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圣灵光照中国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2
·《荒漠甘泉》5月25日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3
·《荒漠甘泉》5月26日
·《荒漠甘泉》5月27日
·《荒漠甘泉》5月28日
· 筝漪:读杨绛《《我们仨》》有感
·吕蒙正:1000年前的一篇美文,远胜当今所有〝鸡汤〞!
·《荒漠甘泉》5月29日
·《荒漠甘泉》5月30日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呢?1 Shen Jihong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31日
·荒漠甘泉 6月1日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3 Shen Jihong
·何光沪:中国道德腐烂的病根是什么?
·《荒漠甘泉》6月2日
·《荒漠甘泉》6月3日
·《荒漠甘泉》6月4日
·得 胜 魔 鬼 的 权 势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5日
·約拿的故事是真實的? 黃志倫
·《荒漠甘泉》6月6日
·化石研究再次说明达尔文进化论是个错误 张秉开
·从哈拿颂再思祷告的真谛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7日
·《荒漠甘泉》6月8日
· 祷告誓约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9日
·宗教和科学是影响人类最大的两种力量 何光沪
·《荒漠甘泉》6月10日
·给自己的心灵放假?这文章太养心了!转
·《荒漠甘泉》6月11日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1.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2.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3. 分享: 徐颂赞
· 《荒漠甘泉》6月12日
·《八 福 1》信 使
·《八 福 2》信 使
·《八 福 3》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3日
·《荒漠甘泉》6月14日
·《八 福 4》信 使
·《八 福 5》信 使
·《八福 6》信使
·《荒漠甘泉》6月15日
·《荒漠甘泉》6月16日
·《八 福 7》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7日
· 《登山宝训之:主祷文》
·《荒漠甘泉》6月18日
·《荒漠甘泉》6月19日
·《主祷文 2 》“愿祢的国降临。”(太6:10)
·《荒漠甘泉》6月20日
·《主祷文3》“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荒漠甘泉》6月21日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荒漠甘泉》6月22日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主祷文 完结篇》
·《荒漠甘泉》6月23日
·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4)
·《荒漠甘泉》6月24日
·《荒漠甘泉》6月25日
·讲道集:第一章 基督为中心
·《荒漠甘泉》6月26日
·新约中的妇女 史祈生
·第2章 基督居首位
·《荒漠甘泉》6月27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8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9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30日
·《荒漠甘泉》7月1日
·一、为什么要读经
·《荒漠甘泉》7月2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上帝的力量——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宗教因素
·野火烧不尽
·《荒漠甘泉》7月3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7月4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5日
·诗篇信息介绍
·蒙福的生命/潘美惠牧師
·《荒漠甘泉》7月6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7日
·生物学家的宗教观
·科学家的宗教观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Page 5 of 27
   5
   此外,耶穌的教導包括引出“神的國” (1:15; 4:11, 26, 30; 9:1, 47; 10:14, 15, 23,
   24, 25; 12:34; 14:25; 15:43),即“將要來的我祖大衛之國”(11:10)17。在馬可福音中,神
   的國是以“跨越邊界”(即在耶穌里,神已經干預了人類歷史)18,並且在這一歷程

   中,步步領導著他們。如此,“馬可以‘神的國’為傳講耶穌的中心概念”
   19。 福音/好消
   息宣揚和教導神國的結果,是勸導人們要認罪20、悔改21、信福音22,並且接受耶穌的饒
   恕23 — 祂是富於同情的24、恩慈的25、樂助的26。
   在馬可的敘述中, 藉著片詞“在路上”(on the way) 可查察出宣教語言,其中”道
   路”(way) 或”旅程” (journey) 或者“路”(road) 這些詞語,在福音書中出現 12 次27。馬可
   “在路上”的思想表達了耶穌有意識的活動,即在路上的旅程(8:27; 9:33; 10:17, 32b,
   52),與祂的門徒們一起(2:23; 6:8; 9:34; 10:32a),完成所領受的使命。承如 Rhoads 所
   言,”耶穌是動態地運作。祂所差遣出去的眾門徒,也是動態地運作。”
   28
   “在路上”(on the way) 始於福音書的導言,馬可引用兩個舊約先知(瑪拉基書
   3:1;以賽亞書 40:3)關於使者的差遣:“預備你的路”(prepare your way)(1:2)並且
   “預備主的道”(1:3)。稍後在敘述中,這一旅程被描述為“誠誠實實傳神的道”
   (12:14)。學者 Pesch 認為“道路”(way)的主題,將耶穌的工作從加利利帶到耶路撒
   冷,最終帶出具環球性的訊息29。但 Senior 則認為:“整個旅程的主題賦予馬可福音一
   個內在的宣教特質。基督教的信息被描述為一條道路,神的道(話語)的一個動感的,
   充滿動力的傳送,橫掃一切、、.并且進入世界。”30
   行動:耶穌既在加利利也向外邦人 :耶穌既在加利利也向外邦人宣教
   除了宣教的語言之外,耶穌在加利利和向外邦人揭開宣教的帷幕,是這一敘述的
   宣教學讀解的主要指征。事實上,耶穌全方位的國度事工是在加利利及其以外地區開展
   17 其它出現 basileia 的地方是馬可福音 3:24 (2 次); 6:23; 和 13:8 (2 次). 此外,“王”這個詞出現了 5 次是指希律王(6:14, 22, 25, 26, 27),
   6 次是指耶穌這位“猶太人的王”。
   18 G. Blount, 《去傳講!馬可福音的國度信息與今日黑人教會》(Go Preach! Mark’s Kingdom Message and the Black Church Today
   (Maryknoll, 紐約: Orbis, 1998), 頁. 8.
