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徐水良文集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徐水良


   

2017-2-23日


   

   
   部分川粉终于图穷匕首见,公开捡起这些年中共拼命宣扬“中国模式”,制造的反民主谬论和垃圾,来否定自由民主等等普适价值。他们代表谁的意见、立场和利益,我想大家应该清楚了。这也符合多少年来,我对这些人,也就是现在的这部分华人川粉的一贯看法和判断。
   
   当然,我这里指的是部分川粉,包括下面所提到的一部分川粉的立场,而不是指全部川粉。
   
   川粉里也有不少真正反共的朋友。我希望真正反共的朋友,能够认清这些人的本质,与他们划清界限。
   
   下面是XO(牛乐吼)、AlphaQ、井污苔、乱配等的一些帖子,只是与他们同一阵营的螺杆更加狡猾一些,虽然吞吞吐吐接近这类意思,但迄今不敢明说:
   
   飞鸿黄:问个政治不正确的问题2017-02-23
   
   阿拉伯之春或者所谓的茉莉花革命现在过去时间还不长,有些地区还没有稳定,盖棺定论还比较早。但不妨碍主席们评说评说,也由此对中国局势做个参考。
   
   阿拉伯之春运动,原本阿拉伯世界的世俗统治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不管原来是独裁或者王国,阿拉伯世界的世俗势力是比较稳定和强大的,虽宗教势力不可低估,但是世俗统治阶层一直是主流。即便臭名昭著的萨达姆和卡扎菲,也仍然是世俗统治的一部分,他们身上宗教派系和伊斯兰统治的影子并不明显。
   
   但是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把阿拉伯世界的世俗力量破坏了,剩下了部分世俗力量与伊斯兰极端派的宗教组织对抗。这点从叙利亚内战就可以看到,isis和反政府军一起对抗阿萨德。直到近期西方转向,才与阿萨德一起对抗isis。也就是说,原来以为的民主运动的阿拉伯之春姑娘招来的都是宗教极端派的流氓。竟然没有一家通过阿拉伯之春运动,有效的建立的新的民主制度,包括突尼斯。
   
   二战后期各个民族国家独立,受历史传承,地理位置的各种影响,各个国家形态都不太一样。但是仔细想想,有哪个国家主动并且成功的建立了民主制度?我能想到的只有印度,再没有其他了。结合阿拉伯之春的结果,不禁令人怀疑,会不会因为种族文化差异,民主制度并不适用所有国家?比较明显的一个例证是,在种族隔离的南非,还是一个民主制度国家。结束种族隔离制度的南非,逐步走向二流的,失败的,非民主制度。
   
   作者:XO:这几年最大的觉醒
   
   就是不相信民主了。
   
   其实以前也不相信,不相信民主可以在任何国家建立,现在看来民主在欧美也近失败。
   
   作者:井污苔:同感。越来越对民主没有信心了。
   
   作者:AlphaQ:呵呵,杠爷(指黄飞鸿)就想到一个,还想错了。
   
   二战以后,主动而且成功,建立民主制度的国家,应该说一个都没有。
   
   这里牵涉到一个很重要的文件,但被大部分同学忽略了,就是英国的西敏寺宪章。大约一百年前的西敏寺宪章,提出帝国的殖民地应该独立,二战以后,进一步在美国的推动下彻底实施。
   
   结果是大部分殖民地都独立,或者归还主权,只有香港例外,因为是不能归还土匪。
   
   还有一个例外,就是法国,戴高乐同学说啥也不愿意放弃法国的殖民地,因此几乎与英美翻脸,也还是不放弃。
   
   于是,我们看到的是越南战争的开始是越共与法国军队打起来的。
   
   没有西敏寺宪章,和后来的英美推动,这世界上就没有多少民主国家。
   
   其实,日本本来在二战前就算是个民主国家了,但出现了意外而已,政府被绑架。
   
   作者:乱配:热主席(指黄飞鸿)这么关心天朝局势。。。
   
   简直就是米奸。。。LOL。。。
   
   十多年前还在学校,有个室友也说皿煮(民主)不见得是最后的制度,那时候还不大以为然。。。
   
   现在看起来,即使是“有效”的皿煮(民主)制度,欧洲米帝,都面临困境。。。盖棺定论都太早。。。
   
   当然,即使如此,各位组长大概也不会选择下一轮生在欧米之外的其他地区,如果能选择的话。。。
   
   天朝?该死鸟朝上,爱谁谁。。。
   
   =====
   
   本人早就知道这些人的本质和目的。这一次,他们一见到美国反对“政治正确”,就兴高采烈,全力参与,推波助澜,大反特反。我马上指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反对自由民主等等普适价值。现在他们只是图穷匕首见,这部分川粉不得不公开自己的这个目的,暴露自己的这个本质而已。
   
   实际上,千方百计污蔑、攻击和否定自由民主,就是这些年中共高调宣扬“中国模式”,一直在私下里不断在做的事情。
   
   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制造这些否定自由民主谬论的手法,与《河殇》制造蓝色文明黄色文明等等许多无稽之谈,与不断污蔑攻击革命,制造“告别革命”理论等等无数谬论一样,使用的就是捏造和歪曲世界历史,欺骗经过文革,不懂历史的许多中国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国际民主化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德国(西德)、意大利和日本的民主化,是二战以后最早的民主化例子。然后,欧洲,西欧各国,葡萄牙、西班牙、北欧各国等等民主化,苏联东欧共产政权的崩溃,走向民主化或半民主化。亚洲,印度、印尼、韩国、台湾等等的民主化。菲律宾的民主化,虽然有所反复,但其民主化,也是明摆着的。此外还有许多美洲国家和非洲国家的民主化。虽然许多国家的民主化,有反复,有不足。但全世界的民主化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是大家都看到的明摆着的事实。只有中共及其情报机构,才不断伪造历史,否定国际民主化的历史事实。
   
   所以,本人和安魂曲、喜洋洋等,都反驳这些人的看法。
   
   安魂曲的反驳是:
   
   安魂曲:台湾、韩国你都忘了?
   
