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谢选骏文集
·2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谢选骏: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95
   
   班农(Steve Bannon)在会议上说:“我们正处于残酷和血腥冲突的起步阶段。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这个教堂里的人,如果不团结起来形成教会激进的一面,不仅仅支持我们的信仰,而是为我们的信仰而斗争,对付开始出现的新野蛮势力, 那么,我们 2000年、2500年来所传承的一切都将丧失殆尽。”

   
   这里的“2000年”可能指的是基督教,那么“2500年”呢?指的是希腊罗马?
   
   《白宫首席顾问班农的上升之路》说,作为白宫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参加了川普总统的行政令签署仪式。
   
   唐纳德·川普的首席战略顾问不仅发誓要给主流共和党人和自由党人一击重创、还要和触发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资本主义精英斗争,并且称新闻媒体是川普政府的“反对者”。
   
   本周,川普政府宣布斯蒂芬·班农将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重要成员。这个班子将掌管国家安全和外交事务。社会各界对这一人事安排褒贬不一。人们再次对这位前前银行家产生了兴趣,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在华盛顿获得这么大的影响力。
   
   平步青云
   
   班农目前还没有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他1953年11月出生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市的一个工人家庭。他曾经形容他的家庭是“蓝领、爱尔兰天主教徒、肯尼迪派、支持民主党和工会”。
   
   班农的父亲马丁曾是一名电话接线员,在2008年经济危机中失业。班农曾直言不讳地批评所谓的“权贵资本家”。他说道,这些有钱的银行家和商人没有因为他们引起了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危机而被刑事起诉。
   
   班农在弗吉尼亚理工学院学习城市事务专业。根据《波士顿环球报》的报道,他暑假在老家里士满的一家废品站工作。班农在乔治城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并最终在哈佛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在海军担任了7年的水面战军官后,班农服役于驻波斯湾的一艘导弹驱逐舰。他之后又在五角大楼作了海军作战部长的特别助理。
   
   退伍后,他作为一名投资银行家就职于高盛,着重于媒体投资。20世纪90年代,班农制作了十多部电影。那段时期,他做成的一笔生意使他从几部电视节目的版税中获得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其中就包括那时最火爆的情景喜剧《宋飞正传》。他从中赚了数百万美元。
   
   从2000年起, 班农已经创作并执导了九部纪录片。其中2010年的影片《美利坚之战》被称为“用犀利的眼光审视了‘保守派人士’和不接地气、自大傲慢、日益膨胀的政府的持续性冲突”。
   
   关于他2004年制作的纪录片《迎击邪恶》,有评论说,“在21世纪的自由世界与伊斯兰法西斯主义之间的激烈冲突之际”,这部影片切中了要害。
   
   班农的自白
   
   班农最被人们所熟知的是他曾作为布莱巴特新闻网的执行董事长。布莱巴特新闻网成立于2008年,是一个有争议的保守新闻网站。班农在2012年从已故的创始人安德鲁·布莱巴特手里接管了这个网站。
   
   班农形容布莱巴特新闻网是“另类右翼的平台”。这类人拒绝主流的保守派政治。
   
   布莱巴特新闻网的批评者说,这个网站宣扬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排外情绪。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称班农为“白人民族主义者”。前参议员哈里·里德则称班农是“白人至上主义的旗手”。班农否认了这种批评。不过,他在2005年接受一次采访时说道,太多的南亚后裔高管操控着硅谷。
   
   班农承认布莱巴特新闻网奉行民族主义,但否认了种族主义和排外。不过,他也承认布莱巴特新闻网可能会吸引持这些观念的人。
   
   班农在2016年接受《琼斯大妈》杂志的采访时说:“会有白人民族主义者被这些另类右翼的理念所吸引吗?也许。会有反对犹太人的人被吸引来?也许。可能一些憎恶同性恋的人会被另类右翼所吸引,对么?但是,这就像进步左派和铁杆左派的某些观点吸引某些人一样。”
   
   “异于常人的头脑”
   
   作为班农的长期家族好友、律师帕特里克·麦克斯威尼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这些对班农的指责都是毫无根据的。
   
   “我和斯蒂芬就读于同一所高中。这所高中是当时里士满唯一一所黑人白人学生混校的高中,”他说道。“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他的父母,你就会清楚的了解我说的这些。他妈妈桃乐丝,是我知道的尤其反对种族歧视的人。如果斯蒂芬身上留下了任何人的印记,那便是桃乐丝·班农。”
   
   麦克斯威尼描述班农是一个聪明、冷静、有目标的人,有着“异于常人的头脑”。
   
   他说:“斯蒂芬看到了阻碍他实现目标和总统目标的直接障碍 - 媒体。区别对待这些媒体会使得你没有说服力,所以他倾向于全面指责媒体。”
   
   班农批评美国主流媒体对川普的偏见,称他们为川普的“反对派”。班农在上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他建议记者们“闭上嘴巴”,先“听一会儿”。他对《时报》说,“纽约时报作为我们敬爱的共和国的文字记录,应该感到羞愧。”他说《纽约时报》记者不了解千百万选举川普成为总统的美国民众。
   
