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徐水良文集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徐水良


   

2017-2-23日


   

   
   部分川粉终于图穷匕首见,公开捡起这些年中共拼命宣扬“中国模式”,制造的反民主谬论和垃圾,来否定自由民主等等普适价值。他们代表谁的意见、立场和利益,我想大家应该清楚了。这也符合多少年来,我对这些人,也就是现在的这部分华人川粉的一贯看法和判断。
   
   当然,我这里指的是部分川粉,包括下面所提到的一部分川粉的立场,而不是指全部川粉。
   
   川粉里也有不少真正反共的朋友。我希望真正反共的朋友,能够认清这些人的本质,与他们划清界限。
   
   下面是XO(牛乐吼)、AlphaQ、井污苔、乱配等的一些帖子,只是与他们同一阵营的螺杆更加狡猾一些,虽然吞吞吐吐接近这类意思,但迄今不敢明说:
   
   飞鸿黄:问个政治不正确的问题2017-02-23
   
   阿拉伯之春或者所谓的茉莉花革命现在过去时间还不长,有些地区还没有稳定,盖棺定论还比较早。但不妨碍主席们评说评说,也由此对中国局势做个参考。
   
   阿拉伯之春运动,原本阿拉伯世界的世俗统治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不管原来是独裁或者王国,阿拉伯世界的世俗势力是比较稳定和强大的,虽宗教势力不可低估,但是世俗统治阶层一直是主流。即便臭名昭著的萨达姆和卡扎菲,也仍然是世俗统治的一部分,他们身上宗教派系和伊斯兰统治的影子并不明显。
   
   但是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把阿拉伯世界的世俗力量破坏了,剩下了部分世俗力量与伊斯兰极端派的宗教组织对抗。这点从叙利亚内战就可以看到,isis和反政府军一起对抗阿萨德。直到近期西方转向,才与阿萨德一起对抗isis。也就是说,原来以为的民主运动的阿拉伯之春姑娘招来的都是宗教极端派的流氓。竟然没有一家通过阿拉伯之春运动,有效的建立的新的民主制度,包括突尼斯。
   
   二战后期各个民族国家独立,受历史传承,地理位置的各种影响,各个国家形态都不太一样。但是仔细想想,有哪个国家主动并且成功的建立了民主制度?我能想到的只有印度,再没有其他了。结合阿拉伯之春的结果,不禁令人怀疑,会不会因为种族文化差异,民主制度并不适用所有国家?比较明显的一个例证是,在种族隔离的南非,还是一个民主制度国家。结束种族隔离制度的南非,逐步走向二流的,失败的,非民主制度。
   
   作者:XO:这几年最大的觉醒
   
   就是不相信民主了。
   
   其实以前也不相信,不相信民主可以在任何国家建立,现在看来民主在欧美也近失败。
   
   作者:井污苔:同感。越来越对民主没有信心了。
   
   作者:AlphaQ:呵呵,杠爷(指黄飞鸿)就想到一个,还想错了。
   
   二战以后,主动而且成功,建立民主制度的国家,应该说一个都没有。
   
   这里牵涉到一个很重要的文件,但被大部分同学忽略了,就是英国的西敏寺宪章。大约一百年前的西敏寺宪章,提出帝国的殖民地应该独立,二战以后,进一步在美国的推动下彻底实施。
   
   结果是大部分殖民地都独立,或者归还主权,只有香港例外,因为是不能归还土匪。
   
   还有一个例外,就是法国,戴高乐同学说啥也不愿意放弃法国的殖民地,因此几乎与英美翻脸,也还是不放弃。
   
   于是,我们看到的是越南战争的开始是越共与法国军队打起来的。
   
   没有西敏寺宪章,和后来的英美推动,这世界上就没有多少民主国家。
   
   其实,日本本来在二战前就算是个民主国家了,但出现了意外而已,政府被绑架。
   
   作者:乱配:热主席(指黄飞鸿)这么关心天朝局势。。。
   
   简直就是米奸。。。LOL。。。
   
   十多年前还在学校,有个室友也说皿煮(民主)不见得是最后的制度,那时候还不大以为然。。。
   
   现在看起来,即使是“有效”的皿煮(民主)制度,欧洲米帝,都面临困境。。。盖棺定论都太早。。。
   
   当然,即使如此,各位组长大概也不会选择下一轮生在欧米之外的其他地区,如果能选择的话。。。
   
   天朝?该死鸟朝上,爱谁谁。。。
   
   =====
   
   本人早就知道这些人的本质和目的。这一次,他们一见到美国反对“政治正确”,就兴高采烈,全力参与,推波助澜,大反特反。我马上指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反对自由民主等等普适价值。现在他们只是图穷匕首见,这部分川粉不得不公开自己的这个目的,暴露自己的这个本质而已。
   
   实际上,千方百计污蔑、攻击和否定自由民主,就是这些年中共高调宣扬“中国模式”,一直在私下里不断在做的事情。
   
   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制造这些否定自由民主谬论的手法,与《河殇》制造蓝色文明黄色文明等等许多无稽之谈,与不断污蔑攻击革命,制造“告别革命”理论等等无数谬论一样,使用的就是捏造和歪曲世界历史,欺骗经过文革,不懂历史的许多中国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国际民主化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德国(西德)、意大利和日本的民主化,是二战以后最早的民主化例子。然后,欧洲,西欧各国,葡萄牙、西班牙、北欧各国等等民主化,苏联东欧共产政权的崩溃,走向民主化或半民主化。亚洲,印度、印尼、韩国、台湾等等的民主化。菲律宾的民主化,虽然有所反复,但其民主化,也是明摆着的。此外还有许多美洲国家和非洲国家的民主化。虽然许多国家的民主化,有反复,有不足。但全世界的民主化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是大家都看到的明摆着的事实。只有中共及其情报机构,才不断伪造历史,否定国际民主化的历史事实。
   
   所以,本人和安魂曲、喜洋洋等,都反驳这些人的看法。
   
   安魂曲的反驳是:
   
   安魂曲:台湾、韩国你都忘了?
   
