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谢选骏文集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谢选骏: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98
   
   


   
   《川普已经已经智穷计尽 失去控制》说过去几个月来,深思熟虑者一直暗暗担心特朗普政府可能会令我们陷入外交政策危机,甚至可能带来一场战争。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担心反映出唐纳德·特朗普对于吹牛和说大话的瘾头,这种做法在布莱巴特(Breitbart)网站和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上效果颇佳,但是不怎么受外国政府欢迎。但这也反映出,关于新政府所面对的刺激,有一种冷淡的看法:工薪阶层选民开始意识到,特朗普竞选时期关于工作和医疗保健的承诺是不诚实的,因此和外国有关的转移注意力之事可能会看上去越来越有吸引力。
   
   最可能的热点似乎是中国,许多特朗普式的强硬话语都是以中国为主题的,关于南海岛屿的争端很容易变成开火事件。
   
   但与中国的战争似乎必须等等了。首先是澳大利亚。然后是墨西哥。还有伊朗。以及欧盟(但绝不会是同俄罗斯)。虽然这个政府在兜售危机时可能存在着一种自私自利的算计,但它看上去越来越不像什么政治战略,倒是越来越像一种心理综合症。
   
   与澳大利亚的冲突获得了最多的新闻报道,可能是因为它显得如此怪异而没有理由。毕竟,澳大利亚可以说是美国在全世界最忠实的朋友,这个国家一次又一次地与我们并肩战斗。我们两国之间当然会有争端,任何国家之间都会有争端,但没有什么应该扰乱我们这个联盟的力量——特别是,如果同中国发生对抗,澳大利亚是我们需要依靠的国家之一。
   
   但是这是特朗普的时代:在与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的通话过程中,美国总统夸耀自己在选举中的胜利,并抱怨一项现存协议,内容是接受已定居澳大利亚的难民,他指控特恩布尔要给我们送来“下一批波士顿轰炸机”。然后突然结束了这个只有25分钟的对话。
   
   好吧,至少特朗普没有威胁要入侵澳大利亚。然而,在与墨西哥的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Nieto)总统的谈话中,他这么做了。根据美联社报道,他告诉邻国这位通过民主选举上任的领导人:“你那儿有一堆坏家伙。你没有做足够的事情来阻止他们。我觉得你的军队害怕了。我们的军队可不怕,所以我可能会派他们过去管事。”
   
   白宫的信息源现在声称这种威胁是个漫不经心的玩笑——要知道,美国过去事实上侵略过墨西哥,而墨西哥人并没有忘记。如果你相信这是玩笑,我就把墨西哥掏钱盖的边界墙卖给你。
   
   与墨西哥和澳大利亚的激烈争吵盖过了与伊朗的一场更传统的口头之争,伊朗在周日测试了一个导弹。这绝对是一种挑衅。但白宫只是“对伊朗提出警告”,这让人产生疑问,到底提出了什么?考虑到政府一直在疏远我们的盟国,更严厉的制裁不会发生。我们准备好进行战争了吗?
   
   除了伊朗,还有另一个更严重的挑衅,特朗普政府对二者的反应形成了奇怪的对比:俄罗斯在乌克兰升级了它的代理人战争。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呼吁总统帮助乌克兰。然而,奇怪的是,白宫对俄罗斯的行动不置一词,直到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Nikki Haley)周四晚上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上对此表示谴责。这有点明显,不是吗?
   
   哦,还有一件事:特朗普新的全国贸易委员会主席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指责德国以偏低的汇率剥削美国。关于这个话题,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经济学讨论,但政府官员不应该做出这种指控,除非他们准备打击一场贸易战争。他们准备好了吗?
   