   班农和川普还强烈谴责了《华盛顿邮报》的周日社评。社评呼吁大家不要对抗新政府,要运用“我们的笔、电脑、事实和公正”。
   
   宗教角色
   
   班农曾批评天主教教会的移民立场。去年,班农谴责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持“社会正义天主教立场”。
   
   尽管如此,班农是虔诚的天主教教徒。
   
   2004年夏天,班农通过网络电话参加了一个由保守宗教团体组织的有关贫穷问题的梵蒂冈会议,提倡“积极参与公共场所的基督教信仰活动”。 主办人班杰明·哈恩韦尔进一步解释道,会议宣扬“生命权、崇尚传统家庭”的价值观。
   
   班农在会议上说:“我们正处于残酷和血腥冲突的起步阶段。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这个教堂里的人,如果不团结起来形成教会激进的一面,不仅仅支持我们的信仰,而是为我们的信仰而斗争,对付开始出现的新野蛮势力, 那么,我们 2000年、2500年来所传承的一切都将丧失殆尽。”
   
   班农还讲到成为“全球茶党运动”的一部分。“茶党运动”是右翼中产阶级的运动。这些工人阶层的人们讨厌被资本主义精英所驱使并被他们像经济商品一样对待。
   
   班农这些年一贯主张:狠狠打击左翼和主流共和党人。
   
   班农几年前告诉保守派说,“唯一能使国家从左翼主导回归正轨的办法只有斗争。”他还说,这场斗争不一定关系到“阳光和爱国者“的问题,而是“和想要斗争的人有关”。
   
   2016年,班农辞去了布莱巴特新闻网的职务从而全心全意帮助唐纳德·川普的总统竞选。他说,从那时起他与布莱巴特新闻网已没有任何联系。
   
   ……
   
   谢选骏指出:本来我以为上文的“2000年”可能指的是基督教,那“2500年”指的是希腊罗马。后来读了以下的报道,才知道不是,那指的是犹太教。
   
   《川普策略师的预言和美中南中国海交战的可能性》这样说的:
   
   1月28日,美国总统川普与澳大利以总统通电话。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和总统首席顾问斯蒂芬·班农陪在身边。
   
   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去年3月一段有关南中国海的评论最近重新引起注意。他当时公开表示,未来五至十年内,美国将会因南中国海问题与中国开战。有分析认为,鉴于班农在川普政府中的中心地位和他与川普总统的密切关系,班农对战争的预期应该值得关注。
   
   英国媒体报道说,班农去年3月在一个由他本人主持的广播节目中发表了“美中在南中国海必有一战”的言论。
   
   他说: “未来五到十年,在南中国海,我们会(与他们)进行战争,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们占据那里的沙堆,实际上是制造不动的航空母舰,把导弹部署在上面。然后,他们到美国来,当着我们的面--你应该理解面子有多重要--说那是他们自古以来的领海”。
   
   这是班农正式担任川普竞选高级顾问前所说的一段话。这番话随着班农在川普政府中地位的如日中升,再次浮出水面,引发一些关注。这个星期,川普政府宣布班农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重要成员,与美国国务卿和国防部长比肩。
   
   班农还被媒体描述为最近引发争议的一项总统行政令的幕后推手。川普总统签署的那项行政令暂时禁止来自七个以穆斯林为主要人口的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白宫表示这不是针对穆斯林,而是为了保护美国安全。
   
   根据《今日美国》(USA Today)的报道,班农去年2月还曾表示,中国和伊斯兰“是美国两个最大威胁”。他说:“他们很有动力,也很傲慢。他们在迈步前进,他们认为犹太-基督教西方世界已经在后退”。
   
   总部在日本的《外交家》网络杂志星期四(2月2日)发表外交政策分析家安吉特·潘达(Ankit Panda)的文章说,鉴于班农在新政府中的中心地位以及他与总统的密切关系,班农有关美中南中国海必有一战看法应该引起足够的注意。文章警告说,川普总统似乎对班农的看法非常倚重,因此,如果不重视班农的看法,将会有很大的危险。
   
   潘达在文章中说,“对战争的预期可能加强或是扩张美国在南中国海的战略雄心。”文章解释说,班农可能会促使川普总统采取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或是星期三(2月1日)晚上刚刚宣誓就任国务卿的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建议的做法,这就很有可能引发中国的激烈反应。换句话说,如果班农对战争有预期的话,战争就更有可能发生。
   
   蒂勒森1月11日在美国国会提名听证会上曾表示,中国在南中国海花数十亿美元修建岛屿的行为是非法的,美国可以阻止中国登上这些岛礁。
   
   斯派塞在1月23日说,华盛顿将在这片具有战略意义的航道上“捍卫国际海域”,防止其被一个国家占领。
   
   2月3日,在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班农去年说过的这番话做出回应,他强调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立场不会改变。
   
   他说:“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是非常明确和一贯的。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坚定维护自身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陆慷还表示,“中方也致力于同地区国家一道,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我们希望有关域外国家能够尊重本地区国家的共同利益和共同愿望。确保本地区维护一个和平稳定安全的局面对各方都有利。”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南中国海问题上,2017年,中国应该不会采取任何挑衅性的行动。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葛莱仪(Bonnie Glaser)星期五在该智库举办的有关南中国海问题的研讨会上说:“我认为,中国2017年不会在南中国海做出挑衅行动,但是,如果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挑战,那他们极有可能做出比较激烈的反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