   还有黑非洲的肯尼亚、博茨瓦纳、毛里求斯、东欧的一系列国家,民主都挺成功。
   
   把中共对台韩民主制度的威胁也算成两地民主制度本身的不成功?周小平都不敢这么辩。
   
   喜洋洋的反驳是:东欧呀,那么多国家没有不成功的,包括几个穆斯林国家。还有前苏联解体后解放出来的北欧三小国和亚洲地区那一大片丝毯。不过丝毯有参加共匪那个一带一路的,将来怎么样难说。就是把他们排除成功的也不少。
   
   这说明从共匪手里解放以后民主制度成功,是加了保险的,是前途光明的。
   
   ====
   
   本人除了批判这些人攻击民主的谬论,还针对伊斯兰地区的民主化问题,做了回答和说明。
   
   伊斯兰等一神教地区从世俗专制走向民主的必然现象:
   
   极权专制是一神教的产物。启蒙运动和欧洲美洲的民主革命,从一神教极权专制,走向自由民主,尽管有反复,但总的说来,一神教总体走向衰落。所以,当时,欧美国家一般没有恢复一神教政教合一极权专制的阶段。
   
   随着一神教的衰落,却出来一个准宗教马列教。利用一神教名声扫地、但当时全世界还没有确立普世价值的机会,以无神论反宗教反资本主义等等表面上非常激进的面目出现,却从本质上继承了一神教的极权专制的传统,大搞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极权专制。其复辟倒退,造成了全世界二十世纪左倾复辟倒退的大潮。马列共产主义表面上的激进面目,欺骗了全世界无数人,以为它是最最进步的东西。结果,苏联,中国等建立了所谓的社会主义极权专制制度。
   
   这时,伊斯兰等落后地区,也在宗教名声扫地的情况下,开始变革。但在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阵营影响下,他们也学习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阵营的极权专制,结果,建立起伊斯兰地区的世俗专制政权。但由于伊斯兰宗教势力未经打击和改造,其势力依然强大,伊斯兰宗教力量继续在这些国家在社会各方面起巨大作用。
   
   随后,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与社会主义阵营对立。为了反对马列教,不得不放松对一神教的批评,甚至不得不一定程度与一神教结盟,反对马列教和社会主义阵营。
   
   所以,共产阵营崩溃时,一神教势力某种程度的回潮,也是必然的。美国基要派福音派一神教原教旨主义和川普等政治人物对宗教专制思想的回潮,以及土耳其一神教政教合一势力的回潮,还有整个伊斯兰世界一神教势力的回潮,就正是这种必然的回潮的现象。
   
   而随着共产阵营的崩溃,要民主反专制成为世界潮流,所以,不仅共产专制国家民众要求民主,伊斯兰专制国家民众也要求民主。
   
   但由于伊斯兰国家一神教伊斯兰宗教势力的强大,所以,在反对世俗专制的阵营中,伊斯兰宗教势力就成为唯一有强大组织的反对世俗专制的力量。一神教神棍不断欺骗宣传,再加上民众受世俗专制的统治很长,深受世俗专制的切身之害,所以,对反对世俗专制的一神教势力,就会产生某种程度的谅解甚至好感。
   
   因此,埃及等有的国家,在花季革命以后,就被一神教篡夺了领导权,建立了一神教专制。
   
   这也是早在很多年以前,伊朗霍梅尼“革命”所产生的结果。
   
   但是,这一神教专制的复辟,比世俗专制更野蛮、更残暴。
   
   在伊朗,一神教极权专制靠当时特殊情况,巩固下来了。
   
   然而在埃及,人们却无法忍受一神教极权专制复辟,不到二三年,一神教极权专制就被埃及民众与军方一起推翻。埃及人宁可忍受军方一定程度的专制,也不愿意再回到政教合一的一神教极权专制。
   
   所以,在伊斯兰世界等一神教世界,只有盼望民主的民众一再尝到一神教极权专制的苦头,才有可能坚决拒绝这种专制。才有可能从世俗的专制,或者从宗教的专制,走向真正的民主。
   
   也只有伊斯兰民众和政府都吃足宗教专制苦头,才会全民奋起,上下一心,才能改革伊斯兰。也只有依靠民众反对宗教专制,反对宗教专制对社会的广泛影响,才能去宗教化,并且才能在政教分离民主政府领导下,才有可能最终改变伊斯兰,使伊斯兰势力不仅退出政治生活公共领域,而且逐步退出整个社会生活。
   
   另:本人对种族、民族和文化等等概念,也谈了自己的意见:
   
   回复:哀怨人:种族文化的差异无法掩盖「善恶较量」之本质
   
   徐水良:种族和文化必须分开。种族以天然血缘为基础,无所谓善恶,我们当然不能搞种族主义。但文化本身就有善恶之分。有原教旨一神教和准宗教马列教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反动文化,与实行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等普适价值的进步文化的差别,有原始落后痴迷迷信违反科学的巫术文化等等落后文化与掌握现代科学技术的先进文化的差别。
   
   民族,有文化因素。因为民族以天然的血缘种族等等为基础,包含着语言、习俗、思想信仰等等各种文化因素。但种族,却是一种天然血缘因素。所以,民族和种族,种族和文化,都是不同的概念,不能混为一谈。
   
   曾节明等一些特线川粉,这一次也很起劲,用污言秽语造谣污蔑胡搅蛮缠,来配合那些人对普世价值的否定。
   
   下面附前几天的一些意见和帖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