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谢选骏: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98
   
   


   
   《川普已经已经智穷计尽 失去控制》说过去几个月来,深思熟虑者一直暗暗担心特朗普政府可能会令我们陷入外交政策危机,甚至可能带来一场战争。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担心反映出唐纳德·特朗普对于吹牛和说大话的瘾头,这种做法在布莱巴特(Breitbart)网站和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上效果颇佳,但是不怎么受外国政府欢迎。但这也反映出,关于新政府所面对的刺激,有一种冷淡的看法:工薪阶层选民开始意识到,特朗普竞选时期关于工作和医疗保健的承诺是不诚实的,因此和外国有关的转移注意力之事可能会看上去越来越有吸引力。
   
   最可能的热点似乎是中国,许多特朗普式的强硬话语都是以中国为主题的,关于南海岛屿的争端很容易变成开火事件。
   
   但与中国的战争似乎必须等等了。首先是澳大利亚。然后是墨西哥。还有伊朗。以及欧盟(但绝不会是同俄罗斯)。虽然这个政府在兜售危机时可能存在着一种自私自利的算计,但它看上去越来越不像什么政治战略,倒是越来越像一种心理综合症。
   
   与澳大利亚的冲突获得了最多的新闻报道,可能是因为它显得如此怪异而没有理由。毕竟,澳大利亚可以说是美国在全世界最忠实的朋友,这个国家一次又一次地与我们并肩战斗。我们两国之间当然会有争端,任何国家之间都会有争端,但没有什么应该扰乱我们这个联盟的力量——特别是,如果同中国发生对抗,澳大利亚是我们需要依靠的国家之一。
   
   但是这是特朗普的时代:在与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的通话过程中,美国总统夸耀自己在选举中的胜利,并抱怨一项现存协议,内容是接受已定居澳大利亚的难民,他指控特恩布尔要给我们送来“下一批波士顿轰炸机”。然后突然结束了这个只有25分钟的对话。
   
   好吧,至少特朗普没有威胁要入侵澳大利亚。然而,在与墨西哥的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Nieto)总统的谈话中,他这么做了。根据美联社报道,他告诉邻国这位通过民主选举上任的领导人:“你那儿有一堆坏家伙。你没有做足够的事情来阻止他们。我觉得你的军队害怕了。我们的军队可不怕,所以我可能会派他们过去管事。”
   
   白宫的信息源现在声称这种威胁是个漫不经心的玩笑——要知道,美国过去事实上侵略过墨西哥,而墨西哥人并没有忘记。如果你相信这是玩笑,我就把墨西哥掏钱盖的边界墙卖给你。
   
   与墨西哥和澳大利亚的激烈争吵盖过了与伊朗的一场更传统的口头之争,伊朗在周日测试了一个导弹。这绝对是一种挑衅。但白宫只是“对伊朗提出警告”,这让人产生疑问,到底提出了什么?考虑到政府一直在疏远我们的盟国,更严厉的制裁不会发生。我们准备好进行战争了吗?
   
   除了伊朗,还有另一个更严重的挑衅,特朗普政府对二者的反应形成了奇怪的对比:俄罗斯在乌克兰升级了它的代理人战争。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呼吁总统帮助乌克兰。然而,奇怪的是,白宫对俄罗斯的行动不置一词,直到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Nikki Haley)周四晚上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上对此表示谴责。这有点明显,不是吗?
   
   哦,还有一件事:特朗普新的全国贸易委员会主席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指责德国以偏低的汇率剥削美国。关于这个话题,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经济学讨论,但政府官员不应该做出这种指控,除非他们准备打击一场贸易战争。他们准备好了吗?
   
