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山東文革回潮,省府默許配合──濟南爆發毛左極端群體「造反事件」]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東文革回潮,省府默許配合──濟南爆發毛左極端群體「造反事件」

   
   
   
   
   


     「文革」造反場面重現如昨
   
   
   
     二○一六年歲末,山東省府所在地濟南的毛左極端群體,有預謀地在英雄山散發傳單,播放高音喇叭,號召人們去山東建築大學揪鬥鄧相超教授。鄧相超,現為山東建築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教授、山東省政協常委、山東省政府參事,為多家媒體義務擔任評論員,是體制內難得的為民請命、敢言直言知識分子。二○一七年一月四日上午,濟南幾十名毛左極端群體,公然逆歷史潮流而動,集聚在山東建築大學門外,在警察的護衛下,氣焰囂張地發動「文攻武鬥」群眾運動,以「人民」的名義,對批判過毛澤東的鄧相超教授進行政治迫害,要「打倒」「砸爛狗頭」,強迫官方嚴懲,以及對在場發表不同意見的觀眾進行野蠻群毆,文革造反場面仿佛如昨。
   
   
   
     中國山東省城濟南,在「改革開放」三十五年後的今天,竟會發生罕見的「一‧四濟南毛左極端群體暴力造反事件」,將文革整人害人,鬥倒批臭的暴戾場面,和「文攻武鬥」血腥情景演繹得淋漓盡致。
   
   
   
     今日濟南紅禍泛濫
   
   
   
     濟南毛左常年每天聚集在濟南英雄山,打出「山東英雄山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的組織旗號,狂熱頌毛唱紅,經常搞紀念活動並募集資金,聚斂經費。他們竟能在山東省府眼皮子底下,不斷做大,發展成為全國毛左重要基地,並與各地毛左團體組織串通互動,興風作浪,令今日濟南紅禍泛濫,聞名全國。
   
   
   
     濟南民主人士與鄧相超素不相識,但得知毛左們對鄧相超教授的無端攻擊後,路見不平,不約而同的前去山東建築大學聲援。恰時,獨立詩人魯揚先生舉著「堅決捍衛鄧相超教授的言論自由權利」牌子迎風而至,但卻被濟南警察野蠻搶下。濟南的毛左看到警方如此鮮明的行動表態,深受鼓舞,像打了雞血似的一擁而上,要對魯揚動粗。濟南民主人士挺身保護,反被毛左們暴力襲擊:拄著拐杖的邵凌才被掌摑;年老體弱的張月被打倒在地;身患高血壓的王傳輝被打出了血;六十餘歲的郭立喜被他們拿著棍子追擊;魯揚被毛左們圍堵在牆根,遭遇野狼般的群毆。這些毛左狂徒從該校門口到鄧教授家門口,一路宣講、打人、舉蠟像、拉橫幅,在濟南警方沿途保護之下,大肆呼喊「打倒鄧相超」、「砸爛鄧相超狗頭」等公開侮辱誹謗他人的文革口號,有恃無恐。山東濟南爆發毛左極端群體「一‧四惡性事件」這一事實的本身,已鐵證了這個群體的邪惡。網上不少相關視頻、照片與真相披露文章相互印證。可見今日山東濟南已是霧霾壓城,正義淪喪,「文革」重演,一夜紅遍中國。
   
   
   
     民主義士挺身而出
   
   
   
     如今,中國毛左極端勢力不斷膨脹,無疑與官權暗中保護與默許分不開。據悉,濟南毛左的代表人物王本友就在公開演講中說:派出所傳喚我時警察就說,你如果上山打游擊我們警察百分之七十的會跟著你!如此一來,濟南的紅歌會集會每每都有警察維持秩序,他們每天的擴音喇叭、大小字報、「非法」印刷品,廣為散發,一直大行其道,暢通無阻。在民間的所有公開活動,均無一例外地要被高度控制打壓的當下,濟南毛左竟在警察保護之下,公開集會遊行,尋釁滋事,侮辱誹謗他人,暴力群毆公民,性質極其惡劣,竟不受官方任何追究。
   
   
   
     如今,每一位中國公民和社會公論都應發問一個嚴肅的問題:是誰決定濟南的毛左極端群體,可以踐踏法律而不受懲罰地當街對他人施加暴力,且還要滿足他們的政治要求?
   
