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策与私谊]
谢选骏文集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0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1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2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策与私谊

   谢选骏:政策与私谊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78
   
   中国人都觉得农历新年第一,因为中国的城市人口尚未过半,性质上还是一个农村社会,所以年年的“春运”挤破了头。


   
   网文《破美國總統十多年慣例 川普春節不給華人拜年》因此颇有微词:
   
   川普上臺,一切重來?
   
   今天是2017年1月29日,中國農曆雞年大年初二,在美國的華人沒有等到美國新總統川普向華人拜年的祝福,成為川普上臺後又一個“顛覆”美國幾任總統習慣做法的動作。引起在美華人甚至大洋彼岸中國人的關注。
   
   過去十余年来,历任美国总统包括克林顿、布什、奥巴马都会在农历除夕或者大年初一,发表农历新年文告,向华人社区拜年。
   
   纽约州州长、马里兰州州长、加利福尼州州长、多位国会参议员众议员以及一些地方政要,也均以不同形式向华人拜年。
   
   除夕之夜,纽约帝国大厦会点灯庆祝中国新年,美国财政部也曾经发行编号为“8888”的新钞票;美国国家邮政局自1993年开始发行第一轮中国生肖邮票,全套12张。
   
   每次在旧金山或者纽约举行的首发式,都不啻是隆重而欢乐的庆典,加深并且融入美国公众对中国新年文化的感性认知。各种生肖邮票和首日封,不仅仅成为华裔也是美国不同族裔居民的抢手货。
   
   奧巴馬2015年春節給華人拜年
   
   2015年2月18日,即中國農歷除夕當天,美國總統奧巴馬發布視頻,向全球華人華僑祝賀羊年新年的到來。視頻中,奧巴馬還不忘幽默一把說:“管它是公羊、山羊還是綿羊,我祝你們新年快樂。”
   
   2014年馬年春節這一天,向中國拜年不是由總統奧巴馬出面,而是由美國國務卿克里代表。克里稱,他代表奧巴馬總統和美國人民,向世界各地歡慶農歷新年到來的人送上最美好的祝福。
   
   無論是克林頓年代、還是小布什時期、和奧巴馬執政的幾年來,每逢中國農歷春節,當任的美國總統都不會忘記向歡度農歷春節的人們祝賀一番。
   
   比如,在2013年蛇年到來之際,美國總統奧巴馬“拜年”。 2月8日他發表蛇年新年賀詞,與夫人米歇爾一道祝賀世界各地的亞太裔人民平安健康,好運榮昌。
   
   在2012年農歷龍年新年的大年初一,美國總統奧巴馬伉儷及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19日發表談話,給亞太裔拜年,代表美國人民祝賀全美亞太裔農歷新年,希望每一個慶祝春節的人都獲得平安、繁榮和健康。
   
   小布什任總統年代也給華人拜年
   
   在2011年春節之際,奧巴馬向全球所有慶祝農歷兔年新年的人們表達新年祝福。
   
   他還在賀詞中特別強調,在美國的各大城市和小鎮,很多美國人都在慶祝農歷新年。不少亞裔美國人繼承了先輩慶祝農歷新年的傳統,提醒著美國人:正是我們文化和民族的多元性造就了我們的強大。
   
   2010年春節之際,奧巴馬特別從白宮發布錄像,向全球亞裔賀年。這是美國總統首度以影音視頻在白宮網站上拜年,感覺上額外親切,遠比歷年來白宮所發白紙黑字的新年賀詞高明,也生動許多。
   
   不知是在2014年馬年春節奧巴馬向亞裔拜年為何一改慣例改由國務卿代表引發媒體“雜音?”影響奧巴馬形象,還是岀於向中國展示友好,抑戓另有所圖?
   
