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魏紫丹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一個“自然科學沒有階級性”、一個“教學雙內因”,周遠鴻提出的兩個問題把整个學校攪得議論紛紛、沸沸揚揚、風風雨雨。從小學就教過他的賀恩廣老師,看到他一人在數學教研室批改主作業,向他走來,問道:“剛才你房師母找你是什麽事?”
    “說是房小梅神經錯亂、走迷失了。我趁課外活動這一會兒、緊趕著批改完作業,一下學我立即就去、到她那兒看看。”
    賀老師說:“對房老師,我們從前已經交換過意見、這裏就不再說了。現在,我有幾句當緊的話要說給你,也不能多耽誤你的時間。”

    周遠鴻求教心切,說:“有什麽話,賀老師您就盡情說好了。把時間用在聆聽老師的教導上,比幹任何事情都值得。”
    賀老師語重心長地說:“一次次運動、人人自危,堵都堵不嚴,你卻到處扒豁子、捅漏子。我不知你意欲何為?”
    “賀老師! 您就別多慮了。我的發言都是經過思前想後的。我堅守兩個基點:第一,要言之有理、持之有故。第二,即便錯了,出發點也是愛黨的、而不是反黨的。憑這兩點,我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董校長說,毛主席提倡獨立思考,反對思想懶漢、反對奴隸主義和教條主義的學風。弄不好,董校長會力排庸人之見,說我才是符合毛主席要求、肯於開動機器的青年人哩! 我想過,所有我提出的問題,都是按著黨的牌理出的牌、沒有哪一張牌是冒冒失失亂出的。”
    “既然如此,我就無話可說了,願你好自為之。”賀老師有些失望。
    周遠鴻自以為,直話直說、雖是顯得有些年輕氣盛,但本意、卻是為了讓老人家放寬心。賀老師卻認為他是自病不覺,天到這般時候、還在高枕無憂。老人已覺察到他蹚的地雷,導火索正在冒著白烟、發出吃吃的音響,才在此千鈞一發之際、抱了“破著老命吃鉿鉻”——不計後果的決心,來向他傾吐肺腑之言的。
    周遠鴻含著熱淚表白著、自己理解和感激老師的深長用心,請求老師說下去。
    “我對你講的牌理就感到莫明其妙!”賀老師說:“這樣說吧,假如我本人都不按牌理出牌,你又怎麽能按我的牌理出牌呢?”
    “是毛主席提倡開動腦筋、獨立思考,反對懶漢思想、反對奴隸主義、反對本本主義的呀! ”周遠鴻情不自禁地說過這話以後,有點後悔,怕再氣惱了老師。既然老師在這種氣氛下,還能這樣肝膽相照地、說內瓤裏的話,自己本該只有老老實實、虛心聆聽的份兒才對頭。
    賀老師並沒有生氣,反而認為學生周遠鴻、是為了追求真理,給老師設了個耙子、使他對所謂的“牌理”進行有的放矢地分析;而周遠鴻自己、卻像孟夫子所說的:‘引而不發,躍如也。’這本來是賀老師講歷史課所慣用的啟發式的教學方法,不料,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今天,他的學生竟跟老師來了個“請君入甕”。
    這激起了賀老師的談興和俠義之氣,頓時血氣上升、儼然紅臉關公,賭著——雖是甕也要不請而自入、甚至雖是斧鋸鼎鑊而不避的豪氣,開言道:“是讓你獨立思考地去反孫中山的舊三民主義這種本本主義;去反蔣介石的‘一個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這種奴隸主義;難道是要你用‘獨立思考’的態度來對待共產主義嗎?更其為然的,是要你去反對黨內的陳獨秀、李立三、王明、博古、張國燾 。。。。。。證明毛主席是唯一正確的,如此這般的獨立思考。我國一個很大、很大的馬克思主義文學家胡風,寫過一首歌頌毛主席的詩,說毛澤東站在高山之巔、宣稱了三個字。這三個字可以概括三百、三千萬個字,這三個字就是:
    我——要——大——!
