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谢选骏文集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网文《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说:
   
   日前看谢选骏先生的文章《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1——是革命还是内斗》给老狼的感觉很不好。不单是看本文的感觉不好。看谢选骏先生《特朗普帝国的崛起》系列文章其他篇目感觉也没好过。看这些文章给人的总的感受是:谢选骏先生如同一个《人民日报》评论员,用毛泽东时代中国共产党的专用术语,用当今朝鲜描述美国政治的专用术语、用所有独裁专制国家描述民主国家的专用术语来评论美国的政治。其描述的语言、手法、观点非常幼稚可笑。得出的结论更是荒唐!

   
   首先谢选骏先生系列文章的总标题《特朗普帝国的崛起》就有问题。一个国家以“帝国”命名是可以的。例如美帝国、英帝国、大日本帝国。以一个人来命名一个帝国也可以,但这个人必须拥有至高无上、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能把国家当成自己私产,想怎么整就怎么整,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例如:毛泽东帝国、萨达姆帝国、齐奥塞斯库帝国……。一个人利用自己聪明才智或其他因素在私有资产、或某个领域大力扩张做大做强也可以“帝国”相称,例如特朗普商业帝国,索罗斯金融帝国、比尔盖茨微软帝国,赵本山打造的娱乐圈帝国……等。但特朗普只是当选了一个总统,且刚上任,其政治权力还要受到国会、司法、舆论等方方面面监督。他发布的政令如与法律有抵触,就不能贯彻执行。如遇到不测事件还会如尼克松一样被赶下台。特朗普不过是美国公民请来的一个找工仔,如果干得不好,四年后就会被扫地出门。如果违反了法律,做不满四年就可以让他滚蛋。如果美国是中国或朝鲜一样的独裁专制国家,特朗普上台后你可以叫特朗普帝国,但美国是四年一选的民主国家,你称之为“特朗普帝国”就不对了。特朗普想如毛泽东一样拥有绝对的、无限的政治权力完全不可能!何来“特朗普帝国”?所以谢选骏系列文章的总标题就就问题。如果其总标题改成《特朗普时代风云录》更恰当。但就没有“特朗普帝国”几字容易扯到更多的眼球。
   
   文章标题:《革命往往就是内斗,内斗往往就是革命》也完全是错误的。革命是两大争夺统治权的集团的生死博杀,如革命党推翻满清,毛泽东集团推翻蒋介石集团。内斗是一个集团内部的阴谋、斗争、自相残杀。如斯大林对布尔什维克内部的清洗,毛泽东对开国功狗的屠杀,华国锋对江青等人的抓捕……。没有“阴谋、斗争、自相残杀”根本就谈不上是“内斗”。
   
   用“革命和内斗”来描述美国的政治不但荒唐,也显出了文章作者知识结构单一,和用中文表达思维能力的欠缺,以及对民主国家政治动作程序的无知。在美国这样的法制国家根本不可能有“革命”的发生。所有成熟的民主国家无论政局多么动荡,都不可能发生“革命”。而用“内斗”来描述美国政治同样可笑。美国在任的官僚们上任前特朗普会与其勾通。当其工作方式、理念、观点与特朗普相近时,特朗普才会提名让其出任公职。这些人在职时不可能与特朗普“内斗”。至于美国政府各官僚之间会不会内斗?老狼认为也不可能。美国的政治制度是每个官僚各司其职。不能越权干涉其他官员的工作。例如国务卿不能干涉国防部长的工作,白宫办公厅主任不能干涉劳工部长的工作。如果有美国官员想通过中国式的“打小报告”、“内斗”把其他人赶下台自己上台,这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在美国这样各司其职的国家,不可能产生“内斗”。更不可能产生打小报告的小人。如果总统对谁的工作不满意,直接让其辞职。例如里根在台上把刚上任不久的国务卿黑格将军解职。这与其他官员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其他官员也不会无故介入一个官员的上位或贬职。
   
   如果把“内斗”定义为“阴谋、斗争、自相残杀”那么美国根本就没有什么“内斗”,只有不同观点、看法的碰撞和对总统和官员选择时的不同标准和爱好而已。美国不同观点的碰撞、选择基本是在两大党间进行。例如两党间竞选总统和议员,两党间对人事任免的不同意见。这些意见完全是公开的。如果说美国有“内斗”的话,那只是在争夺总统或议员的提名权时相互公开贬低、抹黑对手。特朗普竞选期间,党内很多大佬如小布什、罗姆尼都公开声明不支持他。但这样的“内斗”只是表达与特朗普不同的政治观点而已,没有把特朗普斗下台的行动。与中国人传统的“内斗”意思完全不同。且小布什们把反对特朗普当选的意思表达完了后,与特朗普就没有再“内斗”过。现在特朗普已经就任总统了,谢选骏还说白宫有“内斗”、共和党有“内斗”,就太荒谬了。
   
   谢选骏在本篇文章中,老是把一些白宫内部人私下对白宫团队和特朗普总统不利的谈话和评论拿来说事,这是不对的。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只要不是公开的发言,有必要在严肃的文章中提及和说事吗?对特朗普上任不到一月来说最重要的是看他做了什么事,和民众对特朗普工作的满意度。这才是重点。有报导:美国民众对特朗普上台后工作的满意度相当高。并赞扬说:终于选了一个说话算数,兑现竞选承诺的总统。
   
   谢选骏这一句话:“特朗普就任的第三个星期伊始,其高级顾问们正努力摆脱白宫的内部纷争和分裂,这些内讧已令共和党人和华盛顿警觉,总统本人却似乎还浑然不知。”谢选骏无中生有地冒出什么“分裂”、“内讧”字眼,老狼看到这样的字眼觉得很是搞笑:白宫有“分裂”吗?白宫会“分裂”吗?白宫有“内讧”吗?白宫会“内讧”吗?
   
