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革命还是反革命]
谢选骏文集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还是反革命

   谢选骏:革命还是反革命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8
   
   《抗议川普移民禁令 硅谷精英变身“革命者”》说以往美国相对开放的移民政策造就了硅谷的兴旺。特朗普的移民禁令一下,许多硅谷员工纷纷起身加入改革者的行列。纽时的报道里,后者无疑是主角。


   
   硅谷员工出人意料地成了革命者。作为一个群体,他们相对富有,受过良好教育,有良好的人脉关系。虽然硅谷的大多数人都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但科技业者并不是特朗普总统政策方针中最明显的靶子。很多人在世界上最富有的科技公司工作,就算《平价医疗费用法案》 (Affordable Care Act)被废除也影响不大,而且拟议中的墨西哥边境墙也不会让硅谷的大多数人感到不便。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科技业者可以享受到意外的好处。他们可以用儿童看护费用抵税,他们的公司或许可以把在外国的利润调拨回本国,并且他们享受的所得税减免可以用来度上一两个豪华假期了。
   
   这一切都是在说明:过去两周席卷硅谷和西雅图的抗议并不是受短期经济利益驱使的。如果你想了解科技业者为什么会选择抗议特朗普对七个穆斯林占多数国家移民的禁令,你需要首先了解美国相对开放的移民政策在科技业的关键作用。
   
   你需要了解为什么科技业者从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中,以及他将要采取的其他反移民行动中看到了灾难的迹象:美国将不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发明者的灯塔。
   
   “作为一种现象,硅谷并非世界的默认状态。”爱尔兰移民约翰·科里森(John Collison)说。他是六年前创办的旧金山支付初创公司Stripe的联合创始人。他说,硅谷可以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欢迎来自外面的人。“我前往世界各地,每个其他地方都在问,‘我们如何在伦敦、巴黎、新加坡、澳大利亚复制硅谷?’”
   
   这些地方迄今为止未能最终建起自己的科技中心,原因就是每个人都想去硅谷。“美国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人才,”科里森说。“看看这些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看看有多少是在美国。这不是自然成就的事情,而是因为我们想办法创造了这个引擎,吸引世界上最好最聪明的人来到硅谷。”但是,科里森也说,“我认为这种情况也有点不牢固。”特朗普执政期间,对移民友好的动态可能会发生改变,而这可能会导致美国科技业的毁灭。
   
   对外部人士来说,这可能听起来有点危言耸听,甚至可能是非常自以为是。硅谷也因为大肆宣扬精英管理的开放态度,却在基本的多样化和包容性方面做得不够好而遭到应有的批评。女性和非亚裔少数族裔在该行业员工中仅占很小比例,在管理层和风险投资者中占的比例更小。总而言之,科技行业和几乎其他所有行业一样,由白人男性主导。
   
   然而,随便回顾一下科技产业的大部分历史就会发现,移民在其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去年,无党派智库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的研究员研究了87个私人控股的美国初创公司,当时这些公司的总价值约为10亿美元或更多。他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其中逾半数的公司是由美国之外的一人或多人创立的。其中71%的公司在重要管理岗位上聘请的是移民。
   
   总的来说,这些公司,包括Uber、特斯拉(Tesla)和Palantir等家喻户晓的公司,为美国经济创造了成千上万个工作机会和上百亿美元。它们的创立者来自世界各地——印度、英国、加拿大、以色列和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其他很多地方。
   
   关于移民为什么在科技行业如此成功有很多解释。很多美国出生的科技工作者指出,美国出生的雇员足以填补很多科技公司的职位空缺。研究者们发现,美国大学的毕业生足以填补科技行业的职位空缺。批评该行业对移民过于友好的人士表示,根源在于钱,科技公司利用H-1B等签证项目,能够以低于美国出生人员的价格雇佣外国员工。
   
   如果说这种批评在科技产业的某些部分是属实的,但它忽略了硅谷顶级公司的情况。对硅谷的一个常见误解是,它像工厂那样运作,按照那种观点,科技公司可以雇佣世界各地的任何人来填补某个职位。
   
   但是如今,大部分雄心勃勃的科技公司都不像工厂,而是更像运动员团队。他们在寻找勒布朗(LeBrons)和布雷迪(Bradys),也就是说,他们在寻找世界上最优秀的人,让他们来想出一些全新的、从未有过的玩意,从一开始就完全重新想象各种玩意的用处。
   
   “这不是让数十万人加入制造工厂,”云储存公司Box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阿隆·列维(Aaron Levie)说,“而是想出一些能够改变一切的点子。”
   
