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2017-02-23

   中国有文化,却没有文明,也仅仅被列入了恒河、尼罗河和黄河的三个大河文化。毕竟没有一条河的文化被世界公认为文明,所以也只能如同犯了大罪的基督教一样,尽管产生了社会主义思潮的重要思想,也不能象古希腊、古罗马的文化被公认为文明。西方文化是由两个文明和一个文化组成,东方文化的三大支柱则全是文化而够不上文明。难怪现代中国人怀疑中国文化是否有问题,理由是中国比西方国家相差和落后太大。二、三十年前就有学者提出了西方文化应该被称作海洋文化,海洋文化孕育出了文明。可是中国确实有着一万五千公里的海岸线,仍没坐上文明的宝座。有人看不起岛国文化,但日本和台湾的兴起和发达,走上了世界文明之路的前列。中国的历史长,文字的发生和创造也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固然这是值得骄傲的财富,但重复的历史和没有进步的历史又是令人悲哀的历史。我们经历了漫长的文化起源和发展时期,但很快就进入了一个人文政教的礼乐文化时期。不少史学家把这段时期称做礼乐文明。可惜我们的文化祖先没能把礼乐文明发展光大起来,反而降格到皇权专制文化并持续了两千两百多年。这就是我们的悲哀。从表面上看,五千年,了不起;文化,听上去不坏;五千年文化就更是吓人了。有群体动辄就是“展现和发扬了五千年文化”,在装神弄鬼招摇过市。其实并不知文化为何物,更不知文艺复兴的欧洲人民,就是用自由主义思潮打碎了极权统治的千年黑暗。人要有独立人格,为的是凡事要有自己的见解,而不是人云亦云。都说唐朝有个贞观之治,于是李世民就好得不得了。英语世界有句俗话是:Too good to be true. 就是说,太好了,反而令人令人难以置信。为了做皇帝,李世民把哥哥、弟弟两个家庭的一百多人都杀了。或许李世民的政治正确,但程序和做法上也应该正确。这就好比共产主义或许是个好东西,但活活饿死五、六千万人去实现这个主义,谁都会认为这个主义是罪恶的。一个残杀同胞兄弟的人被赞为爱民如子,又有谁会信呢?被誉为民族英雄的岳飞想必是没有读过后羿射日的故事,所以不懂得“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的道理。康王在杭州做了皇帝,文武大臣都在延续南宋政权,唯有岳飞拼命要把钦、徽两个皇帝从金人手里就回。于是就发生了一天之内十二道要他撤军的金牌,又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杀,秦桧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发金牌、杀岳飞的是皇帝,秦桧再坏也没有这个权力。他说出的“莫须有”,其实是为皇帝杀岳飞找借口。道理很简单,南宋有了皇帝,岳飞非要把钦、徽两个皇帝救回来。假如岳飞真的救回了那两个皇帝的话,国家不能有三个皇帝。是现任皇帝把那两个皇帝杀掉,还是那两个皇帝杀掉现任皇帝后,再自相残杀,最后剩下一个活着的当皇帝?这是个人人都该知道的常识,但又是皇帝难以启齿公开昭告天下的原因。秦桧的“莫须有”三个字,实际上是要人们自己去考虑,国家能否有两个、三个皇帝?川普当选总统,美国选民是不会再选出第二个总统的。共党在中华民国的土地上建了个中华苏维埃国,当然被民国的国军打得四处逃窜了。每个人都可以捧着一本书去读,但能读懂、读透的不多,从中产生个人见解的人更少。共党篡政后,打倒、批臭了所有的古圣先贤,于是中国人就失去了“知得失”的“以人为鉴”了。胡适老先生被痛批,使得共党治下大陆的学人竟然不知道科学方法、科学态度和科学精神。更遑论有人公开对演绎法和归纳法的人类思维方式提出质疑了。从古自今,人类始终在进行着人文社会和自然三大科学的研究,唯独共党治下的大陆没有人文科学的研究。