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正大光明
·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法轮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
·取缔法轮功是中国政府的英明果断之举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被愚弄而死的法轮功冤魂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芦淑珍为什么死在龙泉寺外
·Why is lu shu dying outside the longquan temple
·闹心的婚礼
·李主佛女儿大婚新郎虚化
·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大师女儿悲哀的婚姻
·芦淑珍生前好友回忆录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今日,隐形富豪肖建华在香港“神秘消失”,引发很多猜测。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事物都是普遍联系的。今天,就说说这位巨鳄跟清华女生朱令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简言之:朱令的姐姐叫吴今,曾是肖建华的暗恋对象。吴今香消玉殒后,肖创立的明天集团就是以“吴今”(意同“明天”)命名,更令人细思恐极的是,肖建华集团内,长期雇佣那位涉嫌给朱令投毒的凶手“一毛大师”并令其担任要职。这中间有什么故事?且听笔者一一道来。
   一、朱令旧案
   朱令案是一个陈年旧案,与白银系列杀人案、南大碎尸案等并称天下奇案。去年白银系列杀人案在警方持续二十八年的努力下,于去年成功告破,但朱令案和南大碎尸案则暂时看不到任何侦破的曙光。要命的是,受害人朱令目前仍然处于饱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其父母二十多年承受的痛苦更是常人难以想象,令人唏嘘。

   根据百度百科: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于1994年、1995年遭人两次蓄意用致命化学物铊下毒,出现全身瘫痪、脑神经受损等症状,并造成终身伤害。朱令的室友孙某有重大嫌疑,警方也曾锁定凶手就在朱令的身边,但最终此案不了了之。1998年8月,公安机关解除了对孙某的嫌疑,并取消之前对她的出国限制。
   朱令案发生的年代,正处于中国互联网的萌芽阶段,朱令高中同学,北大力学系学生,后来成为某系核心骨干,当时还是北大力学系学生、后来成为著名互联网达人的“一毛大师”在国际互联网上发起求救,经国际医学界诊断为铊中毒。此事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南方周末当时做过报道,可以说朱令案从一开始就与国际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息息相关。
   1995年互联网远远没有普及,学校只有有限的互联网接入。但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仍然有少数私人拥有互联网接入账号,只是一般采用拨号方式上网,而且价格非常昂贵。从一毛不拔求救信发送的私人邮箱来看,他使用的应该是北京电信注册的账号,那个年代应该很少人拥有这样的账号,但仍然有。
   二、三波炒作
   朱令案发生后,长期得不到破案,而受害者一直悲惨地存活着,牵动着社会的神经,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网上掀起一波关注浪潮,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一个缩影。
   总体来说,大体经历了三波炒作:
