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是革命还是内斗]
谢选骏文集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革命还是内斗

谢选骏:是革命还是内斗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1
   

   革命往往是内斗,内斗往往是革命——
   
   《川普班子部分亲信在策划逃离白宫》说特朗普掌权的白宫正试图展开一个秩序井然、条理清晰的新时期,但华盛顿许多人对此报以同一个反应——翻白眼。
   
   特朗普就任的第三个星期伊始,其高级顾问们正努力摆脱白宫的内部纷争和分裂,这些内讧已令共和党人和华盛顿警觉,总统本人却似乎还浑然不知。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经过磕磕绊绊而艰难忙碌的头两周,白宫幕僚长赖因斯?普里巴斯正揽下更多的管事大权,以期努力令各方事情运转顺畅。
   
   白宫的行政团队私下保证,当出台行政措施和相关法案时,要更好地维持与各政府部门以及国会里那些自己人的关系——这可与特朗普旅行禁令的执行情况大相径庭。此次“禁穆令”风波使总统的助手们在公众的敲打下畏缩了,同时也激怒了特朗普本人。
   
   “对于任何刚刚上任的班子来说,头十天都有许多东西需要摸索”,特朗普竞选时期的前发言人詹森?米勒说,“他们将学会习惯于颠簸,然后理顺所有事情。”私下里,游说者、议员以及大老党(共和党的别称)的幕僚们表示,他们怀疑一个有序的白宫能否很快出现在地平线上。
   
   一名共和党人料想特朗普“本性难移”,他拒绝透露姓名,因为不想被视为跟总统对着干,“如今人们想知道,他能否……成为一名负责任的指挥官。”
   
   目前的白宫可谓正迈着“狂乱的步伐”前行。与白宫行政班子关系密切的一名共和党高官称,在白宫内部,特朗普团队越来越热衷于平息有关地盘争夺战和内讧的种种传言,而非去实际解决这些问题。
   
   这名官员愿意坦率地讨论特朗普班底的内部工作,条件是不具名。他说,任何将白宫办公室主任赖因斯与特朗普首席特略顾问班农之间所有矛盾冲突都抹掉的建议,都是错误的。对特朗普来说这些无关紧要,他能在骚乱的争吵中该干什么干什么。可一旦争执出现,底下的工作人员很可能在去椭圆形办公室之前就干架打起来了,而多数不和谐画面根本不会让总统看到。
   
   围绕特朗普的乱局常被归因于某名助手的偏好。比如,赖因斯?普里巴斯行事风格谨慎,关注细节。班农则喜欢破坏性行动,不太在乎公众舆论。而无论如何,当前新总统的首要任务就是迅速履行他在竞选时所做的大胆承诺。
   
   一名华盛顿的共和党人说,“我们已经被挤兑得足够多了。”他也拒绝透露姓名,因为在白宫工作,“唯一能改变特朗普的就是这个职位的分量。希望这已经开始给他压力了。”
   
   特立独行的特朗普或许早已习惯了反复无常的行事风格,但他周围的人可做不到。据熟知内幕的人士透露,一些之前为他竞选工作的人正在寻找在其他政府部门的工作机会——尽管白宫内部的职位目前仍未填满,就是想让自己远离“白宫圈子”。拿目前棘手的“禁穆令”来说,特朗普班子的一些人左右为难,“没谁高兴看到总统攻击法官”,一名官员如是说。
   
   谢选骏指出:“法官”这个词汇就好像“人民”一样,是一个“类概念”,它不是指某一位具体的个体。用类概念来指代一个具体的人,其实是一种诡辩术的运用。很明显,川普批判的并非所有的法官,例如他自己还提名了最高法院的法官人选……有争议不一定就是坏事,因为重要的变革无不激起争议,正如内斗和革命有时也能创造历史。
   
   《美副总统投关键一票让提名人过关》就体现了典型的“争议”:
   
   据中新社华盛顿2月7日报道,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7日在美国会参议院投票支持贝齐·德沃斯担任教育部长的提名,参议院遂以51对50的结果通过该提名。
   
   7日中午,美参议院对德沃斯的提名进行全院表决。由于两名共和党参议员投反对票,表决结果出现50票赞成、50票反对的平局。按照美国宪法规定,兼任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在此情况下有权进行投票。
   
   不出意料,彭斯当天投出赞成票,力保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教育部长人选的提名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彭斯不仅投出关键一票,也创造了历史——这是参议院历史上首次出现副总统就内阁人选提名进行投票的情况。
   
   美国副总统上一次在参议院投票发生在2008年,时任副总统迪克·切尼就一项税收法案进行了投票。
   
   在7日的全院表决开始前,民主党参议员进行了一场长达24小时的“马拉松式”辩论发言,力图再争取到一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从而否决德沃斯的提名。最终,共和党人成功守住50票的防线,没有给民主党否决提名的机会。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当天表示,德沃斯是一名非常合适的人选,她会将让美国孩子和家长对教育有更多的选择权。
   
   根据日程安排,共和、民主两党的下一场交锋料将出现在候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的提名表决中。此外,候任卫生与公务服务部长汤姆·普赖斯和候任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的提名也将经历一番波折。
   
   有共和党人抱怨称,美国新政府正经历自乔治·华盛顿担任总统以来最漫长的内阁提名确认过程,他们指责民主党人刻意阻挠。
   
   对此,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表示,民主党人有义务对不具备任职资格的人选提出异议,他们对此感到骄傲。
   
