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7月22日
·圣经如此说 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3日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荒漠甘泉》8月6日
·《荒漠甘泉》8月8日
·日用的饮食:遇火也不被烧
·《荒漠甘泉》8月9日
·日用的饮食:自由
·日用的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日用的饮食:顾念贫穷的有福了
·《荒漠甘泉》8月10日
·沙仑的玫瑰花(-)
·《荒漠甘泉》8月11日《荒漠甘泉》8月12日
·沙仑的玫瑰花(2)
·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沙仑的玫瑰花(3)
· 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 日用饮食: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日用的饮食:靠神快乐
·沙仑的玫瑰花(4)
·《荒漠甘泉》8月13日
·日用的饮食: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
·日用的饮食: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劳伦斯:爱的根基 1
·《荒漠甘泉》8月14日 《荒漠甘泉》8月15日
·日用的饮食:忍耐到底“只因不法的事增多”、、、、、、
·劳伦斯:爱的根基 2(非常好的信息)
·《荒漠甘泉》8月16日8月17日
·日用的饮食: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劳伦斯:爱的根基 3
·日用的饮食:仁爱慈悲为冠冕
·劳伦斯:爱的根基 4
·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的家园
·《荒漠甘泉》8月18日 8月19日
·日用的饮食:什么好处都不缺
·劳伦斯:爱的根基 5
·《荒漠甘泉》8月20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6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劳伦斯:爱的根基 7
·《荒漠甘泉》8月21日8月22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8
·荒漠甘泉 8月23日
·日用的饮食:满心相信
·《荒漠甘泉》8月24日25日26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1
·劳伦斯:爱的根基 12
·荒漠甘泉 8月27日
·《荒漠甘泉》8月28\29日\30日
·《荒漠甘泉》8月31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3
·《荒漠甘泉》9月1日-《荒漠甘泉》9月8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第 38 期,2014 年 10 月
   
   EDITOR’S NOTE:

   
   This paper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A Missio-relational Reading of Mark,” By
   
   Enoch Wan & Narry Santos, Occasional Bulletin, Vol. 24, No. 2, Spring 2011:1-17.
   
   編者按
   
   本文最初以英文發表于 Occasional Bulletin 卷 24 第 2 期,2011 年春季號:1-17,題為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 “A Missio-relational Reading of Mark”,作者溫以諾及納
   
   里●桑托斯。
   
   導言
   
   作為較早對羅馬書的研究的續篇,1 本文採用了類似的宣教-關係式解讀法。這是
   
   一個嘗試,意在證明同樣的方法對於早前如羅馬書這樣的書信研究,和對於馬可福音這
   
   樣的福音敘述文同樣可行。不同之處,在於這次這是溫以諾與納里●桑托斯2合作的努
   
   力。
   
   1溫以諾,”羅馬書的宣教-關係式讀解“ 不定期快報(Occasional Bulletin), 福音宣教協會(Evangelical Missiological Society),卷 24
   
   第一期, 2010 年冬季:1-8.
   
   2納里●桑托斯是在多倫多的菲律賓流民中植堂的一位植堂者,他原先是在菲律賓的一位植堂者,擁有新約(達拉斯神學院)和人類
   
   學(菲律賓大學)的博士訓練。
   Page 1 of 27
   Page 2 of 27
   
   2
   
   本研究也與諸多其他作者在不同學科中對於“關係性”3 的研究一脈相承,並且
   
   是溫以諾前期研究的延續。4
   
   為了讓讀者清楚文意的緣故,關鍵詞語的定義以及本文組織如圖一所示:
   
   圖一 —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
   
   宣教學要素 特定
   
   語言
   
   四個意義特殊的動詞 “差遣,” “呼召, “講道,” “教導”
   
   三個系列重要的名詞 “好消息”“神的國”以及“在路上”
   
   行動 耶穌在加利利的事工 1:14-9:50
   
   耶穌對外邦人的事工 選擇的經文與個案
   
   3採用”關係式進路“的作品範例有如下著作:
   
   -神學方面
   
   F. LeRon Shults, 《改革神學人類學:朝向關係性的哲學轉向之後》(Reforming Theological Anthropology: After the Philosophical
   
   Turn to Relationality), 大激流:厄德曼(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3; Maarten Wisee, 《朝向真正的關係神學:與 F.LeRon
   
   Shults 的對話》(“Towards a Truly Relational Theology: A Conversation with F. LeRon Shults,” )Ars Disputandi
   
   [http://www.ArsDisputandi.org].
   
