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文集
·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陆文:生存垄断 (语言实验,短篇小说)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何谓酷刑,本文定义为,为了口供或折磨,受害者身受肉体或精神上的刑罚。而谋害,无其它目的,只是为了取人的性命,当然也有可能受利益驱使。就此而言,隋炀帝叫部将猛击其父的胸脯,让他哀嚎不已七孔流血而死,这不是酷刑,而是谋害;把人饿死于寢宫或寺院,将大臣装竹笼沉于黄河,同样如此。石虎把谋反的儿子架在火堆上烧,再把孙子放在火堆上烧,也算不上酷刑,也是谋害。若是人烧得半焦,仍死去活来,就进入酷刑的范畴。同样,商纣王叫人在涂滿油的铜柱上行走,下面是熊熊烈火,若是不小心失足,掉进火堆烧死,则是谋害,若是像杂技演员那样安然走过,只能说帝王给予你一次表演平衡木技巧的机会。有一次商纣王与苏妲己在摘星楼上吃酒,酒酣耳热之际,看见楼外有一屁民赤着脚在冰上行走,不理解他生命力为何如此旺盛,于是派人砸开他的脚踝,量化他的骨髓,这只能算是好奇,算不上酷刑,也算不上谋害。同样围困长春,围而不攻,且不放饥民外逃,这也不是酷刑,也不是谋害,只是不择手段放弃人伦底线,目的逼迫对手吃勿消饥饿而投降;将滚烫的金汁朝人的喉咙里灌,人死了,当然算谋害。若不死,只能算是咽喉炎或口腔溃烂;在血肉模糊的地方贴麻布,待痊愈再撕掉;剜人的膝盖骨,或砍去人的双脚放在陶瓮里,这应该算酷刑;割鼻、割耳朵、挑脚筋、烧阴户、割乳房、阉割生殖系统、上电刑、拔手指甲,还有假枪毙,或枪毙了没死;活埋,但死里逃生;上老虎凳,但没当场死亡,以及用铁钉把人的手钉在桌上,这些也只能算是酷刑吧。
    有些行为在酷刑与谋害之间摇摆,我指的不是斩首、绞刑、沉塘和剖腹剜心,而是指凌迟、腰斩、骑木驴与五马分尸,它们的特征都是先折磨,然后杀害。西门庆给武大郎下毒,武大郎死,叫谋害。润之兄给王明下毒,王明不死,姑且算为变相的酷刑。
    以上均是一家之言,此所谓文无定论,刑无定法。很多刑罚还有谋害尽管有原创性,说实在的,但也体现了过度的野蛮,不能因为是老祖宗所干,而轻描淡写说成工作粗糙。有个显著例子,把人赤身露体紧裹于渔网里,一刀一刀,碎刀零割,直至一天一夜,一千几百刀,受害者垂死挣扎,哀号不止,这究竟是酷刑还是谋害?操刀手技术炉火纯青,还是受害者贪生怕死呢?


    谋害与酷刑进入21世纪,总算升级换代,这是从野蛮进入文明的标志,腰斩、凌迟废止,也不剥人皮了。各种手段都显得文明,人性化,比如:设局诬陷嫖娼,只要承认,愿意接受电视批斗,便放你一码;上吊让你脚尖微微触地,只要同意没收财产,即停止操作;用电棍子刺生殖器;用刷子捅阴道,愿意改邪归正,马上和颜悦色;饿得要死时,只要爬在地上,喊某某某万岁,会给一个馒头;耳光一气呵成打一百记,而不是一天一夜;背铐半个月一个月,甚至半年,吃饭是用嘴啃着地上的窝窝头,最后总有人锯开锈住的手铐;口渴冒烟,濒于休克状态,会送上矿泉水,不认为你是骆驼;打脑壳用矿泉水瓶而不是用电棍子;用棍棒打屁股更文雅,不像明代廷杖,将屁股打得血肉横飞,现在先用软垫盖好你的下部;几天几夜不让睡,轮班伺候,将你锁在封锁的审讯椅上,只要愿意自我抹黑,仍放一条生路;过去打死了,用草席埋了,现在打死了,说畏罪自杀,死了,有的布置自杀的现场,有的伪造嫖娼的收据,有的还要送医院急救;扬言活埋,活埋两百个,说了几年还没使用这拿手本领,真搞不清究竟是怕清算报复,还是觉得土地宝贵,还是心生恻隐之心。
    非法盗取人的肾脏和肝脏,连一文钱都不给,在我眼里,这不能算酷刑,因为打了麻醉,恐怕只能算为谋害,或者说谋利。若是两只肾脏一起摘除,包括一对眼角膜,这肯定是谋害了。
    最大气的谋害,在我眼里,不是掏心挖肺,像梁山好汉那样摆人肉盛宴,而是一边翻着可杀可不杀的反革命名单,一边懒洋洋地打着官腔说:“这个还留着吗?杀了算了。”又翻一页,说:“这个呢,也杀了吧。”
   
   江苏/陆文
   2017、2、4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7/0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