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革命还是反革命]
谢选骏文集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还是反革命

   谢选骏:革命还是反革命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8
   
   《抗议川普移民禁令 硅谷精英变身“革命者”》说以往美国相对开放的移民政策造就了硅谷的兴旺。特朗普的移民禁令一下,许多硅谷员工纷纷起身加入改革者的行列。纽时的报道里,后者无疑是主角。


   
   硅谷员工出人意料地成了革命者。作为一个群体,他们相对富有,受过良好教育,有良好的人脉关系。虽然硅谷的大多数人都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但科技业者并不是特朗普总统政策方针中最明显的靶子。很多人在世界上最富有的科技公司工作,就算《平价医疗费用法案》 (Affordable Care Act)被废除也影响不大,而且拟议中的墨西哥边境墙也不会让硅谷的大多数人感到不便。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科技业者可以享受到意外的好处。他们可以用儿童看护费用抵税,他们的公司或许可以把在外国的利润调拨回本国,并且他们享受的所得税减免可以用来度上一两个豪华假期了。
   
   这一切都是在说明:过去两周席卷硅谷和西雅图的抗议并不是受短期经济利益驱使的。如果你想了解科技业者为什么会选择抗议特朗普对七个穆斯林占多数国家移民的禁令,你需要首先了解美国相对开放的移民政策在科技业的关键作用。
   
   你需要了解为什么科技业者从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中,以及他将要采取的其他反移民行动中看到了灾难的迹象:美国将不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发明者的灯塔。
   
   “作为一种现象,硅谷并非世界的默认状态。”爱尔兰移民约翰·科里森(John Collison)说。他是六年前创办的旧金山支付初创公司Stripe的联合创始人。他说,硅谷可以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欢迎来自外面的人。“我前往世界各地,每个其他地方都在问,‘我们如何在伦敦、巴黎、新加坡、澳大利亚复制硅谷?’”
   
   这些地方迄今为止未能最终建起自己的科技中心,原因就是每个人都想去硅谷。“美国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人才,”科里森说。“看看这些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看看有多少是在美国。这不是自然成就的事情,而是因为我们想办法创造了这个引擎,吸引世界上最好最聪明的人来到硅谷。”但是,科里森也说,“我认为这种情况也有点不牢固。”特朗普执政期间,对移民友好的动态可能会发生改变,而这可能会导致美国科技业的毁灭。
   
   对外部人士来说,这可能听起来有点危言耸听,甚至可能是非常自以为是。硅谷也因为大肆宣扬精英管理的开放态度,却在基本的多样化和包容性方面做得不够好而遭到应有的批评。女性和非亚裔少数族裔在该行业员工中仅占很小比例,在管理层和风险投资者中占的比例更小。总而言之,科技行业和几乎其他所有行业一样,由白人男性主导。
   
   然而,随便回顾一下科技产业的大部分历史就会发现,移民在其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去年,无党派智库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的研究员研究了87个私人控股的美国初创公司,当时这些公司的总价值约为10亿美元或更多。他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其中逾半数的公司是由美国之外的一人或多人创立的。其中71%的公司在重要管理岗位上聘请的是移民。
   
   总的来说,这些公司,包括Uber、特斯拉(Tesla)和Palantir等家喻户晓的公司,为美国经济创造了成千上万个工作机会和上百亿美元。它们的创立者来自世界各地——印度、英国、加拿大、以色列和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其他很多地方。
   
   关于移民为什么在科技行业如此成功有很多解释。很多美国出生的科技工作者指出,美国出生的雇员足以填补很多科技公司的职位空缺。研究者们发现,美国大学的毕业生足以填补科技行业的职位空缺。批评该行业对移民过于友好的人士表示,根源在于钱,科技公司利用H-1B等签证项目,能够以低于美国出生人员的价格雇佣外国员工。
   
   如果说这种批评在科技产业的某些部分是属实的,但它忽略了硅谷顶级公司的情况。对硅谷的一个常见误解是,它像工厂那样运作,按照那种观点,科技公司可以雇佣世界各地的任何人来填补某个职位。
   
   但是如今,大部分雄心勃勃的科技公司都不像工厂,而是更像运动员团队。他们在寻找勒布朗(LeBrons)和布雷迪(Bradys),也就是说,他们在寻找世界上最优秀的人,让他们来想出一些全新的、从未有过的玩意,从一开始就完全重新想象各种玩意的用处。
   
   “这不是让数十万人加入制造工厂,”云储存公司Box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阿隆·列维(Aaron Levie)说,“而是想出一些能够改变一切的点子。”
   
