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
圣灵光照中国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1日-2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21日-3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7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2
·张维迎教授北大毕业典礼演讲
·《荒漠甘泉》7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31日
·徐颂赞:宗教是什么:来自中国教会的回响
·《荒漠甘泉》8月1日-10日
·《荒漠甘泉》8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8月21日-31日
·刘官 :良心自由与政教分离的先驱
·康頔:从《查理大帝传》中看历史叙述的宗教意向
·《荒漠甘泉》9月1日-10日
·基督教对教育的贡献
·《荒漠甘泉》9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9月21日-30日
·《荒漠甘泉》10月1-10日
·《荒漠甘泉》10月11-20日
·《荒漠甘泉》10月21-31日
· 承传与反思:纪念宗教改革500年访谈录
·从王洛宾“在银色的月光下”到永恒的月光颂诗
· 《荒漠甘泉》11月1日-10日
·DW:宗教改革500年:路德今日作何言?
·《荒漠甘泉》11月11日-16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1
   DNA的奥秘,使科学家们目瞪口呆
   
   
   “先有基因还是先有蛋白质”是21世纪科学家的最大难题之一。50多年前,自从科学家发现细胞内部的DNA(脱氧核糖核酸)结构,生命内部的奥秘“一览无遗”。这不是简单的“一览无遗”,而是细胞内部的无限复杂,精确功能瞬间展现在科学家面前,使他们目瞪口呆。人身上有60万亿个细胞,每一个都比最强劲的计算机要强过千万倍!不可思议的是,人的细胞能自我复制,计算机望尘莫及。更不可思议的是,DNA不是20世纪科学的产品,而是亘古以来就存在的生命蓝图。很多大科学家好像做了一场美梦,吟诗著书,为他们科学研究的圈子突然变得天高地远而自我陶醉。也有些科学家看到这无法解释的神迹,顾不得害羞,赞叹超自然造物主的设计。


   
   
   作为职业科学家,他们除了感叹之外,还得设法解释细胞内部的奥秘。走不了两步,他们就碰上了“先有基(因)还是先有蛋(白质)这个难题”。以下我们非科学家用三言两语来述说基因和蛋白质的关系,必定是挂一漏万,请科学家们多包含。
   
   
   2
   基因和蛋白质,孰先孰后?
   
   
   先说“基”。每个人体细胞核内含有总长达一米的DNA,卷成一个直径仅有0.0002毫米小球。所谓遗传单位“基因”,就是细胞染色体上面排列的DNA的一小部分。人体的25000基因掌管2000000蛋白质的密码。DNA不但拥有蛋白质生产的密码,而且运用酵素调控蛋白质生产的起止和过程。一旦DNA开始制造蛋白质,第一步是把DNA上面的基因密码,转录成为一个模板,称为mRNA(messenger RNA,信使核糖核酸)。然后,两种不同的RNA–tRNA(转译RNA)和rRNA(核糖体RNA)--合作转译成为(构成蛋白质的)胺基酸链。所以,先有基(因),再有蛋(白质)。
   
   
   再说“蛋”。每个人身上有5万种不同的蛋白质,总数达200万。蛋白质不但是细胞的构造者,又是运行者,不但不能缺少,也必须各就各位,互相配合。蛋白质除了构成血肉之外,还能摇身一变成为结实的头发,坚硬的牙齿,强韧的筋腱,或透明的眼角膜。因为细胞内的各种化学反应和身体的运作,都需要各种由蛋白质组成的酵素来调整。酵素乃是效率极高的催化剂,每秒能运作100万次。蛋白质和酵素最重要的功能是制造和供养DNA。一个细胞“自我”复制过程的第一步,便是复制它的信息密码库(DNA)。所以,先有蛋,再有基。
   
   
   这么说,那制造DNA的蛋白质原来是DNA(编码)的产物;而那为蛋白质编码的DNA原来是蛋白质的产物。这就是难分难解,“先有基还是先有蛋”的谜。
   
   
   3
   RNA的出现,仍无法解释生命的起源
   
   
   科学家耗资亿万,不知从何解释生命之起源。无奈之下,有些科学家杀基砸蛋,另寻出路。他们猜想,是不是那夹在基因和蛋白质中间的RNA才是生命的起源?1968年,以奥格尔(Leslie E. Orgel)和吉尔伯特 (Walter Gilbert)为代表的几位科学家提出了所谓的RNA世界(RNA world)假设:在基因和蛋白质之前,就有了既含有生命密码,又能自我复制的RNA。奥格尔半认真地说,第一个RNA的出现可谓神迹。有些科学家将RNA世界比作科学幻想:在那死寂无声的世界里,忽然出现一个万能的RNA,它复制又复制,成了充满RNA的美好世界。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第一个RNA从哪儿来?奥格尔等承认,从无生命的原始羹到第一个RNA之间,有一不可跨越的鸿沟。所以,描绘RNA世界假设的墨水未干,他们已在追想一个“先RNA世界”。他们说,前者可说是生物学家的美梦,后者岂非化学家的恶梦(nightmare)。
   
   
   40年来,RNA世界成了生物学界最时髦的研究题,是美梦还是恶梦尚未分晓。2007年2月,纽约大学化学家夏皮罗(Robert Shapiro)在著名《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杂志撰文责异“RNA世界”之假设。夏皮罗说,我们面临的问题确实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DNA拥有制造的蛋白质的密码,但是,唯有蛋白质才能取得和复制这密码。所以,“蛋白质”这头鸡怀了DNA这颗蛋,哪一个才是生命的起源?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夏皮罗说,DNA和蛋白质乃是两种大分子,都不可能是生命起源。他说,奥格尔所说的无生命原始汤的汤罐原来是空的。诺贝尔奖得主,细胞学权威德杜甫(Christian de Duve)评论RNA起源时说,“难道上帝创造了RNA?”。他认为,如此不合理的,高度不可能的说法应该称为神迹,不属于科学研究范畴。接着,夏皮罗推出他化学家的假设。他说,这个问题应该是“先有基因,还是先有代谢?”。他认为,生命并非起源于基因,而是出于由一系列化学作用构成的“代谢途径”。可惜,夏皮罗和奥格尔一样手中无牌,说不出一点底细。
   
   
   2008年,被称为“RNA世界之父”的奥格尔虽然年迈体弱,凭他最后一口气,写了“无生命世界代谢周期之不可能性”一文来批判夏皮罗。他说,夏皮罗所主张的代谢途径至少需要6种不同的催化作用,而多种催化剂同时同地存在于那原始无生命世界的假设十分不近情理。他讥笑说,以“也许猪会飞”为假设的化学,能得出些什么有用的答案呢?
   
   
   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唯一没有被推翻的生命起源论来自圣经。科学家们要卧薪尝胆,继续努力。
(2017/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