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悠悠南山下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文革與中越關係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香港不是殖民地?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越南第二次改革?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中越關係之對立面 : 互助與相斥
·中國移民與湄江三角洲的殖民狀況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平吳大誥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作者:杜生之

   
   
   中國學者丁學良在金融時報中文版發表「台灣的"中華民國"大禮服還會穿多久?」一文,暗指中共在蔡英文當選後,不會再用「創造性的模糊」去定義兩岸關係,當中共試圖逼迫蔡英文講出「九二共識」失敗,顯然中共已經有人想用更為躁進的方式處理兩岸問題。這篇文章雖然講的顛三倒四,但能夠嗅出中共的某種意圖。


   
   說此文顛三倒四,是因為作者基於中共史觀,有些見解跟我的理解大相逕庭。
   
   1. 文中提到「中華民國」是台灣借來的禮服。這個比喻雖然生動,但不盡準確。與其說台灣「借」中華民國,不如說中華民國被硬套在台灣身上。當然,這個硬套者,確實是國民黨政權。
   
   2. 文中提到「披挂着“中华民国”大礼服的台湾社会,既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中以“二二八事件”这样的政治代价最为知名,还包括经济的和社会的代价),也由此获得了巨量的实惠,至今仍然没办法整理出一份朝野均能够认可的完整账单。」
   
   這裡有個明顯的錯處。二二八事件早在國民黨逃來台灣之前就已經發生,並不是國民黨敗逃台灣之後。台灣因為硬套「中華民國」所付出的沉痛代價,是國民黨政府來台後所進行的一系列政治整肅,包含大肆抓捕異議份子、查禁言論與思想,並大幅擴充警備總部職權,成為箝制人民的重要打手。此外,為了維繫所謂的「法統」,蔣介石用動員戡亂條例凍結實行不到一年的中華民國憲法,在台灣藉此違法連任五屆,原本在中國民選出的國大代表與立法委員,也因為失去中國領土而不再變動,中央民意單位成為專制政權的擺設,被譏為「萬年國會」,直到1992年才全面改選。
   
   3. 此外,文中所謂「巨量的實惠」、「完整帳單」之語,大抵是指國民黨接受美援,使台灣得以成為戰後經濟復甦的成員。文中提「没有1949年撤到台湾去的120万大陆人士,包括60万铁杆“国军”,他们死了心要用生命来保卫宝岛。台湾仅靠自己,也是得不到美国那么长期和巨额的对中华民国拨出的经济和军事的援助。缺少了这些,原本只有600万人口的台湾,绝对抵挡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必然发起的攻击。」
   
   就這點來說,國軍的戰力在國共內戰消耗之鉅、內賊如此之多,是否真的可以防衛台灣,其實很有疑問。近年的檔案已經曝光,台灣之所以可以抵禦中共趁勝之追勢,主要的功臣是國民黨秘密聘請的日軍將領,而非已成喪家之犬的國民黨敗將。此外,如果當年國民黨政府並沒有到台灣,而是全數被中共所滅,台灣極有可能變成真正的無主之地。現在的資料多半指出,當年中華民國政府只是代管台灣,並非真正領有台灣。中共當年,若非國民黨逃至台灣,在官方的說法,也是希望台灣能夠獨立的。
   
   但有趣的是,此文提到若中共真的占領台灣,「1950年代后不久的台湾经济起飞、顺利快速迈入中高等收入的富裕水平,都不会发生」,雖然年代是錯誤的(台灣經濟起飛應該要到70年代以後),但這種說法,卻是間接承認中共前三十年對中國社會,實為戕害。
   
   4. 文中指在台灣政治解嚴,步入真正自由民主的社會後,一直試圖要脫去中華民國的外衣。此時支持「中華民國」套在台灣最力的,反而是中共:「这里的“中华民国”大礼服的意外维护者,是中共对台工作的党政、军队、情报、外交、宣传、公安体系,一个异常庞大和强力的系统。」文中尚且認為「经贸利益、优待台湾居民到大陆就业就学、外交邦国不被摘除」是中共給台灣的優惠。
   
   這種把正常的往來當作施惠於人的心態,不僅對台灣,如今中共似乎是普遍如此自恃。但文中認為「中共对台工作系统的决策层显然已经跨过了一个新门槛,不让台湾老是借用那件大礼服又不付出高额租金。借用到期!」,大概正是暗指蔡英文不說出「九二共識」的反應。
   
   文中認為台灣不得不巴著「中華民國」,因為去掉中華民國,台灣的國際地位絲毫無存。然而台灣許多人卻認為,台灣反而是因為被「中華民國」制肘,才使台灣在國際舉步維艱。為了莫名的「中國」頭銜,台灣不僅多次主動放棄參與國際組織,甚至自貶地位,將駐外單位命名為「台北」而非「台灣」。也就是說,台灣當局一直以流亡政府的心態自居(流亡台北的中華民國政府),卻逕自代表台灣對外交涉。台灣人一直被洗腦這樣的狀態是正常的,殊不知這卻是最大的不正常。而這不正常的根源,就是硬套了七十年,卻一直格格不入的中華民國政府。
   
   所以,自佔領立法院運動之後,對「中華民國」的反思逐漸擴大,茫茫然將台灣與中華民國等同的人,被視為腦子不清楚的「華獨」主義者。而要真正衝破到處侷限的現狀,真正重返國際社會,重回正常的發展軌道,無論是不是主張台灣獨立,至少得要拿掉「中華民國」這個虛無的頭銜。
   
   至於中共,是否真的認為台灣不應該再穿著「中華民國」的外衣?除非中共真的想對台灣發動攻勢,否則應該會一直希望台灣被「中華民國」的幽靈所控制。台灣用「中國」之名,真正佔到便宜的,其實是中國。既然台灣人死穿著不放,中國又何苦要台灣脫掉呢?你看中國的電視劇,只要有台灣人參與,一律在演員表上標註「中國台灣」,唯恐台灣不是中國。除卻台灣與香港,可曾看過中國其他省市有這樣的「待遇」?就是西藏與新疆都沒有。中國有多怕台灣不再「中國」,由此可見一斑。
   
   這種洗風向的文章,以台灣人的閉塞,其實不會起什麼波瀾。但如果有島內的媒體煞有其事的轉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把這種替中共服務的御用學者之言當回事,還大家引用的媒體,存的是什麼居心,實在令人害怕。
   
   
   附:丁學良原文: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1393?full=y
   
   
   2017-2-19日轉載
(2017/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