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基督教如何改造西方文明?何光滬教授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圣殿重建
·《荒漠甘泉》10月25日- 26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1: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7日-28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2: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3: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4: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5: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Page 5 of 27
   5
   此外,耶穌的教導包括引出“神的國” (1:15; 4:11, 26, 30; 9:1, 47; 10:14, 15, 23,
   24, 25; 12:34; 14:25; 15:43),即“將要來的我祖大衛之國”(11:10)17。在馬可福音中,神
   的國是以“跨越邊界”(即在耶穌里,神已經干預了人類歷史)18,並且在這一歷程

   中,步步領導著他們。如此,“馬可以‘神的國’為傳講耶穌的中心概念”
   19。 福音/好消
   息宣揚和教導神國的結果,是勸導人們要認罪20、悔改21、信福音22,並且接受耶穌的饒
   恕23 — 祂是富於同情的24、恩慈的25、樂助的26。
   在馬可的敘述中, 藉著片詞“在路上”(on the way) 可查察出宣教語言,其中”道
   路”(way) 或”旅程” (journey) 或者“路”(road) 這些詞語,在福音書中出現 12 次27。馬可
   “在路上”的思想表達了耶穌有意識的活動,即在路上的旅程(8:27; 9:33; 10:17, 32b,
   52),與祂的門徒們一起(2:23; 6:8; 9:34; 10:32a),完成所領受的使命。承如 Rhoads 所
   言,”耶穌是動態地運作。祂所差遣出去的眾門徒,也是動態地運作。”
   28
   “在路上”(on the way) 始於福音書的導言,馬可引用兩個舊約先知(瑪拉基書
   3:1;以賽亞書 40:3)關於使者的差遣:“預備你的路”(prepare your way)(1:2)並且
   “預備主的道”(1:3)。稍後在敘述中,這一旅程被描述為“誠誠實實傳神的道”
   (12:14)。學者 Pesch 認為“道路”(way)的主題,將耶穌的工作從加利利帶到耶路撒
   冷,最終帶出具環球性的訊息29。但 Senior 則認為:“整個旅程的主題賦予馬可福音一
   個內在的宣教特質。基督教的信息被描述為一條道路,神的道(話語)的一個動感的,
   充滿動力的傳送,橫掃一切、、.并且進入世界。”30
   行動:耶穌既在加利利也向外邦人 :耶穌既在加利利也向外邦人宣教
   除了宣教的語言之外,耶穌在加利利和向外邦人揭開宣教的帷幕,是這一敘述的
   宣教學讀解的主要指征。事實上,耶穌全方位的國度事工是在加利利及其以外地區開展
   17 其它出現 basileia 的地方是馬可福音 3:24 (2 次); 6:23; 和 13:8 (2 次). 此外,“王”這個詞出現了 5 次是指希律王(6:14, 22, 25, 26, 27),
   6 次是指耶穌這位“猶太人的王”。
   18 G. Blount, 《去傳講!馬可福音的國度信息與今日黑人教會》(Go Preach! Mark’s Kingdom Message and the Black Church Today
   (Maryknoll, 紐約: Orbis, 1998), 頁. 8.
   19 J. Nissen, 《新約與宣教:歷史與釋經學視角》(New Testament and Mission: Historical and Henmeneutical Perspectives) (Frankfurt
   am Main: Peter Lang, 1999), 頁. 38.
   20 馬可福音 1:4, 5; 2:5, 7, 9, 10; 3:26, 29.
   21 馬可福音 1:4 (metanoia); 1:15; 6:12.
   22 馬可福音 1:15; 5:36; 9:23, 24, 42; 11:23, 24, 31; 13:21; 及 15:32; 參看“不信” (9:19, 24).
   23馬可福音 1:4 (aphesis); 2:5, 7, 9, 10; 3:28, 29 (aphesis); 4:12; 及 11:25 (2 次).
   24 馬可福音 1:41; 6:34; 8:2.
   25 馬可福音 5:19; 10:47, 48.
   26 馬可福音 1:40, 41.
   27 馬可福音 1:2, 3; 2:23; 6:8; 8:3, 27; 9:33, 34; 10:17, 32, 52; 12:14.