   第一波是在2002年,当时互联网方兴未艾。最早讨论该案案情的是由方舟子主办的海外网站新语丝,在2002年刊登过几篇关于朱令案的来稿,其中有一篇《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是一毛不拔大师实名写的。正是在那篇文中,一毛不拔大师首次公开该案的唯一嫌疑人是孙某。网民对此案的判断,比如坚信孙维是被当局包庇的凶手,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这篇文章的影响。
   第二波是在2005年,当时互联网进入论坛时代。2005年11月30日,在天涯社区,一名网友发表了《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重提此案,在社区内引起了关注。此后一个多月时间,各大主流媒体大篇幅跟进报道此案,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第三波是在2013年,当时互联网已经进入了微博时代。复旦大学学生投毒案的讨论触发了社会对这起旧案的再度关注。这波讨论,各路大V赤膊上阵,最早发布一毛不拔大师文章的新语丝网站创始人方舟子连续发表多篇文章质疑一毛大师,一毛大师未予理会。但方舟子的质疑有头无尾,曾经威胁说在某个时限内如若一毛不出来澄清,将会发布更多的证据,但最后没有下文。
   在第三波讨论中,北京警方出面声明由于年代久远,原始证据灭失,朱令案已无法侦破。
   三、三路大侠
   在互联网的各种八卦之中,基本可以澄清的是此案涉及的清华北大的几个学生朱令、孙维和一毛,家境都相当不凡,因此在三波讨论中将案情刻意引向孙维家背景很深,向领导人求情,在某最高领导干预下释放孙维这个方向,非常值得警惕。
   三人中,谁的家境最牛?是一毛。
   首辅身边的所有战友,一毛他们家都应该很熟,这些人在改开后基本属于当权派,事实上一毛的父母的职位也相当不凡,一毛母亲任职外交部。朱令家次之,朱令外公属于一二九运动活跃分子,与许多老革命同属燕京校友,应该熟识。本案在1997年得到了两位副总理级领导的批示,也就不足为奇了。孙维家家境相比之下要弱得多,民主党派属于党团结对象,孙维爷爷算得上社会名流,但不算当权派。
   按孙维声明的内容,她在1997年4月接受了警方唯一一次讯问,而她爷爷在1995年底就去世了,要说她爷爷向领导求情警方才释放她,很难站得住脚。如果孙维在这一点上是诚实的,那么,更有可能的解释是:警方一直没有充足的证据将孙维列为嫌疑人,随后在高层压力下将孙列为嫌疑人进行问讯。
   四、一毛疑点
   现在问题来了,天涯ID“孙维声明”的陈述,或者更具体地说,上述这项陈述可信吗?我倾向于相信孙维声明的这项陈述大体可信。
   问题在于2005年那场讨论中,现身的几乎所有孙维朱令的同班同学几乎都支持孙维。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个人,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很长时间被警方控制着,失去联系已久,还能找到如此多的同学为自己背书?尤其是同宿舍同学,为什么要替她撒谎?除非是同谋。
   舆论都被导向一个结论:朱令的室友,孙维和其他几位女生,合谋给朱令下毒。但只要稍微理性思考一下,基本可以知道这个假设或者结论很荒诞。20岁上下的学生,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如果真的合谋做坏事,能扛得住警方的分头问讯?你不会真的怀疑京城警方连这个本事都没有吧?尤其是对于一个发生在名校的轰动一时的刑事案。
   合谋论的起因是2005年在孙维声明现身期间,所谓黑客爆出孙维与同学之间沟通邮件的曝光。在这些曝光邮件中,孙维和她的同学讨论了怎样引导舆论,为孙维洗清冤屈。打个比方,刚刚散场的雷案,其家属和同学为了扩大影响,肯定有策划,而且在互联网上的传播发酵,也肯定有传播学痕迹。但是,并不能因此推断雷案是这些人编造的,相反雷案后面事态发展证明,该案广为传播的核心内容基本属实,哪怕细节认定上存在分歧。
   同样道理,孙维与同班同学的这些讨论邮件,恰恰说明曾经与孙维朝夕相处的、更了解案情的同学,在毕业多年之后,仍然相信孙维是被诬陷的。
   在2013年的讨论中,很多人揪住一毛在朱令案的历次发言和历次报道中陈述上的差异,指出一毛的很多疑点,有些疑点有一定道理,有些则没有道理,有兴趣的可以到天涯去搜有关的罄竹难书的文章。
