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
拈花时评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墓  碑(一)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墓碑(3-2)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5) 第二次竞选人大代表
    
     选举过后,一切一如既往。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少有人会惦记、琢磨曾经的人大代表选举。有一个人,一直惦记、琢磨着。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姚/立/法。

   
     “你一直都琢磨什么呢?”
   
     “我琢磨自己为什么会失败,大家对竞选这个事儿为什么不理解。”姚/立/法说。
   
     “你琢磨它干嘛?”
   
     “我觉得里面有很多猫腻、不公平,我一定要弄个明白。弄不明白,我就坐立不安。”
   
     姚/立/法越琢磨,越一发不可收拾。
   
     当年,为了自己没资格上高中的事儿,15岁的姚/立/法左思右想想不明白,最后竟然上书中央领导。由于父母的阻挠,这件事情才告一段落;现在,已经成年的姚/立/法,一旦认准了一件事情,就再也没人能够阻止得了他。
   
     他托关系找朋友,通过各种渠道,排除一切困难,找来与人大代表选举相关的各种法律、文件,仔细研读。
   
     “这些文件和法律条文断断续续的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找到,有中央的文件,省里、县里的文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真不容易。”姚立法说。
   
     1990年,姚/立/法开始主动自荐竞选人大代表。这次,为了让选民进一步了解自己,他不再是私下悄悄地请同事投自己一票,而是公开的大声嚷嚷了。
   
     姚/立/法油印了2000份简历,发给所有选民。这是姚/立/法人生中第一份人大代表的竞选材料。
   
     竞选材料只有简单的一百多字,无非是简单的介绍一下年龄、性别、求学经历和工作经历。从这份简单的简历中,选民无从知道姚/立/法为什么要去竞选人大代表?竞选成功后有什么打算?
   
     虽然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自我介绍,但是,相对于其他的代表候选人而言,姚/立/法已经算是透明度最高的一个了。以往,代表候选人给选民唯一的印象,是选票上那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这个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文盲还是大学生?选民们一概不知。
   
     姚/立/法四处散发简历的行为,让某些市委领导大动肝火。(潜江1988年撤县建市)两个官员找姚个人进行谈话,责令他退出人大代表的竞选,并立即停止散发选举材料的“危险”行为。
   
     一个官员质问姚立法“邪党的领导就是民主,你还要什么民主?多几个像你这样搞竞选,邪党委的意图怎么体现?”
   
     姚/立/法反驳说,如果不宣传,选民们怎么可能了解自己?法律是邪党和国家制定的,自己依法参与代表竞选,怎么是推翻邪党的意图呢?
   
     第二次竞选人大代表,姚/立/法依然落选。在另选他人一栏里,他得了50多张选票,比第一次多了20张。
   
     选举过后,领导、同事的话说得非常难听。比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再比如“河沟里的泥鳅翻不起什么大浪”,甚至有人不屑地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这么一幅德行,是当官的料吗?!”等等。
   
     这么难听的话,不只是姚/立/法本人,甚至于他的父母兄弟听着都有些受不了了。
   
     姚/立/法的大舅哥劝导说,“咱家好不容易过上太平日子,你就跟我妹妹好好过吧,别去折腾选举这事儿了。瞎折腾,对大家都没好处。”
   
     大舅哥这么说是有缘由的。
   
     姚/立/法的岳父是一个老知识分子,1957年左右曾经担任湖北省武汉科协的秘书长,后来遭到迫害,全家下放到农村,住窑洞,吃米糠,三天两头被拉出去批斗,老岳父含冤而死。后来落实政策,一家人才过上太平的生活,并从此远离政治,不问世事。
   
     听从大舅哥的话,接下来的几年,姚/立/法开始认真的过起了小日子。家里开了个小粮油店,据说很是赚钱。由于是小本生意,老百姓给的碎银子也多,一毛的,二毛的经常,全家人盘点一天的收入,经常数钱数到半夜。
   
     姚/立/法说,从1990年到1993年的3年时间里,他赚十多万元钱,家里的经济相当宽裕。在当地,他也算是个有钱人了。
   
     从此,一家人过上了平静、富裕的生活。在家人眼里,姚/立/法越来越称得上是个好父亲、好丈夫和好儿子。而在领导看来,姚两次竞选失败,撞了两次南墙,终于知道悬崖勒马,懂得回头是岸。知错就改,不失为一个有觉悟的好同志。
   
     既然已经淡出选举“江湖”,那么,此后的十多年里,是什么原因导致姚立法“重出江湖”?又是什么原因使他最终成为一个抛家舍业的专职代表
   
     “叛逆”中略显平淡的青春消逝后,姚/立/法迎来了丰富多彩、艰辛备至的中年。
   
   
   
   
   (6) 第三次竞选人大代表
    
     1993年10月,秋高气爽的一天。35岁的姚/立/法接到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打来的电话,请他去参加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的推举会。
   
     出乎人们的意料,曾经热衷选举的姚/立/法,竟然没有到会。他解释说,生意太忙了。
   
     会上,大家一共推选出了20多个初步候选人,姚/立/法是其中一个。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一些选民曾经耻笑姚/立/法是“河沟里翻不起大浪的泥鳅”。这一次,选民们为什么会选择他作为初步候选人的人选?对他的态度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
   
     原因既简单又复杂。
   
     1993年10月,全国对吃财政饭的机关行政人员实行统一的工资套改。这次工资套改,教职员工都有份,平均每个月大概能增加130元钱左右。可是,左等右等,望眼欲穿的教职员工一直没能拿到自己该得的那份补贴。
   
