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悠悠南山下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作者:杜生之

   
   
   中國學者丁學良在金融時報中文版發表「台灣的"中華民國"大禮服還會穿多久?」一文,暗指中共在蔡英文當選後,不會再用「創造性的模糊」去定義兩岸關係,當中共試圖逼迫蔡英文講出「九二共識」失敗,顯然中共已經有人想用更為躁進的方式處理兩岸問題。這篇文章雖然講的顛三倒四,但能夠嗅出中共的某種意圖。


   
   說此文顛三倒四,是因為作者基於中共史觀,有些見解跟我的理解大相逕庭。
   
   1. 文中提到「中華民國」是台灣借來的禮服。這個比喻雖然生動,但不盡準確。與其說台灣「借」中華民國,不如說中華民國被硬套在台灣身上。當然,這個硬套者,確實是國民黨政權。
   
   2. 文中提到「披挂着“中华民国”大礼服的台湾社会,既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中以“二二八事件”这样的政治代价最为知名,还包括经济的和社会的代价),也由此获得了巨量的实惠,至今仍然没办法整理出一份朝野均能够认可的完整账单。」
   
   這裡有個明顯的錯處。二二八事件早在國民黨逃來台灣之前就已經發生,並不是國民黨敗逃台灣之後。台灣因為硬套「中華民國」所付出的沉痛代價,是國民黨政府來台後所進行的一系列政治整肅,包含大肆抓捕異議份子、查禁言論與思想,並大幅擴充警備總部職權,成為箝制人民的重要打手。此外,為了維繫所謂的「法統」,蔣介石用動員戡亂條例凍結實行不到一年的中華民國憲法,在台灣藉此違法連任五屆,原本在中國民選出的國大代表與立法委員,也因為失去中國領土而不再變動,中央民意單位成為專制政權的擺設,被譏為「萬年國會」,直到1992年才全面改選。
   
   3. 此外,文中所謂「巨量的實惠」、「完整帳單」之語,大抵是指國民黨接受美援,使台灣得以成為戰後經濟復甦的成員。文中提「没有1949年撤到台湾去的120万大陆人士,包括60万铁杆“国军”,他们死了心要用生命来保卫宝岛。台湾仅靠自己,也是得不到美国那么长期和巨额的对中华民国拨出的经济和军事的援助。缺少了这些,原本只有600万人口的台湾,绝对抵挡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必然发起的攻击。」
   
   就這點來說,國軍的戰力在國共內戰消耗之鉅、內賊如此之多,是否真的可以防衛台灣,其實很有疑問。近年的檔案已經曝光,台灣之所以可以抵禦中共趁勝之追勢,主要的功臣是國民黨秘密聘請的日軍將領,而非已成喪家之犬的國民黨敗將。此外,如果當年國民黨政府並沒有到台灣,而是全數被中共所滅,台灣極有可能變成真正的無主之地。現在的資料多半指出,當年中華民國政府只是代管台灣,並非真正領有台灣。中共當年,若非國民黨逃至台灣,在官方的說法,也是希望台灣能夠獨立的。
   
   但有趣的是,此文提到若中共真的占領台灣,「1950年代后不久的台湾经济起飞、顺利快速迈入中高等收入的富裕水平,都不会发生」,雖然年代是錯誤的(台灣經濟起飛應該要到70年代以後),但這種說法,卻是間接承認中共前三十年對中國社會,實為戕害。
   
   4. 文中指在台灣政治解嚴,步入真正自由民主的社會後,一直試圖要脫去中華民國的外衣。此時支持「中華民國」套在台灣最力的,反而是中共:「这里的“中华民国”大礼服的意外维护者,是中共对台工作的党政、军队、情报、外交、宣传、公安体系,一个异常庞大和强力的系统。」文中尚且認為「经贸利益、优待台湾居民到大陆就业就学、外交邦国不被摘除」是中共給台灣的優惠。
   
   這種把正常的往來當作施惠於人的心態,不僅對台灣,如今中共似乎是普遍如此自恃。但文中認為「中共对台工作系统的决策层显然已经跨过了一个新门槛,不让台湾老是借用那件大礼服又不付出高额租金。借用到期!」,大概正是暗指蔡英文不說出「九二共識」的反應。
   
   文中認為台灣不得不巴著「中華民國」,因為去掉中華民國,台灣的國際地位絲毫無存。然而台灣許多人卻認為,台灣反而是因為被「中華民國」制肘,才使台灣在國際舉步維艱。為了莫名的「中國」頭銜,台灣不僅多次主動放棄參與國際組織,甚至自貶地位,將駐外單位命名為「台北」而非「台灣」。也就是說,台灣當局一直以流亡政府的心態自居(流亡台北的中華民國政府),卻逕自代表台灣對外交涉。台灣人一直被洗腦這樣的狀態是正常的,殊不知這卻是最大的不正常。而這不正常的根源,就是硬套了七十年,卻一直格格不入的中華民國政府。
   
   所以,自佔領立法院運動之後,對「中華民國」的反思逐漸擴大,茫茫然將台灣與中華民國等同的人,被視為腦子不清楚的「華獨」主義者。而要真正衝破到處侷限的現狀,真正重返國際社會,重回正常的發展軌道,無論是不是主張台灣獨立,至少得要拿掉「中華民國」這個虛無的頭銜。
   
   至於中共,是否真的認為台灣不應該再穿著「中華民國」的外衣?除非中共真的想對台灣發動攻勢,否則應該會一直希望台灣被「中華民國」的幽靈所控制。台灣用「中國」之名,真正佔到便宜的,其實是中國。既然台灣人死穿著不放,中國又何苦要台灣脫掉呢?你看中國的電視劇,只要有台灣人參與,一律在演員表上標註「中國台灣」,唯恐台灣不是中國。除卻台灣與香港,可曾看過中國其他省市有這樣的「待遇」?就是西藏與新疆都沒有。中國有多怕台灣不再「中國」,由此可見一斑。
   
   這種洗風向的文章,以台灣人的閉塞,其實不會起什麼波瀾。但如果有島內的媒體煞有其事的轉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把這種替中共服務的御用學者之言當回事,還大家引用的媒體,存的是什麼居心,實在令人害怕。
   
   
   附:丁學良原文: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1393?full=y
   
   
   2017-2-19日轉載
(2017/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