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谢选骏文集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谢选骏: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76
   
   


   川普上台,是一场革命。
   
   德国外长哀鸣:特朗普上台意味着“旧的20世纪的世界已经结束了”。这等于说,2017年革命结束了1917年革命!
   
   共产党甚至发出了错乱的哀鸣《美墨建墙,怪不了川普》(观察者网):
   
   特朗普一上台,就立即展现惊人的效率和干劲,大幅兑现竞选时的“离谱”承诺:废除奥巴马医改、退出TPP、和加拿大、墨西哥重新谈判北美贸易协定、冻结环保署并下令重开被奥巴马政府终止的两条石油管道建设的谈判——直指气候变化议题、暂停多个国家的穆斯林入境包括叙利亚难民、对囚犯重新使用酷刑以及下令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立隔离墙。
   
   特朗普的倒行逆施,自然引发全球的愤怒、不满和恐慌。除了此起彼“起”的游行抗议,不少西方国家政要也打破沉默。法国总统奥朗德声称美国的言行是对欧洲的挑战。德国外长更声称特朗普上台意味着“旧的20世纪的世界已经结束了”。他还警告说,欧洲“动荡不安的时代”即将来临。甚至设在芝加哥的人类末日钟也史上第一次因为一个人的上台而提前了三十秒!(人类距世界毁灭来临的午夜只剩下“2分钟30秒”)。
   
   迄今为止,特朗普所有的非常之举中,最具“西方价值观摧毁效用”的就是美墨之间的隔离墙。出于愤怒,墨西哥总统取消了对美国的访问。
   
   而柏林市长于当天就做出反应,呼吁美国放弃这一政策。隶属德国社会民主党的穆勒市长称:“柏林曾是分裂欧洲的城市,它不能在一个国家计划建一堵新墙的时候,还保持沉默。”他说:“我们柏林人知道铁丝网和水泥墙给整个欧洲大陆带来的所有痛苦。数百万人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生活前景被柏林墙剥夺”。这位市长甚至把此举与朝鲜相提并论: “我呼吁美国总统不要走错误的老路,那就是和外界隔绝。在世界其他地方有这样的边界存在,如朝鲜半岛或是在塞浦路斯,这样的分离造成的是束缚和痛苦。”
   
   就是曾被美国列入“邪恶”国家黑名单的伊朗,其总统鲁哈尼都作出如下回应:“现如今,国家之间相互建墙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有些人忘记了柏林墙已近倒塌有些时日了”。“我们应该推倒那些隔离不同人群、种族的高墙。”
   
   其实客观而言,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隔离墙早就存在,特朗普只不过要把这堵墙建的更高更长罢了,所以把帽子都扣到特朗普头上并不公正。虽然很多年前我就把美墨之间的墙称为柏林墙,但既然今天西方也作如是观,那我们就不妨以史谈今,略论一二。
   
   特朗普只不过要把这堵墙建的更高更长罢了,所以把帽子都扣到特朗普头上并不公正。
   
   1945年二战惨胜。对发动战争负有主要责任的德国被以苏美为代表的两大阵营一分为二。在最初的阶段,双方还可以自由往来,关系尚算融洽。然而,随着西方拉开冷战帷幕,双方的摩擦逐步升级。1949年,东德和西德分别建国,成为两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由于西德在未通知东德的情况下,废除旧马克,对东德经济形成严重冲击,引发了苏联和东德的报复,这就是封锁西柏林历史事件的背景(只可惜现在西方主导的历史只讲苏联封锁西柏林,却从不讲他们才是始作俑者)。
   
   1952年,柏林正式关闭边界。然而,随着双方经济差距的拉大,一直到1961年为止,共有250万东德人逃到西德。这些居民,大部分只是为西德更好的生活条件所吸引;再加上西方出于冷战的需要,积极鼓励和接纳东德人的进入,以达到打击对方的目的,从而形成了东德民众逃亡的高潮。于是在1961年8月13日,东德开始建设柏林墙。一开始只是铁丝网,后来被大量换成真正的围墙,总长达155公里。东德称此围墙为“反法西斯防卫墙”,而西方则称之为“柏林墙”。
   
   然而,柏林墙的建成反而给了西方以攻击的口实。在该墙建立后,有人采用跳楼、挖地道、游泳等方式翻越柏林墙,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伤。特别是1962年8月17日,18岁的东德人彼得·费查(Peter Fechter)试图攀越围墙,被东德士兵开枪射杀。当时,有西方记者在场,东西两边的人民都看到他中枪,但没有人施予援手,事件在冷战时期哄动一时。他是第一个因试图攀墙而被射杀的人。
   
   1963年6月23日美国总统肯尼迪在柏林墙前发表“我是柏林人”的演讲,声情并茂地说道“自由并非易事,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不准他们离开我们……柏林墙既是对历史也是对人性的冒犯,它割裂了家庭,造成妻离子散、骨肉分离,把希望统一的一个民族分成了两半……所有自由的人,不论他们生活在什么地方,都是柏林市民,所以作为一个自由的人,我为‘我是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这句话而感到自豪。”
   
   1987年6月12日,美国总统里根在布兰登堡门发表著名的"Tear Down This Wall!"(毁掉这堵墙) 演说,建议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拆掉柏林围墙。
   
   1989年11月9日,新东德政府开始计划放松对东德人民的旅游限制。但由于当时东德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君特·沙博夫斯基对上级命令的误解,错误地宣布柏林围墙即将开放,导致数以万计的市民走上街头,拆毁围墙,整个德国陷入极度兴奋状态。此事件也称为“柏林围墙倒塌”,虽然围墙不是自己解构倒塌,而是被人为拆除。当时的柏林人爬上柏林围墙,并且在上面涂鸦,拆下建材当成纪念品。11个月后,两德终于统一,成为“柏林围墙倒塌”后的最高潮。
   
   今天柏林墙上的涂鸦
   
   “柏林墙”做为冷战高峰时的产物,堪称人类发展历史过程的一段悲剧。只是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两德之间的柏林墙倒了,然而一堵作用相同、堪称柏林墙第二的墙却又高高耸立。更令西方难堪的是,建墙者竟然是一直积极致力于推倒柏林墙而且也终于达到目的美国。
   
   ……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上面的错乱的哀鸣?因为现今世界上最大的墙不是万里长城了(当然更不是俄罗斯杂种弄出来仿造品柏林墙),而是共产党中国的防火墙!这是拟议中的美墨墙,不知巨大耗资多少。好在,这只是1917年革命的尾声,而不是2017年革命的序幕。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这才是2017年革命,它要结束1917年革命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金钱已经腐蚀钢铁长城,使之变为豆腐渣工程。这就是2017年革命的序幕。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76)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