   19 J. Nissen, 《新約與宣教:歷史與釋經學視角》(New Testament and Mission: Historical and Henmeneutical Perspectives) (Frankfurt
   am Main: Peter Lang, 1999), 頁. 38.
   20 馬可福音 1:4, 5; 2:5, 7, 9, 10; 3:26, 29.
   21 馬可福音 1:4 (metanoia); 1:15; 6:12.
   22 馬可福音 1:15; 5:36; 9:23, 24, 42; 11:23, 24, 31; 13:21; 及 15:32; 參看“不信” (9:19, 24).
   23馬可福音 1:4 (aphesis); 2:5, 7, 9, 10; 3:28, 29 (aphesis); 4:12; 及 11:25 (2 次).
   24 馬可福音 1:41; 6:34; 8:2.
   25 馬可福音 5:19; 10:47, 48.
   26 馬可福音 1:40, 41.
   27 馬可福音 1:2, 3; 2:23; 6:8; 8:3, 27; 9:33, 34; 10:17, 32, 52; 12:14.
   28 D. Rhoads, 《馬可福音中的宣教》(“Mission in the Gospel of Mark,”)神學與宣教趨勢(Currents in Theology and Mission )22
   (1995): 340-55 (348).
   29 R. Pesch, Das Markusevangelium (Freiburg im B.: Herder, 1976), 頁. 59-60; 參看 W. Kelber, 《馬可福音中的國度:一個新的地點,一
   個新的時間”(The Kingdom in Mark: A New Place and a New Time) (費城:堡壘 Fortress, 1974), 頁. 67-85.
   30 Donald Senior 與 Carroll Stuhmueller, 《宣教的聖經基礎》(The Biblical Foundations for Mission) (Maryknoll, 紐約: Orbis, 1983), 頁.
   216.
   
   Page 6 of 27
   6
   的(即在外邦人地區)。耶穌在加利利和向外邦人的宣教,顯示了馬可描述教會的宣教
   使命既包括猶太人又包括外邦人的方式。
   在加利利的宣教使命
   “加利利”一詞,在福音書中出現了 13 次(包括“Galilean”一詞)31,被認為
   是一個“混雜人口”32的地區(即,由於亞歷山大對中東的征服 [333 – 323 B.C.E.]
   33之後
   一段時期的殖民化導致的猶太人口與希臘人及其他外國人混合)。加利利不僅僅是一個
   地理性的中心;它也是整個猶太世界的一個文化的,社會的,宗教的,政治的,以及意
   識形態的中心。換句話說,加利利是一個文化的十字路口,耶穌在這裡建立了一個前沿
   性的事工34。作為前沿性的事工,加利利已經成為象徵著福音的全球性。
   正是在加利利,在這裡耶穌第一次傳講神的福音(1:14),在這裡關於耶穌的事
   情迅速傳遍(1:28),在這裡祂進入會堂去講道(1:39),在這裡一大群人跟隨祂
   (3:7)。Kelber 認為耶穌圍繞和跨越加利利海的旅程,描繪了耶穌既向猶太人又向外邦
   人的宣教使命包含一切的本質。Kelber 說,“加利利海,失去了它作為障礙的力量,已
   經被轉變為一個合一的象徵,成為猶太與外邦基督徒之間海灣上的橋樑。” 35
   對外邦人的宣教使命
   除了追溯耶穌在加利利的事工以外,馬可也追尋耶穌對外邦人的事工直到加利利
   以外。早在耶穌加利利事工的時期,馬可已經揭示了加利利和猶太以外的人們,特別是
   那些“約旦河以外,并推羅、西頓的四方”(3:8a)對耶穌如此反應熱烈,以致他們急
   切地來到祂面前(3:8b)。在馬可福音 5:1,耶穌來到“海那邊”,進入格拉森的外邦
   人地區。在那裡祂醫治了一個格拉森被鬼附的人,并把邪靈趕入一大群豬里。在耶穌的
   外邦人事工之外,祂甚至允許這個被醫治的格拉森人見證主為他所做的大事。這個格拉
   森人在底加波里傳揚耶穌神跡的工作,那是另一個外邦人地區。如此,被醫治的格拉森
   人成為第一個外邦傳道人(5:20),或 “向外邦人的宣教士,以及藉用個人見證,期待環
   球性佈道的典範 。” 36
   稍後在敘述中,耶穌讓祂的門徒們上了船,在祂之前去到“另一邊”到了伯賽
   大,那是又一個外邦人地區(6:45)。在那裡,耶穌在水面上行走(6:49),安慰他
   們,向他們確保祂的同在(6:50)。在另一個場合,耶穌與祂的門徒回到伯賽大
   (8:22),在那裡耶穌用吐吐沫和觸摸他,醫治好了一個瞎子(8:23-26)。
   31 Galilaia的 13 次出現 是在馬可福音 1:9, 14, 16, 28, 39; 3:7; 6:21; 7:31; 9:30; 14:28; 15:41; 16:7; 及 14:70 (Galilaios).
   32 E. Meyers 及 J. Strange, 考古學:拉比和早期基督教(Archaeology: The Rabbis and Early Christianity) (納什維爾 Nashville: 阿冰頓
   Abingdon, 1981), 頁. 31-47.
