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魏紫丹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三反運動尾和五反運動頭,首尾相接、推波助瀾、一浪高過一浪,在社會上開展得轟轟烈烈、熱火朝天。胡峰中學卻是個死角,原來在岳校长領導下,搞得四平八穩,微波不興。其實,這只是個表面現象,是內緊外松的表現。也可以說,這是岳校长一貫的工作風格。他不願意搞那一套張牙舞爪、咤咤呼呼的玩藝,寧信“多鳴的貓、必不能多捕鼠”。這和十年後鄧小平倡導的“貓論”,屬於英雄所見略同。
   
    他早已不動聲色地組成三反運動領導小組,在副組長梁乖真帶領下、抽調數學組的組長胡安石和教師駢觀棣協助,一筆一筆查對帳目。工作做得細致入微,不放過任何黑星潮點。怎奈這對於梁乖真,無異於讓張飛描龍、李逵繡鳳、程咬金抽絲剝繭!他大發牢騷:“這像是肏屄的嗎?光剩下擺治屌了。”這類,在他過去是出口必髒的、家常便飯的髒話,現在已不輕易說了,除非在不說不足以泄憤時才說。“不行!我得去找岳校长。”

    岳校长破例地,他一進門、沒讓他久等,就問他:“運動中有什麽新發現?大家有什麽反映
    “大家反映很強烈。說吳金正的姑父是董科長。他抱著‘老革命’的粗腿、有恃無恐,你與董科長是老戰友、官官相護。這我已向董科長反映了。岳校长!你要是不來真的,貪汙分子誰肯交代?誰人不知,除了割肉疼、就數掏錢疼了?“
    岳校长說:“‘來真的’就是來認真的,就是來實事求是的。實事求是地說,一則,真正的貪汙分子不怕你大轟大嗡,倒怕你做他的細活兒;二則,學校是沒有多大油水的,運動的重點也不在學校。學校是一沒有權,二沒有錢的地方。結合運動搞知識分子與資產階級劃清界限、這樣的思想改造,才是咱們的重頭戲。”最後,他透露,調令已下,他要調省教育廳普教處工作。董科長要調到學校來。“你要協助他,把運動搞得善始善終。”
   
    古人雲:“道不同,不相為謀。”梁乖真雖沒聽說過這話,但他現在的感受正是如此:“幸虧你要調走,也省了跟你說不到一搭、打不對家夥;等董科長來了,我們再同臺唱戲,重敲鑼、另打鼓好了。”
   
    董校長剛到、他就抓緊匯報,說:“我們學校前一段的運動是搞得陰死陽活、死水一潭。只是甩開群眾查帳、查帳,每日查到更深夜半,說服、動員,口水用去幾大桶。結果呢,盡是雞毛蒜皮。會計吳金正交代,白吃了李大個子供應食堂的兩個饅頭。如果都像我們學校,只搞出‘兩個饅頭’,毛主席值得發起這麽大的運動嗎?我以為,和土改一樣,只有放手發動群眾、搞大民主,才能形成村村點火、處處冒煙。對階級敵人,你不叫他大難臨頭、他還以為共產黨好脾氣,哪裏還肯老實交代、舉手投降?像從前鬥爭、清算地主那樣,不死也得讓他蛻一層皮,一個個夢影害怕;還愁他們不擠破頭搶著交代嗎?現在可好、按兵不動,大長貪汙分子的志氣、大滅群眾的威風。貪汙分子覺得你咋得不了、他一根毫毛,項多是磨磨嘴皮。岳校长就說‘學校沒有多大油水。’我一聽就泄氣。既然如此,還有什麽搞頭?乾脆掩旗息鼓算了。”
   
    也不知是他學習毛主席的思想、還是毛主席反映他這個革命先鋒的思想,反正,二人在好大喜功上、在鬥狠上、天然地一致。運動一來,他就像孩童盼到了過年過節一樣、心花怒放,抱著很高的興致和很大的期望值,要逮大魚、要立大功,並且心急如焚。
   
    “董部。。。。。。不!董科。。。不!董校長:毛主席不是說、要‘大張旗鼓’嗎?毛主席不是說、‘管財管物的都有貪汙’嗎?毛主席不是說要制定‘打虎預算’、要‘抓大的’嗎?”
   
