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谢选骏: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68
   
   俗话说,路都是人都出来的。文革主将鲁迅说,那里本没有路,走的多了就走出来了路。老毛尊计而行,于是搞出了千百万人头落地的文革道路。这就叫做,一将功成万骨枯。


   
   文汇报网文却不懂这个创造历史的道理,说《川普要恢复水刑?说明他一窍不通》曰:
   
   【导读】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1月25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反恐问题上,美国应当“以毒攻毒”,他在考虑是否在审讯中重新恢复使用水刑等酷刑。在本文作者看来,这恰恰暴露出特朗普一心想要充当硬汉,却又完全不懂军事的致命弱点。
   
   与传记作者迈克尔.安东尼的一次访谈中,唐纳德.特朗普这样解释:“尽管因身体原因没有去越南服役,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军人。”这不过是因为,正如安东尼在《永不满足:唐纳德.特朗普对于成功的追求》中写的,特朗普高中时在离西点军校不远的一所军事寄宿学校读书。
   
   上周六,特朗普总统访问弗吉尼亚州兰利市中情局总部时发表了一番军事高论,他赞扬了自己提名的中情局局长皮特.蓬佩奥在西点军校获得的优异成绩,他说:“我很了解西点军校,相信我,我是个聪明人。”
   
   与真正的军人不同,特朗普只是在自豪地穿着时髦的军队制服模仿军事演练,在纽约军事学院冒充硬汉。两者的不同在于,真实的军官不仅操练行军方阵,也学习《日内瓦公约》、《反酷刑条约》等战争法,这些法律无条件地严格禁止酷刑及任何对待战俘的不人道待遇,并将其视为犯了战争罪。
   
   特朗普在与ABC记者大卫.缪尔的访谈中,草率地同意施行酷刑。当被问及是否希望美国军队使用水刑,总统表示要用水刑来实现“以毒攻毒”的目的。他强调:“我觉得水刑有用吗?当然有用。”
   
   访谈播出的同一天,几家新闻机构披露了一份行政命令草案。如果签署该草案,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将开办“黑屋”——关押恐怖主义疑犯并使用野蛮审讯手段的拘留营。周三白宫新闻简报会上,特朗普的新闻秘书肖恩.斯派瑟称草案为“非白宫正式文件”。然而,它曾在政府高层官员间流转。特朗普的用意很明显,他倾向于使用酷刑。
   
   军事专家们会告诉特朗普,酷刑只会增加美国士兵面临的危险。它会产生假情报,让美国军队浪费时间。反过来也会提高美国被俘士兵遭受酷刑的几率,要知道恐怖分子的报复心理可是很强的。酷刑还会破坏美国军队的纪律,降低美国军人的道德水准。特朗普的前辈乔治.华盛顿很清楚这一点。在美国独立战争中,他曾经郑重宣告,美国人不同于折磨战俘的英国人,将用人道主义的态度来对待战俘。华盛顿的宣言不仅符合道德要求,也很管用。如同大卫.哈克特.费舍尔在获得普利策奖的《华盛顿的十字路口》中写的,华盛顿对于战俘的优待,击溃了英国士兵和雇佣兵的意志,提升了美国士兵的士气。
   
   华盛顿的启蒙思想是美国军事政策的支柱。美国人并非总能贯彻这一理念,但是他们始终尊重他的想法,并将它写入法律。《日内瓦公约》的最初版本保存在国务院的保险箱里,签署者中有温斯顿.丘吉尔的名字。据报道,丘吉尔的半身像在特朗普的椭圆形办公室中占据一席之地。
   
   一旦使用酷刑,将会造成可怕的后果。这一切都被记录在美国情报委员会2014年关于布什时代中情局运用酷刑的报告中。议会工作人员丹尼尔.琼斯是报告的主笔人,他告诉我,如果特朗普读一下报告的话,就会发现它已经详细阐述了中情局内部如何得出酷刑根本没有用的结论。
   
   特朗普轻描淡写地表示,他没时间读长篇大论,因此他无法吸收500页的解密文件议会报告摘要的精髓,更别提6700页的加密原稿了。同样,这份报告也没有对奥巴马政府起到任何作用。由于漠视中情局的要求,奥巴马政府没有因为布什时代的酷刑项目,追究任何一名情报委员会成员的责任,奥巴马选择的是“翻过这一页”。不幸的是,这样很容易使新政府延续以前的做法。琼斯说:“这些错误的做法让人哭笑不得。”
   
   幸运的是,就算特朗普签署了行政命令草案,是否使用前副总统切尼称作“黑暗面”的野蛮拘留和审讯手段,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草案是否通过,会由国防部长、司法部长和情报委员会的其他不同成员共同决定。
   
   《泰晤士报》报道,特朗普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强烈反对使用酷刑对待战俘。作为伊拉克战争中的一位主要将领,他曾经目睹治下的海军陆战队员运用野蛮的手段审讯战俘,导致其死亡的场景。特朗普听说马蒂斯反对酷刑后,感到很吃惊。在一次和《泰晤士报》记者的座谈中,他说,“马蒂斯告诉他,对待战俘,啤酒和香烟更管用。”任何一个对于美国军事历史哪怕只有丁点了解的人,都会对特朗普的无知感到吃惊。
   
   司各特.霍尔顿是一位人权律师。他预言,重启酷刑将会带来令人头疼的法律问题。他说:“特朗普会将黑屋设在哪里呢?摩洛哥、埃及和以色列是可以预料到的备选地点。”他也说:“北约承受着特朗普带来的巨大压力,使用酷刑将再次考验北约和美国的关系。以前,刚果、波兰、立陶宛和罗马尼亚曾经为中情局的酷刑提供掩护。现在,还有人原意为美国冒险吗?”
   
   如果让著名的战斗英雄约翰.麦肯恩议员发表意见,他告诉总统美国普通士兵的心声。他运用特朗普最喜欢的武器——推特予以反击,“特朗普可以签署任何他想要签署的行政命令,但美国士兵不会理会,我们不会恢复酷刑。”
   
   谢选骏指出:历史是人创造,但绝不会被动的小市民创造的,而是主动的大豪佬——尽管大豪佬们经常吹嘘说他们代表人民,那是假的,毛泽东式的诡计。他们只是佳节人民的名义来强制人民干活,然后“把权力关进自己的龙字里”。(大豪佬是我的祖母经常说的一个词,指的是那种根本不把小民放在眼里的当权派。)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68)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