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历史观与世界观]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观与世界观

   谢选骏:历史观与世界观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2
   


   历史观是世界观的一部分,世界的改变会影响世界观,也会影响到历史观,所以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下史”(All history is contemporary history.)……
   
   ……
   
   《川普上任后 美国人的历史观也开始分裂了》说从竞选之初到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让美国民众在各种政治、经济和社会议题上观点的分歧暴露无遗,甚至引发激烈抗议。而现在,特朗普甚至引发了美国人对历史观的分裂。2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称,特朗普正在让美国人对历史的观点产生分裂——不论是在社交媒体还是在广播谈话节目中,在教室里还是在餐桌前,美国历史正在成为人们不可回避的话题。美国人正在用美国历史上的重要时刻和人物来支持或反对特朗普的一项又一项行政命令。
   
   安德鲁·杰克逊(美国第七任总统,1828-1836年;民主党创始人之一)和休伊·朗(路易斯安那州州长,1928-1932,实施公共工程计划和教育改革,但使用独断独行的方式来控制州政府)在脸书(Facebook)上复活了。而在推特上,网民正在用140个字来回忆那些重要的历史瞬间:1939年从纳粹德国逃往迈阿密的犹太难民;1973年将尼克松总统拉下台的“水门事件”。
   
   特朗普能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至今还是一个问题,但他的确改变了人们看历史的兴趣。长期以来,在美国人的印象中,美国的历史都是谈论威尔逊总统(带领美国参加一战并取得胜利)、林肯总统(取得美国内战胜利维护美国统一)和苏珊·安东尼(美国重要的妇女权益活动家);而现在,人们谈论更多的则是进口税、美国革命战争、二战期间日本裔的集中营(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政府将在美国的所有日本人视为日本间谍怀疑对象,对他们“重新安置”)。
   
   “我从未发现这么多人来引用历史上的例子,”普林斯顿大学历史教授大卫·比尔说,“好像每个人都信手拈来一大堆历史史实。”
   
   当年,奥巴马当选总统后引起了民众对美国黑奴史的反思,希拉里参选时大家讨论历史上的妇女权益。而历史学家发现,特朗普的当选,让历史沦为了不同意见者们攻防的修辞工具。
   
   “对很多人来说,历史现在真的是爆炸性的。”哈佛大学历史学家吉尔·莱普尔说,“人们现在试图向任何历史的细枝末节赋予意义。”
   
   在互联网上,过去几个世纪的历史混杂在一块儿。上周特朗普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19世纪美国废奴运动领袖)后,道格拉斯名列脸书热搜榜。在热搜榜上,排在道格拉斯前后的分别是“芝士蛋糕工厂”(美国餐厅名)和约翰逊修正案(1954年生效,规定包括教会在内的免税团体在进行若干活动时将丧失免税地位)。特朗普曾发誓要“彻底毁掉”该修正案。
   
   人们谈论的历史不仅仅局限于美国历史。上周一个保守网站Breitbart新闻上的一篇文章题目就是《为什么圣托马斯·阿奎纳反对开放边界?》(圣托马斯·阿奎纳是中世纪经院哲学的哲学家和神学家,他把理性引进神学,用 “自然法则”来论证“君权神圣”说)。
   
   人们甚至谈到了希特勒。上周,一个挪威学生在推特上说课堂上讨论了这个纳粹独裁者。“我猜会有同学在课上讨论特朗普。”他在推特中说。20分钟后,他又发推特说:“看,开始了吧。”
   
   实际上,美国人的历史学得并不怎么好。曾有一项调查显示,美国人记歌词比记历史事件记得更清楚。
   
   上个月,一个在俄亥俄州名叫艾瑞克的人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反对特朗普增加进口关税的视频。艾瑞克对经济和历史很感兴趣。“我有关于这个主题的三个书架的书,所以当大家讨论这件事儿的时候,我确实很生气。”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没几天,就宣布要增加关税。艾瑞克则从历史的角度分析关税是如何让国家滑向战争的。这件事让他很困惑,于是他就问那些支持增加关税的网民。这些网民说,之所以支持特朗普,是因为在独立战争期间美国也这样做过。
   
   “没有!我们没那么做过!”艾瑞克说,“谁给你说的啊?你把美国历史都还给老师了吗?”
   
   不论谁对谁错,艾瑞克的这个例子证明了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正在用历史事实来进行相互攻击。
   
   哈佛大学历史学家吉尔·莱普尔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对历史的应用往往是靠不住的”。她对人们在历史方面的糊涂表示了同情。“正因为巨大的不确定性,这些历史瞬间才显得那么迷人。”她说。
   
   人们在用历史上类似的事件和当今进行比较。以移民问题为例,特朗普的支持者用此前美国政府限制移民的政策来支持特朗普限制七个穆斯林国家公民旅行的禁令。
   
   “新闻媒体正在以自由主义者的姿态蹂躏特朗普的禁令,而这是与我们的传统相悖的。”一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在脸书上说,“不管你们喜不喜欢,‘我们的传统’是通过限制移民的法律来将从其他国家和文化来的人排除在国门之外,不管他们是不是危险。”
   
   半小时后,有人回复说:“感谢你在这一片所谓‘理性讨论’的荒漠中培养出这个绿洲,让我们认识到到底什么是符合宪法的,什么是违反宪法的。”
   
   但也不是所有网民都支持特朗普的政策。“特朗普最新的行政命令将让美国倒退回1930年代,那时候欧洲的难民最需要我们的帮助。”一个人权组织说。
   
   ……
   
   谢选骏指出:上面所引用美国《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正在让美国人对历史的观点产生分裂。……这显然是本末倒置的说法。在我看来,正因为川普说出了许多人的心里话,才得以当选的。
   
   “一切历史都是当下史”(All history is contemporary history),如何理解?有人认为,对于说出这话的克罗齐而言,“时间”、“历史”如“生命”般是不可分割的“绵延”(duree)。“生命”固然分昨天、今天、明天,但依然是“同一个”“生命”,“古时”和“今时”就绵延而言,也是“同一个”“时代”。“当代”(contemporary)本就是“同”(con-)“代”(temporary)的意思。
   
   “同代”的“历史”,是非机械因果关系的“自由”的“历史”。在“时间”的“绵延”中,它们不是作为“必然性”而存在,古人不能“一定——必然”地对今人发生影响,却“自由地”对今人产生作用。
   
   “自由”的“历史”不是知识性的,不是历史“事实”(facts)之间的规律性的关联、体系,而是“活生生”的“事件”(events)。对于这些“事件”,我们可以凭借克罗齐所谓的“直觉”去“亲历”。
   
   要“了解”“古时”的“事”,不仅要掌握“事实”的前因后果,而且要把握做事者的“思想 - 感情”,后者即所谓“亲历”“历史——事件”,“直觉”其“活的精神”。就此而言,“我”与“过去之他者”能够在“当代史——同代史”中“相遇”。……
   
   是的,正因为川普说出了许多人的心里话,才得以当选的;而不是“特朗普正在让美国人对历史的观点产生分裂”。
   
   关键的关键是:美国自身的发展,已经来到了一个转折关头。所以即使历史盲人们,也出现了对于历史事件的记忆和辩论。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112)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