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
拈花时评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7)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13) 书生意气的代表
    
    
     1999年元旦过后,刚刚当上人大代表的姚/立/法接到一个电话,通知他去开会,讨论《潜江市政府工作报告草案》。参加会议的有潜江市领导、部门一把手和一百多名市人大代表。
   

     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是每年人大会议的规定动作,审议的内容包括人民政府前一年的工作状况和下一年的工作计划。
   
     此时,距离市人大会议的召开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在人大会议召开前,请市人大代表先看看政府工作报告的草案,并说说自己的想法,这种做法表明政府官员在与人大代表的沟通上,表现出了“诚意”。
   
     前往会议室的路上,姚/立/法心情激动。 第一次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参加会议,第一次参政议政,他暗自憋了一股劲儿,决定好好“表现”一把。他要证明给大家看,他这个自荐竞选成功的人大代表,绝对尽职尽责。
   
     “人大代表的梦,我做了十多年。为什么?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为老百姓做些事情。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姚/立/法说。
   
     “丑媳妇终于要见公婆了,心情激动又紧张?”我问。
   
     “不是。是战士要上战场了!”
   
     从姚/立/法的神态中,能感觉到几年前,他是怎样“磨拳擦掌”地去参加会议的。
   
     据会议室的一个女服务员回忆,当时,“主持人”刚刚说完请代表发言这句话,她看见一个男人立刻“腾”的站了起来,很迫不及待的样子。他个头不高,说话的速度很快,很厉害,好像谁都不怕。
   
     “我当时很奇怪,觉得这个代表不一样。后来我悄悄打听,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姚/立/法。”女服务员说。
   
     “哪儿不一样?”我问。
   
     “别人都是被点了名之后才发言,都不太愿意讲话。可是姚代表好像特别想说话。”
   
     “你过去听说过他吗?”
   
     “听说过,他名气很大。我上初中的时候,他就开始竞选了,我还看过他发的竞选材料呢。只是一直没有见过他本人。”女服务员说。
   
     事实上,迫不及待站起来发言的姚/立/法并没有作好充份的准备。抢先发言,一方面是生就一张毫无顾忌的大嘴巴,另一方面是害怕轮不上自己说话,“一大屋子人呢”。据他回忆,站起来发言的一刹那,他紧张得说话结结巴巴,舌头在嘴里总也转不过弯来。
   
     怎么会紧张到这种程度?姚苦恼的说,《政府工作报告》过去只听说过,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份报告包括哪些方面?讨论什么内容?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毫无经验。
   
     事实上,不只是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人大代表姚立法不懂的东西还有很多。他有热情和潜质,但是缺乏技巧和必备的常识。
   
     目前,我国相关部门很少对人大代表进行职业技能的培训。人大代表们必须天生就是合格的代表,必须天生就懂得如何当好人大代表,应该精通各种政策法规、立法程序、统计方法、调查研究的方法等等。
   
     据了解,在一些议会制度相对成熟的国家,设有专门的培训机构,议员们在工作过程中所需要的职业技能,完全可以通过培训加以了解。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甚至还对议员的妻子进行必要的培训。
   
     “刚当选代表的那段时间,我非常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当代表。哎呀,不懂的事情很多很多,说都说不完。”
   
     据姚回忆,当初,他这个人大代表甚至连建议案和议案是“什么样的书写格式”这样最基本的代表常识都没有,这使得他在履职的过程中“笨手笨脚,像是刚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什么都是新鲜的,什么都不懂。”这是后话。
   
     由于不懂,姚立法“摸着石头过河”,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一名代表,一名他理解中合格的人大代表。
   
     对于讨论《政府工作报告草案》这件事情,姚/立法这么理解:“既然政府诚心诚意请我们来提意见,那就一定要发言,而且要说真话。如果不懂,别不懂装懂;如果有意见,就说出来。这是我的理解。”
   
     当年的会议上,姚立法一张嘴,人们就感觉到了他话里浓浓的火药味儿。
   
     “《政府工作报告草案》里说,要坚决打击黄赌毒。我想问问,潜江有个这么大的红灯区为什么没人过问?”姚/立法质问道。
   
     话音刚落,全场突然鸦雀无声。所有的人大代表和官员都定定地看着他,表情复杂。
   
     “红灯区开在家门口,老百姓骂得很厉害。在这个问题上,政府是不是有责任?”姚立/法继续问。
   
     会场上安静极了,气氛很凝重。女服务员说,她吓得连开水都不敢上前去倒了。
   
     姚/立法所说的红灯区是指潜江市江汉大市场,距离市区两三公里,占地几十亩,规模很大。
   
     市场里的商贩,一部份从事烟草批发和药材批发,绝大部份则是做发廊生意,鼎盛时期据说达到近千家,来自全国各地的上千个小姐公开在发廊卖淫。
   
     为了“繁荣”江汉市场,潜江市政府给了市场一些特殊的照顾和政策。某市领导公开的说“人家千里迢迢到我们这个地方做生意,不可能带上老婆。开放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1997年8月4日,潜江市召开千人大会,宣布“设立江汉大市场、潜江宾馆、和平街、红军路封闭管理区”,全部实行“管委会封闭管理,除出现刑事、消防案件或安全事故外,公安部门不得直接进入执行公务。”,“除枪支弹药、毒品外,其它全部放开经营。”
   
     有市政府做“坚强”的后盾,一些发廊店主招揽生意时,肆无忌惮地对客人说:“我们这里是政府办的红灯区,公安不让进来查,在这里你们会玩得很爽的。”
   
     不仅如此,市委市政府还组织省市电视台对这个市场进行宣传报导,称江汉市场是招商引资的模范市场,是潜江市经济实现腾飞的一个保障和骄傲。
   
     每当看到这样的宣传报导,潜江的百姓骂声一片。但是,百姓的骂声在社会的最底层,上面的领导很难得听得见,或者装着没听见。
   
     就像安徒生童话中那个揭穿皇帝没有穿新衣的孩子一样,姚/立法大声的质问,发廊女在市场里公开卖淫,这是不是要打击的“黄”?如果是,为什么市政府不仅不打击,反而想方设法袒护呢?
   