   我对此表示怀疑。事实上,这届政府似乎在任何方面都没有准备好。特别是因为特朗普咄咄逼人的电话听上去不像是在执行什么经济,甚至是政治战略——老奸巨猾的阴谋家才不会浪费时间夸耀他们的胜利当选,或是抱怨关于就职典礼上人群规模的媒体报道。
   
   不,我们听到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已经智穷计尽、失去控制,甚至已经不能假装控制自己的不安全感。他上任后的头两个星期已经完全混乱,事情还在不断变得更糟——也许是因为他对每个失败作出反应,拼命改变事态的主题,然而这只会引发新的失败。
   
   美国和世界不能再承受这么多了。想想看:如果你的员工是这样的表现,你会立即解除他的任何职责,并强烈建议他寻求咨询。然而这个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的指挥官。
   
   谢谢啊,科米(Comey)。
   
   ……
   
   谢选骏指出:这不值得大惊小怪,也不见得就是“心理综合症”。因为在历史上,我们经常可以见到拿破仑、希特勒经常用这种突然发作的暴躁,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实际上,这狠了你是精明计算以后的某种策略运用,是一种心理战的手法。
   
   《川普找老婆过周末 华盛顿松了一口气》说,当地时间2017年2月3日,美国佛州,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就职典礼后首次现身,两人在就职典礼后首次同框,将同度这个周末。《每日邮报》表示,特朗普去找妻子度周末,华盛顿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当然,他仍然有他的推特。
   
   据媒体报道,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火速颁布一系列饱受争议的总统行政令,成为全球媒体的焦点。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总统就职典礼后几乎难觅踪影,同样也激起了全球媒体的好奇——她愿意做这个万人瞩目的第一夫人吗?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据信梅拉尼娅正在组建自己的工作团队,但目前为止,作为新任第一夫人,她没有向任何媒体透露自己的打算。
   
   谢选骏指出:照此说来,与其说特朗普换上了某种心理综合症,不如说这个世界因为她而患上了某种心理综合症……难道不是吗?
   
   证据在此:
   
   《推特上惊现1万多条“刺杀特朗普”的推文》说,据英国《每日邮报》2月3日报道,实时社交网络大数据分析企业Dataminr日前公布数据显示,自从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职美国总统以来,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已经有12000多条推文呼吁将其刺杀。
   
   据悉,Dataminr通过“刺杀特朗普”的关键词进行了搜索,结果发现,自1月20日以来,Twitter上有1.2万个相关推文。
   
   不过,美国联邦特勤局可能不会关注大多数发出类似威胁的用户。美国特勤局前特工蒂姆·富兰克林(Tim Franklin)表示,只有看到某人重复发出威胁,并发现了潜在袭击可能以及相关线索时,联邦特勤局才会发起正式调查。
   
   不过也有人因呼吁刺杀总统而受到正式指控。 美国俄亥俄州24岁社交媒体用户扎卡里·本顿(Zachary Benton)就是一个例子。他在大选投票日当天发布推文称:“愚蠢的傻瓜,我憎恨你们所有人。我想炸掉每个投票站和你们的选区。”几分钟后,他又写道:“我的终身目标就是刺杀特朗普。我不在乎是否要受到无限期惩罚,那个人该死!”
   
   特勤局第二天就找到了本顿家中。尽管他已经为此道歉,但依然被控威胁总统,如果罪名成立,他面临最多5年监禁。
   
   来自肯塔基州的舞蹈演员希瑟·劳雷(Heather Lowrey)也正受到特勤局调查。她于1月17日发推文称:“既然有人残忍到去暗杀马丁 路德金,也许会有人仁慈到去暗杀特朗普。”
   
   除此之外,美国明星麦当娜(Madonna)也曾因宣称“要炸掉白宫”而受到多方谴责。
   
   特勤局特工理查·费雷迪(Richard Ferretti)表示,希望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发言时,能够“三思而后行”。尽管Facebook和Twitter都已采取措施,禁言那些宣扬暴力或威胁的账号,但这两大平台上依然有数以千计反对特朗普的贴文。
   
   谢选骏指出:上面所说,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俗话说“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这一万多条有几条是准备真地干的?即使不能说没有,但那也是绝无仅有……可见,这些人主要还是心理问题,不是社会真的快要爆炸了。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98)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