   28 D. Rhoads, 《馬可福音中的宣教》(“Mission in the Gospel of Mark,”)神學與宣教趨勢(Currents in Theology and Mission )22
   (1995): 340-55 (348).
   29 R. Pesch, Das Markusevangelium (Freiburg im B.: Herder, 1976), 頁. 59-60; 參看 W. Kelber, 《馬可福音中的國度:一個新的地點,一
   個新的時間”(The Kingdom in Mark: A New Place and a New Time) (費城:堡壘 Fortress, 1974), 頁. 67-85.
   30 Donald Senior 與 Carroll Stuhmueller, 《宣教的聖經基礎》(The Biblical Foundations for Mission) (Maryknoll, 紐約: Orbis, 1983), 頁.
   216.
   
   Page 6 of 27
   6
   的(即在外邦人地區)。耶穌在加利利和向外邦人的宣教,顯示了馬可描述教會的宣教
   使命既包括猶太人又包括外邦人的方式。
   在加利利的宣教使命
   “加利利”一詞,在福音書中出現了 13 次(包括“Galilean”一詞)31,被認為
   是一個“混雜人口”32的地區(即,由於亞歷山大對中東的征服 [333 – 323 B.C.E.]
   33之後
   一段時期的殖民化導致的猶太人口與希臘人及其他外國人混合)。加利利不僅僅是一個
   地理性的中心;它也是整個猶太世界的一個文化的,社會的,宗教的,政治的,以及意
   識形態的中心。換句話說,加利利是一個文化的十字路口,耶穌在這裡建立了一個前沿
   性的事工34。作為前沿性的事工,加利利已經成為象徵著福音的全球性。
   正是在加利利,在這裡耶穌第一次傳講神的福音(1:14),在這裡關於耶穌的事
   情迅速傳遍(1:28),在這裡祂進入會堂去講道(1:39),在這裡一大群人跟隨祂
   (3:7)。Kelber 認為耶穌圍繞和跨越加利利海的旅程,描繪了耶穌既向猶太人又向外邦
   人的宣教使命包含一切的本質。Kelber 說,“加利利海,失去了它作為障礙的力量,已
   經被轉變為一個合一的象徵,成為猶太與外邦基督徒之間海灣上的橋樑。” 35
   對外邦人的宣教使命
   除了追溯耶穌在加利利的事工以外,馬可也追尋耶穌對外邦人的事工直到加利利
   以外。早在耶穌加利利事工的時期,馬可已經揭示了加利利和猶太以外的人們,特別是
   那些“約旦河以外,并推羅、西頓的四方”(3:8a)對耶穌如此反應熱烈,以致他們急
   切地來到祂面前(3:8b)。在馬可福音 5:1,耶穌來到“海那邊”,進入格拉森的外邦
   人地區。在那裡祂醫治了一個格拉森被鬼附的人,并把邪靈趕入一大群豬里。在耶穌的
   外邦人事工之外,祂甚至允許這個被醫治的格拉森人見證主為他所做的大事。這個格拉
   森人在底加波里傳揚耶穌神跡的工作,那是另一個外邦人地區。如此,被醫治的格拉森
   人成為第一個外邦傳道人(5:20),或 “向外邦人的宣教士,以及藉用個人見證,期待環
   球性佈道的典範 。” 36
   稍後在敘述中,耶穌讓祂的門徒們上了船,在祂之前去到“另一邊”到了伯賽
   大,那是又一個外邦人地區(6:45)。在那裡,耶穌在水面上行走(6:49),安慰他
   們,向他們確保祂的同在(6:50)。在另一個場合,耶穌與祂的門徒回到伯賽大
   (8:22),在那裡耶穌用吐吐沫和觸摸他,醫治好了一個瞎子(8:23-26)。
   31 Galilaia的 13 次出現 是在馬可福音 1:9, 14, 16, 28, 39; 3:7; 6:21; 7:31; 9:30; 14:28; 15:41; 16:7; 及 14:70 (Galilaios).
   32 E. Meyers 及 J. Strange, 考古學:拉比和早期基督教(Archaeology: The Rabbis and Early Christianity) (納什維爾 Nashville: 阿冰頓
   Abingdon, 1981), 頁. 31-47.
