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谢选骏文集
·全球之光第二部:直逼众妙之门的光
·全球之光第三部:全球规模的封禅纪元
·全球之光第四部:新的花期在普遍的毁灭中酝酿著
·全球之光第五部:集中力量、一以贯之
·全球之光第六部: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
·全球之光第七部:一位天子退隐苍穹
·《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谢选骏: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05
   
   


   网文《关于穆斯林问题 特朗普团队说过什么》附带了“三名穆斯林女性抗议特朗普的移民禁令”,是一幅新闻照片。
   
   (谢选骏指出:她们手持的标语牌上的画面很有象征性,带着用美国国旗装饰起来的穆斯林头巾的女人……这就是文革成语里的“打着红旗反红旗”。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不论秦汉帝国还是罗马帝国甚至明帝国,都不是从外部而是从内部攻陷的……)
   
   特朗普认为伊斯兰主义是一种宗教吗?
   
   特朗普的副助理塞巴斯蒂安?戈克(Sebastian Gorka)上周在一次广播采访中被直接问到这一问题,但他的回答却没有这么直接。
   "这次讨论的主题不是关于伊斯兰主义是否是一种宗教,"他回答道,"讨论的对象是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我们应该承认和面对这一威胁,而不是像奥巴马政府那样遮遮掩掩。"
   
   宗教问题?
   
   "你应该把这个问题提给他(特朗普),"戈克继续说,"但我认为,这对于他在过去18个月里曾经表达过的观点是一种误读。"
   
   然而正像最接近特朗普的顾问那样,新总统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的有关言论让人越看越复杂。
   
   特朗普反复警告来自"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这是他用来斥责前总统奥巴马的一种方式,奥巴马当政期间拒绝使用这一提法。
   
   特朗普把奥巴马和希拉里称作所谓"伊斯兰国"的"创始人"。他还公开和在伊拉克战争中阵亡的美国穆斯林士兵家属发生争执。他甚至还发布了穆斯林进入美国的临时禁令,并将已经在美国生活居住的穆斯林列入"观察名单"。
   
   批评者称,这些政策和行为揭露了深藏于特朗普心中的反穆斯林情结。
   
   底特律大学教授拜敦(Khaled Baydoun)在一篇文章中说,"2016年的美国大选自始至终显示,伊斯兰恐惧症依然存在,这种症结和以前一样。让伊斯兰国家担当替罪羊、贬低穆斯林不仅仅是一个竞选中发出的信号,对特朗普来说是一种取胜的战略。"
   而特朗普的言论有时飘忽不定。
   
   2016年3月,他说,"我认为伊斯兰民族仇恨我们。"
   
   但在其它时候,他的语调又显得温和,他试图把16亿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和一小撮来自穆斯林群体中的"危险的坏分子"区分开来。
   
   2015年9月,他说,"我热爱穆斯林,他们是一个伟大的族群。"
   
   如果说总统团队成员的观点反映了坐在白宫椭圆办公室里那个人的想法,那么特朗普和他的顾问们发表自相矛盾的观点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对抗主义
   
   特朗普、福林和班农在白宫椭圆办公室。
   
   特朗普阵营中的一部分人极力支持他最极端的反穆斯林言论。
   
   这群人中包括国家安全顾问福林(Michael Flynn)、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以及司法部长提名人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
   
   福林把伊斯兰主义称为一种"政治理念",并称它"隐藏在宗教外表的背后"——这也是本文开头戈克遭遇拷问一事的原因。
   
   福林把这一宗教比作"恶性肿瘤",并在推特上说,对穆斯林的恐惧是"合理的"。
   
   曾经主持过一家民族主义新闻网站的班农则把穆斯林称作"世界上最极端的宗教",并警告说,信奉穆斯林的人群正在美国建立"第五纵队"。
   
   被认为是特朗普移民政策设计者的塞申斯语调相对温和。
   
   "这是一种有毒的意识形态,希望只是存在于一小部分穆斯林人群中。当然大多数穆斯林都不会支持暴力和极端行为,"他说,"我们需要一种更好的方法来进行分辨。"
   
   实用主义
   
   白宫里也有一些相对冷静的人。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曾为美国的伊斯兰盟友辩护,称伊斯兰圣战分子(Jihadist)披着虚假的宗教外衣。和副总统迈克尔?彭斯(Michael Pence)一样,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前,马蒂斯对穆斯林移民禁令持批评态度,称这会"立即导致严重危害,并冲击现有国际体系"。
   
   在提名听证会上他提到,自己称和美国穆斯林士兵并肩作战。
   
   白宫幕僚长蒲博思(Reince Priebus)也曾经说过,不应该实行穆斯林登记注册制度。
   
   "这种信仰里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但并不代表整体。" 蒲博思说。
   
   历任总统说过什么
   
   小布什曾说伊斯兰是一种信奉和平的宗教。这显然是错误的!
   
   特朗普上台后掀起的穆斯林问题讨论不仅仅限于学术层面,法律层面上,已有案件挑战新总统暂停接收7个穆斯林国家移民及难民命令的合法性。特朗普的反对者称,这些好战的言论和反对穆斯林的政策涉嫌违宪。
   
   两位前总统在对待伊斯兰信仰问题上采取了不同的做法。
   
   911事件发生后不久,布什总统说,"恐怖主义并不是伊斯兰信仰。伊斯兰主义信奉和平。"
   
   但他随后发动了入侵穆斯林国家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
   
   奥巴马总统也发表过类似的讲话,他表示,"99.9%的穆斯林和我们一样追求秩序、和平和繁荣。把我们和他们团结在一起非常重要。"
   
   但在2016年,他下令向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也门、索马里以及巴基斯坦这些穆斯林国家扔下了26000枚炸弹。
   
   特朗普没有像前任那样精心包装自己的言论。 他和他的顾问们说过的话让他的行动显得丰富多彩。
   
   移民禁令引发的愤怒反应就是一种证明——而且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
   
   谢选骏指出:上述这种“愤怒反应”,在虽然不是《国际歌》所煽动的“最后的斗争”,但确实是“全球内战”的重要战役。
   
   正如我一再重申的:亨廷顿是错误的理论家,因为伊斯兰文明正如第二期中国文明一样,已经在二十世纪死去了。其标志就是哈里发制度的灭亡,正如第二期中国文明的灭亡事件就是帝制的灭亡——那不是随着满清而灭亡的,而是随着袁世凯和尊孔读经的灭亡而最后灭亡的……所以连毛泽东也无法改变这一点,也不敢称帝。根据同样的道理,巴格达蒂虽然自称哈里发了,却不再拥有哈里发的实力,因为伊斯兰文明已经灭亡了。
   
   二十一世纪的世界上,只有一个文明,那就是现代文明——它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全球体系所组成。
   
   其余各种文化人类,都是在这一体系内部活动的,因而不能构成“文明”。
   
   既然是“一个文明内部的战争”,当然会继续延烧下去,直至全球政府的建立。
   
   消灭主权国家、建立全球政府。
   
   在此之前,可能将是人类历史上最为自由的日子了。
   
   正如二战之后美国人所拥有的生活,可能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国民生活了。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105)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此文于2017年02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