其结果造成不少的中国人不知道人为何物,更是给了一些善于投机钻空子的人提供了装神弄鬼、自立教门、欺瞒民众、达到个人敛财的捷径,而且更是乱上加乱地迷惑人心。真不知道那些自我标榜“展现和发扬五千年文化”的人是否读过儒释道的书。共党不但不读古人的书,甚至反传统文化。同样,不少不读古人书的人,却又在得意地宣传自己展现和发扬文化。现时的中国人就是这样地诡异。近日有闲,知新之际,再次温故,偶然读到孔夫子警语:“损人而自益,身之不详也;弃老而取幼,家之不详也;释贤而用不肖,国之不详也。老者不教,幼者不学,俗之不详也;圣人伏匿,愚者擅权,天下之不详也。”圣人毕竟就是圣人。短短五十九个字,就把个人、家庭、国家、传统习俗和天下的兴盛及不详全都讲解得清清楚楚。身为大圣先师,所用的文字可以使愚夫蠢妇都能明白,无奈人们不读书。共党从来损害全体国民的权益,甚至一手不断造成国民的死亡和人权灾难。为的就是共党要把自己高高地置于国民之上,去享受特权,去贪污,去腐败,去把全民的财产卷逃到外国。毛泽东愚弄人民,写下了“为人民服务”五个字,而事实却是亿万中国人死在它当政的二十七年里。四十多年后出来个习近平,不止一次说出了共党是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的重要的话。然而全大陆各地早在十几年前就已响起了“铲除共匪”的口号。习坐上头把交椅已四年多了,至今没有见到他丝毫为民服务的迹象。非但如此,虐民害民倒是更加疯狂,所以共党才走到了随时崩溃的不详地步。乱世、末世,通常是人人都要说话,甚至要跳出来表现一下自己的时候。于是在指责批判习近平的声浪中,也不时夹杂着习的忠心者们的赞美的噪音。可惜的是这些不识时务的人是做不成造时势的英雄的,只能成为保皇、帮闲,其实是走狗的可怜下场。四十年来的一胎政策,造成了多少家庭六个大人变成了臣下和奴婢去侍候一个小皇帝。当了十年太阳的毛泽东显然没读过《诗经》,不知道四千年前的中国人是多么痛恨人为的太阳。毛这个太阳在死前留下个一胎政策。遵从了这个政策的家庭,便在共党的绝对领导之外,又多出个家庭皇帝。共党的领导权被削弱了,但一孩家庭的悲剧也发生了。有几个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能成材的?又有多少失独家庭在无可挽救的哀痛中?四十年后,又冒出个想当太阳的习近平。幸亏在民间的讽刺、挖苦、谩骂声中,打掉了这个人为的太阳。想必习并不了解国情,更不知道大陆上的实际人口是多少,就发布了个允许生二胎的政策。但是多少对夫妇,已经失去了生育的机会了。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不少的有识之士就在议论,共党的用人政策是只用奴才,不用人才。任何事只要共党不插手,都能顺利做完。只要共党一插手,立时就大乱。这种情况从历次运动的实质中都不难看出。近十来年的百业凋零,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胡锦涛的十年加上习近平的这四年,显然表现出的都是束手无策,一筹莫展。共党的官吏总数高达九千万,个个自报的学历都能吓人一跳。但在腐败的因素下,学历、学位,则是与真才实学严重脱钩的。习、李两个经济博士的解难之道又在哪里呢?更何况学问与人品、道德、公心、和良知并不是同步的。科学的巨人未必是心灵、精神的贵族。更何况共党们原本就是一群土匪、流氓、痞子起家的,即便金盘洗手,又哪会有立地成佛这种便宜事呢?古人说:“开锅君民,教学为先。”历朝历代的皇帝都曾几次下诏给地方官,要他们不惜到深山、岩穴、密林中,去发现贤良方正和孝廉,举荐给朝廷。显然国家要的是正人君子,圣旨中从不曾提到博士和研究生。可见人品、道德、行为是放在第一位被考量的。