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徐水良文集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徐水良


   

2017-2-6日


   

   
   伪右派权贵走卒很无知,把此次宁波动物园老虎咬死人这个涉及面异常广泛的问题,说成仅仅只是一个必须遵守规则的问题。这群权贵走卒这样做,也是他们维护权贵利益的需要。
   
   事实上,除了个人遵守规则这个问题以外,这里还包括异常广泛的各个方面的问题,例如,它至少还包括以下三个大的方面:
   
   一、网友提出的、生命和规则的关系问题。包括:两者之中,哪一个更加重要?是规则为了维护生命,还是相反,是生命为了维护规则?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何者第一位?等等。
   
   这是一些基本的原则问题。
   
   在我看来,规则,只是保护生命的手段,生命是目的。生命当然重于规则。因此:
   
   1、如果规则正当,要求人们遵守规则,其目的就是保护生命。
   
   2、如果规则失当,人们就必须违反规则去挽救生命。其目的,同样是为了保护生命。
   
   3、如果规则没有错,但仍然不足以有效保护生命,那就进一步修订规则,达到有效保护生命的目的。
   
   所以,生命是第一位的,规则必须围着生命转,而不是生命围着规则转。
   
   幸灾乐祸的冷血的该死派活该派,颠倒了两者关系,变成了丧失人性的冷血动物。
   
   我相信,任何一个人,不会认为父母把他或她生出来,不是为了他或她这个生命,不是为了让他或她享受生命,却是为了让他/她用生命去遵守规则(包括遵守合理规则或不合理规则)。
   
   但是,伪右派冷血动物恰恰就把这个问题颠倒过来了,变成:规则就是一切,生命必须服从规则。人一旦有微小的违规行为,就是该死,死了活该。
   
   当然,在这里,在这个事件上,动物园规则是正确的。所以,批评违规行为,提醒后人遵守规则,是完全必要的。
   
   然而,违规者已经受到自然规律的惩罚,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个时候,伪右派对违规死亡者没有一点同情之心,而是没有人性地拼命嘲笑、谴责、满怀仇恨地讨伐这个可怜的贫苦小民,幸灾乐祸地说他是活该该死。那就是没有人性的冷血动物的畜生行为。
   
   还有的伪右派,把生命与规则之间的关系,说成程序正义与实质正义的关系。姑且不论过去那个无条件的“程序正义优先”的说法是否正确,(本人过去一些文章已经评论过这个说法,批评过其中的一些错误说法。)即使这个说法完全正确,那具体的生命与具体规则之间的具体关系,也不是抽象的两种正义之间的抽象关系。而且,一般情况乱下,“尊重生命,生命优先”,本身也是一种程序正义,当然,这同样也往往是实质正义。
   
   二、园方的责任和补救及改进办法。
   
   此次事件,目前看到的动物园对此次事件必须负担的责任,至少有下面这些:
   
   1、对违规冒险事件防范不力,留下游客可以逃票进入动物园的空间,并且对逃票成为一定程度的习惯性行为后,仍然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据网友披露,2006年,宁波动物园也曾发生百姓翻墙入狮山的事件,当时救援人员在几分钟之内赶到现场,用麻醉枪等工具,避免了狮子对人的致命袭击,成功救援。说明此类事件,在宁波动物园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2、这一次,如果救助及时、合适,如像园方救助进入狮子园的人那样,救援人员在几分钟之内赶到现场,用麻醉枪等工具赶来救援,那这次的游客也应该能够挽救下来。但这一次救援,却毫无章法,因此对此次游客的死亡事件,园方需要负救助失当的责任。
   
   三、政府的责任和改进办法。
   
   政府至少要在平价、廉价、或者免费提供公共产品问题上失职,客观上迫使低薪阶层违规,以及对私人提供的公共产品动物园监管不力等等责任。
   
   这个政府责任问题,更加是个带根本性的问题。更需要详细讨论。不过,我过去也已经说过许多,这里就不详细谈了。
   
   伪右派的冷血、无知、以及充当私有化掠夺吹鼓手权贵走卒的本质,让他们无法理解规则之外的大量问题。
   
   实际上,对规则问题本身,这些冷血动物也同样无法真正理解。
   
   近日五毛们纷纷出动,为权贵及体制辩护,可是,这除了暴露自己冷血权贵走卒的面目以外,能有多大效果?
   
   总之,就此总结次事件及其教训说来,那明摆着的教育违规者的问题和任务,仅仅是问题和任务的一个方面。
   
   更重要的问题,是探讨产生这个问题的其他原因,研究如何防范此类问题的发生,例如:
   
   1、园方如何补救。包括:
   
   (1)、如何加强防范,防止违规冒险事件的继续发生。
   (2)、研究纠正此次救助行动毫无章法,未能挽救死亡者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法。
   (3)、如何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帮助死亡者家属子女。
   
   等等等等。
   
   2、如何解决政府失职,未能提供平价、廉价公共产品,从而导致此次事件的发生,这类根本原因。
   
   其中也包括政府如何帮助救援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的问题。
   
   而伪右派冷血动物一味愤怒谴责和声讨已经付出惨痛代价而死亡的贫苦小民,完全暴露了他们权贵走卒的真面目。

此文于2017年02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