    “他”——他看了看教研室墻上貼的那幅端莊、偉大、慈祥、謙和的人民領袖肖像,用手指楞楞地指著,說:“他要大!要比秦皇、漢武、唐宗、宋祖,要大;要比孫中山、蔣介石。。。。。。任何人都大,他還要比萬能的上帝大!”
    “不! 他是無神論者,認為世上不存在神。上帝只是統治階級創造出來麻痹人民、維護統治階級利益的工具。”
    賀思廣老師一口氣說到底:“是的, 我是有神論者,相信上帝。所以,我才能說出上面的話。上帝要我還要、再說出下面的話:毛主席所謂‘無神論’的‘無’,就是他說的‘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中的破、塞、止。‘無’了別的一切神(包括億萬人信仰的上帝),然後,不管你是黨員不是,全世界大一統、統統只準供奉唯一的神——領袖個人,他。不能說共產黨是宗教,只能說,共產黨超越宗教。同樣,不能說你的論點是錯誤的、因為你沒有錯誤,只能說你有罪、因為你瀆褒了神靈,所以只能說你比錯誤還錯誤,就像共產黨比宗教還宗教。這就是我作為老師向你傳道授業的最後一言。願上帝與我們同在!”
    “最後一言”,好像是賀思廣老師傳遞給學生周遠鴻、一個視死如歸的信息,好像是於無聲處聞驚雷:“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北蒙市的市民,當然還有農民,你要是不了解他們,就會相信他們說的:“共產黨來了,事事講道理、處處講道理。”——這是歌頌黨的話;要是真了解了他們,就又會說他們油腔滑調,嘴上說一套、心裏想一套。任誰也不會想到,他們是利用了“道”、“倒”同音,傳達著的是另一種心聲:“共產黨講的都是倒理,甚麽理都是倒着講;就是不講正理,甚麽理也不正着講。”
    還有一句諺語是與此具有異曲同工之妙:“得了便宜賣乖”;被市民們演化為“得了國賣國” 。這可令歷史教師賀恩廣費了一番考證功夫。“得了國賣國”是指沙俄在歷史上侵略中國大片領土;而罵別人是賣國賊的共產人、一旦當政(得國)就立即對這種侵略宣布予以承認(賣國),這種國家的大政方針呢?還是指目前社會生活中的種種具體現實呢?就著後者,賀思廣老師自言自語:“周遠鴻還沒變成那種人!”要是已經變成了那種人,他就會把老師為對他的命運擔憂而發出的“反動言論” ,是的,是反動言論,是不折不扣的惡毒的反動言論,當作如獲至寶(得國),去打小報告(賣國),用老師的鮮血染紅自己的頭頂,向黨表明自己一片赤誠。因為那種人,想立功想得發瘋,而立功的大小又取決於你打小報告所指稱的問題的嚴重性和你跟被報告人、關系的親密性,最好是爹娘;師生關系也差強人意。
    周遠鴻也在恐慌戰栗,也是自言自語:“賀老師也還沒變成那種人!”他要是已經變成了那種人,就會由於歷次運動,已經嚇破了膽、趕快去自首,唯恐對方搶先檢舉了自己、下場不堪設想。或是,由於抓不到別人出賣、就出賣自己,新我出賣舊我,由此表明,新我還是一心向黨的。而這樣的“得了國賣國”,就等於是對他的學生周遠鴻磕了一個頭、放了三個屁。
    比鳳毛麟角、還難能可貴的是,一對師生、都還沒有變成那樣的人。學生感激老師的教育和關懷,老師不避風險地擔當:“寧願學生負我、我絕不負學生們!”
    胡峰中學一陣陣空穴來風、風聲鶴唳,都是沖著周遠鴻來的。風傳他到處自吹自擂,說自己是青年馬克思主義者,他要是早出生半個世紀,《實踐論》、《矛盾論》就輪不到毛主席寫了。
    這還了得! 梁乖真、楊茂森、韓劍魂、胡安石。。。。。。都抱著搶頭功的心情,爭前來到校長室告急。
    他們師生在談話中所呈現的危機感、遠沒有同時發生在他們背後——校長室的事件,來得快、來得猛!
