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徐水良文集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徐水良


   

2017-2-20日


   

   

一、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本文不谈当代人类在科学、技术、经济和环境保护等等方面的任务,只谈当代人类在思想、文化和政治方面的主要历史任务。
   
   本人曾经许多次论述,当代世界在思想、文化和政治方面的任务,就是解决马列教、一神教及其衍生问题,包括马列教、一神教极权专制反人类的教义,由这些教义导致的思想上政治上的极权专制制度,以及以中共为代表的马列党棍、以ISIS为代表的原教旨一神教神棍的问题,从而完成在全世界消灭极权专制制度、并在全世界推广政教分离、政信分离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宪政、法治等等普适价值和相应制度的历史任务。
   
   当代世界在思想、文化和政治方面的大量问题,都涉及上面当代世界的这个主要历史任务的问题,涉及这个核心问题。
   

二、当代中国的问题

   
   当代中国的问题,最主要的,当然就是马列教及其衍生问题。
   
   四十多年来的民主运动、启蒙运动,就围绕着这个核心问题而展开。
   
   但是,要让中国人完全认识这个问题,仍然存在一定难度。
   
   在中国,实行的是思想信仰专制和政治专制合一的极权专制,没有任何自由媒体,中共依靠信息封锁、封闭和思想禁锢,把中国人,包括中国的知识阶层,搞得极端无知和愚昧。六四以后,中共又用他们的高压加收买政策,并且搞全民族的腐败和堕落,大大降低知识阶层和中国人的道德观、价值观,以此来维护自己的统治。这种做法,迫使知识阶层倒向中共,成为中共奴才,使得大大降低了道德水平的许多中国人,只能在中共的现状和意识形态的束缚下去思考。使人们不敢思考,更不敢采取行动,去反对和否定马列教及中共的专制统治。
   
   此外,中共及其情报机构,还制造了大量谬论,从《河殇》杜撰蓝色文明黄色文明之类的无稽之谈、把马列罪责推倒传统文化头上开始,不断有某种时髦“新创”的“理论”出现,受到重视和推崇,中共特线一哄而上,进行宣传和赞颂。例如实用主义的猫论和模论,违反现代系统科学的、毫无预见能力的“摸石头”理论,靠中产阶级争民主的理论,腐败是润滑剂理论,告别革命理论,攻击污蔑革命是以暴易暴、暴政循环的理论,革命必然导致专制的理论,革命压倒启蒙的理论,革命是灾难、革命成本必定大于改良成本的理论,经济变革先于政治变革、经济改革必定导致政治改革和政治民主的理论,与全盘公有化为双胞胎的全盘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的私有化抢劫掠夺理论,一神教信仰才能救国等信仰救国理论,旧思想重复的小农经济是专制基础的理论,维护城乡分割的现代农奴制度的理论,国家是阶级国家、阶级专政镇压机器的理论,以及在这个基础上产生的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双胞胎的爱国或卖国的国家理论,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双胞胎理论,新民主主义旧理论的翻新理论,准种族主义和否定制度决定作用的素质论理论,敌视仇恨民众的反民粹主义的理论,否定道德只要法律的非道德理论,无敌论及无条件和解合作及宽恕理论,违反国家本性的民族自治理论,宪政法治先于民主的理论,公地理论,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理论,中共各派共存共荣和平分赃就是民主的理论,协商民主理论,土豪论,贵族论,等等等等。搞得中国知识界和全体中国人昏头昏脑。
   
   此外,在邓左权贵统治和中共情报机构策划下,又产生了表面上斗得不可开交、实际上是唱双簧的毛左派和自由主义伪右派,成为邓左权贵的两群走卒,把知识阶层和中国人骗得团团转。使得中国的知识阶层和大量的中国人,不成为追随邓左权贵的体制维护者,就成为追随毛左派的政治专制维护者,或者成为邓左权贵私有化掠夺吹鼓手和走卒的自由主义伪右派。从而非常有效地压制住从根本上反对马列教极权专制体制,从而从根本上反对上述三派的革命民主派,把这些反对马列教及其衍生问题的真右派边缘化。
   
   所以,坚持反对准宗教马列教信仰及其衍生问题,从根本上反对、否定并且解决马列教及其衍生问题,包括极权专制问题,就成为当代中国最重要最根本的任务。不解决这个根本任务,就不可能解决当代中国的问题。
   

三、这一当代历史任务的核心目标,就是推广和实行普适价值

   
   我已经多次强调,许多人把价值观、道德观,包括普适价值问题,与科学等客观知识,混为一谈,这是不对的。人类的价值观、道德观,包括人类的普适价值,属于人类的主观价值系统,与反映客观世界的科学等等客观知识系统,属于不同的意识范畴。把它们混为一谈,是错误的。
   
   此外,近来反川和挺川的两派,往往把双方争论与文化水平——这里实际上指学历水平——混为一谈,同样也是错误的。
   
   反川和挺川的最重要争论之一,是所谓的“政治正确”问题。是以反对“政治正确”为名,否定普适价值;还是在纠正实际上的政治错误的同时,坚持普适价值的问题。所以,这是普适价值等价值观道德观的问题。在这里,文化水平、学历水平不起决定作用,人们的普适价值等价值观、道德观的水平,才起决定作用。
   
   这道德观,是价值观的一种。
   
   文化水平对道德观价值观有相当大的影响,但不起决定作用。
   
   当代世界,解决极权专制反人类的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及其衍生问题,就是为了维护、推广、实行、巩固和发展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宪政和法治等等普适价值及其制度。两者是一个问题。
   

