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魏紫丹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反右倾
·毛泽东与猴
·不堪回首忆往年——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一)
·还原反右真相——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二)
·让历史记住这一年:1957——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三)
·尤甚于“莫须有”——读《苦难的历程》有感
·壮哉奉孝!——读《梦断未名湖》
·毛泽东“引蛇出洞”考
·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格拉古轶事》一书的价值所在
· 雷鸣电闪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生存与发展不可分割
·我把党来比鬼子
·半世纪后的回答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爱之愈深 害之愈惨 --读高尔品的小说《妈妈的爱》有感
·建立《1957年学》方法谈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常篤真來找周遠鴻,通知他上繳班裏的人民助學金申報表,傳達孟主任的話,說:“這個事、拖的時間不短了。”
    遠鴻申辯說:“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

    二人心照不宣:“這好辦。你只管實事求是地申報上去,反正最後由領導定奪。為求萬無一失,要把‘申請理由’填好、弄準確,並且一定要貫徹群眾路線,嚴格掌握評審的程序。”她囑咐罷、就走了。
    她走後、緊接著楊茂森也來找周遠鴻,並把他班上的申報表在遠鴻面前一晃,問道:“你評好了沒有?”“還沒有,你們班上的事情總是一順百順,我們班總是拉後腿,助學金的‘八字’,才算評出一撇,還差一捺。”
    “我本想咱倆班統一行動,一塊呈遞上去。既然你還得個時日,我就先一步送上去了。”他臨走又問:“假如孟主任問到你班,我該如何回答?”“你就說‘快了!’、我剛才已給常篤真說了,要抓緊辦。”
    “問題不是抓緊不抓緊,而是這裏邊的問題。”楊茂森指了指自己的腦殼,說:“這裏邊有一只攔路虎,臥在貫徹‘學校為工農開門,教育為政治服務’方針的道路上。”說完,揚長而去。
    周遠鴻想起楊茂森昨天向他誇耀的評助學金的經驗:“對階級不對個人、快刀斬亂麻,一刀下去、乾脆利落。誠如梁乖真所說,你這是‘肏屄沒有擺治屌的時間長。’”
    周遠鴻繼續念、自班難念的經。難就難在,階級成分好的家庭、經濟狀況也較好,階級成分壞的家庭、經濟狀況也較壞。起碼他班上是如此。要以階級劃線,正好是急需的人、評不上,評上的人、卻比較地不急需。比如說房小梅,人民助學金對於她即便不像是呼吸所需要的氧氣那樣、缺乏幾分鐘即可斃命,也恰如是饑寒所需要的飲食衣物、求知所需要的筆墨書藉,不可或缺。可是,讓她評上人民助學金、或是不讓她評上人民助學金都有理由,並且出自同一個“因為”:他爸爸房立倫被槍斃了。唯其如此,家裏沒有了經濟來源,她上不起學,所以應該評上,如不予評上,實質上就是要把她逐出校門。也唯其如此,怎麽能評給她呢?她爸爸是被黨槍斃了的反革命分子呀!這是人民助學金,又不是反革命分子家屬助學金!
