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魏紫丹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今天是星期天,朗朗的天空、萬里無雲。學校教職員工和學生代表在會議室集合。要把學校揪出的三名貪污犯交給群眾進行揭發、批判、鬥爭。董校長作報告,鼓動大家要越戰越勇,不要有厭戰情緒。“說實在話,我校的運動是拖得時間太長了些,而兄弟學校,搞得好的已經取得了輝煌的戰果,勝利完成了打虎預算。我校的三個貪汙分子,能頑抗一時、就頑抗一時,到萬不得已時,交小不交大、避重就輕、以輕掩重,妄圖蒙混過關。特別是吳金正表現得最為惡劣,火候緊了、他就交代點雞毛蒜皮,火候稍松、他立即翻供,連交代過的雞毛蒜皮也要推翻。在他們眼中,黨和群眾是可欺的。我就不理解,胡峰中學的貪汙分子為什麽氣焰這樣囂張?把他們帶上來!”
   

    三個貪污分子被摁著脖頸、連推帶搡、踉踉蹌蹌栽進會議室門口。萬門小鋼炮齊聲迸發:“低頭!低頭!”“老實點!”楊茂森高喊:“打垮貪汙分子的囂張氣焰!”隨即領唱:
   
    貪污分子你睜開眼
    兩條道路由你揀
    一條活跟,一條死路
    一條光明,一條黑暗
    。。。。。。
   
    三個貪汙分子早已魂不附體,哆嗦成一堆爛泥似的癱了下來、跪在了門口。董校長命令他們:“站起來!誰要你們下跪、裝可憐相?群眾要你們老實交代。”
   
    一個小孩子,從學生代表席、蹦到前面,朝他們三個人、一人摑了脆脆的一耳光:“看你們再來耍花招!”
   
    大家都感到十分詫異,會場頓失肅穆、凝重的氣氛,繼之以熙熙攘攘。“這是哪班的學生?”剛參觀罷土改回校的葉效湖老師,問正在發楞的周遠鴻。“正好是咱們初一甲班的。你隨後就會認識的,他的名子叫駱青松。”
   
    葉效湖隨即把駱青松拉到一旁,用土改運動中勸阻勇敢分子要遵守黨的政策、不要上前就是毒打一頓的理由,來說服他:“農民對地主是很憤恨的,但又為什麽不讓毒打他呢?是同情或保護地主嗎?不是的。國為你上前就打,固然是解恨。但你不進行說理鬥爭、把他的罪惡公之於眾,那就只有最覺悟的先進分子恨他,而不能燃起廣大群眾的仇恨之火。你懂這個道理嗎?你小小的年紀,階級立場是堅定的、階級覺悟是很高的、階級義憤是可以理解的和值得珍貴的。我們別說打他、殺他也是不費吹灰之力的。我們所以不殺他、不是他沒有可殺之罪,而是我們的人民民主專政政權是鞏固的和強大的;偉大的中國共產黨是胸懷寬廣的,有解放全人類的氣魄、有把壞人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勞動者的信心。要消滅的是剝削階級、剝削制度,而不是要對剝削分子進行肉體消滅。好!就講到這裏。我已回校了,我是你的班主任,往後我們一天到晚在一起,談話的機會多的是。”他溫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想到他昂了昂頭、竟表現得蠻不服氣哩!
   
    他打出父親的招牌,說:“我父親駱書祥是工人階級。”
   
    “啊!原來你是駱書祥的兒子?”
   
    “嗯,他們打包廠鬥貪汙分子就是文武帶打、先打一頓再說,這樣可以殺虎威。父親跟你說的不一樣,‘誰說共產黨不興打人?共產黨不打好人。’老師您沒在家、您不知道,鄰家棺材鋪老板就是交代了又推翻,據說是被激怒了的群眾、毒打後,畏罪自殺的。不過,我也是‘道聽屠子說’。”
   
    “什麽‘道聽屠子說’?是‘道聽而途說’。”
   
