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圣灵光照中国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1日-2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21日-3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7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2
·张维迎教授北大毕业典礼演讲
·《荒漠甘泉》7月11日-20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这事出于我。”(王上十二:24)
   
     “得意暗藏在失意之中。”——福克斯牧师
   
     我的孩子,今天我有一个信息传给你;好叫你上面的黑云消散,前面岖路变平。这个信息是很短的,只有五个字,但是我要你铭刻心中;又把它当作一个枕头来安放你疲倦的头,使你真能高枕无忧。这个信息是什么呢?就是“这事出于我。”

   
     你有没有想到过:凡与你有关的事,也与我有关?因为:“摸你们的,就是摸我眼中的瞳仁。”(亚二:8);“我看你为宝,为尊。”(赛四十三:4)。所以,我特别喜欢训练你。
   
     当试炼攻击你,“仇敌好象急流的河水冲来。”(赛五十九:19)的时候,我要你知道“这事出于我”,你的软弱需要我的刚强,你的平安在乎让我替你争战。
   
     你是不是正在艰难的环境中,四周的人都不了解你,都不遂你的心意,都看不起你?“这事出于我。”我是管理环境的神。你所处的境遇并非偶然的,都有我的美意在其中的。
   
     你不是曾求我给你谦卑吗?你看,我已经把你反在一个学习谦卑的学校里了,你所接触的人和环境是被我利用来成全我的旨意的。
   
     你是不是正感觉经济缺乏呢?“这事出于我”,因为我是经营你用度的,我要你向我支取,完全仰赖于我。我的供给是无限的(腓四:19)。我要你证实我的应许,我不愿意你“在这事上却不信耶和华你们的神。”(申一:32)。
   
     你是不是整夜忧愁呢?“这事出于我。”我是忧患之子,常经忧患,深知怎样担当忧患的。当你向世人寻求安慰时,我故意叫他们不给你同情,好叫你转向我寻求永远的安慰(帖后二:16/17)。你是不是渴望为我作些伟大的工作,结果倒反卧病在床呢?“这事出于我。”在你忙碌的日子,我不能引起你的注意力来;我要你学习一些更深的功课。事奉不是体贴自己的热心,乃是遵行我的旨意。我有许多顶心腹的仆人,都是关于最冷僻的地方,用祷告事奉我。
   
     今天我把这个信息当作一瓶香膏送在你手里。你可以自由敷用。我的孩子,不顺的环境,扎心的毁谤,无故的逼迫等等,临到你的时候,你就敷上这香膏。如果你能在一切事上看见“这事出于我”,所有的痛苦便会立时消失了。——司诺
   
   《荒漠甘泉》2月2日
   
   
     “他…将我藏在他手荫之下;又使我成为磨亮的箭,将我藏在他箭袋之中。”(赛四十九:2)
   
      “在他手荫之下。”我们常有到那里去的需要。日光太炫耀了;我们的目光会受到损伤,使我们不能分辨相仿的颜色。所以神将我们暂时藏在疾病的荫中,忧愁的荫中,穷苦的荫中,在那里和日光隔绝。
   
     但是不要怕!这是神的手荫。他正在引导。你有许多功课只能够在那边学得的。
   
     不要想神已经把你丢在一边了。你仍旧在他箭袋之中;他并没有把你当作无用之物抛去。
   
     他现在把你藏起,保守你直到相当的时候,他要配你在弓弦上,送你出去,使仇敌受亏损,使神得荣耀。哦!在神手荫之下的信徒啊,战士如何宝贝他的箭,把它藏在贴身的箭袋中,神也如此宝贝你爱护你,藏你在他的荫蔽之下。——梅尔
   
