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谢选骏文集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谢选骏: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94
   


   用股市涨跌来评价政治家,就是“第三美国”所犯下的致命错误。结果放松金融监管裤腰带的克林顿夫妇,在自己身后留下了股市崩盘和金融危机的一地鸡毛。
   
   《川普极可能重演小布什经济悲剧》(金融界)发话了:
   
   特朗普当选之后,由于投资者看好特朗普的经济政策,股市一路大涨,很多人还认为,特朗普与另外一位非主流共和党总统里根颇有相似之处,也能像里根那样创下不俗的经济业绩。然而,著名经济学家,曾经准确预言次贷危机与金融危机的席夫(Peter Schiff)却撰文指出,与其说特朗普像里根,其实还不如说他像小布什。特朗普面临的经济、美元和股市走势都与小布什高度相似,而且他们的经济政策趋向也高度相似,差别只在于,特朗普的麻烦很可能还要比小布什更大:
   
   回想2016年最初的时光,市场的情绪显然要比现在悲观得多。当时,大多数人都相信联储会在年内加息。按理说,加息已经耽搁了许多年,本是意料中的事情,而且联储真的采取行动正说明美国经济扩张情况趋向理想,问题在于,2015年,之前两年就乏善可陈的美国经济增长速度还露出了进一步减缓的势头,更要命的是,大家认为希拉里笃定要成为下一任总统,而这就意味着奥巴马政府不利于增长的政策还将延续下去。于是乎,当时很多人都得出结论,认为之前十年间政府和联储为了支撑经济而进行的大量财政和货币刺激终于要开始反噬美国了。结果就是,在新一年前两周当中,道指暴跌了7%以上,创下历史最差开年纪录。
   
   可是,主导2016年年尾的,却是特朗普获选所带来的一派强烈看涨情绪。市场热烈拥抱这位死硬派资本家以及他的亿万富翁团队,他们许诺要减税,根据美国的利益重新修订贸易条约,放松不利于增长的监管,废除奥巴马医保,让美国恢复工业实力。现在,许多人都将特朗普比作是里根,一位同样是特立独行,反建制的共和党人,在执掌白宫之后创造了经济的繁荣,股市的大涨和美元的升值。可事实上,这却是个不合适的类比,特朗普与其说是像里根,还不如说是更像小布什。
   
   特朗普和小布什之间的相同点惊人地多。两人都输掉了普选票,都是从一位坐了八年宝座的民主党总统手中接班,而且还接过了一个巨大的股市泡沫,以及汇率大涨的美元。在小布什当选前的四年当中,道指上涨了大约60%,美元指数上涨了大约19%(1997年1月2日至2000年12月29日)。对特朗普而言,这两个数字分别是48%和24%(2013年1月2日至2016年12月21日)。当时和现在,美国都被全球投资者视为不二的选择。克林顿的第二任期中,由于全球危机频发,一来大家都将美元视为避风港,资金大量涌入,二来联储也不得不以廉价资金来支撑金融市场(至少以当时的标准看去堪称廉价)。两者在选举中都许诺要减税和放松监管。因此,大家相信,股市在克林顿和奥巴马任期呈现出的涨势将在共和党总统继任后延续下去。
   
   可是,乐观主义者们没有想到,克林顿第二任期内形成的庞大而丑陋的股市泡沫在小布什的第一任期破灭了(准确地说,是在克林顿还未离开白宫时就开始了)。随后,衰退于2001年来袭,而小布什之所以能够在2004年获得连任,唯一的理由只能是联储再度在住宅市场上吹起了一个更大,更丑陋的泡沫,将当时就该兑现的痛苦一直推迟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换言之,从历史角度看来,特朗普似乎并不怎么走运。
   
   克林顿任期内,美元之所以呈现强势,最关键支柱之一就是赤字连续八年缩减,到2000年,更是实现了惊人的2360亿美元盈余。诚然,这盈余是有相当水分的,而且背后是一场股市泡沫,但总归是个巨大的成就。当时,许多经济学家都相信美国的债务问题已经基本解决,这个国家正在进入长期盈余通道。大家只剩下了一件事情需要担心——一旦美国完全偿付了债务,可供市场流通和交易的国债就不够了。当然,现在是没有人担心这个“问题”的。
   
   类似的是,特朗普上台时,政府预算赤字也是从2009年以来持续缩减(尽管依然极高)。不过,2016年预计将成为2009年以来第一个赤字大幅膨胀的年头。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到下一个十年的前半期,哪怕不执行减税和增加支出的政策,不发生衰退,美国也将再度迎来一段年度赤字超1万亿美元的时期。更不必说,在特朗普任期,减税、增加支出和衰退其实都是高概率事件。
   