   克林頓任總統,春節不忘給華人拜年
   
   此次不但美國國務卿克里在春節前夕代表奧巴馬總統向華人拜年,在除夕奧巴馬再度從白宮發布視頻向全球華人華僑祝賀羊年新年的到來。如此“強化” 向華人拜年彰見美國高層對中美關係的重視。
   
   纽约华埠历史悠久驰名中外,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2015年6月宣布大年初一为国定假日,从2016年开始所有公立学校的学生,农历春节放假1天。
   
   这是继北加旧金山之后,美国第2个宣布农历年节放假的大城市。不只地方政府看重,美国总统也很重视。
   
   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过去主政期间,每年春节都会发表新春谈话。
   
   2003年小布什向华人拜年贺节时说,农历新年是庆祝大地复甦和耕作时节的开始,是希望的象征,能鼓舞人们面对未来。
   
   他还懂得使用十二生肖问候。2007年1月28日小布什致函洛杉矶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说,祝福农历“猪”新年快乐……
   
   每逢春節美國華埠一片喜慶
   
   同年的2月15日,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小布什电话联系,结束前小布什也不忘向胡锦涛拜年。
   
   而今年川普總統上臺後一週,正好遇中國雞年春節,但是他“忘記”了給華人拜年,破了美國總統十多年的慣例,是否象徵這位“獨立特行”的怪人,對中國以及中國的春節另有看法,有待觀察。
   
   谢选骏指出:我觉得,前几个总统之所以给华人拜年,是因为他们缺钱,而川普大亨缺的正好不是钱,所以不需要拜年,不稀罕黄鼠狼的本事。因为华人在习惯上,你接受了拜年,就得发发红包,可是川普大帝的钱现在还不知道如何信托,哪有时间来给你拜年!
   
   还有网文说道《川普女儿疑替父“补救” 初五携女赴中国大使馆“拜年”》:
   
   当地时间2月1日(中国农历年初五)晚,美国总统川普之女伊万卡·川普(Ivanka Trump)前往中国驻美大使馆,出席大使馆举办的2017欢乐春节-中国文化之夜活动。这是川普总统破例没有在中国农历初一向华人拜年,引起关注后,川普女儿代为“补救”的举措。
   
   博闻社1月29日(年初二)独家率先报道,川普总统破了美国十多年来总统的惯例,没有在中国农历年初一向中国人拜年。事件惹外界特别是纽约华埠一片哗然,有分析认为,事件反映了川普对华态度,解读为川普治下的美国或进一步与中国交恶的象征。
   
   《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2月1日晚,中国驻美大使馆举办2017欢乐春节——中国文化之夜活动,喜爱中国文化的美社会各界500余人出席了活动,美国总统川普之女伊万卡·特朗普携大女儿阿拉贝(Arabella)出席。
   
   舆论解读为川普为了回应其“破例”失礼于中国人,而采取的补救动作。但是显然这一“补救”措施来的晚了,按中国传统,2月1日已经是农历年初五,新年已经到了尾声。
   
   《纽约时报》以“伊万卡拜访中国使馆”为题进行了报道,称她在中国使馆庆祝了中国农历新年。在活动中,伊万卡在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陪同下,参观了中国的传统工艺,并观看了晚会节目的表演,然后还跟京剧演员合照。
   
   伊万卡的整个活动没有接受媒体的采访。但据在活动现场的人士透露,伊万卡和她5岁的女儿阿拉贝拉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她女儿还会说一些中文。
   
   当晚,在兔年出生的阿拉贝拉在现场要了一张兔子的剪纸,还用中文说了一句“兔子”。
   
   事件经《环球时报》转发后,立即获中国各大官方媒体的报道。
   
   据悉,伊万卡的3名孩子均学习中文,大女儿阿拉贝拉更曾在YouTube上载说中文、唸唐诗的短片,掀起过一阵热潮。而伊万卡对中国亦有深厚认识,她与澳洲传媒大亨梅铎的中国前妻邓文迪是闺蜜好友。
   
   ……
   
   谢选骏指出:《环球时报》一身媚骨,终于偶尔露了峥嵘。“转发后,立即获中国各大官方媒体的报道。”——可见这是来自“上层”的授意。可是要注意了,这可是混淆了“政策”与“私谊”。要知道,私谊是不能补救政策的,政策也替代不了私谊。最可笑的是“中国驻美国大使”,屁颠屁颠地随从伊万卡和她的孩子们,好像这是公务似的。这不是公务,这是私谊,伊万卡又不是公务员,要你这个大使拿着“国家”的脸面来凑什么热闹,你又不是特朗普的家奴。虽然当不上家奴,还是要腆着脸,为什么呀?因为这就是废垃的特性(鲁迅偷窃了斯宾格勒的这一观念,改头换面为“阿Q”)。这叫被打肿了脸,还要冒充自己胖了。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78)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