   我对此表示怀疑。事实上,这届政府似乎在任何方面都没有准备好。特别是因为特朗普咄咄逼人的电话听上去不像是在执行什么经济,甚至是政治战略——老奸巨猾的阴谋家才不会浪费时间夸耀他们的胜利当选,或是抱怨关于就职典礼上人群规模的媒体报道。
   
   不,我们听到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已经智穷计尽、失去控制,甚至已经不能假装控制自己的不安全感。他上任后的头两个星期已经完全混乱,事情还在不断变得更糟——也许是因为他对每个失败作出反应,拼命改变事态的主题,然而这只会引发新的失败。
   
   美国和世界不能再承受这么多了。想想看:如果你的员工是这样的表现,你会立即解除他的任何职责,并强烈建议他寻求咨询。然而这个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的指挥官。
   
   谢谢啊,科米(Comey)。
   
   ……
   
   谢选骏指出:这不值得大惊小怪,也不见得就是“心理综合症”。因为在历史上,我们经常可以见到拿破仑、希特勒经常用这种突然发作的暴躁,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实际上,这狠了你是精明计算以后的某种策略运用,是一种心理战的手法。
   
   《川普找老婆过周末 华盛顿松了一口气》说,当地时间2017年2月3日,美国佛州,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就职典礼后首次现身,两人在就职典礼后首次同框,将同度这个周末。《每日邮报》表示,特朗普去找妻子度周末,华盛顿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当然,他仍然有他的推特。
   
   据媒体报道,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火速颁布一系列饱受争议的总统行政令,成为全球媒体的焦点。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总统就职典礼后几乎难觅踪影,同样也激起了全球媒体的好奇——她愿意做这个万人瞩目的第一夫人吗?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据信梅拉尼娅正在组建自己的工作团队,但目前为止,作为新任第一夫人,她没有向任何媒体透露自己的打算。
   
   谢选骏指出:照此说来,与其说特朗普换上了某种心理综合症,不如说这个世界因为她而患上了某种心理综合症……难道不是吗?
   
   证据在此:
   
   《推特上惊现1万多条“刺杀特朗普”的推文》说,据英国《每日邮报》2月3日报道,实时社交网络大数据分析企业Dataminr日前公布数据显示,自从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职美国总统以来,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已经有12000多条推文呼吁将其刺杀。
   
   据悉,Dataminr通过“刺杀特朗普”的关键词进行了搜索,结果发现,自1月20日以来,Twitter上有1.2万个相关推文。
   
   不过,美国联邦特勤局可能不会关注大多数发出类似威胁的用户。美国特勤局前特工蒂姆·富兰克林(Tim Franklin)表示,只有看到某人重复发出威胁,并发现了潜在袭击可能以及相关线索时,联邦特勤局才会发起正式调查。
   
   不过也有人因呼吁刺杀总统而受到正式指控。 美国俄亥俄州24岁社交媒体用户扎卡里·本顿(Zachary Benton)就是一个例子。他在大选投票日当天发布推文称:“愚蠢的傻瓜,我憎恨你们所有人。我想炸掉每个投票站和你们的选区。”几分钟后,他又写道:“我的终身目标就是刺杀特朗普。我不在乎是否要受到无限期惩罚,那个人该死!”
   
   特勤局第二天就找到了本顿家中。尽管他已经为此道歉,但依然被控威胁总统,如果罪名成立,他面临最多5年监禁。
   
   来自肯塔基州的舞蹈演员希瑟·劳雷(Heather Lowrey)也正受到特勤局调查。她于1月17日发推文称:“既然有人残忍到去暗杀马丁 路德金,也许会有人仁慈到去暗杀特朗普。”
   
   除此之外,美国明星麦当娜(Madonna)也曾因宣称“要炸掉白宫”而受到多方谴责。
   
   特勤局特工理查·费雷迪(Richard Ferretti)表示,希望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发言时,能够“三思而后行”。尽管Facebook和Twitter都已采取措施,禁言那些宣扬暴力或威胁的账号,但这两大平台上依然有数以千计反对特朗普的贴文。
   
   谢选骏指出:上面所说,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俗话说“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这一万多条有几条是准备真地干的?即使不能说没有,但那也是绝无仅有……可见,这些人主要还是心理问题,不是社会真的快要爆炸了。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98)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