    董校長肯定了他,“是的!這些話我都在大會上傳達過。”拍了拍他的肩膀,稱贊他是“基本群眾、革命的靠山。革命戰爭、群眾運動,造就了一支覺悟高、黨性純的隊伍。”梁乖真卻想到董校長的階級出身:“他可不是基本群眾,是從地主階級中分化出來、投靠我們共產黨的。”他還聽說,延安整風差點兒要了他的小命兒。
   
    “但我們這些參加革命的知識分子,從娘肚裏帶來的軟弱性總是藏頭露尾、遇到機會就原形畢露。”
   
    梁乖真問:“董校長!你說的軟弱性是指什麽?”
   
    “懼怕群眾運動的急風暴雨嘛!總是面對滾滾而來的群運高潮,驚呼‘大事不好!’‘過火了!’企圖把黨向右拉。把和風細雨、把溫良恭儉讓,當成無限憧憬的美景。”
   
    梁乖真插言:“和風細雨,根本不解決問題。”
   
    “對極了!現在三反運動與五反運動,犬牙交錯、相輔相承。這是一場堅決擊退資產階級猖狂進攻的社會主義革命。毛主席說,比土地改革運動還要深刻。我們都要作好思想準備、過好社會主義革命關。你給我說了、老岳也給我說了,群衆都知道:吳金正是我的妻侄,準確地說,是我前妻的侄子。胡峰中學的蓋子揭不開,根子就在他身上。所以,我來之後,學校的運動就要從吳金正開第一刀。你們從帳上查出了什麽問題嗎?”
   
    “沒有!他帳上什麽問題也沒有。”
   
    董校長鬥志昂揚地說:
   
    “你怎麽能這樣說呢?你敢打包票、說他帳上什麽問題也沒有?你只能說,至今尚未查出問題。至於說他要抱粗腿的問題,那就讓他好好抱、正經抱吧!一個堂堂正正的共產人,他長的腿是管走路的,不是要人抱的。蹚河也是走路。走過路再看兩行腳印,出了河再看兩腿泥巴。”
   
    第二天,組織部尤部長也來校視察運動開展的情況。董校長意識到,部長禦駕親征、事情定是非同小可。這對他今後扭轉舊局面、開創新局面,會帶來多方面的有利因素。他一面察顏觀色、按著部長的要求,一一匯報他初步了解到的情況,一面設想著要向部長表明:怎樣迅疾地將運動推向高潮。
   
    尤部長嚴肅地指出:“凡是運動搞得疲沓的地方,都是由於沒有發動群眾。而不敢發動群眾的地方,不是領導不信任群眾,就是領導手腳、也不太乾凈。”
   
    “對對對。”董校長頻頻點頭、並琢磨著,這話即便不是泛泛而談、而是有所指,也輪不到自己頭上。這一攤兒、原是老岳搞的嘛。
   
    “我說老董,我要處在你的地位,就不敢發動群眾。群眾之火點燃起來,!”兩個人一齊、大笑了一陣兒,互相理解這個嚴肅的玩笑、乃是部長向校長输送了一个信息:“我們都是老革命了,我是會信任你的。”
   
    “就這樣辦!把吳金正交給群眾,相信群眾會正確對待他。只有這樣才能體現毛澤東同志說的 ‘大張旗鼓地,雷厲風行地。。。。。。’的精神。否則,小打小弄、描龍繡鳳,就會要犯右傾機會主義的錯誤的。”
   
    “對的,對頭的。我會堅持這樣做的。”
   
    部長握住校長的手,帶鼓勵性地說:“我多次表示,很偑服老董一向大刀闊斧的辦事風格!”話音落、人走去。
   
    一方面是,“上面動動嘴,下面跑爛腿。”另一方面是由於董校長是個“點炮就響”的人。在部長走後,他幾乎是沒打停兒就通知黨、團員和積極分子開會,總結前一階段的戰果,讓大家獻計獻策,如何盡快掀起高潮,急起直追、迎頭趕上全市的步伐,取得最後的決定性勝利?
   
    梁乖真早已是箭在弦上、帶著氣憤說:“我們過去查帳,查來查去,把那幾筆帳都背了下來,還是沒有查出問題。貪汙分子特別會做帳,盡管實際上存在問題,卻能把帳面做得嚴絲合縫。說來也是,貪汙分子總會給貪汙的款項安上屁眼的;恐怕他每天結帳時、有一分錢對不上號,都不會去睡大覺的。至於到外面調查,那更是走過場。別說運動一來他們就訂了攻守同盟,即便沒訂立同盟,難道會有一個傻瓜肯輕易把他們的骯髒交易和盤托出來嗎?我們撇開群眾、盡搞這些事情,不僅徒勞無功,還造成我校的步伐、大大落後於全市。尤部長批評我校的領導、思想右傾保守:上前就主觀臆斷學校水淺,不會有大魚。他自己就不承認學校有老虎,那就無怪乎他束縛群眾的手腳了。我們要改變認識,要認定學校是藏龍臥虎之地;不抓出大老虎,誓不罷休!”
   
