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徐水良文集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徐水良


   

2017-2-11日


   

   
   用穆斯林问题掩盖中共是当代世界头号敌人、头号危险,符合中共利益。用夸大穆斯林危险来转移和掩盖中共危险,这显然是某些五毛的明显用心之一。有的朋友则上当受骗。
   
   有网友说:长远来看,中共无疑是世界头号敌人,但目前YSL是燃眉之急。面对两强盗,小的在眼前耍刀,大的离得还远,当然要先打小的。
   
   笔者看法:共特说两害相权取其轻,中共之害轻于伊斯兰。那明显不对。
   
   而这个朋友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有些看法,则属于判断失误。我相信这位朋友真心反共,但其中有不知不觉、受特线谬论欺骗上当的因素。
   
   其实,中共之害不是离得远,而是离得很近。而且其危险,包括用核武器毁灭世界的危险,远远大于原教旨伊斯兰无数倍。
   
   迄今为止,即使有911恐袭,世贸中心倒塌。但对于整个西方社会来说,伊斯兰原教旨恐怖主义,迄今仍然只是无法战胜西方的疥癣之疾。西方根本不用花大力气,小打小闹,就能把它打败。西方唯一要花较大力气来做的,就是在自己的国土内,采取坚决措施,以法律手段和国家强制力量,消灭内部一神教原教旨恐怖主义。
   
   但中共不一样,西方要对付中共,却可能必须付出巨大的力量和惨痛的代价,甚至可能发生历史上空前规模的世界性大战,付出无数生命,甚至可能冒人类毁灭的危险。
   
   因此,毫无疑问,中共的危险和危害远远超过伊斯兰无数倍。共特们说中共之害轻于伊斯兰,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
   
   只是,与中共的斗争属于长期大战斗,需要做好准备以后,才能集中力量对付而已。
   
   我已经许多次说过这个问题。这是最近的一次: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724960077685073&id=100005132613761&pnref=story
   
   至于对付原教旨一神教的法律手段,大致包括:禁止侵犯儿童思想和信仰自由的权利,制定法律,规定生来就属于某种信仰或给儿童施洗的教规,以及不准叛教、离教、脱教、转教的教规,对教内信徒搞强制性宗教洗脑、宗教控制或宗教迫害的做法,属于违法违宪,坚决禁止。并应该努力把这个法律原则推广到全世界。重申并且严格执行在公立学校和政府机构等许多公共场所,禁止搞宗教活动。制定法律,禁止用宗教信仰挑起冲突,把用宗教信仰、宗教习惯挑起冲突,以及搞强制性宗教控制,宗教迫害,定为严重犯罪,予以严惩。当然也包括欧洲国家禁止蒙面等小法律。等等等等。
   
   应该由联合国和国际机构,根据人国际权公约和原则,制定包含上述法制原则的公约,由各国签署生效,由国际社会统一推广和执行。
   
   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制定严格法律和国际公约,不仅保证思想信仰的一般自由,而且要保证各种不同的思想和信仰之间的批评自由。这种批评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的一个重要方面,应该以法律加以保证。严禁原教旨恐怖分子动不动追杀批评者、“不敬者”的做法,把追杀和迫害批评者的做法,定为重罪,予以严惩。如果这种追杀是国家行为,那么,全世界就应该有义务,动用武力,予以坚决制止,直至必要时,用武力推翻在国际上搞追杀,扰乱国际社会及其正常秩序的此类反人类专制政权。
   
   还有,就是要制定法律,在确保思想和信仰自由的基础上,对付马列教、一神教等等极权专制反人类的意识形态和教义,搞信仰歧视、冲突、迫害和屠杀的问题。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此外,提倡科学和迷信之间自由讨论、评论和批评,加强国家对科学的资助,减少对马列教一神教等专制信仰组织的资助,也是头脑正常的政府,应该采取的正确政策。
   