   33 Senior, 《聖經基礎》(Biblical Foundation), 頁. 217.
   34 L. Legrand, 《統一與多元:聖經中的宣教》(Unity and Plurality: Mission in the Bible)(Maryknoll, 紐約: Orbis, 1990), 頁. 53.
   35 Kelber,《馬可福音中的國度》(Kingdom in Mark,)頁. 62; 參看 F. Hahn, 《新約中的宣教》Mission in the New Testament (那波維爾
   Naperville: 阿蘭森 Allenson, 1965), 頁. 112-14.
   36 Nissen, 《新約與宣教》(NT and Mission), 頁. 40.
   
   Page 7 of 27
   7
   再者,馬可特別指出耶穌去到推羅境域 — 是另一個外邦人區域(7:24)。在那
   裡,耶穌通過醫治一個婦人被鬼附的女兒,“一個敘利腓尼基族的外邦人”(7:25)。
   在這次外邦人土地上的趕鬼之後,耶穌前往另一個外邦地區(即,“離了推羅的境
   界,、、.經過西頓,就從低加坡里境內來到加利利海”(7:31)。在那裡,耶穌通過用指
   頭探這個人耳朵,吐吐沫在他身上,並且觸摸他的舌頭,醫治了一個聾啞的人(7:32-
   35)。
   此外,在猶太地區發生的喂飽五千人的事件(6:33-44),有一個與之平行的喂飽
   四千人的事件,那件事估計發生在外邦地區(8:1-9)37。這個平行的喂飽事件猜想是發
   生在一個外邦人場景,是因為緊隨這一平行的喂飽事件其後的經文中所指出的地點:
   “隨即同門徒上船,來到大馬努他境內(8:10)” 。
   馬可福音除記載耶穌宣教性的教導及行動外,更且具備清晰的“分散”與“聚
   合”宣教主題,詳介於本文下段。
   主題:馬可福音中的 :馬可福音中的“分散”與“聚合”
   至此,馬可福音宣教學讀解的討論集中在耶穌在加利利與向外邦人的事工,伴隨
   著福音書中的宣教語言。察看敘述中的宣教學指標的另一個途徑是探索馬可福音中“分
   散”與“聚合”的主題。這些主題與“加利利”和“耶路撒冷”地理上的重大意義相
   關。
   正如前面所交代一般,“加利利”是耶穌的國度事工的聚焦點,是福音的全球性
   象徵所在,是福音好消息外傳最重要的地方。另一方面,“耶路撒冷”是反對、苦難和
   死亡的所在。舉例來說,在耶路撒冷耶穌被宗教人士(11:27-33; 12:13-17; 12:18-27; 14:1-
   2, 55-65)和政治權柄 (15:1-20, 24-26)反對,被門徒棄絕(14:26-31, 37, 40, 50-51, 66-72),
   被加略人猶大出賣(14:10-11, 43-45),並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15:22-37)。馬可突出了“加
   利利”與“耶路撒冷”的地理上的兩極性,以凸顯兩個地區內在的象徵性。38
   第一個系列的“聚合-分散-再聚合”的模型
   “分散”與“聚合” 39 的主題與“加利利”和“耶路撒冷”地理上的象徵性以
   這樣的方式相關:一個“聚合”開始在“加利利”,然後一個“分散”發生在“耶路撒
   37 Senior, 聖經基礎(Biblical Foundation), 頁. 219.
   38 Senior, 《聖經基礎》(Biblical Foundation), 頁. 217.
   39 溫以諾已經在下列發表文章中處理過“聚集”和“分散”的聖經主題:
   《散聚宣教學》(“Diaspora Missiology,”)原載于福音宣教協會 EMS 不定期快報(Occasional Bulletin), 2007 年春季, 發
   佈在 www.globalmissiology.org 2007 七月的主題文章中;
   《散聚現象:基督教宣教的宣教學含義》(“The Phenomenon of the Diaspora: Missiological Implications for Christian
   Missions”)第 13 章 亞裔美國人的基督教(Asian American Christianity: A Reader), 編者 Viji Nakka-Cammauf 和 Timothy
   Tseng, 亞太美國與加拿大基督教教育項目(The Pacific Asian American and Canadian Christian Education project )(PAACCE)
   和亞裔美國人基督教研究院(the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Asian American Christianity)(ISAAC), 2004.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