顺便提一下,博士这个词的出现是在宋朝,不是用在太学中,而是用在茶馆、酒楼中。沏茶、斟酒的人,他们被称为茶博士、酒博士。美国的斯坦福大学近日宣布,鉴于北京大学的课程混乱和水准差,以及学术造假,“代写论文”、“各科代考”的广告公开招揽生意,造成冒名博士、骗子教授铺天盖地。所以斯坦福大学终止与北京大学的交换学生计划。不知这件事是习近平的伟大部署,还是令中国人羞愧。胡锦涛当政时,曾骄傲地宣布,中国大陆上的博士数量超过美国了。这个成就却曾使中国人迷惑。既然有高学历的人如此之多,为什么六十多年了,中国人却没有荣获一项科学奖?看来共党、习近平、捂毛、篾片、以及教授、博士、专家们羞于启齿的解释,由斯坦福大学代劳了。据说习团伙的高层中,人才济济,居然有金日成大学毕业的。不知道是否有波尔布特大学毕业的?或者是齐奥塞斯库大学、恩维尔.霍查大学、卡斯特罗大学毕业的?正是由于这群愚者擅政,才造成民间大批的仁者智士们不屑出头去与庸人们为伍。读过《东周列国志》的人应该知道,作者在完成这部百万年的历史巨作后所总结出的经验教训是:“总观千古与亡局,尽在朝中用佞贤。”当人们在骂混账世界时,其实是在骂朝廷混账。当人们说这是清平世界时,其实是在说政府清平。如此看来,无论是大河文化,海洋文化,或者是岛国文化,甚至是猎头文化,其发生、发展、或者没落、消失,更无论年代的久远,都是人的作为。其关键就在于人的贤与不肖。至于神鬼天象等谬论,纯属井市愚夫蠢妇之所为。所表现出的正是不知人为何物的愚昧。当然也就更不知道作为人的自由追求和创造的自然属性。所以孔子才有“上智不移”和“下愚不移”的论断。七个香港警察知法犯法,被法官判处入狱两年。竟然就有大陆上的太子党悬赏一万块钱,雇人去打这位法官。两种社会制度截然分明。中国人愿意生活在哪种制度下,也必然是态度分明的。毛泽东害死亿万中国人,没听说有人出赏金雇人杀掉毛魔头的。邓小平干出了北京屠城的罪恶,也没人出钱去杀掉中国屠夫。胡锦涛是杀害藏人和维族人的凶手,也没听到有人雇凶去杀掉这个凶手。难道太子党把打人的香港警察入狱这件事,看得比毛邓胡杀人还要严重吗?这种思维的逻辑性又在哪里?从这个太子党的这一行为所表现出来的,就令全体中国人不难推断它们的父辈都是一群什么东西了。由这群东西建政,中国大陆不是匪区又是什么?匪类当然要匪类接班,匪气十足的孙子党们也摩拳擦掌地准备从太子党的手中接班。朝鲜金家的三个胖子不正是这样接班的吗?两千多年中国的学者们不争气,始终没能把华夏文化推向文明。好不容易出现了孙中山先生等一批真才实学的人,推翻了帝制,建立了民主共和的文明。但仅仅三十八年,就被泛滥的匪祸蔓延而退守台湾。没当过奴隶的大陆人民终于尝到了给土匪当奴隶的滋味了,但竟然有人为此而自豪骄傲。做奴隶的引不起同情倒也罢了,最怕的是得到“这群可怜的无可救药的混小子们”的评价。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财富,儒释道三家学问都是在探讨着人文哲学的理念,似乎只有明朝的《西游记》的作者在力图把文化推向文明。孙悟空的一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话,和大闹天宫的内容,都是民主的启蒙思想,更是符合了民间的一句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朦胧民主意识。绝非一些文艺组织把孙悟空演成一群在舞台上欢蹦乱跳的猴子,仅仅是招来观众一笑那么简单。读书是为了明理,为了服务、造福大众。如果博士、教授、专家们人鬼不分,人匪不分,人兽不分的话,应悔当初不如不读书。不能为民兴利除弊,不懂除恶向善,又读的什么书呢?无论人们愿意与否,我们已经身处大变革时期,该是想一想去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