     许多时候,黑荫倒是生长必需的条件。美丽的玉蜀黍在夏夜的荫下生长得最快。在炎热的日光下,他的叶子是卷着的,到了天上起黑云的时候,叶子很快地开放了。也有许多美丽的花,日间藏起它们的美丽来,晚荫降时方才开放。多云多雾和多荫的地带,草木也葱郁茂盛。花圃里不但有晨间怒放的花朵,也有“夜来香”,“夜来香”在日正当中时并无光彩,到深夜才散布它的芬芳。
   
   《荒漠甘泉》2月3日
   
   
     “圣灵立刻把耶稣催到旷野去。”(可一:12直译)
   
      这似乎是很可怪的一回事。“立刻。”在什么事情发生了之后,才有“立刻“呢?在主从水里上来,看见天开了,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父神公开宣布:“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可一:10)之后。这并不是反常的经历。你有否这样的经历?岂不是山峰一程之后,立刻就是山谷的一程么?也许昨天你曾飞翔天空,歌唱赞美;今天你的翅膀下垂,歌声全止了。早晨你曾享受父神的欢笑;晚上你会在旷野中说:“我的道路向耶和华隐藏。”(赛四十:27)。
   
     可是,信徒们啊,事情突然转变,并非出乎偶然,乃是有神的美意在其中。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祝福之后,就有这“立刻”呢?原来祝福是手续,“立刻”是目的。“立刻”就是祝福的下文。神给你祝福,原是要使你能胜任前面的荒漠——客西马尼,各各他。神光照你,高举你,给你力量,原是要你冲过前面可怕的阵地;神给你亮光,原是要你经过黑夜;神给你帮助,原是要帮助那些无助的。
   
     并非随时有资格到旷野去受试炼的,你必须先有约旦河的祝福,然后才配到旷野去。唯有圣子的启示,才能使你承担圣灵的重负;惟有洗礼的荣耀,才能支持沙漠中的饥饿。——马得胜
   
     祝福之后就是战争。
   
     一个人的精神修养,将因试炼而充实,而有显着的进步。但试炼时期是不平常的。在这个时期,地狱好象张开了口的门户,我们的灵魂如入罗网之中,神并且让我们落到魔鬼的手掌中去。但这个时期,对于永远把灵魂依赖他的人,迟早必会结束于胜利之中,不管这试炼时期有多长,总有神奇的功用,无穷的后效。——怀特
   
   《荒漠甘泉》2月4日
   
   
     “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赛五十八:14)
   
      熟悉航空的人告诉我们:他们初习的时候,常是逆风驾驶。逆风会把飞机抬得高些。这个秘诀,他们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呢?他们从鸟类那里学来的。如果一只鸟儿正飞着玩,他就随风而飞。如果遇见了危险,他就立刻转过身来,面向风飞;这样,他可以飞得高些。向着太阳直飞。
   
     人生的逆境,是神给你的逆风,它们能抬你到最高级的——属天的——生活去。这就是“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的方法。让我们作一个带响弦的风筝,在神的风中越飘越高,同时发出最好听的音乐——赞美——来以悦神耳。
   
     你有没有经历过:夏日空气热闷的时候,有时竟连气也会透不过来。但在西方的天空,出现了一朵云,踉踵而至。暴风雨掩盖了这世界,给这世界带来了无穷的舒适,空气也澄清了,气象为之一新,世界是改观了。
   
     人生也完全一样的道理。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环境可能起了恶劣的变化,但它能发生澄清的作用,充满了新的气象,好象天堂的一角也被带到地上来了。
   
     障碍应该使我们欢唱。风之能发生曼妙的声响,并不在海洋上畅行无阻的时候,而是在艰难地吹过层层枝叶交织的松树林间,或是吹到“爱奥良”琴的弦上,起了阻抗作用的时候。在上面这些场合,风才发出有力和美丽的音韵。释放你的灵魂,让它横扫生命的障碍,穿过痛苦的可怖森林,小至微细的磨折和烦恼,那么你的灵魂,也会唱出它的歌声了。
   
   《荒漠甘泉》2月5日
   
   
     “你们出来必不至急忙。”(赛五十二:12)
   