    原來這是他在小學六年級時,老師講的一個笑話。故事發生在民國初年的一個剃頭鋪。老秀才去剃頭,剃頭師傅用了太多的時間磨剃刀。老秀才催他快點兒。他搖頭擺腦地大跩書肚:“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老秀�Ň@Ի:“斯人也而有此識也。”
   
    “哪裏哪裏?我是道聽屠子說。”
   
    嚄!所謂“必先利其器”,竟是指屠子、在屠宰前的磨刀霍霍。秀才雖覺此言差矣,但卻見怪不怪。
   
    當他給老秀才把頭剃得光光凈凈時,忽然看見一只貓躥到狗頭上,就想跟老秀才賣弄他的另一句“獨占鰲頭”,剛開口道:“獨!”貓以為是逐它,就從狗頭上、跳下來。師傅沒法往下說了,老秀才卻追問:“‘獨’什麽?”“獨!——狗頭上沒有毛(貓)了!”
   
    葉老師正在欣賞這位弟子的幽默感,常篤真來請他回隊、領導戰鬥。因為她和他是第三打虎隊的正、副隊長。第一打虎隊正、副隊長是梁乖真和楊茂森,第二隊分別是孟先覺和胡安石。
   
    當董校長宣布各打虎隊帶去各隊的老虎、進行戰鬥時,第一隊的行動最迅速。常篤真與葉效湖路過第一戰鬥隊的戰場——語文教研室,已經能聽到拍桌子、打板凳、吹胡子、瞪眼睛,高一聲、低一句,吼著吳金正的名子、叫他老實交代。“他狡猾抵賴,大家答應不答應?”“不答應!”怒討聲如山崩海嘯。
   
    楊茂森指著吳金正的鼻尖、疾顏厲色地訓斥他:“你趁早把態度放老實些,不要心存幻想,除了你向群眾交代、誰也救不了你。”
   
    他這句話在大家心中的反應是:“你不能把董校長當你的保護傘。他是共產黨的幹部,不是貪汙分子的姑父。他唯一的選擇,是從你身上顯示他的黨性——那就只有對你大義滅親了,就像他曾對他父親那樣。”
   
    而這在吳金正本人的反應卻是,不僅董校長、而且楊茂森也扔下他不管了。在吳金正的心目中,來形容楊茂森本身的、這番作為,就該定性為:“拔屌無情”。這對於表達吳金正的想法,是再恰到好處、恰如其分沒有的了;要用另外代替的說法,你就根本找不到詞兒了。因為這是流氓的“內行話”。你要是、不用流氓語言,來形容流氓的行為,那你就是、在說“外行話”。隔行如隔山,外行話怎能表達準確、內行話所要表達的意思呢?當你繼續往下看、弄清這一段外人不可設想的隱情時,自會茅塞頓開。
   
    梁乖真指斥吳金正,說:“你已經激起眾怒。你幹的勾當,給董校長臉上抹黑。他跟我們一樣恨你,你知道嗎?”
   
    吳金正應道:“我知道。”
   
    “知道;那你為什麽、還不老實交代?”
   
    “好,我這就老實交代。我對不起董校長,是他在解放前、把我帶出來參加革命的。當年同志們都認為我性格懦弱,不像個革命戰士、倒像個封建的大姑娘。領導上就安排我跟著會計學記帳。沒想到此刻我竟落到這步田地。。。。。。”她操着大姑娘的腔调、柔聲嬌氣地說着,眼淚嘩嘩地湧流,越想越慟,號啕大哭:“我可冤啊!”
   
    梁乖真把桌子拍得怦天號地:“你玩的這是什麽鬼把戲!”鎮得他、止住了哭,繼續質問道:“難道是黨和群眾冤枉了你嗎?你竟然敢向黨和群眾、瘋狂地進行反撲!大家先來修理、修理他的態度。”
   
    連順冷笑著說:“你的老底誰也沒我摸的清。咱們倆一個村,自小在一起玩,一起上學。你是嬌生慣養的獨生子。為了保你長大成人,你家把你打扮成小閨女模樣,留著小辮、紮有耳孔、帶著耳環,同學都喊你‘假閨女’。高年級的男同學都喜歡你,時常把好吃的東西、好玩的玩具給你。這就養成你、接受賄賂的惡習。今天要有奸商向你行賄、你就會巴不得的。這便是你墮落成貪汙分子的歷史根源。至於階級根源麽,你就想想,你那個富農家庭是怎樣剝削長工、怎樣向你灌輸剝削思想的。我說的有一點假嗎?”
   
