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谢选骏: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93
   
   网文“对华间谍白邦瑞的心路历程——简介《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说:

   
   间谍的工作是和神秘、伪装分不开的。很难想象有哪位间谍能够公开自己工作中的失手、误判和给自己的国家带来的损失。事情总有例外,有这样一位老牌儿间谍出了一本书,写下了自己间谍生涯中犯错、被忽悠的历史,这本书就是《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作者迈克尔·皮尔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中文名字叫白邦瑞。
   
   1969年,24岁的白邦瑞就被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发展成为间谍。当时他在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任职。这个办公室里汇集了全世界各国的工作人员,而白邦瑞是那里唯一的美国人。这位菜鸟间谍接受的第一份任务就是设法接近办公室里的苏联同事,从他们口中得到苏联最高当局对中国的看法。这是当时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基辛格博士交代下来的差事,以帮助他筹谋秘密接近中国的计划。从这一天开始,白邦瑞就开始了他长达四十多年对华间谍工作的生涯。从90年代开始,他几乎每年都到中国访问,广泛接触中国的军方、学界和政府里的各阶层人士。中国方面其实也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但还是为他敞开了一些外界不能接触到的敏感资料,结识了一些身份敏感的中国人。这就使他在了解中国方面具有了别人所不具有的视野和人脉。白邦瑞汉语流利、精通中国文化,是美国情报界里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通,因此他对中国的看法和建议很受重视。他的公开身份横跨政、学两界,效力过从尼克松到奥巴马的历届美国政府。白邦瑞曾经在美国国防部当过高官,也曾经在美国参议院的各种委员会工作过。他担任过著名智库兰德公司的分析员,也在哈佛大学当过研究学者。白邦瑞目前是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中国战略中心主任,并且是外交关系学会和战略研究国际研究所的成员。
   
   这样一个履历完整、经验丰富、精通汉语的对华间谍,怎么会马失前蹄呢?
   
   我们曾经介绍过,在美国的政府和民间,对如何处理美中关系分为“拥抱熊猫者”鸽派和“屠龙者”鹰派这两个流派。白邦瑞在他的书中承认:他曾经是一个坚定的“熊猫拥抱者”,多次建言美国政府要从技术上和军事上帮助中国,因为他相信: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中国就会走向民主,变得和美国一样。即使在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他的对华鸽派立场也没有改变。1997年,白邦瑞受邀来到广东省的东莞,参观哪里的乡村基层民主选举。通过同当地村民直接用汉语交谈,他才发现所谓的民主选举根本就是作秀。在这之后,美国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委托他起草一份调查报告,主题就是中国如何欺骗美国。白邦瑞为此接触了一些绝密的情报和内部文件,同一些叛逃美国的中国前官员进行了交谈,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敢情他一直都在被中国人忽悠。中国人向他开放机密文件,介绍他认识中国军方和情报界的人士都是这种欺骗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要通过他来影响美国的决策者。
   
   那么中国人为什么要欺骗他呢?
   
   在《百年马拉松》这本书中,白邦瑞论述了中国对美国和西方进行战略欺骗的历史和目标。他认为中国自从1949年毛泽东时代开始,就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那就是使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的霸主。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中国一定要得到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帮助,在经济、科技和军事方面强大起来,所以中国一定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战略意图,卧薪尝胆,韬光养晦,在2049年的时候一举超越美国。这就是“百年马拉松”的由来和全书的中心内容。
   
   要说中国想要在2049年全面超越美国倒也不是全无根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任之初就提出过“两个一百年”的计划:在2021年中共成立100年的时候建成全面小康的社会,在2049年建国100年的时候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所谓“伟大复兴”,必定是要恢复到从前的强盛地位。毕竟在千百年中,中国一直是世界上的头号强国。在清朝以前,中国的GDP要占全世界的一半以上,只是鸦片战争之后才开始衰落。一个民族要恢复往昔的昌盛和荣光本是人之常情,川普的竞选口号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但是要说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就心存取代美国霸主地位的野心,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因为中国当时非常贫穷。可是回想大跃进时期官方提出的“超英赶美”的口号,白邦瑞的说法似乎又不是无迹可寻。
   
   白邦瑞在书中写道,这个在百年内超越美国的计划,并不是写在纸上,藏之于中南海那个保险箱中的秘密文件,而是置于中国历代领导人心中。他们从不怠懈,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奋斗,那就是雪洗百年国耻。他们要瞒天过海,向美国人示弱,不能引起这个超级大国的注意,还要得到美国人的全面帮助。为了论述中国人的战略欺骗艺术,白邦瑞从三十六计讲到孙子兵法,从战国争霸讲到吴越春秋,从中国人擅长的围棋讲到中国人对“势”的理解,从赤壁之战讲到其他以弱胜强的战例,总之一句话:千百年来,中国人已经把欺骗发展成了炉火纯青的艺术,是一种运用得淋漓尽致的战略手段。让白邦瑞痛心不已的是:帮助中国人实现超越美国伟大目标的恰恰是美国人自己!
   