   谢选骏指出:科里森说“看看这些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看看有多少是在美国。这不是自然成就的事情,而是因为我们想办法创造了这个引擎,吸引世界上最好最聪明的人来到硅谷。”这是典型的自大。因为这个引擎不是谁创造的,而是美国的移民历史决定的。即使连澳洲和加拿大这样的英联邦殖民地,也不具有这样的历史,何况其他的民族国家?美国是通过战争与英国决裂、独立出来的——美国不属于任何人,而仅仅属于上帝的恩典。因为美国的土著已经遭到毁灭,此外美国又没有任何宗主国制约。因此,任何人执政也无法彻底改变美国的历史,除非美国真的衰亡掉了。有我的分析可以看出,上述文章把话说反了——其实,硅谷精英变身变性出来的不是“革命者”,而是“反革命”,他们在维护“第三美国的旧秩序”,而不是开创“第四美国的新秩序”。
   
   下面这篇《纽时:初中生川普总统先生》,可以证明我的论述,体现了一种典型的“反革命宣传”:
   
   任何中学生的家长都不会对那种十几岁孩子的借口感到陌生。首先,他们会抱怨老师太不厚道,布置太多家庭作业,还会抱怨阅读太枯燥,而当其他一切都没完成的时候,他们会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哭喊着,“太太太难了。”
   
   如果这种思维出自一个13岁的孩子,会十分气人。但如果是出自美国的总统及其团队,那就是十足的吓人了。
   
   在《纽约时报》本周发表的一 篇令人不寒而栗的文章中,格伦·思拉什(Glenn Thrush)和玛吉·哈伯曼(Maggie Haberman)描述了特朗普总统的白宫,简直如同“基斯通警察”(Keystone Kops)系列默片一般。助手们在黑暗中会面,因为他们搞不清楚如何操作电灯开关(把它们设置为“开”或许值得一试),特朗普穿着浴袍在他的生活区走来走 去,收看CNN,满心想着为什么所有人都对他这么刻薄。
   
   他那条让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跻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高层的政令引来愤怒的抗议,这令特朗普大为光火——思拉什和哈伯曼的报道称,这是因为在签署这项政令之前,他并没有得到有关它的详细汇报。
   
   没有被详细告知?要在军情室里为一个据知没有任何国家安全资格的纯粹的政治助手设置 一个席位,特朗普难道不觉得自己至少应该跟人谈谈这样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不,班农当过七年的低层海军军官,不意味着他就具备了国家安全方面的专 长。)难道班农就这么自己撰写了政令,而没有告诉特朗普它究竟是什么?
   
   显然,针对反穆斯林难民和签证禁令,也没有足够的讨论。白宫可能是因为忙着做数学作 业,又或者是因为忙着找开关,无暇顾及此事。他们也没时间讨论一项赋予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权力、使之重操“黑监狱”旧业的政令,没时间讨论那条逐渐结束对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美国人保护的政令。(前者是被修订,后 者显然被废除了。)
   
   现在,我们从时报那篇文章得知,雷恩斯·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想出了这个绝妙的主意,让总统参与这些政令的制定,而不是只把这项工作交给班农,以及白宫政策主管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现在审查这样的政令需要经过十项程序,其中包括考虑如何将它们传达给大众。这真是一项创新,只不过在之前的政府里它可是一项标准程序。
   
   但这可能会让特朗普更加难以为自己的问题怪罪其他人,就像他在签证禁令一事上攻击的联邦司法体系那样——如果未来发生恐怖袭击,这大概就为怪罪法官铺好了道路。同样地,特朗普没能在全国普选中赢得大多数人支持,显然是非法移民和死人的错。
   
   青少年式的抱怨在本周于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Ninth Circuit)进行的一小时辩论中达到了高潮,该法院正在考虑是否在法律质询进行期间允许签证和难民禁令生效。
   
   某一刻,一名法官要求提供证据,证明签证禁令真的会让政府更加安全,政府的律师奥古斯特·弗伦特杰(August Flentje)以“这太难了”的措辞回应。他告诉法官,政府没有机会提供证据,因为“这些诉讼进行的太快了,我们在尽自己最大努力。”
   
   在发布签证禁令之前,政府为何没有收集能支持其这项主张的证据?
   
   周三早上,特朗普又到Twitter上攻击这位受理上诉的法院法官——这是一位总统为干涉司法过程而做出的让人难以置信的举动。“如果美国不能像它显然应该的那样赢得这场官司,我们就永远得不到应有的安全和保障,”特朗普说。
   
   对于其中的逻辑,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特朗普输了这场官司,他会收起弹珠回家而不做任何别的尝试来保障美国人的安全?他会屏住呼吸,直到把脸涨得青紫?或者传纸条给所其他所有八年级学生,议论老师有多不厚道?
   
   ……
   
   谢选骏再指出:这是典型的典型的“反革命宣传”,而不仅仅是“纸媒的垂死挣扎”。虽然为了推销报纸,纸媒的从业人员们已经不遗余力了。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118)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