   Henry Jansen, 《關係性與神的概念》(Relationality and the Concept of God.) Rodopi B.B., 阿姆斯特丹-亞特蘭大 GA 1995.
   
   Clark H. Pinnock, 《神聖的關係性:對神的教義五旬節式的貢獻》(“Divine Relationality: A Pentecostal Contribution to the
   
   Doctrine of God”)五旬節派神學期刊( Journal of Pentecostal Theology.) 2000, 第 16 期.
   
   Jill Raitt, 《束縛與結構:關係神學與一位女性對神學對話的貢獻》(Strictures and Structures: Relational Theology and a Woman's
   
   Contribution To Theological Conversation,)宗教學院 J Am Academy of Religion (1982) L(1): 3-17 doi:10.1093/jaarel/L.1.
   
   http://jaar.oxfordjournals.org/content/L/1/3.full.pdf+html (2011 年 4 月 4 日搜索)
   
   Jacques Haers, P. De Mey, 《神學與對話:朝向關係神學》(Theology and conversation: towards a relational theology), 皮特斯出版社
   
   (Peeters Publishers), 2003.
   
   - 心理學和心理分析研究:
   
   William Borden, 《當代心理分析中的關係範式:朝向心理動力知會的社會工作視角》( “The Relational Paradigm in
   
   Contemporary Psychoanalysis: Toward a Psychodynamically Informed Social Work Perspective,”)社會服務評論(The Social Service
   
   Review.)74 卷第三期(2000 年 9 月)頁 352-379
   
   Wade Luquet, Mo Therese Hannah,《關係範式中的醫治:關係療法案卷》(Healing in the relational paradigm: the imago
   
   relationship therapy casebook.)心理學出版社( Psychology Press), 1998
   
   Donna E. Palladino Schultheiss, 《職業心理學關係文化範式的出現》(“The emergence of a relational cultural paradigm for
   
   vocational psychology,”)教育與職業指導國際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Educational and Vocational Guidance,)第 7 卷第 3
   
   期,頁 191-201, DOI: 10.1007/s10775-007-9123-7
   
   William F. Cornell & Helena Hargaden (編者),《從交易到關係:交易分析中關係傳統的出現》(From Transactions to
   
   Relations:The Emergence of a Relational Tradition in Transactional Analysis.)哈東出版社(Haddon Press), 2005.
   
   - 市場學:
   
   Patricia Sorce, 《關係市場策略》(“Relationship marketing Strategy,”)RIT 的印刷工業中心的研究專著(A Research Monograph
   
   of the Printing Industry Center at RIT), 2002 年 9 月, no. PICRM-2002-04.
   
   John Egan, 《關係市場學:探索市場學中的關係策略》(Relationship Marketing: Exploring Relational Strategies in Marketing, )
   
   金融時報:普蘭提斯廳(Financial Times Prentice Hall), 2008
   
   - 管理學:
   
   John A. Ledingham, Stephen D. Bruning, 《作為關係管理的公共關係:公共關係中研究與實踐中關係進路》(Public Relations As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A Relational Approach To the Study and Practice of Public Relations.)心理學出版社 (Psychology
   
   Press), 2001
   
   4 溫以諾,《關係實在論模式》( “The Paradigm of ‘relational realism’,” ),不定期快報(Occasional Bulletin),福音宣教協會
   
   Evangelical Missiological Society. (2006 春), 19:2, 頁.1-4.
   
   __________.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Relational Theology and Relational Missiology,”)不定期快報 Occasional Bulletin,
   
   福音宣教協會 Evangelical Missiological Society. (2007 年冬季), 21:1, 頁.1-7.
   
   __________、、 《羅馬書中的宣教策略》(“Missionary strategy in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直到地極(To the End of the Earth),香港
   
   基督徒宣教協會(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Christian Missions Ltd.) ( 2005 年 7-9 月):1-2. (中文)
   
   溫以諾與 Mark Hedinger. 《從三位一體的視角理解“關係性”》(“Understanding ‘relationality’ from a Trinitarian Perspective,”) 環
   
   球宣教學期刊(Global Missiology),三位一體研究(2006 年 1 月). www.GlobalMissiology.org
   Page 2 of 27
   Page 3 of 27
   
   3
   
   主題 “分散”與“聚集” “加利利”(1:14-19)及”耶路撒冷”(11-16)的象徵
   
   意義
   
   關係性要素 特定
   
   跨越邊界
   
   -兩個“撕裂開來”的關鍵事件 1:10-11; 15:38
   
   認信:
   