   在他的书中,白邦瑞用了不少篇幅来比较美国对苏联和对中国的不同。在冷战中,美国对付苏联是针锋相对、毫不容情。而美国对待中国却是感情复杂,硬不起来。这可能是因为不少美国人同情中国在近、现代史上被人欺负的遭遇。白邦瑞回忆自己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老师在课堂上痛陈列强欺压中国的劣迹。这些同情中国的人中包括一些著名学者、外交家和前总统们,而他们对制定美国的对华政策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白邦瑞列举了美国对中国的五大认识误区:
   
   1. 同中国交往会带来美中之间的全面合作。事实上,中国在许多重要问题上都和美国唱反调,而同美国的敌人结成盟友。
   
   2. 同中国交往会让中国走在实现民主的路上。越来越多的美国对华专家已经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幻。中国的专制资本主义制度使得经济迅速发展,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更加牢固。
   
   3. 中国是一朵娇嫩的花朵,需要美国和西方的帮助。白邦瑞谈到自己访华的时候,那些中国的陪同人员毫不隐讳地大讲中国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各种严重问题,给美国人的印象是:如果美国强压中国搞民主选举和司法独立,就会使得中国垮掉,从而祸乱亚洲。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强劲得很,最早会在2018年超越美国的GDP。
   
   4. 中国也想变得和美国一样。美国人的傲慢自大使得他们相信别国都渴望变成美国。实际上,两国对战略问题的认识和思路截然不同。中国人非常自豪中华文化传统中那种能够把对手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欺骗艺术。
   
   5. 中国的鹰派们成不了气候。许多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都认为,那些活跃于中国各种媒体上的军界和学界的鹰派人物并不能代表中国的主流民意,而是一些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们。但是白邦瑞认为,这些鹰派言论恰恰正是代表了中国民族主义的民意,而且越来越成为媒体上的主流声音。
   
   白邦瑞认为,这些对中国的迷思存在于美国和西方的学界、智库、金融机构和政府当中。他指斥有些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为了自己同中国的经济利益,为了害怕得不到去中国的签证或者得不到研究资助而不敢面对事实。白邦瑞之所以能够痛陈这些迷思和误区,就在于他本人就曾经是这些迷思的信奉者。而这种对中国误判的结果就是美国养虎为患,让中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迅速成长为一个强劲的对手。
   
   当然,《百年马拉松》这本书也并不是一味罗列美国被中国人欺骗的惨痛教训,作者也提出了应对中国战略欺骗的方针:那就是学习中国的战略文化来反击中国的对美战略。白邦瑞在全书的最后一章举出了12项美国应该采取的反击步骤,其中包括要认清中国真实的战略目标,制定出一整套对华竞争的战略计划等等。限于本文的篇幅,在这里不能详细介绍了。
   
   《百年马拉松》一书在2015年出版后,得到包括中央情报局前局长伍尔西在内的一些专家学者的赞扬,但是也有人对他书中的观点不以为然。对一本书产生不同的看法本身是正常的学术现象,因为从书中的观点到修正美国的对华政策毕竟还有不小的距离。但是现在的情形有些不一样了:和《卧虎》的作者纳瓦罗教授一样,白邦瑞也是川普的外交策士之一,而且有消息说他可能会在川普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中负责亚洲事务。不管这个消息是否属实,一些对中国持鹰派观点的“屠龙者”聚集在当选总统的大旗之下,肯定会为未来的美中关系带来变数。
   
   (二)
   
   对此白瑞邦的看法,网上有人反对说:
   
   《中国政府并没有一套针对美国的“百年马拉松” 秘密战略》
   
   最近,美国一位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写了一本有关中国的书《百年马拉松》,引起很多反响和争议。这位美国的“中国通”名叫Mike Pillsbury,中文名字是白邦瑞,目前是在华盛顿的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
   
   《百年马拉松》这本书的副标题是“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强的秘密战略”。白邦瑞认为,中国其实从1955年毛泽东时代开始,就对美国实施一项长达百年的“战略欺骗计划”,以穷困、落后的形象忽悠美国历届政府,使其不知不觉地对中国施以援手,并骗取美国的技术,而中国对美国实施“战略欺骗”的最终目的,就是不费一枪一弹,从美国手中夺取全球政治经济主导权。
   
   白邦瑞认为,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就被中共“牵着鼻子走”,主要因为五个迷思即五个错误的假设:一是认为与中共交往会带来全面的合作;二是以为中共正在走上民主转型;三是认为中国很脆弱,承受不起过大的压力;四是以为中国只想变成像美国一样;五是低估了中国的鹰派势力。白邦瑞还说,这本书的重点是要向中国传达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美国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傻。
   
   平心而论,白邦瑞指出的上述五个迷思或曰假设确实是看到了问题。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就是出于这一类错误的假设,因此对中国采取了错误的政策。至于说到今天,美国政府是否已经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那恐怕还谈不上。不过,要说中国政府有一套长达百年的战略欺骗计划,我认为不符合实情。
   
   中共自建政以来,无论是在内政上还是在外交上,都不是持续不变、一以贯之的。60多年来,中共的外交,和内政一样,可以分成两个时期,即前30年和后30年。前30年又可以分为两段,后30年也可以分为两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