   
   《白宫内斗?川普顾问试图给国安部长下令遭驳斥》摘要《纽约杂志》星期六发表文章说,白宫顾问班农(Steve Bannon)试图命令国安部长凯利(John Kelly)不得从川普的旅行禁令中豁免绿卡持有人,凯利不得不以他只接受总统的命令来反驳。
   
   两名消息来源告诉《华盛顿邮报》记者罗金(s Josh Rogin)说,凯利上星期天晚上发布了豁免条件,结束了总统旅行禁令造成连续两天的混乱和混淆。白宫星期二也证实绿卡持有者不在被禁之列。
   
   消息来源说,凯利、国防部长马提斯(Jim Mattis)和当时还是国务卿提名人的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白宫星期天凌晨2点的电话会上一起遏制总统行政命令造成的破坏,而那道总统命令的构思和实施都是班农和白宫政策顾问米勒(Stephen Miller)主导。在星期天的较大范围会议上,川普决定临时暂停发布行政命令,直到找到较好的实施办法。
   
   如果邮报的报道准确,班农似乎在内斗中败了一仗。CNN上个星期报道,国安部星期五已经完成对旅行禁令的法律分析,认为它不适用于绿卡持有者。但班农和米勒代表白宫推翻那一结论,因此星期五和星期六川普政府官员发出混乱信号。对于绿卡持有人能否登上来美客机、是否需要额外审查和入境是否需要得到豁免等问题上的混乱导致乘客被困或被拘留,却最终没有任何解释。
   
   到星期六,凯利决定对所有绿卡持有者进行豁免时,班农试图第二次干预:他到凯利办公室,下令他不能豁免。
   
   《时代》周刊也报道,班农对新政府前两个星期的混乱震撼白宫西翼,可能也让总统感到气馁。那一争议也引起新政府放缓议程。尽管白宫已经尽力,但实际上已无法将旅行禁令的灾难变成一次成功行动。
   
   除了混乱、内斗和大规模抗议之外,几份报告都说,旅行禁令发布匆忙,写得很差,几乎未经审议,到实施的时候又没有具体计划。虽然没有证据显示班农和米勒的影响减小,但白宫内阁成员已被推到他们的对立面。
   
   谢选骏指出:情况为什么如此混乱?显然,除了新的班底尚未布置就绪以外,川普当选本身就是一次类似“革命”那样的“反建制派”事件,这肯定会引起整个体制食利阶层的过敏反应!
   
   于是《上任三周白宫已成筛子 川普要查内鬼》说了,距离美国特朗普1月20日就职不到一个月,泄密事件频发,从和各国领导人的通话,到他在白宫的日常生活,纷纷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版面上。对此,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近日表示,“情况令人不安,我们正在进行调查”。
   
   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称,白宫正在调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外国领导人的通话内容如何会出现在媒体上。据《国会山报》(The Hill)2月9日援引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的话称:“情况令人不安,我们正在进行调查。”
   
   白宫发言人未说明正在进行何种调查,同时他强调,特朗普本人对当前情况感到担心。他说:“当然,他担心这件事。他的谈话内容无法保密,这件事本就让人忧虑。”与此同时,据“politico”网站2月10日报道,共和党人敦促白宫寻找并堵住特朗普和外国领导人通话的尴尬泄密漏洞,并警告这将导致美国和传统盟友疏远的危险。
   
   此前路透社报道称,特朗普在最近与俄总统普京的谈话中提到失败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当普京要求延长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时,特朗普不得不停下来问助手这个条约到底是什么。斯派塞在例行记者会上拒绝讨论这一话题,指出这是两国领导人之间的私人谈话。
   
   据美国《赫芬顿邮报》2月7日报道,特朗普曾在凌晨三点给退役将军、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打电话,询问美元坚挺还是疲弱对经济好。弗林说,他不懂,建议特朗普问经济学家。白宫和弗林的办公室都没有对这个细节作出回应。
   
   特朗普喜欢看电视,每周的“星期六夜现场”是特朗普的必看节目,他的反应从一脸不笑到激动沸腾。另外一些人告诉《纽约时报》,新总统下令在白宫食堂新装了电视,以方便一边吃饭一边看。
   
   一位匿名的白宫助理表示,特朗普不喜欢阅读长的备忘录。因此,这些材料最好不要超过一页。材料必须列出要点,但是每页要点不能超过9个。
   
   特朗普还抱怨空军一号上的擦手巾,白宫助手说,因为它们不够柔软。
   
   据界面新闻2月7日转引“Politico”网站报道,特朗普的助手不得不“控制那些可能激怒他的信息”。特朗普据说还曾强迫斯派塞就就职典礼人数不如奥巴马时代的报道做出“强有力”的回应,这才有了后来引发媒体一片嘲讽的“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的说辞。
   
   每天工作结束后,特朗普都会和斯派塞回顾当天的新闻简报,“在不喜欢的新闻上,用记号笔(Sharpie)画上一个大大的箭头”。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令他恼火的事,那就是他签署了一份班农提交给他的有关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行政命令,他懊恼后者没能把详细细节汇报给他。据《纽约时报》称,直到签署完他才意识到班农把自己列入了安全委员会。
   
   特朗普据信还在服用一种治疗男性秃发的药物,该药的副作用包括可能导致性功能障碍,以及“男性脑脊髓类固醇水平变化”,而这些类固醇可以影响大脑功能,也可能导致抑郁。
   
   据《纽约时报》2月5日晚间发布的一篇消息,特朗普的团队对白宫显然很不熟悉,这指的不只是他们缺乏在白宫或联邦政府工作的经验,而是——他们连内阁会议室的电灯开关在哪都不知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