    他想起自已上學的時候,始終也沒有吃到助學金。經濟上給逼得猴兒跳圈兒,臉面上銘刻著低人一等的印記,心靈上終日像刀割、針刺、喝苦水一般,苦溜溜、熱灼灼、疼煞煞、孤苦伶仃。而要平定肚子裏的饑民作亂,也總是盼救兵而不到。
    他對比:在解放前有一位窮同學半工半讀,全校師生都尊重他、同情他、支助他,並且以他為榜樣激勵同學們長志氣。可同樣的窮困、輪到了自己,人家都覺得是活該。誰要同情你,幾乎是冒天下之大不韙。相反的,積極分子以落井下石、或說是痛打落水狗,來表現自己的革命精神,把腳踏在你的身上、當作墊腳石往上爬。
    “昨天有我,今天有你。那時候我16歲,上高中一年級;這時候你13歲,上初中一年級。”他難禁心潮起伏:“你至情的本能,使你發揮了螳臂擋車的、大愚勇精神。你眼看、插著亡命旗的爸爸,要被刑車拉去槍斃,你高喊著:‘爸爸!爸爸!’你以為聲嘶力竭就能喝住劊子手、屠殺無辜,你舍命去拉刑車,你以為一個弱少女、就可以拉得住無產階級專政的車輪子。房小梅呀!房小梅。你要去救你們姐弟的爸爸,也是替媽媽救丈夫、也是替奶奶去救兒子、也是替我們做學生的去救恩師啊!然而回答你的卻是,幾分鐘以後、沈悶的槍聲。你哭死哭活,卻哭不回來你的爸爸。古時候‘二十四孝’中有王羊臥冰感動天。你的至孝更就該感動天,卻沒有。為你所能感動的,從邏輯上說,只有解放軍大兵方明亮;他得了癲癇病,轉業到胡峰中學去當炊事員。”
    “從你們一家老小度日中,表示得清楚明白:人活在世上是多麽的艱難啊!但是,人死、卻只用食指一勾。死者已矣,你房小梅是無論如何要活下去的,你還大有活頭;也無論如,不能荒廢了人生中金色的童年。但是,。。。。。。好!我著手來解決這個‘但是’。”
    他等到下了晚自習,和房小梅相跟著走向她家。似乎她家存放有、她夠格評上助學金的第一手資料。
    當他們路過李大個子家門口時,進去稱了二斤剛下鍋的饅頭,想趁熱、讓她先吃一個,又覺不大合適,就作罷了。這個李大個子是個大老粗、個性直爽,說話大嗓門、作獅子吼,是參加軍幹校去了的苗吝時同學的姑父、即街道苗主任的女婿,年齡在40開外,長有滿臉黑油大麻子。他的饅頭鋪供應學校師、生食堂的饅頭。
    他們一進家門,碰到了小弟弟房二寶。他因經不起饑餓的考驗,竟管不住自己的手、去偷拿了同桌同學的一小塊餅乾,而被人家給毆了滿臉傷痕道道。奶奶說:“寶寶的老師剛走。”
    老師對“問題學生”的所謂家庭訪問,實際是問罪、是告狀。往好的方面說,是與家長協同、對學生進行教育。但這多半是只適用於對好學生的家訪。而對壞學生的家訪卻只能從壞的方面說。這就是借家長的手來體罰學生,作為學校教育的補充手段。因為學校是明令廢除體罰的。而體罰作為有效的手段是立竿見影的、許多教師愛不釋手;除了代之以變相使用外,就是借助於家長之手。另外就是對學生硬逼軟勸、動員家長讓他退學、或轉學;以鄰為壑,把禍水引向外人田。
    周遠鴻憤憤地說:“無怪乎岳校長說,‘誤人子弟要下19層地獄,!”他對“犯錯誤”的房二寶小同學是充滿同情的。因為他最知道,萬事好當饑難忍。饑餓可以使一個端端正正的人、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失去理智而去做、下作的、丟人喪臉的事,何況是小孩子?他給他一個饅頭、他抱住就吃,因為肚裏正餓得像狼啃似的。他又給他一元錢,說:“以後餓得頂不住時、就買個饅頭或燒餅,別買餅乾、那玩藝兒太貴,不是咱們吃的。”
    周遠鴻給師母帶來二斤饅頭,也是從實惠出發。師母最近參與了街道以工代賑性質的糊火柴盒的工作。每糊一千個,可掙5斤小米。小梅和二寶下學回到家也跟著抓緊糊。這樣維持著一家四口的生活,解決衣食住行及上學的一切費用。
    一日三餐本是中國人、千年古輩子的一項生活常規。小梅家的生活、已經脫軌,每日只能吃上兩餐:自家供應早餐,晚餐是由文工團施舍的剩飯。
    他們家、與北蒙市文工團住隔壁,經常可以聽到歌聲、管弦聲,還可以看到出出進進的文工團奶油小生,最實惠的是可以吃到他們演出結束後、吃夜宵余留下的剩飯。這便是全家吃過早餐後熬了長長的一天、而得到的豐盛的晚餐。
    每天都是等呀等!有的時候孩子們、等著等著就睡著了。待醒來時,看到媽媽端來一搪瓷盆稠稠的混湯面條、放在當地,蔥花、芫荽、姜絲、油鹽醬醋,冒出一股股撲鼻的美好氣味。於是,你一碗、我一碗,摻和著充沛的唾液、就撲撲啦啦吃將起來。
    今晚,周遠鴻在這兒等了好長的時間。按往常,喬曉月總也該回來了。他等得坐不住了,急於回校批改作業。正當他擡腿要走、未走之際,喬曉月帶著一臉無奈和欲蓋彌彰的羞憤交加、風風火火地奔闖進來,衣衫不整、頭發有些毛毛糙糙。這可是迥異於她一向的作風啊!