   目前对付YSL的措施当然仅仅是临时性燃眉之急。但对马列对中共,对一神教对伊斯兰,自由民主文明社会,都应该有长期战略安排和详尽的方针、政策和法律。可惜,目前却没有这些东西。于是,就只能在川普的胡闹和自由派的放纵之间,不断摇摆。
   
   当然,在美国,支持和反对川普,都是正常现象。一家人有时还会分成挺川和反川两派。认识和看法分歧应该是主要原因。但是,华人川粉川黑,情况却有所不同。因为这其中有中共因素的介入。一些华人川粉骨干,问题明显。此外,这些川粉骨干,乘反对“政治正确”为名反普适价值,鼓吹中共之害轻于伊斯兰,还有其他许多迹象,等等等等,可以明显看出有某些中共因素在起作用。
   
   有人说讨论川普比批评他的粉更有意义。
   
   但笔者认为,搞清川普为什么胜选比川普本人更重要,因此,这就需要分析川粉问题,看看是哪些国际国内因素和群体在起作用,这才是研究社会问题的科学方法。
   
   如果把这个问题变成仅仅是对川普本人的个人研究和猜测,那就只是对人物及其传记的研究,而不是研究社会问题。
   
   对华援助协会的郭宝胜先生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顺利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有人说,这是保守主义对自由派的胜利,是传统美国对日益沦落的当今美国的胜利,是中部美国对东西两岸美国的胜利,是自媒体对主流垄断媒体的胜利,是普罗大众对政治社会精英的胜利,也是保守派基督徒对自由派基督徒、无神论和异教徒的胜利等等。无论如何,川普当选总统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其中对基督教及其价值观在美国的命运有非常积极的意义,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美国基督徒投票给川普的原因。”
   
   但在本人的看法相反,川普当选恰恰表明,反对政教分离的原教旨宗教势力专制复辟的企图,表明捍卫美国宪法、捍卫并发展政教分离自由民主美国价值观的长期斗争,在当代历史条件下,正在继续。
   
   争取并捍卫思想和信仰自由的斗争,包括捍卫美国宪法的斗争,从欧洲启蒙运动开始,到美国革命、美国宪法,到当代普世价值的大发展,已经延续数百年。
   
   美国的原教旨宗教专制复辟势力,始终是一个大问题。美国的原教旨宗教专制复辟势力,是当代阻碍美国前进的最大阻力之一。与自由主义左派妥协势力的危险,不相上下。
   
   与发展不错的北欧各国对照一下,这一点就非常明显。
   
   好在日本、台湾、东部亚洲国家,这个问题很小。但我们必须严防可疑的援助协会把这个问题引向中国。在美国无法复辟宗教专制,就全力到中国搞“国度性福音化”,梦想在中共垮台后,在中国建立宗教专制的企图。
   
   我上面的话,不是针对郭宝胜先生个人,他很可能只是受圣经原教旨仇恨异教徒、搞信仰歧视和迫害、反对政教分离、主张政教合一的原教旨宗教势力的误导,非要把政、教问题纠合在一起,并因此使用信仰歧视和仇恨的语言。我针对的是原教旨宗教专制复辟势力,以及可疑的对华援助协会的问题。
   
   顺便说一下:最近不断传出川普食言而肥,态度急转、向中共屈膝、献媚的消息;川粉被打脸、情何以堪?希望理性反共的川粉,能够认真反省一下这个问题。
   
   川普禁七国公民入境,有人说那是因为其中有恐怖分子。但是,无论如何,这些国家,往往比不上一些恐怖分子最多的国家,那些恐怖分子最多的国家为什么不禁?却只禁恐怖分子较少的国家,是不是川普在恐怖分子最多的国家那里,有经济利益?
   
   事实上,中共向美国大量派遣第五纵队,努力渗透和控制美国,并准备在美国打超限战,这才是美国需要花最大力量,严加防备的问题。

此文于2017年02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