   • 靈界系統
   
   • 自然系統
   
   • 健康系統
   
   • 猶太系統
   
   • 種族系統: 百夫長
   
   • 1:27; 3:11
   
   • 4:41; 6:51
   
   • 7:37
   
   • 2:6,16-17, 28
   
   • 15:39
   
   一套宣教倫理學 8:22-10:52
   
   關係式
   
   語言
   
   家庭 詞語諸如家,家庭,父親,兒子等等 家庭關係神的國度
   
   權柄 耶穌的關係 權柄及作僕人
   
   尊稱 耶穌的尊貴頭銜 “基督,” “神的兒子”等等
   
   關係式
   
   動力
   
   積極/
   
   消極
   
   門徒的事例及其他人 - 個人: 彼得,猶大
   
   - 群體: 十二門徒與群眾
   
   馬可福音的宣教學讀解
   
   馬可福音的宣教學解讀如圖一所示, 可以按照三種不同方法作觀察。首先,可見
   
   於敘述中的宣教語言(通過使用宣教意味鮮明的詞語)。其次,可以從叙述 耶穌既在加
   
   利利又在外邦人的事工中, 馬可用「宣教」一詞中反映出來。第三,可通過敘述中“分
   
   散”與“聚合”的主題見到。
   
   語言:本福音書中的宣教語言 書中的宣教語言
   
   馬可福音中的「宣教語言」, 可從四個有特殊意義的動詞, 和三個系列重要的名詞
   
   中顯而易見 。這四個動詞是“差遣”(send), “呼召”(call), “傳道”(preach)和“教導” (teach),
   
   而三個系列名詞是“福音-好消息”(good news), “神的國”(kingdom of God), 與“在路上”(on
   
   the way)。這些關鍵詞語, 顯示了馬可在整個敘述中, 追蹤耶穌及其門徒之宣教的意圖。
   
   宣教的關鍵動詞:差遣,呼召,傳道和教導
   
   馬可福音中顯示宣教語言的第一個動詞是“差遣”(send)。它以四個不同的希臘文
   
   動詞, 在敘述中出現了 25 次,也就是: (1) apostellõ (“打發出去, 差遣)
   
   5
   
   ; (2) apoluõ (“差
   
   走;使自由;釋放”)6
   
   ; (3) pempõ (“差遣,發送”send, dispatch)7
   
   ; and (4) ekballõ (“驅
   
   5 馬可福音 1:2; 3:14, 31; 5:10; 6:7, 17, 27; 8:26; 9:37; 11:1, 3; 12:2, 3, 4, 5, 6, 13; 13:27; 14:13.
   
   6 馬可福音 6:36; 8:3, 9; 和 10:4.
   
   7 馬可福音 5:12.
   
   8 馬可福音 1:43.
   
   9 馬可福音 1:20; 2:17; 3:31; 11:17.
   Page 3 of 27
   Page 4 of 27
   
   4
   
   逐,驅趕,趕出”expel, drive, or cast out)8
   
   . 在這 25 次出現中,馬可使用動詞 apostellõ
   
   19 次來表達一個爲了特定目的打發出去或差遣的有意圖的動作。在其中一次,耶穌委任
   
   了十二門徒,他們也被稱為“使徒”( “apostles” - apostolos, 即“為了一個使命被差遣
   
   者”)以使祂可以”差遣”(“send” – apostellõ)他們出去傳道(preach)(3:14)。在另一個事例,
   
   耶穌召了十二使徒並“差遣”(“sent”)他們兩個兩個地去趕逐邪靈(6:7)。
   
   第二個在敘述中顯示了宣教重點的動詞是“呼召”。它通過五個不同的希臘文動
   
   詞在敘述中出現了 22 次:(1) kaleõ (“召喚,邀請”“call, invite”) 9
   
   ; (2) proskaleõ (“招
   
   來,召見”“call to, summon”)10 ; (3) sugkaleõ (“叫”“call with”)11 ; (4) phõneõ (“喊出”
   
   “call out”)12 ; and (5) legõ (“說,叫”“say, call”).13
   
   除了“差遣”(send)和“呼召”(call)以外,動詞“傳道”(preach)也重申
   
   了馬可福音的宣教主題。它以希臘文單詞 kerussõ(“傳道,宣揚,做號角”- preach,
   
   proclaim,to be a herald)在敘述中出現了 12 次。14 馬可福音中所傳講的包括以下內容:
   
   (1)“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1:4;6:12); (2)“福音-好消息”(1:14; 13:10; 14:9); (3)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