   
   
     如果沒有魯揚等山東民主義士以身體受傷害為代價,在勢單力薄之下挺身而出、浩然正氣、仗義執言,「堅決捍衛鄧相超教授的言論自由權利」,尤如一道耀目陽光,令霧霾壓城中的毛左極端群體暴力醜行曝光於天下,就不能使人們進一步認清這些人繼承文革打砸搶遺傳的邪惡本性。
   
   
   
     逼宮省府,「造反」得逞
   
   
   
     當今中國,在「要堅持和運用好毛澤東思想活的靈魂」,絕不允許「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等習近平「語錄」的指示下,一再發生用文革時代抓「特務」、揪「反革命」思維揭發誣告批毛人士。例如,央視主持人畢福劍,批毛澤東及惡搞「紅色經典」樣板戲遭輿論圍剿後被處罰事件,已經揭示了「文革」重演並不遙遠。
   
   
   
     山東省城毛左極端群體「一‧四造反事件」,用的就是毛澤東思想活的靈魂,和「絕不允許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這句話。其事件的實質,就是要採取文革「群眾運動」手段,借助於「打倒鄧相超」名義,向當局施壓,反對「改革開放路線」。而山東省當局正是在這種大背景下,見風使舵,被幾十名毛左極端分子製造事端嚇破了膽。翌日,省政府就急急忙忙地公開表示,解聘鄧相超的政府參事職務;接著省政協也宣佈解除鄧的政協常委和委員職務;隨即中共山東建築大學委員會作出了《關於鄧相超錯誤言論行為的處理意見》,意見稱:「經查,鄧相超多次在其新浪個人微博中貼發錯誤言論,性質惡劣,問題嚴重,影響很壞。經山東建築大學黨委研究決定,對鄧相超作出了以下處理:一、即日起對鄧相超作停職檢查處理,待山東省政府參事解聘,山東省政協常委免職後,依法依規辦理退休手續,並責令其在一定範圍內作出深刻檢查,停止其在校內的一切教育教學活動,不得以山東建築大學教師身份從事各類社會活動。二、依規給予鄧相超相應行政處分。
   
   
   
     如此文革回潮,逼宮省府,僅幾十名毛左極端分子「造反事件」竟能得逞,致使官方喪失改革開放後的基本政治立場,令全國毛左勢力大受鼓舞,進而必然導致今後的類似事件不斷發生。這是不是在預示著一種新時期鼓勵「群眾專政」,以及利用「群眾鬥群眾」的政治運動的序幕會由此拉開?當局如此縱容其文革式武鬥的做法,不但侵犯公民的言論自由,最終勢必危及改革開放和危害其合法性。這其實是對習近平當局「依法治國」的極大諷刺!
   
   
   
     歷史一定會銘記這一天
   
   
   
     當下,毛左勢力公然逆歷史潮流而動,用文革手段發動群眾運動,以「人民」的名義對他人進行政治迫害,企圖藉以招魂毛澤東,讓極左路線捲土重來。
   
   
   
     在此,且不論毛澤東當年利用「文化大革命」打倒戰友、清除政治對手是否合法,僅就其發動全國範圍以「破四舊」「挖祖宗墳」,毀壞各種文物古跡,消滅一切「封資修」的反文明運動來看,如此人類史上所罕見的有組織、有計劃、有系統的反人性文化大破壞,致使千年中華精神資源毀於一旦,陷入了自己滅絕自己文化傳統的社會生態災難,這一罪過國人不難判斷。對此,即使中共官方評價都歷來不敢否定,如今,是誰給這些毛左極端群體還魂文革、橫行當下並獲得發展空間,不是已經昭然若揭了嗎?
   
   
   
     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當代歷史一定會銘記這一天──山東省城濟南爆發毛左極端群體「一‧四造反事件」。
   
   
(2017/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