     姚立/法滔滔不绝,列举江汉市场的诸多弊端。并严正指出,如果政府现在不及时治理,迟早有一天,这个市场会成为心腹大患。
   
     几个月之后,不幸被姚立法言中。
   
     这一年夏天,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汉,心脏病突发,死在了市场的按摩房里;这一年冬季,潜江市某副镇长在市场里和发廊女一起洗鸳鸯浴,由于缺氧,两人窒息死亡。
   
     一个“模范”市场,一年之内出了两起命案。如此咄咄怪事吸引了众多媒体探寻的目光。某著名媒体在报导中用了这样一个标题《封闭管理究竟封住了什么》。
   
     可是,当人大代表姚/立法提出质疑的时候,悲剧并没有发生。所以,此刻,他的发言,显得很刺耳。某些领导甚至听不太习惯,平日里敢于这样公然“唱反调”的市人大代表实在不多见。
   
     关于红灯区市场,姚立/法发了十多分钟的言,没有任何一个人大代表接他的话茬。当他发完言后,会场上竟然出现了难挨的几十秒静默时间。
   
     大家面面相觑。
   
     在场的十多二十个领导,没有人表一下态。再后来,与会者不约而同的频频上厕所。
   
     姚立/法似乎并没有觉察到会议出现了“反常”状况,在察言观色方面,他天生麻木。看见没有人说话,他重新站了起来,开始说别的问题。
   
     姚/立法手里举着《潜江市政府工作报告草案》说,这样的工作报告他根本看不懂。比如政府的财政预算才短短的半页纸,对于他这个不是学经济的人大代表来说,简直就和看天书一样。他希望政府能把预算写的再详细一点,以便于人大代表的审议。
   
     姚立/法试探着问其他的代表,是否能看懂。没人吭气儿。
   
     一个旨在讨论的会议,因为姚立法“激烈”的发言而沉默起来。
   
     在会议上,姚立法还说了很多其他“不中听”的话。
   
     会议在主持人略显尴尬的语气中宣布结束。姚立/法独自一人匆匆离开了会场,没有注意到身后是一大片惊愕的眼光。离开之前,他把自己杯子里的茶水喝得滴水不剩。
   
     “茶很香的,过去没喝过,浪费太可惜了。”姚立/法说。
   
     “你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我问。
   
     “比较满意。我把自己和选民的意见反映上去了。但是,开会通知得太突然了,准备不充份,我应该事先去选民中间做一些调查。”
   
     “说完意见,你有没有考虑过说几句好话?给领导们一个台阶下?”
   
     “这个会议本来就是徵求代表意见的,我说好话有什么意义?”姚立法反问我。
   
     第一次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参加政府部门组织的会议,姚/立法充当了一个“进谏者”的角色。就和那个湖北老乡、古代著名的进谏者屈原一样,满怀忧思,而且书生意气,性情耿直。
   
     这种书生意气的发言和举动,贯穿了姚/立法五年代表生涯的始终。使他看上去和别的人大代表不太一样,似乎很“另类”。
   
     在一个需要政治技巧甚至权术的环境里,书生意气究竟是好是坏?
   
     一方面,书生意气,意味着在政治上很稚嫩,不成熟。中国政坛有自己的一套行事规则,吴思称之为“潜规则”。一个不懂官场潜规则、从政技巧几乎是零的人,却要在政坛里“混饭”吃,可能会出现很多问题。
   
     另一方面,书生意气,意味着不懂得变通,不会见风使舵。无论在任何场合和环境里,想说就说,“想唱就唱”,毫无拘束。这对于混浊的政坛,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此后,在政府召开的各种会议上,人们不断的听到姚/立法执著、激动、喋喋不休的发言“不合理。不合法。我反对”他的发言经常把一些程序性、仪式化的事情引导成为一场场具有实质意义的讨论甚至争论。
   
     一个选民这么评价姚立法,“他总是这么精力充沛,这么敢发言。可以说,他改变了潜江的政治气氛,让它活跃起来了。”
   
     另一个选民则说:“虽然他提的很多建议,有很多并没有被采纳,但是对于政府的某些官员,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对于潜江,是个好开端。”
   
     多年后,媒体评论道:姚立法总是所有质疑者中最先发言、最咄咄逼人的那一个。这位“另类”代表的出现使会议出现了不少尖锐的反调。
   
     因为书生意气,性情耿直,好争是非公正,“另类”的姚立法为自己赢得选民喝彩的同时,也让他在无意中得罪了不少政府官员。这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使得姚立法的代表生涯充满了是非、争议,也因此充满了悬念。 这是后话。
   
   
   
   
   (14) 我的发言,我做主
    
     1999年1月17日,潜江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如期召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