   最大的疑点在于一毛在案件发生之后,过去二十几年的表现。如前所述,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毛十几年如一日地指控孙为凶手,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毛从一开始就声称因为孙家的后台硬,所以孙才被释放。
   要知道,孙的后台在普通人眼里确实很牛逼,但是一毛自己在帝都,自己的家庭背景远比孙的深厚,也不可能拎不清轻重,衡量不出其实朱令家的家庭背景也要强于孙家。在这种情况下,不惜编造谎言,构陷与自己素昧平生的孙维。
   有人说一毛也许出于正义感和同情心,嫉恶如仇所以坚持指称孙为罪犯。但是,公开信息显示,在朱令出事后,朱家常年在网上募捐,募集朱令的治疗费用和护理费用。其实,以一毛目前的身家,他真的只要拔根毫毛,就可以解决朱家的困境,但人们看到的是在这方面一毛不拔的一毛大师。
   公众看到的是一毛在网上经常炫富晒自己的奢侈富豪生活,晒自己的公知立场,闲得蛋疼每天到处去测帝都的空气质量,却没有看到一毛实质性地帮助朱家。公众还看到他在2013年之前长年累月地指控孙为凶手,甚至不惜编造了许多后面已经被证伪的谎言。当然在2013年怀疑的火焰延烧到他自己身上之后,他选择了长时间的沉默。
   五、作案条件
   根据一毛的文章,朱令和他是中学同学,分别读了清华和北大,学校就在对面,他见过朱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铊的获取,也并不是像一毛后来在文章中一再强调的那样只有孙才能接触到铊。
   事实是当时高校实验室对于铊的管理,并不严谨。就在朱令案发生后的第二年,1996年,一毛所在的北大,也发生了一起铊中毒事件,案件后来侦破,属于同性三角恋之间争风吃醋的下毒。案发之后,恰恰是下毒的人最先引导医生做出铊中毒的诊断,因为下毒者并不想对方不治而死。
   实验室之外,铊在当时甚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乃至现在,都是一种老鼠药的主要成分,因为误食老鼠药而铊中毒的案件时有发生。
   在明明知道这些之后,一毛继续以孙某是唯一能接触到铊为理由,指称孙是案件唯一嫌疑人,让人很难相信他在本案中彻底置身事外。
   后面几波讨论,互联网上对于孙某及其同学铺天盖地的,有些完全没有逻辑的指控,部分应该是被裹挟欺骗的群众,但也有一部分属于水军和发帖机器制造:一波是一毛的雇佣军,对一毛忠心护主不容任何质疑;另一波则属于海外某某功,意图将这个样一个刑事案,延烧到所谓干预案件的某任天朝大统领身上。虽然如前所述,这个实在太牵强了,但某某功的造谣功夫,很多都是这个层次。
   一毛作为互联网达人,恰恰具有这方面的实操经验。前面说到的第一代网红木子美,就是一毛的朋友。你问问度娘就可以发现木子美和一毛的关系不是一般地熟,木子美就是一毛等人一手造星造出来的第一代网红。另外,一毛展示出的少年老成,可以从他自述的阅读兴趣大概可以猜到,他从小阅读过英国人哈耶克所著《通向奴役之路》。以他的显赫身世,有其母亲外交部职员的背景,他小时候获得该书还是很有可能的。此外,他以前还声称自己最爱阅读侦探小说,比如白马酒店等等。2013年那场舆论风暴中,有人将此列作他的疑点之一,随后,神奇的是,他的那篇博文立刻删除掉了。
   如果这个案子是一毛做的,一毛的少年老成,恰恰能够解释案件为什么最终无解。
   六、朱令姐姐
   这两天你已经领教到了肖建华及其团伙对于舆论的控制能力。这个能力,其实是在一波又一波的朱令案的舆论风暴中,锤炼出来的。因为,肖建华长期雇用了一毛。
   当年北大清华都是五年制,1992级的一毛理论上应该在1997年毕业。但是朱令案之后,一毛很快辍学,也有人说是被学校开除,但均无法考证。反正,一毛离开北大之后,加入了肖建华的团队,成长为其核心骨干。肖建华团队,其人才策略:具备名校背景,偏爱学生干部,与聪明人同行。
   其实朱令家的悲惨,除了朱令令人唏嘘之外,还有她的姐姐,她的姐姐吴今1987年入读北大生物系,1989年春天,吴今和同学周末去野山坡春游失踪,三天后在一个悬崖下找到了她的尸体。警方排除了他杀可能,也没有自杀的理由,事情被定性为意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