    董校長在處理階級鬥爭問題時,一向以穩——不打草驚蛇、準——擊中要害,狠——要致命;在這三字上顯示其“姜、是老的辣。”
    匯報之後,楊茂森這樣評說周遠鴻:“子系中山狼,得志更猖狂”。在這夥人沆瀣一氣,你說‘公雞能下蛋’、他說‘親眼見’。黨,只用正确地貫徹群眾路線,所有好人就都會死在證見手裏。
    董校長聽著,用小刀削著火柴棒、當作自制的牙簽、剔著牙,剔一會兒、再用小刀削個新尖兒、繼續剔,直到大家住口,才說:“今天在教研室討論,我參加了,沒聽出他有這樣的意思呀!”
    韓劍魂說:“他敢把這話放在桌面上?是在陰暗的角落、小廣播散布的。”
    “你是他高中班的班主任,你掌握他的哪些第一手資料?”
    “最近我沒大理他,一看他那股不可一世的氣勢,就能拒人於千里之外。”
    校長又轉向胡安石,說:“你是他的教研組長,這話可是你親耳聽到的嗎?”
    “不是。是駢觀棣聽別人說的。”
    “那就是說,駢觀棣也是輾轉聽到的。在座的有沒有誰、親自聽他本人說過這話?”
    “肏屄沒有擺弄屌的時間長!”這是梁乖真的口頭禪,現在他所以窩在心裏、沒有出口,是他憶起了三年前在知識青年訓練班,當時的董部長(眼前的董校長),曾教導過他:“今後要按政策說話,不要罵罵咧咧的,那是遊擊習氣。我們進城了嘛!”說話不及,進城已三年了。他現在說話已克服了雞巴、屌不離嘴,差三隔五還要轉上個文詞兒;在穿戴上已是一身學生藍色人民裝、腳登黑皮鞋,雖然鞋面灰塵多了點、走路八字腳,但畢竟“洋裏帶土”、比起愛人黃愛竹原來批評他“純粹是個土包子”來,也就算得上是鳥槍換炮了。
    嘴上沒有說髒話,但對校長一直追問:“誰親自聽他本人說過?”卻難耐心中的急躁,他說:“你是不是親自聽他說的?這無關宏旨。你就相信,這個話只能出自、他這樣的人之口。別的領導不了解他還猶可說,你還不了解他那個德行?在剛一解放,你是知青訓練班的主要領導人、我是小組長,他曾發過多少仇恨共產黨的謬論?胡峰中學大都摸不清楚,只有我們最摸底細。當初評人民助學金時,你還沒來,岳校长尚不明真象,我只好給孟主任下了底話:‘人民助學金給誰都行,唯獨不能給周遠鴻!’其實,想當初就根本不該錄取他。”
    董校長問:“後來怎麽又錄取了?”
    “我一個人堅持有什麽用?孤軍奮戰、寡不敵眾,我的胳膊扭不過他們的大腿。他們都是菩薩心腸,孬種都讓我一個人落了。現在回過頭來看,這是毛主席在抗戰時期就警告過的階級對階級的抗降主義,也是我們辦學的重大路線問題,學校是向工農開門?還是向地富開門?他們向周遠鴻投降了! 周遠鴻得勝了! 我就奇怪,怎麽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竟能蒙住一群三、四十,五、六十的人呢! 更何況,他們中還有老革命、共產黨人呢?”
    楊茂森立即補充,說:“性質完全相同的問題,現在重現在房小梅身上,我們可不能重蹈覆轍。”
    葉效湖急忙解釋:“我接班主任後、就注意到這個問題。現在已經勒令房小梅退學了,省得她在學校裝瘋賣傻、擾亂人心。真是可惡之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