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魏紫丹
·复杨逢时女士
·大跃进的发生是反右运动的第一个恶果
· 非我也,岁也
·大跃进中的另类民谣
·不可思议的“大救星”
· 河南出了个吴芝圃
·大跃进是践踏人权的产物
·大跃进中到底死了多少人?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反右倾
·毛泽东与猴
·不堪回首忆往年——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一)
·还原反右真相——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二)
·让历史记住这一年:1957——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三)
·尤甚于“莫须有”——读《苦难的历程》有感
·壮哉奉孝!——读《梦断未名湖》
·毛泽东“引蛇出洞”考
·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格拉古轶事》一书的价值所在
· 雷鸣电闪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生存与发展不可分割
·我把党来比鬼子
·半世纪后的回答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爱之愈深 害之愈惨 --读高尔品的小说《妈妈的爱》有感
·建立《1957年学》方法谈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把原定星期日舉行的鬥爭貪汙分子的會、提前到星期六下午,這樣有利於加足馬力連續作戰,務於今明兩天內窮追猛打、取得戰略性的重大勝利。
   
    董校長在會議室講過開會的意義和要求後,代表三反運動領導小組宣布,撒消楊茂森的第一打虎戰鬥隊副隊長的職務。因為他與貪汙分子進行了接觸。

   
   
   
    梁乖真發言,加以解釋說:“現已查明楊茂森同志只是去動員吳金正交代問題,動機是想對運動做點有益的工作。但他卻忽視了領導小組‘不許與貪汙分子接觸’的規定。須知黨的紀律是統一的紀律,對任何人都不例外;黨的紀律是鐵的紀律,對任何借口都不給開口子。”
   
    楊茂林是個“機關算盡太聰明”的人。他看到棺材鋪老板陶然樂揭發吳金正受賄的證據後,就打出一個三全其美的如意算盤。一是用一般泛泛而談的口氣進行暗示,讓他覺出已掌握了他的材料,而又不留下任何口實。他還真的事先設計好了臺詞:“自己幹的事情自己最清楚。你自己不要裝傻子,也不要把別人當成傻子。誰不相信黨的政策、誰吃虧。”後來事態的發展,確證了他這一招很靈驗。梁乖真的發言表明領導上認為他楊茂森立功心切,絕無通風報信之意。當然,任誰也不會去想他熱衷於接觸吳金正的真正秘密。
   
    二,如果吳金正坦白交代,就會三方受益:他本人得到從寬處理,黨和群眾取得戰果輝煌,楊茂森對運動和對吳金正,自然都屬有功之臣了。
   
    三,如果他頑固不化,受損失的也只是他本人。至於楊茂森在關鍵時刻對他的關懷,他定會感激不盡,而在鬥爭會上拋出的受賄證據,更使他自己怨自己執迷不悟,同時更深一層領會到楊茂森對他的良苦用心。
   
    在吳金正千般無奈、萬般感恩的時候,楊副隊長愛拂地、惡習性地拍了他的屁股一下。他不好意思地扭捏作态、卻又是乖乖地順從,讓他進行了負距離地接觸。。。。。。實際上這也正是不謀而合地適應了吳金正、這個“假閨女”的性取向。
   
    這件事使楊茂森受到一個啟發,得到一個竅門:原來乘人之危、趁危打劫,比燒香磕頭、求爺爺告奶奶更容易求仁而得仁。“常篤真啊常篤真!你害得我、想得好苦啊!”問題是,她正處在春風得意、日升中天的時候,一個風華正茂的女共黨員、怎麽會出現人生危機呢?她若出現危機、對他便是天賜良機。可惜呀可惜!可恨呀可恨!恨蒼天不遂人的願。
   
    現在各個打虎隊分頭帶開後,各自先探討一番打虎策略,總結研究上次戰鬥的成敗得失。然後再帶來貪汙犯進行鬥爭。
   
    韓劍魂神秘兮兮地擠眉弄眼,與他平時狐假虎威的作派大異其趣。楊茂森心懷鬼胎地怪罪他:“韓老師!您這是什麽意思?”
   