    董校長說:“乖真同志談得好!運動已開展好長一段時間了。大家可以就著過去、總結經驗教訓,就著未來、談如何搞。總之是各抒己見。眾人是聖人,群眾是真正的英雄。”這就給躍躍欲試的人們,在新官上任後、展現一個亮相的大好時機。
   
    韓劍魂當仁不讓、捷嘴先說:“我完全同意乘真同志的意見。專案組的活動勢必要與群眾運動相結合。因為任何人的任何社會活動,即便只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也還是要與人打交道的。只要發動群眾揭發問題、尋找漏洞、分析破綻,貪汙分子就會露出馬腳、再無藏身之地。在此基礎上,只要不給他喘息機會,再頑固不化、狡猾抵賴的人,也是經不起窮追猛打的。”他從梁乖真的眼神裏、受到了鼓舞,接著,他把目光很隨便地灑向大眾,在董校長的表情上、也專注了秒把鈡。
   
    祖興周說:“從調查研究入手還是必要的。三反和土改不一樣。土地改革中,對象是很明確的,地主依靠土地進行剝削、罪惡昭彰,沒收他的土地是屬於天經地義。三反運動中,貪汙分子和廉潔分子,誰臉上也沒刻著字。如果不進行一番調查研究,光憑大轟大嗡,就難免會讓貪汙分子漏網、跑掉,或是讓廉潔分子受到冤枉。”
   
    梁乖真覺察出他在維護原來的路線,看了一眼董校長。董校長趕緊皺了皺眉。楊茂森收視到這些情景,起而發言:“現在三反和五反比翼高飛。資本家那裏到處是缺口、處處是破綻,已被覺悟了的工人階級打得落花流水。內部狗咬狗兩嘴毛、攻守同盟不攻自破。他們暴露出的問題,往往和貪汙分子的問題一個蘿蔔、照一個窯。出現這樣大好的形勢,就說明群眾路線的威力是無比的。這裏,我清楚地意識到知識分子要到群眾運動中徹底改造自己的絕對必要性。另外,我認為,一切威力來源於黨的政策。群眾為什麽能發動起來?資本家的頑抗為什麽能土崩瓦解?相當多的資本家和貪汙分子為什麽能走坦白交代和檢舉立功的道路?這完全由於政策攻心,才使頑石點頭。對於那些要走一條死路的人,如棺材鋪老板陶然樂,死後也不能輕饒。一定要把他的罪惡揭深批透,使群眾對他深惡痛絕。這樣,他用生命、來對黨進行訛詐,不但不能得逞、反而落個遺臭萬年。我們必須這樣做,才能收到以儆效尤的效果。”寵愛他的岳校长調走了,他這個發言的意圖是作為取寵於新主人、而晋送的一份見面禮。
    董校長是周遠鴻在剛一解放時遇到的第一位、領導他的共產黨人。直至如今,他仍沒有發現有誰比董校長的才華更高、理論功底更厚。可是,他為什麽這樣官運坎柯呢?他當市委宣傳部長時、賀恩廣老師曾說過:“他是當省委宣傳部長的材料兒。”不期,他不升反降,由部長降為科長。現在他當上了校長,雖然手中沒有政治權力,但卻恢復了縣級的級別。周遠鴻從董萬里這兒看到了自己的遠景。他體認到,董萬里對黨,足夠忠心耿耿了。在每個運動、每個重要關頭,他總是拿出吃奶的勁兒、用實際行動向黨表明,他真的不是異已分子、徹底地背叛了自己的出身於其中的地主階級家庭。即便他屢遭錯鬥,但對於冤枉和委屈,仍總能按劉少奇在《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中指出的原則、加以處理,從無怨恨的、牢騷的情緒,反而是捕捉任何向自己開刀、以取信於黨的機會。想到這裏,他好像已看到了一個犧牲品、放在了祭壇上。為了擺脱當犧牲品的命運,他只有找新的犧牲品當做墊脚石、蹬着向上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