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谢选骏文集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谢选骏: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87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就像郊游交友结束一样……


   
   《白宫交接:员工如戒毒 克林顿团队搞破坏》说美国“政治”网站报道,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美国总统后的两小时内,他的工作人员开始陆续到达白宫。随着白宫迎来新主人,一批老员工离职,留下的空缺由特朗普的人选填补。
   
   面对又一次政府换届导致的离别,许多白宫职员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们职业生涯中至关重要的地方。有人如释重负,有人怅然若失。对那些留在原处的永久性员工来说,如何满足新的“第一家庭”的需求才是要紧的问题。
   
   白宫弥漫着离别的伤感……
   
   沿着通往内阁会议室的走廊,即将离开白宫的员工穿上最好的衣服,在椭圆形办公室附近排好队。他们带着配偶和孩子轮流与奥巴马合影、拥抱,享受与总统私下相处的最后时光。有人流着泪与同事交换私人电邮地址和手机号码,整个白宫弥漫着离别的伤感。
   
   1月18日,奥巴马举行总统任上的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时,他的员工忙着打包行李,带走咖啡机、相框等个人物品,交回白宫出入证和装满秘密的办公电脑,以及无论白天黑夜随时可能嗡嗡作响的黑莓手机。次日晚上,他们必须清空所有个人物品,为即将进驻的特朗普团队腾出办公室。
   
   20日上午10点半,奥巴马一家正式告别了生活8年的白宫。《今日美国》报称,奥巴马清楚地知道这是他在白宫的最后一天,但工作人员仍然极其谨慎地确保他们一家有“住在自己家”的感觉。前首席招待员斯蒂芬·罗森说,没有人希望即将离任的总统感觉“被白宫扫地出门”,雇员和雇主之间就像朋友一样相处。
   
   正如美联社所说,远离国家权力中心、回归“平民”身份,难免让这些白宫老雇员五味陈杂。下一任总统是特朗普,让这些习惯了为工作放弃假期、家庭聚会的人们在怀旧之外,多了一重悲伤。
   
   据美国《国际商业时报》报道,特朗普胜选当天,白宫里到处是忧郁、黯然和流泪的人,“就像个殡仪馆”。奥巴马的助手弓着背默默走过大厅,脸上一片茫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雇员告诉美国“Vanity Fair”网站,即使工资涨两倍,他也不会回去为特朗普服务。
   
   “你总会觉得,在这儿工作是一种特权,令你心怀感激。”过去3年供职于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的奈特·罗文泰尔告诉美国雅虎新闻网,“想到新来的那拨人将彻底扭转你为之奋斗到最后一刻的东西,你心里会特别难受。”
   
   前白宫发言人厄内斯特尤显伤感。“很荣幸曾作为白宫的一部分,我会怀念这里,并将继续关注这里发生的一切。”他告诉《华盛顿邮报》,“不过,看到别人站在我的位置上,确实得花些时间去适应。”1月17日,厄内斯特最后一次出现在新闻发布室时,不少白宫职员脸上挂着眼泪,一些前员工专程返回白宫见证这一刻。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早在选举之前,奥巴马的助手们就已打定主意离开白宫。他们早已精疲力竭,而下一任总统会带来自己的班子。特朗普出人意料的胜利,阻断了近500名员工留在白宫的可能性。
   
   《纽约时报》称,两任总统交接时,难免会有些离任者心怀不满。当年克林顿与小布什政府换届,白宫就曾出现大量破坏的痕迹:一些办公室的抽屉被胶水黏合,电话语音信箱里充斥着侮辱新总统的留言,男厕所的墙壁被涂鸦,有物品失窃。据估算,当年这一系列破坏给白宫至少造成了1.4万美元经济损失。
   
   和为白宫效力的荣誉感说再见
   
   从每天工作18小时、几乎没有私人时间,到突然失去工作,这段过渡期并不容易。罗文泰尔说,离开白宫两周,他已经读了3本小说,每晚睡10~12个小时,罕见地不需要定好闹钟,而是睡到自然醒。
   
   对那些大学毕业就加入奥巴马团队的人来说,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失业”。供职于白宫网络战略办公室的克莱·杜马斯告诉雅虎新闻网,他在2008年就花大把时间效力于奥巴马的竞选活动,随后成为白宫实习生,4年前正式得到聘用。他希望下一份工作能延续在白宫的职业生涯,但尚未摸到门路。
   
   “这段时间就像在戒毒。”在白宫干了4年宗教事务的迈克尔·威尔告诉CBS,“以前工作太多,我的大脑长期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经常拿着眼镜问妻子,我的眼镜在哪儿。”
   
   据CBS报道,为了帮助曾经的手下找到体面的饭碗,奥巴马和他的团队请来了脸谱网、Instagram等知名企业的专家提供就业指导,领英网还为他们分析如何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距离白宫不远的乔治敦大学设计了就业发展项目“Future44”,专门为奥巴马的老员工规划“后白宫时代”的职业生涯,271人已参加了为期8小时的“训练营”。
   