     屋漏偏逢连夜雨。
   
     1993年左右,中国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物价飞涨。据权威统计资料表明,居民消费物价上涨18.8%,经济增长11.3%,物价的涨幅高于经济增长7.5个百分点。
   
     物价飞涨的年代,教职员工的工资普遍只有四、五百元,所以新增加的130元的补贴工资显得尤为珍贵。拿不到补贴工资,大家内心愤愤不平。
   
     于是,广大选民开始寄希望于选举一个敢作敢当的人大代表,为大家说说话,并且把目光投向了姚立法。
   
     这一年,通过举报,姚/立/法扳倒了几个贪官。
   
     首先是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一个姓曾的主任,受贿一千元,被举报后,受到撤职的处份;然后是教育局办公室副主 任,因为利用假证明,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了二胎,举报后被开除公职;最引人注目的是姚/立/法牵头调查教育局某校办企业的头头崔某某,据说此人腰缠万贯, 与市里各级领导称兄道弟,无人敢惹。姚立法调查出了这个人的种种违法违规行为,最后崔某某也因此被开除公职。
   
     “姚/立/法不畏权贵,敢做敢当。”不少选民基于这么朴素的判断,推举他为人大代表的初步候选人。
   
     根据上级的指示,每个选民小组只能产生3个初步候选人。(这个指示于法无据,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必须限制初步候选人的人数。该指示应该属于地方土政策之类。)会议主持人决定让选民对20多个初步候选人进行举手表决。
   
     表决结果,姚/立/法得票名列前茅,成功当选为初步候选人。面无表情的主持人 宣布“表决无效”。尽管没有说明任何理由,选民知道原因在于内定候选人榜上无名。
   
     第二次表决的时候,主持人时候首先念出内定候选人的名字,选民齐刷刷的把手举了起来。众目睽睽下,不举手意味着对领导意图的公然对抗。姚/立/法的名字是最后一个念出,并且落选。
   
     有了满意的表决结果,主持人宣布散会,还微笑 着说,大家可以回家吃午饭了。
   
     会议主持人出尔反尔的做法,没有任何一个选民敢当面指出来。因为他既是会议主持人,也是大家的领导,市教育局的一个中层干部。
   
     会后,选民偷偷地把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姚立法。姚/立/法很生气,他认为,这次表决本来就于法无据,像是一场游戏。可是,会议主持人连最起码的“游戏规则”都不遵守,出尔反尔,太不尊重选民的意见了。这种行为不仅严重侵犯了他的被选举权,而且也伤害了他的自尊心。
   
     为此,姚/立/法采取了非常激烈的反抗态度,并且把矛头直指自己的顶头上司。他在教育局办公室的外墙上张贴了一张招生简章,上面写着免费招收教育局领导参加普法培训班等等文字。他的用意很明显:教育局局长是个法盲,需要认真的学学法律。
   
     本来已经无心选举的姚/立/法,决定“斗争”到底。“斗争”取得初步成功,他恢复了初步候选人的身份。
   
     11月1号下午,姚/立/法把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竞选材料《致选民朋友》的信发送到了选民的手中。他决定再次自荐竞选人大代表。
   
      信中,姚/立/法自我介绍道:本人脸不厚、心不黑、口不甜、骨不软;犯上不作乱、重洋不媚外;不请不送、不吹不拍、不淫不贪、不卑不亢。请朋友们都投我 一票,若我当选市人大代表的话,我保证做到:申请停薪留职五年,在五年内,奔走于选区选民和市人大、政府之间,理直气壮、原原本本地反映选民的呼声、意 见,监督市政府及有关的政府职能部门依法行政。
   
     从这封信中,我们多少能解读出姚/立/法对于“人大代表”四个字的理解:人大代表应该是一个品格高尚、不畏权势、敢于代言人民的人。和过去相比较,他的人大代表观已然更趋成熟。
   
     多年后,当姚/立/法被选举为市人大代表,他把自己对人大代表的认识付诸实际行动,使自己成为潜江人大历史上至今为止最敢于说“不”和最敢于为人民呐喊的人大代表。这是后话。
   
     姚/立/法到处发放竞选材料的行为,自然又惊动了潜江市委市政府。随后,全市副局长以上的干部一起开了一个通气会。
   
     会上,市委领导发了火,把姚/立/法的竞选材料念了一遍后,口气凌厉地说:“这哪里是竞选,完全是国民邪党向共产邪党挑战的口气这样的事情要引起高度的重视,决不能让这种情绪蔓延,不能让这种人得逞。”
   
     会上,几个人的表情特别不自然,大冷的天里,浑身冒汗。
   
     其中几个是市教育局的领导干部。因为姚/立/法是教育局的员工,这说明他们没把员工管好,是“失职”。后来有小道消息说,市里领导给教育局局长下了死命令“姚立法当选之日,就是你这个局长下台之时。”
   
     另一个冒汗的是姚/立/法的亲戚,他当时是市审计局副局长。
   
     “自己的亲戚作出让市委书记大为光火的事情,那样的一个场面,他觉得脸面没地方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姚/立/法这样描绘自己的亲戚。
   
     开完会,亲戚直奔姚/立/法的家里,给他摆事实讲道理,希望他放弃竞选。亲戚说,如果他一意孤行,全家人的饭碗会砸在他一个人的手里。
   
     面对选民呼声越来越高的姚立法,潜江市有关部门深感不安。据姚/立/法回忆,当年为了阻止他竞选,有的领导唱“白脸”,也有的领导唱“红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