——包括工厂和农庄——会持续流出从而同样造成薪资降低。移民会来到那些拥有庞大就业机会的开放性行业工作,而不是那些从业人员众多就业机会有限的行业。因此,从长远来看,对于一个类似美国这样的开放性经济体,限制移民对于保护“薪资”作用不大。即使限制移民的政策有助于提升薪资水平,薪资水平越高,则意味着美国消费者需要承受更高的物价。
   
   那么国家作为一个整体而言——尤其对于那些倾向于在沃尔玛购物的低收入消费者(这些消费者更多地得益于低价商品)——将利益受损。作为一个具体实例,美国不允许外来医生和护士从业。因此我们就得非常痛苦地承受如此昂贵的医疗保健费用。好吧,限制移民是用来保护美国人的薪资水平,那么目的达到了。但是医生薪资的上升就意味你的保健成本的增加。关于提升薪资水准的争论对保守党来说尤其显得伪善。如果你认识到诸如最低工资、工会、职业资格、工资时间限制、针对进口商品的贸易保护主义、以及其他所谓旨在提升美国工人幸福程度的那些误入歧途的政策的最终失败,那么对于移民的限制也无法起到同样的作用。最后,如果确实奏效,限制移民政策通过损害墨西哥工人的利益使得部分美国工人从中得益。那么作为世界公民的一员,美国是否真的应该因为有利可图而剥削贫穷的墨西哥人呢?
   
   我们是为数不多的国家,根据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严禁“由于出生地点、家庭出身、文化背景、由于种族群体而导致的语言特征、口音……”而导致的就业歧视,而上述政策确实引发了,由于出生地点,而引发的就业歧视。但这还是令人担忧的话,好吧!政府可以为某些受保护岗位颁发工作许可,只允许美国公民从事该类工作。太咄咄逼人了?好吧,这指的就是现在那些不允许外来人口工作的政策,那些令人厌恶的政策不会因为披上一层漂亮的包装而变得利国利民。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考虑的美国应该如何更快地吸收受过良好教育的移民:工程师、计算机程序员、风险投资家、工商管理硕士、和教授,而不是快速吸收教育程度较低的移民。如果拒绝那些就业技能和同化程度较低的移民确实有道理,那么我们就引入具有那些特殊技能和资质的移民。我们要讨论的是(移民)准入条件,而不是限额。也许你会担心社会价值观。我们可以很容易制定相关政策,诸如要求移民能够说英语,并且对于美国的体制、历史、和法律有某种程度的了解,虽然对纯美国人并无此类要求。好吧,我们还是讨论条件,而不是配额。也许你担心的是我们如何能够为所有这些移民提供住房和工作?“我们”不提供。他们自己去找!
   
   市场,而不是政府,已经为公民提供了住房和工作。无论如何,我们更应该担忧的难道不是停滞不前的经济吗?每一个人都希望看到美国进行更多的住房建设,但是需要住房的也就这么多人。想像一下每年数百万移民的涌入会使住房建设变得多么的红火。我们的祖先并没有要求当时的美洲印第安原住民政府为他们提供工作和住房,那么新移民也同样不需要!
   
   相当部分才智卓绝人士在美国大学获得工程或商业学位后被迫离开。任何人在美国获得学位后应该获准居留,但我们却迫使其离去。
   
   另外还有一千一百多万人在美国生活,他们努力工作、照章纳税、添产置业,但只能以半合法的身份居留。如果遭遇欺诈他们不能有效申诉。他们不能在其生活的社区获得选举权利。他们不能申请驾驶执照。他们生活在持续的恐惧中。这是我们国家的耻辱。当别的国家拒绝给予那些数十年甚至数代居住者合法身份时,我们指责他们是“种族隔离”。但每二十个居住在美国的人士中就有一个遭受着同样的命运。不错,他们是“非法的”。但是黑人隔离法在当时也有着完全的法律效力。“他们应该遵守法律”对那些隔离法律是否同样适用?不是所有的法律都是好的。并且“根据法律他们应该排队等候”是空洞的——那些来自墨西哥、中国、或者印度的移民根本无法合法地来到美国。
   
   如果你在美国生活多年,拥有一份工作,并且不惹麻烦的话,你就应该有权居留。如果我们使每个希望赴美者都适用同样的移民条件的话,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担心让所谓的非法居留者“插队”而引发的不公平。只要设置合理的条件,那么就不存在排队和不公平。我们需要讨论的是(移民准入)条件,而不是限额。对于开放移民的每一项反对理由,我们均可轻而易举地寻找到有针对性解决方案。合情合理的移民条件将自行达到最优移民数量,因此华盛顿的政府工作人员没有必要强行设定移民配额。只要我们设定正确的准入条件,每一位移民都将使社会获益,并且美国将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伟大移民国家。(作者John H.Cochrane,系芝加哥大学AQR Capital Management杰出服务金融学教席教授,和斯坦福大学Hoover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谢选骏指出:这个教授其实没什么学问。
   
   《思想主权论》第1980条说:“‘联合国粮农组织在1970年修改了将会普遍爆发饥荒的预言,并且根据1967年澳大利亚经济学家(Colin Clark,1932—2002年)的估计说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谢选骏指出:然而,这是思想,并非事实。这个思想也许就能毁灭人类的未来。”
   
   但是如果按照1967年澳大利亚经济学家(Colin Clark,1932—2002年)的估计说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来说——美国能够养活的就不是二十亿人口,起码也是二百亿!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65)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