    原來他是想說、又怕說出後、同志們誤會他要包庇貪汙分子。但終於還是說了:“這次鬥爭的時候,要小心點、別學上次用他的肉墪兒搗夯,防止造成脊椎骨折。”
   
    “韓老師!您怎麽變成慈善家了?當心屁股坐歪了位置!”學生教訓到老師頭上了。
   
    韓劍魂結結巴巴、解釋著自己“為你好”的良苦用心:“我怎麽能包庇他呢?甚至對他連一絲同情也沒有。。。。。。不是中央有文件嗎?不。。。。。。不叫肉刑逼供的。”
   
    楊茂森望見董校長從窗外走過、故意加大音量,好讓回答老師的話、也能送到校長耳朵裏:“我們從來反對嚴刑逼供的。真理在我們手中,我們是理直氣壯的、貪汙分子是理虧的。董校長指示我們要堅持說理鬥爭,只要我們把真相弄得大白、政府會依法懲治他們的。我們根本不需要用國民黨那一套絶滅人性的法西斯辦法。”
   
    梁乖真氣臌臌地直話直說:“老解放區搞土改那陣,中央有明文規定,以後禁止肉刑逼供、亂打亂殺。可那是群眾運動呀!是急風暴雨呀!知識分子一向是在群眾後面指手劃腳。我們那裏土改是康生同志和毛主席的兒子毛岸英同志領導的,拖的拖、打的打、殺的殺,不僅一樣不缺、而且比外地更紅火。你只用想想,中央什麽時候明文規定過叫你施肉刑、逼供信呢?從來沒有那一回事。再說,如果我們不疼不癢地就這樣搞運動,那麽,你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完成毛主席、黨中央給我們下達的‘打虎預算’指標的。而‘打虎預算’指標是定得、很不保守的。”
   
    董校長在窗外聽此一說,引起思索:“梁乖真、你這個貧農的兒子!到底是由於你自幼浸泡在革命的隊伍裏、受到了耳濡目染,還是你天生的‘革命先鋒’本性、就與毛澤東思想合轍?”
   
    “我們歷次的反機會主義路線鬥爭,首長們都是文人學士、武人學士、大知識分子,不照樣是嚴刑拷打、槍刀砍殺得稀裏糊塗、血肉橫飛嗎?更別說農民運動了。捉地主、打地主、燒房撒屋、讓戴高帽遊鄉、直接打死他們;至於在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滾一滾、更是小意思兒了。說‘反常’、‘過分’、‘亂來’、‘糟得很’的,全是地主理論。毛主席說——”這時梁乖真換成用毛主席的湖南腔調、表達得聲情並茂、維紗維肖:“他們的舉動,好得很!”
   
    董校長笑了笑,心想,是這樣的,毛主席從不會挫傷,相反,更會進一步保護和盡情煽動群眾的革命激情的。他心有余悸地想起,延安整風時——啊!也是康生同志領導的,不是有許多投奔革命的青年人正交代問題時、就不容分說給拉到山澗槍斃了的嗎?被鬥以至被殺、自殺的,不計其數、慘不忍睹。而作為當時的整風方針和後來的黨史紀錄的,卻是帶著溫馨氣氛的八個字:“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是的,是“救人”,而且是“搶救。”
   
    光陰似箭催人老,日月穿梭似少年。自今日起,讓時間順延,地球再繞太陽旋轉了四個圈的時候,在1956年召開的中共八大上,李立三以反面教員的角色現身說法,頌揚毛主席的寬厚、偉大、路線正確,發言的題目就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可地球又公轉了十個圈的時候,在毛主席親自發動的文革中,這個李立三又被扣上特務分子的帽子、遭受鬥爭之殘酷、死無葬身之地之悲惨,使他向馬克思匯報說:“我的洋祖宗啊!你道‘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是何種玩藝兒?它與王明的‘無情鬥爭,殘酷打擊’區別在哪裏?原來毛澤東這個大破鞋、安上人工制造的處女膜,欺世盜名曰:‘我毛澤東可是貞貞潔潔的處女啊!’”
   
    李立三作為中共的領袖,他的父親卻是在毛澤東的喝采聲中、為農民協會所槍決。董校長卻又是親手、槍決了自己的父親。這是在會前會、要研討鬥爭吳金正的策略的時候,韓老師的發言、給引來這多話題。但他仍要費盡心機表白自己:“我這擔心,實在是多余的。我唯恐你們年輕人犯政策、耽誤了你們的大好前程。”
   
    “韓老師您盡管放心。”連順說:“我在體育系學過生理解剖學。用肉墪兒搗夯,決不會造成脊椎骨折的,因為有大塊的臀部肌肉墊著。”
   
    討論了半天,也只是論證了用人體搗夯的可行性。梁乖真立即宣布:“把吳金正帶上來!”
   