   还有黑非洲的肯尼亚、博茨瓦纳、毛里求斯、东欧的一系列国家,民主都挺成功。
   
   把中共对台韩民主制度的威胁也算成两地民主制度本身的不成功?周小平都不敢这么辩。
   
   喜洋洋的反驳是:东欧呀,那么多国家没有不成功的,包括几个穆斯林国家。还有前苏联解体后解放出来的北欧三小国和亚洲地区那一大片丝毯。不过丝毯有参加共匪那个一带一路的,将来怎么样难说。就是把他们排除成功的也不少。
   
   这说明从共匪手里解放以后民主制度成功,是加了保险的,是前途光明的。
   
   ====
   
   本人除了批判这些人攻击民主的谬论,还针对伊斯兰地区的民主化问题,做了回答和说明。
   
   伊斯兰等一神教地区从世俗专制走向民主的必然现象:
   
   极权专制是一神教的产物。启蒙运动和欧洲美洲的民主革命,从一神教极权专制,走向自由民主,尽管有反复,但总的说来,一神教总体走向衰落。所以,当时,欧美国家一般没有恢复一神教政教合一极权专制的阶段。
   
   随着一神教的衰落,却出来一个准宗教马列教。利用一神教名声扫地、但当时全世界还没有确立普世价值的机会,以无神论反宗教反资本主义等等表面上非常激进的面目出现,却从本质上继承了一神教的极权专制的传统,大搞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极权专制。其复辟倒退,造成了全世界二十世纪左倾复辟倒退的大潮。马列共产主义表面上的激进面目,欺骗了全世界无数人,以为它是最最进步的东西。结果,苏联,中国等建立了所谓的社会主义极权专制制度。
   
   这时,伊斯兰等落后地区,也在宗教名声扫地的情况下,开始变革。但在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阵营影响下,他们也学习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阵营的极权专制,结果,建立起伊斯兰地区的世俗专制政权。但由于伊斯兰宗教势力未经打击和改造,其势力依然强大,伊斯兰宗教力量继续在这些国家在社会各方面起巨大作用。
   
   随后,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与社会主义阵营对立。为了反对马列教,不得不放松对一神教的批评,甚至不得不一定程度与一神教结盟,反对马列教和社会主义阵营。
   
   所以,共产阵营崩溃时,一神教势力某种程度的回潮,也是必然的。美国基要派福音派一神教原教旨主义和川普等政治人物对宗教专制思想的回潮,以及土耳其一神教政教合一势力的回潮,还有整个伊斯兰世界一神教势力的回潮,就正是这种必然的回潮的现象。
   
   而随着共产阵营的崩溃,要民主反专制成为世界潮流,所以,不仅共产专制国家民众要求民主,伊斯兰专制国家民众也要求民主。
   
   但由于伊斯兰国家一神教伊斯兰宗教势力的强大,所以,在反对世俗专制的阵营中,伊斯兰宗教势力就成为唯一有强大组织的反对世俗专制的力量。一神教神棍不断欺骗宣传,再加上民众受世俗专制的统治很长,深受世俗专制的切身之害,所以,对反对世俗专制的一神教势力,就会产生某种程度的谅解甚至好感。
   
   因此,埃及等有的国家,在花季革命以后,就被一神教篡夺了领导权,建立了一神教专制。
   
   这也是早在很多年以前,伊朗霍梅尼“革命”所产生的结果。
   
   但是,这一神教专制的复辟,比世俗专制更野蛮、更残暴。
   
   在伊朗,一神教极权专制靠当时特殊情况,巩固下来了。
   
   然而在埃及,人们却无法忍受一神教极权专制复辟,不到二三年,一神教极权专制就被埃及民众与军方一起推翻。埃及人宁可忍受军方一定程度的专制,也不愿意再回到政教合一的一神教极权专制。
   
   所以,在伊斯兰世界等一神教世界,只有盼望民主的民众一再尝到一神教极权专制的苦头,才有可能坚决拒绝这种专制。才有可能从世俗的专制,或者从宗教的专制,走向真正的民主。
   
   也只有伊斯兰民众和政府都吃足宗教专制苦头,才会全民奋起,上下一心,才能改革伊斯兰。也只有依靠民众反对宗教专制,反对宗教专制对社会的广泛影响,才能去宗教化,并且才能在政教分离民主政府领导下,才有可能最终改变伊斯兰,使伊斯兰势力不仅退出政治生活公共领域,而且逐步退出整个社会生活。
   
   另:本人对种族、民族和文化等等概念,也谈了自己的意见:
   
   回复:哀怨人:种族文化的差异无法掩盖「善恶较量」之本质
   
   徐水良:种族和文化必须分开。种族以天然血缘为基础,无所谓善恶,我们当然不能搞种族主义。但文化本身就有善恶之分。有原教旨一神教和准宗教马列教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反动文化,与实行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等普适价值的进步文化的差别,有原始落后痴迷迷信违反科学的巫术文化等等落后文化与掌握现代科学技术的先进文化的差别。
   
   民族,有文化因素。因为民族以天然的血缘种族等等为基础,包含着语言、习俗、思想信仰等等各种文化因素。但种族,却是一种天然血缘因素。所以,民族和种族,种族和文化,都是不同的概念,不能混为一谈。
   
   曾节明等一些特线川粉,这一次也很起劲,用污言秽语造谣污蔑胡搅蛮缠,来配合那些人对普世价值的否定。
   
   下面附前几天的一些意见和帖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