      我不相信,我们已经了解在安静中的奇妙的能力了。我们常太急躁——我们自己一定要去作——不给神一个机会彰显他的荣耀。因此,神常对我们说,“站住。”(出十四:13),“安坐。”(路三:18),“住了罢;静了罢“(可四:39),他才可以发挥他的全能。
   
     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中,我们的失败常是因为我们要自己工作得胜;其实,我们需要让神在我们里面工作。当你请一个摄影师替你照相的时候,你必须安静不动,完全让他作。
   
     神对于我们有一个永久的目的,就是要我们象他的儿子;如果要达成这个目的,我们必须处在被动的地位,关于如何主动,我们听得太多了,也许我们更需要了解安静的意义。
   
   《荒漠甘泉》2月6日
   
   
     “他将海变成干地;众民步行过河;我们在那里因他欢喜。”(诗篇六十六篇六节)
   
      按常情况来,百姓过红海时,波涛在两边翻腾,追兵在后面呐喊,他们一定惊恐,战他,痛苦,仓皇;可是做诗篇的人竟说,“我们在那里”——大水中——“因他欢喜”。
   
     有多少信徒能有这样的经历:“在那里”——在一个失望的绝境中,一个外患内忧的时侯,能“因他欢喜”?
   
     “在那里”立约的神来了!“在那里”他的应许实现了!“在那里”仇敌消灭了!“在那里”信不过来的经历尝到了!如果不“在那里”,在一个顺利的境遇中,即使花尽力气去找,也找不到这些荣耀的事实。好象白日有了阳光,把星光遮掩了;黑夜一到,满天的明星出现了——经上的应许,安慰,盼望,也都是在忧愁之夜出现的。
   
     象雅各在“雅博”一样,日落之后,才有天使前来,我们经过虔诚的祈祷之后,才能获得结果。
   
     亚伦在夜晚点燃神灯,在困苦艰难之夜晚,信徒的明灯,放出最灿烂的光亮。
   
     拨摩海岛上的约翰,在孤单凄凉中得见主荣耀的异象。今天在地上仍有许多荒凉的拨摩海岛,那里有主的爱和恩典,有主的同在,可以消灭孤单和忧愁。读者,你愿不愿意去呢?
   
     有多少旅客,在经过红海和约但河的苦难时,能一心想念神,说:“我们步行过河,在那里——在这些黑暗的经历里,在波涛四边翻腾的光景里——因他欢喜。”——马克特夫
   
     “…从那里…我必赐他葡萄园,又赐他亚割谷作为指望的门,他必在那里歌唱。”(何西阿书二章十五节)
   
   《荒漠甘泉》2月7日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应当仰望神;因我还要称赞他。”(诗篇四十三篇五节)
   
      有什么理由叫我们忧闷呢?有两个理由,可是只有两个:第一,如果我们还没有得救,我们就有理由忧闷;第二,如果我们已经得救了,而仍活在罪中;那么,我们一定会忧闷的。
   
     除了这两件事情以外,我们就没有理由可以忧闷。一个正常的信徒,如果忧闷,是一件可怪的事;因为一切的事我们都可以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来告述我们的神。我们一切的需要,我们一切的困难,我们一切的试炼,只要相信神的大能和神的爱,样样都可以过去的。
   
     “应当仰望神。”哦,让我们记住这句话:我们没有一个时侯可以不仰望神。不管我们的需要何等多,我们的难处何等大,我们的指望何等小,我们的责任只是仰望神;结果,我们会发见:这样的仰望并不是徒然的。到了神自己的时侯,帮助来了。
   哦,在我以往的七十年又四个月中,我已经试过几百次,几千次;仰望神并没有一次失败的!
   
     当我以为帮助再没有可能来了的时侯,帮助就在这个时侯来了;神有千万个不同的方法,千万个不同的时间,可以帮助我们。他不受任何限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