    梁乖真太大意了連順,只見他平日沈默寡言、不意他竟還真有一套!原來他是一個心裏做活的悶頭玄。
   
    楊茂森瞄了吳金正一眼,看他長得眉清目秀;平常說話、細聲細氣,好像只恐怕風冒著舌頭;而走路又步履輕盈、像是怕踩死螞蟻;婉然一副婀娜多姿、苗條淑女相。好一個“假閨女”!竟比“真閨女”還秀氣。梁乖真指使楊茂森去動員吳金正、坦白交代的時候,他利用外面運動搞得風雷滾滾來威嚇他,又用岳校长無意在學校揪出大老虎來安撫他,還拿出勾引女孩子慣用的性感眉眼、含情脈脈地說:“我會呵護你的 ”。他挑逗性地、隨手還拍了拍他的屁股;這樣軟硬並施,便把他早已垂涎的“秀色可餐”、餐到了嘴裏。現在董校長來了,學校運動可以說是風雲突變;此情也只可成追憶了。
   
    “吳金正你聽著!”韓劍魂以法官宣讀判決書的口吻說:“群眾堅持對你進行說服教育,你不要誤以為群眾是空口無憑,只要你不說、就會無可奈何。你的算盤打錯了,我們掌握著大量的證據,足夠判處你應得之罪。但念你年紀尚輕、參加革命較早,願意讓你自己坦白出來、走一條從寬的道路。我提醒你:既然你為食堂買饅頭,都要雁過拔毛、白吃人家兩饅頭,那麽,學校的錢經你手花出去那麽多,你的手腳會那樣乾凈嗎?”
   
    “說!說!”群起而攻之的訶斥聲,像是集束手榴彈摔向了他,遍地開花、爆炸聲震耳欲聾。
   
    賀恩廣批判他說:“你以為李大個子的饅頭、是那麽好白吃的嗎?他會是那麽厚道的嗎?羊毛出在羊身上。李大個子會把這筆帳轉嫁到食堂身上。”
   
    周遠鴻覺得自己無話可說,他不相信吳金正會貪汙。從他本人說,膽小如鼠,一向謹小慎微、循規蹈矩,再加上他的富農家庭出身;而但凡家庭出身不好的人,有事沒事、身心中都擺脫不了一種原罪感。“小民有罪!”刻刻在心,不敢忘懷。本命都保之不易、哪裏還敢胡作非為、去貪不義之財呢?
   
    作如此想的是大多數。而那些發言時對他的“頑固不化”、表現出極大氣憤的人,也只是向黨作表現而已,自己是不會為此氣憤、而導致血壓升高,影響了健康的。如果說有的人會影響健康、那是另一類人,他良心發現,深責自己為了表現而出賣靈魂、而不管一個無辜者的死活。好在,思想改造使越來越多的人、虧了良心而還能心安理得:“什麽良心?純屬唯心論。”為了保住良心、而略施小計的人,如賀恩廣,只是對吳金正交代的“事實”、作些常識性的推理,既不憑空捏造、也不上綱上線、來羅織罪名。周遠鴻苦於、連這類的言詞也找不到。
   
    祖興周找到了:“吳金正!你把你白吃李大個子兩個饅頭的來龍去脈、從實交代!”
   
    梁乖真對這些不冷不熱、不痛不癢的發言,表示很不耐煩,拍著桌子說:“誰也別說了!少跟他磨牙。叫他自己說!”一陣咄咄逼人的“說!說!說!”、吠聲之後,冒出一聲大喊:“叫吳金正站在凳子上交代!”
   
    他顫顫抖抖站上去,搖搖晃晃站不穩、嘟嘟囔囔說不清,“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別往下說了!說新的!”
   
    “我是真的什麽也沒有了。”
   
    “你別撒謊!我們決不會受你的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