   谢选骏指出:科里森说“看看这些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看看有多少是在美国。这不是自然成就的事情,而是因为我们想办法创造了这个引擎,吸引世界上最好最聪明的人来到硅谷。”这是典型的自大。因为这个引擎不是谁创造的,而是美国的移民历史决定的。即使连澳洲和加拿大这样的英联邦殖民地,也不具有这样的历史,何况其他的民族国家?美国是通过战争与英国决裂、独立出来的——美国不属于任何人,而仅仅属于上帝的恩典。因为美国的土著已经遭到毁灭,此外美国又没有任何宗主国制约。因此,任何人执政也无法彻底改变美国的历史,除非美国真的衰亡掉了。有我的分析可以看出,上述文章把话说反了——其实,硅谷精英变身变性出来的不是“革命者”,而是“反革命”,他们在维护“第三美国的旧秩序”,而不是开创“第四美国的新秩序”。
   
   下面这篇《纽时:初中生川普总统先生》,可以证明我的论述,体现了一种典型的“反革命宣传”:
   
   任何中学生的家长都不会对那种十几岁孩子的借口感到陌生。首先,他们会抱怨老师太不厚道,布置太多家庭作业,还会抱怨阅读太枯燥,而当其他一切都没完成的时候,他们会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哭喊着,“太太太难了。”
   
   如果这种思维出自一个13岁的孩子,会十分气人。但如果是出自美国的总统及其团队,那就是十足的吓人了。
   
   在《纽约时报》本周发表的一 篇令人不寒而栗的文章中,格伦·思拉什(Glenn Thrush)和玛吉·哈伯曼(Maggie Haberman)描述了特朗普总统的白宫,简直如同“基斯通警察”(Keystone Kops)系列默片一般。助手们在黑暗中会面,因为他们搞不清楚如何操作电灯开关(把它们设置为“开”或许值得一试),特朗普穿着浴袍在他的生活区走来走 去,收看CNN,满心想着为什么所有人都对他这么刻薄。
   
   他那条让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跻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高层的政令引来愤怒的抗议,这令特朗普大为光火——思拉什和哈伯曼的报道称,这是因为在签署这项政令之前,他并没有得到有关它的详细汇报。
   
   没有被详细告知?要在军情室里为一个据知没有任何国家安全资格的纯粹的政治助手设置 一个席位,特朗普难道不觉得自己至少应该跟人谈谈这样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不,班农当过七年的低层海军军官,不意味着他就具备了国家安全方面的专 长。)难道班农就这么自己撰写了政令,而没有告诉特朗普它究竟是什么?
   
   显然,针对反穆斯林难民和签证禁令,也没有足够的讨论。白宫可能是因为忙着做数学作 业,又或者是因为忙着找开关,无暇顾及此事。他们也没时间讨论一项赋予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权力、使之重操“黑监狱”旧业的政令,没时间讨论那条逐渐结束对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美国人保护的政令。(前者是被修订,后 者显然被废除了。)
   
   现在,我们从时报那篇文章得知,雷恩斯·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想出了这个绝妙的主意,让总统参与这些政令的制定,而不是只把这项工作交给班农,以及白宫政策主管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现在审查这样的政令需要经过十项程序,其中包括考虑如何将它们传达给大众。这真是一项创新,只不过在之前的政府里它可是一项标准程序。
   
   但这可能会让特朗普更加难以为自己的问题怪罪其他人,就像他在签证禁令一事上攻击的联邦司法体系那样——如果未来发生恐怖袭击,这大概就为怪罪法官铺好了道路。同样地,特朗普没能在全国普选中赢得大多数人支持,显然是非法移民和死人的错。
   
   青少年式的抱怨在本周于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Ninth Circuit)进行的一小时辩论中达到了高潮,该法院正在考虑是否在法律质询进行期间允许签证和难民禁令生效。
   
   某一刻,一名法官要求提供证据,证明签证禁令真的会让政府更加安全,政府的律师奥古斯特·弗伦特杰(August Flentje)以“这太难了”的措辞回应。他告诉法官,政府没有机会提供证据,因为“这些诉讼进行的太快了,我们在尽自己最大努力。”
   
   在发布签证禁令之前,政府为何没有收集能支持其这项主张的证据?
   
   周三早上,特朗普又到Twitter上攻击这位受理上诉的法院法官——这是一位总统为干涉司法过程而做出的让人难以置信的举动。“如果美国不能像它显然应该的那样赢得这场官司,我们就永远得不到应有的安全和保障,”特朗普说。
   
   对于其中的逻辑,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特朗普输了这场官司,他会收起弹珠回家而不做任何别的尝试来保障美国人的安全?他会屏住呼吸,直到把脸涨得青紫?或者传纸条给所其他所有八年级学生,议论老师有多不厚道?
   
   ……
   
   谢选骏再指出:这是典型的典型的“反革命宣传”,而不仅仅是“纸媒的垂死挣扎”。虽然为了推销报纸,纸媒的从业人员们已经不遗余力了。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118)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