    平常,也是穿這一身衣裳:上身是一件左襟毛藍色粗布罩衫,下身是一條青色薄棉褲。衣服雖舊得冒白,但洗得乾乾凈凈、整飾得齊齊楚楚。鈕扣、領袖、衣縫、鞋口,都像主人的性格、又像主人的四肢五官、還像主人梳的發纂,處處表現得周周正正、端莊、大方、合體,一筆不茍。怎麽現在竟成如此德性——衣不系扣、頭髮蓬亂、舉動歪南邪北,樣子狼狼狽狽?
    她看到周遠鴻、眼睛頓時一亮,指使小梅:“怎麽沒有給周老師倒茶?”小梅正對著空手而歸的媽媽,看她像是被打劫一似、呆呆地發楞,經媽媽提醒、才想起去沏茶。
    遠鴻剛發問:“師母您出去、幹什麽了?”又發現手中杯內的茶、是房恩師生前最愛喝的信陽毛尖,因受老師的影響自己也愛上了這種茶。睹物思人、物是人非,他感傷得都沒有聽見師母支吾其詞的回答:“嗯。。。。。。沒有啥事。”師母為轉移他的追問,又說:“小梅在學校讓你多操心了。”
    周遠鴻本意是來這裏為小梅評上助學金、找充足理由的。但到了這裏,又好像沒有什麽新話要說。家庭困難情況,說說還是老一套。至於曉月本人剛才發生的新事故,她是爛到肚裏、也不好意思說出口的。即便、即便她肯說,真的說了,也不能據此有助於增加評助學金的分量,只不過是讓憤怒和憂傷、徒然更加積累。
    他看表,12點過了,抓緊回校。桌上放的兩摞作業本、明早還要發給學生。
    周老師走後,小梅一再問媽媽:“怎麽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媽媽不答,只管把鍋放在煤火上,倒進熱水瓶裏的水、又切了幾塊紅薯放進去。看鍋子滾了,才又把拌好的玉米面糊、也倒了進去。就這樣,天也轉、地也轉,一家老小到半夜才熬到嘴裏一頓紅薯玉米粥晚餐。
    小梅給奶奶盛罷飯,又端了一碗放在媽媽面前,然後又在每人面前放了一個饅頭。媽媽看著饅頭,連問個“是從哪裏來的?”都沒問,漠然全無反應。
    奶奶去晃動二寶:“寶寶醒來喝碗飯!”奶奶堅持著把他喊醒,說:“孩子跑騰一天,又餓又累,剛才也只是乾啃了個饅頭。”
    她心疼地撫摸二寶頭臉:“再喝一碗熱飯。唉!苦命的人兒。”
    喬曉月眼裏噙著淚水、渲溢出來,滴落到冒著騰騰熱氣的玉米粥裏,咬牙切齒地迸出一句話:“知人知面不知心!我恨死了你這、人面獸心的東西!”
    文工團的伙夫,不,現在被稱作“炊事員同志”,雖是貧農出身,但在舊社會也上過幾天學。到文工團後,得閑就熱心地閱看劇本,文化也一天一天提高,逢人說話總愛文縐縐的。比如他需要說“忘記”的時候,就要拿腔拿調地說:“忘卻了!忘卻了!”
    他對喬曉月,從不吝惜誇獎的美好詞語,總是傾囊相贊:“像嫂子這般大家閨秀,身段苗條、姿色出眾、唇紅齒白、秀色可餐,人有人材、貌有貌相。想到這裏,不由我淚紛紛,可惜呀可惜人好不如命好。我們團的‘梅蘭芳’(本團一位以貌美著稱的女演員的外號)、你不斷見到,她哪裏能跟你相比?你說呢?” 炊事员同志,馋涎欲滴,郑重其事地继续说:“嫂子,你聼我說‘秀色可餐’;可我对‘秀色可餐’并不甚解其意。”
    这位大家閨秀以明確的目的、堅定的氣態,規正这位炊事员同志的態度,回擊说:“我說你們文工團的夜宵可餐。 不過聖人還留下了古訓: ‘蹴而與之,行道之人弗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