   如果特朗普的任期之初发生衰退,显然不能让他背锅,就像2001年衰退不能怪小布什一样。经济的突然收缩,总是长年日积月累的结果。首先,衰退的发生其实只是时间问题。平均而言,美国经济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平均每六十个月就要衰退一次。当前的扩张周期已经长达九十个月,即比平均水平长出了50%。或迟或早,衰退总要到访,而且显然是早发生的可能性大过迟发生。衰退将迫使预算重新洗牌,让政府支出大增而收入剧减,变化非常剧烈。比如,1981年至1982年的衰退使得联邦赤字膨胀61%,2001年衰退使得预算从2000年的2360亿美元盈余一变而为2003年的3770亿美元赤字,创下当时的历史纪录,2008年至2009年的大衰退更是让赤字从2008年的4580亿美元猛增到2009年的1亿4000亿美元,增长两倍有余。下一次衰退肯定也会让预算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化,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就明确表示会放弃共和党传统的经济紧缩政策。他承诺要对个人和企业大幅减税,支出1万亿美元以上的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和国防。当然,他的理念是,这些举措能够刺激增长,进而使得税收收入增加,足够补上减税和增加支出造成的缺口。事实上,2001年小布什减税和增加支出,以及推出“税务假期”鼓励企业海外现金归国时,也做出过同样的表述。可事实是,小布什那么做之后,赤字还是大幅增加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只剩下,衰退到底是会在特朗普的财政政策完全推行之前还是之后发生?如果两者是同时发生的,那预算层面会受到的影响简直是难以估量。
   
   那些因为特朗普当选而大做美梦的投资者应该好好研究一下小布什任期内,市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2008年年中,金融危机爆发几个月前,标普500指数的点位较之小布什当选时只高了17%。美元汇率在小布什任内更遭受重击。2008年8月,即美元因为恐慌情绪而暂时升值的前夜,美元指数较之他当选时跌了19%。与前两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黄金——2000年11月,黄金价格是每盎司370美元,接近二十多年的最低点,而到了2008年8月,已经超过了920美元,当年早些时候,更曾一度涨至1100美元。
   
   还需要指出,尽管大家都看好美国股市,看空国际市场,但是实际的回报却是另外一件事。从小布什当选到2008年年中全球金融危机前夜,发达国家股市上涨80%(以美元价格计算),新兴市场更上涨了令人瞠目的300%。哪怕是在2008年下半年遭受了惨重损失,奥巴马宣誓就职时,发达国家市场较之布什当选时也仅损失了不到3%,新兴市场也保持着80%的涨幅——同期内,标普500指数下跌了近27%。
   
   互联网泡沫破灭触发了2001年衰退,之后还有九一一恐怖袭击,小布什的第一任期确实很是倒霉。幸运的是,当时联储还有运作的空间,可以将利率从超过6%一路调降到1%来支撑经济(美元同期内大幅度贬值也就不难理解了)。结果就是,2001年衰退成为了有史以来最短暂和最温和的衰退。不过,联储的做法又为一个甚至更大的房地产泡沫埋下了祸根,后者的破灭导致了一场更严重的衰退于2008年发生,客观上成为了奥巴马胜选的助力。
   
   这次,如果特朗普遇到麻烦,联储还能够再度扮演白衣骑士的角色吗?答案是,现在利率实质上依然基本为零,而联储更是吃进了万亿美元计的资产,长期持有在自己的资产负债表当中,他们显然没有那个能力了。联储手头只剩下了一个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工具,即所有量化宽松之母——大规模的直升机撒钱。对于特朗普的拥护者而言,坏消息在于,这一轮的货币刺激不会像上次那样在住宅或者其他市场上形成泡沫,而只能使得经济陷入停滞膨胀,使得特朗普注定只能在白宫待四年。更可怕的是,糟糕的经济现实会再度让减税和放松监管来背锅,为桑德斯或者类似立场的极左翼候选人乘着民粹主义思潮于2020年入主白宫铺平道路。
   
   网民评论:
   
   咱老百姓:都是挣五毛钱狗粮写的。
   
   闲汉凡人:中宣部网军文章。
   
   新天狱:和我的看法不谋而合。
   
   ……
   
   谢选骏指出:克林顿之后,小布什继续其错误政策,听凭格林斯潘及其后继人员胡作非为,结果社会绝望情绪弥漫,促成极端主义思潮泛滥成灾,直接把没有任何行政经验的外国出生的黑人奥巴马送进了白宫。黑白两道的阴阳杂糅,并没有能够挽救第三美国的衰亡——川普因此得以打破一切常规,登上了舞台中央。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94)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