   33 Senior, 《聖經基礎》(Biblical Foundation), 頁. 217.
   34 L. Legrand, 《統一與多元:聖經中的宣教》(Unity and Plurality: Mission in the Bible)(Maryknoll, 紐約: Orbis, 1990), 頁. 53.
   35 Kelber,《馬可福音中的國度》(Kingdom in Mark,)頁. 62; 參看 F. Hahn, 《新約中的宣教》Mission in the New Testament (那波維爾
   Naperville: 阿蘭森 Allenson, 1965), 頁. 112-14.
   36 Nissen, 《新約與宣教》(NT and Mission), 頁. 40.
   
   Page 7 of 27
   7
   再者,馬可特別指出耶穌去到推羅境域 — 是另一個外邦人區域(7:24)。在那
   裡,耶穌通過醫治一個婦人被鬼附的女兒,“一個敘利腓尼基族的外邦人”(7:25)。
   在這次外邦人土地上的趕鬼之後,耶穌前往另一個外邦地區(即,“離了推羅的境
   界,、、.經過西頓,就從低加坡里境內來到加利利海”(7:31)。在那裡,耶穌通過用指
   頭探這個人耳朵,吐吐沫在他身上,並且觸摸他的舌頭,醫治了一個聾啞的人(7:32-
   35)。
   此外,在猶太地區發生的喂飽五千人的事件(6:33-44),有一個與之平行的喂飽
   四千人的事件,那件事估計發生在外邦地區(8:1-9)37。這個平行的喂飽事件猜想是發
   生在一個外邦人場景,是因為緊隨這一平行的喂飽事件其後的經文中所指出的地點:
   “隨即同門徒上船,來到大馬努他境內(8:10)” 。
   馬可福音除記載耶穌宣教性的教導及行動外,更且具備清晰的“分散”與“聚
   合”宣教主題,詳介於本文下段。
   主題:馬可福音中的 :馬可福音中的“分散”與“聚合”
   至此,馬可福音宣教學讀解的討論集中在耶穌在加利利與向外邦人的事工,伴隨
   著福音書中的宣教語言。察看敘述中的宣教學指標的另一個途徑是探索馬可福音中“分
   散”與“聚合”的主題。這些主題與“加利利”和“耶路撒冷”地理上的重大意義相
   關。
   正如前面所交代一般,“加利利”是耶穌的國度事工的聚焦點,是福音的全球性
   象徵所在,是福音好消息外傳最重要的地方。另一方面,“耶路撒冷”是反對、苦難和
   死亡的所在。舉例來說,在耶路撒冷耶穌被宗教人士(11:27-33; 12:13-17; 12:18-27; 14:1-
   2, 55-65)和政治權柄 (15:1-20, 24-26)反對,被門徒棄絕(14:26-31, 37, 40, 50-51, 66-72),
   被加略人猶大出賣(14:10-11, 43-45),並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15:22-37)。馬可突出了“加
   利利”與“耶路撒冷”的地理上的兩極性,以凸顯兩個地區內在的象徵性。38
   第一個系列的“聚合-分散-再聚合”的模型
   “分散”與“聚合” 39 的主題與“加利利”和“耶路撒冷”地理上的象徵性以
   這樣的方式相關:一個“聚合”開始在“加利利”,然後一個“分散”發生在“耶路撒
   37 Senior, 聖經基礎(Biblical Foundation), 頁. 219.
   38 Senior, 《聖經基礎》(Biblical Foundation), 頁. 217.
   39 溫以諾已經在下列發表文章中處理過“聚集”和“分散”的聖經主題:
   《散聚宣教學》(“Diaspora Missiology,”)原載于福音宣教協會 EMS 不定期快報(Occasional Bulletin), 2007 年春季, 發
   佈在 www.globalmissiology.org 2007 七月的主題文章中;
   《散聚現象:基督教宣教的宣教學含義》(“The Phenomenon of the Diaspora: Missiological Implications for Christian
   Missions”)第 13 章 亞裔美國人的基督教(Asian American Christianity: A Reader), 編者 Viji Nakka-Cammauf 和 Timothy
   Tseng, 亞太美國與加拿大基督教教育項目(The Pacific Asian American and Canadian Christian Education project )(PAACCE)
   和亞裔美國人基督教研究院(the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Asian American Christianity)(ISAAC), 2004.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