    吳金正帶著渾身疼痛、如喪考妣,低著頭不敢正視、被他激怒的群眾。革命群眾虎視眈眈、狼嚎般噪聲沖天:“站在凳子上、繼續交代!”“交代!”“交代!”人群像風起雲湧般、比試著拳頭,嗤牙咧嘴地從四面湧向他。
   
    他一颗心發慌、两條腿打顫,在凳子上左搖右擺、傾倒了下來。“上去!上去!別裝狗熊!”
    圍著他的人、沒人用手扶他一把,卻都是你一腳、我一腳地踢他。
   
    他堅持地、在雨點般地踢打下上了去,站在凳子上哀求道:“我真、一點也想不起了!”
   
    韓劍魂逼問:“你不要打馬虎眼!說清楚:是真的沒有了,還是暫時想不起來了?你可別學這個人”——他把一張報紙展現在、吳金正的面前,指著上面那一幅題目叫做《兄弟健忘》的漫畫:“你睜大眼睛看看!這個貪汙分子在鐵證如山面前,再也抵賴不過,才醜態百露地支吾道:‘兄弟健忘!兄弟健忘!’你是不是、也在學他這一套?”
   
    吳金正深深吸了一口氣,說:“我不是想不起來了,是真的沒有了。”
   
    楊茂森胸有成竹,追問他:“你真的敢說你已經交代完了嗎?你辦的事情你不承認,可是只能自欺;欺人、可是沒門兒的!”
   
    “我既不自欺、也不欺人。我敢打保證。”
   
    “一言為定!”梁乖真的架勢,簡直要、一口把他吃掉。“你敢具結嗎?要再查出新問題,你該當何罪?”
   
    吳金正到了地獄門口,徘徊了。。。。。。
   
    連順上前去握住他的手。此一瞬間、楊茂森想入非非。因為他嫩弱軟綿的小手,是會令人觸電生情的。楊茂森的情緒記憶、耿耿不減。當楊茂森握他的手的時候,曾把這雙小手移情為常篤真的手,在幻覺中實現他剛入高中時就想握“革命同志”的手的夙願。“可你連順怎麽能在大庭廣眾前、就握他的手呢?”直到耳邊傳來吳金正聲嘶力竭地“哎喲喲!”尖聲叫疼、嗤牙咧嘴、出現“氣死畫匠難求相”的怪態時,大家才悟出底細:原來是連順這位體育教師、用強勁粗壯的大手,給他動用了”老虎鉗”大刑,只夾得他、小手的關節咯吱作響。“哎喲、哎喲!饒命啊!我什麽都說。”這是吳金正從未感受過的、一種疼滋味。
   
    在別人正驚訝他是在與貪汙分子友好握手時,楊茂森更誤會為是同性戀調情。豈不知他連順覺悟之高、使他對吳金正怒不可遏,才下此毒手。周遠鴻發現了連順的這一“手”,才解開了一個長久的謎——為什麽村裏人把這個自幼就是少年老成的人叫做“悶頭玄”?
   
    吳金正橫下一條心,表示心甘情願立即具結,那怕以後挨槍斃,也比承受眼前這個活罪好。
    周遠鴻手疾眼快地、拿上自己的新民牌自來水筆,並從自己的筆記本上不無婉惜地撕下一面、遞給吳金正。吳金正的手顫抖得厲害,歪歪邪邪地、趴在凳子上寫道:“我保證已作出老實交代,如再查出新問題,我願承擔一切法律責任。”寫罷,交給梁乖真。
   
    “簽上你的名子!”他遵命接過來又補寫:“吳金正具。”
   
    “你給大家讀一遍!”他又乖乖地照辦,帶着哭喪的腔調讀了一遍。
   
    “你後悔不後悔?”
   
    “不後悔。”
   
    “好!”梁乖真猛拍了一下桌子:“我問你:李林同志因公殉職、是誰經手買的棺材?”
   
    “是我。”
   
    “多少錢?”
   
    “四十掛零。”
   
    “說準確數!”
    “四十二元六角。”
   
   
    “你為什麽要買陶然樂的棺材?”他以為吳金正一定會作賊心虛。不料他能平心靜氣地回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