   “我们设计了这一独特的课程,帮助这些员工思考如何在就业市场中发挥能力,以及如何推销自己。”乔治敦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凯利·奥特说。
   
   许多人将搬到旧金山、纽约等高科技企业聚集区,那里开放、创新的文化氛围与奥巴马治下的白宫有些相似。他的几十名前助手已经加入了谷歌、亚马逊、VICE、Snapchat等公司。
   
   有人转身就投入了新生活,但大部分人决定花些时间思考下一步怎么走。有人回归家庭,与疏远多年的亲人相处;有人无所适从,决定用两个月开车周游全国;有人出国享受难得的长假。
   
   麦考密克猎头集团的伊万·阿德勒说,大多数白宫“老人”在咨询公司、游说机构、行业协会、智库、非营利组织工作,不可能再享有为白宫效力时的兴奋和荣誉感,“除非你去当赛车手或宇航员”。
   
   2013年离开白宫的威尔开了家咨询公司,并着手创作一本有关白宫政治的书。“离开白宫后,我变得健康多了。”他说,“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白宫必须努力适应‘第一家庭’”
   
   特朗普在盛大的典礼上宣誓就职时,白宫员工紧张地盯着手表。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奥巴马一家离开后,他们只有6小时按照特朗普家的喜好、风格改变白宫的装饰。
   
   这可不容易。白宫有6层楼、132间卧室、35间浴室、28个壁炉和8座楼梯,从保龄球馆的新鞋到餐桌上的烛台,样样都得想到。美国《时代》周刊称,当年奥巴马第一次见到白宫的约100名女佣、管家、厨师、花匠和服务员时,他的脸上写满惊讶。
   
   奥巴马的物品被移出白宫后,员工们进入超速运转模式,彻底擦洗每一个角落,清洗、更换地毯和窗帘,在房间里摆满鲜花,按照新“第一家庭”的偏好来设置温度与湿度。他们中意的床垫、床单、浴室花洒、剃须膏必须提前备好,确保卫生纸永远不会用完,厨房人员还要匆忙准备这个家庭参加就职舞会前要吃的零食。
   
   1月20日,当特朗普首次以总统身份走进白宫,他的西装已经整整齐齐地挂进衣柜,桌子后方摆好了照片,牙刷在浴室里放置妥当,是他爱用的品牌。
   
   “整个白宫都得努力适应‘第一家庭’的生活习惯。”罗森告诉《今日美国》报,小到换地毯、墙纸、吊灯、家具,大到新建厨房和日光浴室,总统可以随意改变此地的布置,就算砸掉一堵墙也没问题。
   
   据“Vanity Fair”网站报道,员工总会悄悄谈论“第一家庭”的好恶。前白宫管家克里斯·利默里克曾经从小道消息得知,希拉里爱用某个品牌的洗发水和除臭剂,于是买了20箱,结果对方直言并不喜欢。前白宫糕点师罗兰·梅斯尼尔打听到克林顿夫妇早餐爱吃百吉饼,于是这对夫妇在白宫醒来的第一个早晨,面前摆着8种不同的新鲜百吉饼。
   
   据美国“商业内参”网站报道,特朗普团队正在迅速填补奥巴马政府留下的4000个职位空缺,但有些人是白宫的永久性员工——管家、厨师、服务生、园丁等人日复一日地维持着此处的平稳运行,随时满足“第一家庭”的任何需求,有人已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
   
   曾采访上百位白宫前员工的凯特·布劳尔告诉《华盛顿邮报》,这些员工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对自己工作的细节守口如瓶。一位前行政主厨告诉“商业内参”,他们每天围着总统转,没有任何私人、家庭和社会生活,每周工作85小时;无论大选时支持哪位候选人,他们都会尽心尽力地为最终走进白宫的“第一家庭”服务。
   
   “我既不是共和党人,也不是民主党人。”1980~2012年间担任白宫接待员的沃辛顿·怀特告诉美国《名利场》杂志,“我只支持总统,无论此人是谁。”
   
   不过,当上永久性员工并不意味着没有被炒鱿鱼的风险,“生杀大权”仍然掌握在总统手中。
   
   就在1月初,特朗普团队通过电邮解雇了播音员查尔斯·布罗特曼。服务过5位总统的梅斯尼尔告诉《名利场》,如果自己还在白宫工作,一定会因为担心失业紧张不已,因为特朗普会“彻底颠覆我们熟悉的白宫”。
   
   据CNN报道,和健康饮食相比,特朗普更钟爱全熟牛排和麦当劳的巨无霸汉堡。奥巴马以爱吃杏仁著称,他的继任者则更喜欢多力多滋玉米片和乐事薯片。
   
   不过,这位过惯了奢华生活的亿万富翁自称不打算重新装饰白宫。“这是个非常特别的地方,我是来工作的,不打算搞装修。”他说。
   
   ……
   
   谢选骏指出:在美国,政府更迭这样轻松,就像郊游,或是交友结束一样……也许不免生气伤感,但绝对不会动刀动枪。但愿这能持之以恒。不然的话,“中央一乱,全球遭殃!”阿门。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87)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