   谢选骏先生很喜欢独裁专制国家常用词汇“内斗”。其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白宫内斗?川普顾问试图给国安部长下令遭驳斥》摘要《纽约杂志》星期六发表文章说,白宫顾问班农(Steve Bannon)试图命令国安部长凯利(John Kelly)不得从川普的旅行禁令中豁免绿卡持有人,凯利不得不以他只接受总统的命令来反驳。”实际上这段话根本不能证明“白宫有内斗”。只不过是顾问班农提醒凯利,而凯利拒绝班农提醒,且说我只服从总统命令。这与什么“内斗”八杆子都打不着。可谢选骏文章却说:“班农似乎在内斗中败了一仗。”真是可笑!!
   
   谢选骏先生说:川普当选本身就是一次类似“革命”那样的“反建制派”事件。但老狼认为:川普当选根本不是“革命”,美国也不需要“革命”,美国人民要的是变革。美国人民不用“革命”就能用“选票”来实现真正的变革。
   
   谢选骏本文中有些相同意思的文字重复出现。前面有的文字,后面又多次冒了出来。这是一个爱写文章的作者不应该发生的小小错误。
   
   谢选骏先生在《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一文中对毛泽东与林彪的的冲突看法也荒唐幼稚:“毛泽东林彪之间的冲突和决裂,其主要心理原因,是中苏军事冲突所造成的危机,让毛泽东丢了脸,于是转而拿自己的下属撒气,以便通过整人来掩饰自己的失败。更让毛泽东丢脸的是,他最后不得不去求助于美国!毛泽东做了比他自己一直指控的‘苏修叛徒集团’更加无耻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叛徒’!他这张死脸往哪里搁呀!‘对不起了,林彪同志,你不要看我老杂毛的笑话,你还是先死一步吧。’”真实的毛泽东与林彪的冲突原因是:林彪不过是毛泽东请来打天下的打工仔,毛泽东死后不可能把万里江山交给林彪,为防自己死后林彪接班,必须让林彪死在我毛泽东的前面,再安排毛家人江青和毛远新接班。仅此而已,岂有它哉!
   
   谢选骏在《司法内战已经开始》一文中把美国正常的很普通的司法程序:特朗普宣布禁止六个穆斯林国家持绿卡者进入美国及法官宣布特朗普禁令违宪又说成“司法内战”。象美国这样高度法制的国家可能有“司法内战”吗?真有点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味道。这样说扯眼球还可以,但与美国的司法现实差了十万八千里。美国司法只有依法判决,没有“内战”。
   
   谢选骏在《特朗普帝国的崛起》系列文章中每篇的结尾都仿照马克思“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话以“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作为结尾。此话只说对了四分之一:资产者不是“必须”联合起来,得看联合后是不是“有利可图”。且资产者的联合应该以民主政治为前提。如果是中国这样的独裁专制体制下的资产者是没有资格与世界民主国家的资产者联合的。反之应将他们押上历史的审判台,审判他们官商勾结非法侵占中国人民血汗钱的滔天罪行!
   
   谢选骏先生的《特朗普帝国的崛起》拉拉杂杂写了一百多篇,但文章却很少触及到美国政治制度的根本的、确保美国政治正常运转的基本面。最近班农的辞职倒有可能给特朗普带来巨大麻烦:如果班农在竞选期间与俄罗斯大使的秘密接触是特朗普指使的,随着事态的发展,特朗普倒有可能步尼克松的后尘以被迫辞职方式使其总统生涯提前告终。班农秘密会见俄罗斯大使后面有多少黑幕?全世界只有拭目以待。
   
   谢选骏先生年长老狼只一岁,他与老狼基本算是同龄人。谢选骏先生曾经是老狼的偶像。八十年代末,谢选骏先生参与了苏晓康先生的《河殇》总撰稿。当年老狼看了《河殇》系列政论片后,四处寻找《河殇》全部解说词细读了七、八遍。对苏晓康先生包括谢选骏先生万分地佩服。但时过境迁,苏晓康先生近三十年很难看到他写的文章。谢选骏先生倒是写得多,但老狼近年看他的文章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对其很多说法、观点实在难以赞同。
   
   谢先生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后被关押数月后释放。一九九四年赴美参加学术会议滞留不归。后任纽约洲立大学教授。让人奇怪的是在美国大学任教二十多年的谢选骏先生其政治思维方式并没有跳出专制中国政治阴谋论的巢臼,动不动就是用中国专制阴谋政治的词汇:“内斗”、“内讧”、“分裂”“革命”……去描述美国的阳光政治。这种描述法与其美国大学“教授”身份很不协调。
   
   ……
   
   谢选骏指出:关于上述文章,我想说三点:
   
   1、文中所引用的许多新闻、事件、观点和提法,并非属于谢选骏的,而是谢选骏摘录和援引,用来进行新闻评述的。本书的主要目的是写出一个“第四美国的诞生”,而不是论断其中的是非。
   
   2、上文作者没有细读的,不仅是我的写作,连重大新闻都张冠李戴了——例如,川普内阁成员辞职的,是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他是在周一(2月13日)晚上,仅仅三天之前提出辞职。而不是作者文中所说的“班农”。按照心理分析的学说,也许“班农辞职”是作者的愿望,结果不小心造成了错误的记忆……否则如何解释这样仅仅三天就发生的错误记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