四、反对几种错误倾向,捍卫和巩固世界自由民主的美国堡垒

   
   重复一遍,当代世界在思想文化和政治方面的历史任务,是解决以中共为代表的马列教、以ISIS为代表的原教旨一神教,及它们的衍生问题。中共马列党棍和原教旨恐怖主义神棍,是当代世界的两大敌人。这些,应该是明摆着的、确定不移的。
   
   本人曾经无数次论述过这些问题。
   
   幼稚的左派,对马列共产主义及原教旨一神教的同情和姑息,甚至非常幼稚地把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准宗教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看成慈善、慈悲的信仰,是非常错误的。这是“政治错误”,而不是“政治正确”。
   
   本人同样无数次批评过这些幼稚左派的思想和政治错误。
   
   有人把幼稚左派的思想和政治错误,说成“政治正确”,以反对“政治正确”为名,反对普适价值等等人类的现代文明,也同样是非常错误的。
   
   所以,当代世界,把反对和解决极权专制反人类的马列教和一神教及其衍生问题,提上议事日程,并且通过立法、政治、甚至必要的军事手段等等各种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毫无疑问是非常必需的。
   
   但是,这里的问题是:当代世界是用文明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宪政、法治等等普适价值来解决一神教马列教问题,把世界文明推向前进,还是像一神教神棍和种族主义者希望的、企图用回到中世纪,以及发动盲目排外仇外等等极权专制的种族主义野蛮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这里,也同样存在着尖锐的对立。
   
   现代世界的人类,不能像中共代表的马列教和ISIS代表的原教旨一神教那样野蛮、那样没有人性,只有反人类的党性或反人类的神性,不能像他们那样缺乏道德;而是必须具有高度的现代人性,必须有同情心,必须有慈善性,必须以慈悲为怀。尤其是政治人物和宗教人物,必须有慈悲心坏,必须有高度的人性,必须有高度善良的道德情怀,必须有对他人的高度同情心。
   
   特别是政治人物,掌握着公权力霹雳手段,像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那样,没有慈悲胸怀,滥用霹雳手段,那就有可能成为恶魔,对于世界,就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政治人物,善良慈悲是根本,霹雳行为,只能是为了慈悲目的,偶然使用的手段。即使不得不使用霹雳手段,那也必须以慈悲为基础,为根本,为目的,为结果,为标准。
   
   所以,即使我们不得不批判和解决极权专制反人类的马列教、一神教问题,我们也必须从善良慈悲的目的出发,以自由民主人权宪政法治等等普适价值为标准,为手段。只能打击最邪恶的那些敌人,而不能不加区别地打击马列教、一神教的一般信众。
   
   政治人物,像川普和某些川粉那样,不断造势,盲目煽动仇恨排外,甚至企图用复辟自己一神教的政教合一宗教专制,以及采取盲目排外的种族主义等等野蛮手段,来处理这些问题,就是不能接受的,就是违反美国宪法和美国价值观,违反普适价值等现代文明原则的野蛮反动的行为。
   
   川普和川粉,反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那当然有道理。但是,不加分别地仇恨其他移民,包括仇恨并无恐怖主义的墨西哥移民,煽动盲目排外仇外。那就是没有慈悲心、同情心,缺乏人性的野蛮的不文明反动行为。
   
   你必须打击恐怖分子,你也必须打击犯罪分子。但你绝对不应该煽动盲目的仇外排外情绪,搞不加分别的盲目仇外排外运动。
   

五、如何根治以ISIS为代表的一神教原教旨主义

   
   如何对付以ISIS为代表的原教旨一神教问题?
   
   现代世界已经有能力,依靠普适价值,通过强有力的立法和其他文明办法,以文明手段来解决这些野蛮问题。不应该使用复辟中世纪基督教专制和其他野蛮倒退的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因为以野蛮对付野蛮,世界文明就有可能倒退。尤其是川普和川粉,以及原教旨一神教神棍,复辟政教合一宗教专制的企图,相当可怕。
   
   在军事上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这军事手段,并不存在很大的困难。但军事手段只治标不治本。治本要靠法律和其他手段。
   
   至于治本办法,我曾经说过:
   
   对付以ISIS为代表的原教旨一神教,需要采取法律等等手段。这些法律手段,大致包括:
   
   禁止侵犯儿童思想和信仰自由的权利,制定法律,规定生来就属于某种信仰或给儿童施洗的教规,以及不准叛教、离教、脱教、转教的教规,对教内信徒搞强制性宗教洗脑、宗教控制或宗教迫害的做法,属于违法违宪,应该坚决禁止。并应该努力把这个法律原则推广到全世界。重申并且严格执行在公立学校和政府机构等许多公共场所,禁止搞宗教活动。制定法律,禁止用宗教信仰挑起冲突,把用宗教信仰、宗教习惯挑起冲突,以及搞强制性宗教控制,宗教迫害,定为严重犯罪,予以严惩。当然也包括欧洲国家为了社会安全,禁止蒙面等小法律。等等等等。
   
   应该由联合国和国际机构,根据人国际权公约和原则,制定包含上述法制原则的公约,由各国签署生效,由国际社会统一推广和执行。
   
   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制定严格法律和国际公约,不仅保证思想信仰的一般自由,而且要保证各种不同的思想和信仰之间的批评自由。这种批评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的一个重要方面,应该以法律加以保证。严禁原教旨恐怖分子和恐怖主义国家,动不动追杀批评者、“亵渎者”、“不敬者”的做法。把追杀和迫害批评者的做法,定为反人类重罪,予以严惩。如果这种追杀是国家行为,那么,全世界就应该有义务,动用武力,予以坚决制止,直至必要时,用武力推翻在国际上搞追杀,扰乱国际社会及其正常秩序的反人类专制政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