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
雷声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戚本禹回忆录:红卫兵(联动)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在柬埔寨的犯罪
·日学者揭露毛贼东勾结日军专著中文本面世
·统一和江山比,是无关紧要小事/紫荆来鸿
·“三十万枪”孤证如今不孤
·劉英對中共黨史的若干釋疑
·一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生殖器
·美国推动对华贸易得不偿失
·为日本夺得奥运金牌的北京女孩
·援助最多的国家,看了都是泪!
·中国夜莺岛怎么成了越南领土?
·十一段线是怎样变成九段线的?
·11段线变9段,夜莺岛被出卖
·中国游击队之母赵洪文国
·国共内战 共党究竟推翻了什么?
·朱元璋活活烫死朱棣生母
·国共内战,谁先动手?答案:共产党/樊斤品
·他将中国140万平方公里土地送给日本
·这个原本富裕的地区并入大国后穷到后悔
·毛贼东“雷语”大集结
·中国赶超美国究竟要多少年?
·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
·挑起卢沟桥事变引日军进内地的人
·谁打开了"红八月"的恐怖魔盒?
·栗战书赞老领导曾庆红工作细致入微
·克林顿心目中的江泽民:风靡美国
·piachan和周小平谈奥运
·川东地区的土改调查/谭松演讲
·蔡英文要归还大陆百万两黄金吗?
·毛贼死前嘱情妇:速离京嫁人
·凤姐谈甘肃一家六口自杀
·蔡英文家族地产也是国民党产
·为毛贼东普写颂歌的人的下场
·江主席老家发起抗议:"绞死金三胖"
·中共“王二小故事"涉嫌造假
·抗日铁汉汤恩伯当年无钱治病
·那些年我們一起過的國慶日
·蒋公诞辰日,向伟人深深致敬!
·上万志愿者美墨边境开始筑墙
·周恩来到底是何许人?
·江泽民挑明留任真相 压阵军委助力胡锦涛
·卡斯特罗和毛贼东的狗咬狗斗争
·卡斯特罗如何让华人社区消亡殆尽
·任重而道遠:重建中華民國/陈汉中
·西安事变几位干将变身汉奸记
·彭明父母:伟大的儿子,奋斗的一生
·江泽民八个字高度赞扬李瑞环
·西安事变中蒋公三封遗书
·南京大屠杀凶手师团被澳全歼
·国民党呼吁政府立即解散党产会
·北洋军阀爱国爱民
·只需再外逃1万亿美元 就能击溃中共
·清水君:民族罪魁张学良
·可怕!“斩尽杀绝黑五类,永保江山万代红”
·馬英九胜诉,段宜康判賠道歉
·蒋中正比美英法苏打得好!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毛贼东唯一正确的一件事
·土改斗地主:中国道德崩溃的开始
·灭绝性大事件被深藏 毛贼东歼灭红20军
·胡耀邦自述胡邓分歧和下台原因
·想不到,钓鱼岛是这老贼出卖给日本的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危机——​硅谷华人高管遭印度帮“血洗”
·大陆民国派台湾行
·郭台铭拟投资7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
·毛贼东的罪恶和身份
·胡耀邦:一旦人民知道了中共的历史:就会起来推翻它
·宜昌大撤退的英雄们,不止卢作孚
·不劳而获的绿卡持有者将会被遣送回国
·以下数据是主流媒体刻意隐瞒的事实
·加州福利开支占全美三分一,还独立?
·匿名民调川普政府支持率远超正式民调
·中国四大地主的真实面目/余玮
·德媒調查:左派抗議者大多靠爸媽、沒工作
·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语录”
·德国戏剧:默克尔难民政策和川普禁令内容相同
·移民禁令受欢迎 庇护非法移民城市倒戈
·华人倒卖美国救济粮,骗福利无孔不入
·台“二二八事件是中日战争的继续”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川普说出了美国人的心声
·全球科技实力排名中国差距仍不小
·说说被毛賊东割让的“江东六十四屯”(附1948年地图)
·张学良亲信曝出黑材料 刘少奇被彻底打倒
·赵紫阳为何夸江泽民,让上帝保佑他?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毛贼东反对宋庆龄当副主席失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

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供主席们参考)
   作者: 一丈青 2017-02-08 11:01:37 [Reads:44] [edit] 返回共舞台首页
   一、首先转一篇“穆斯林路线图”
   
   雅可夫先生有著名的关于“穆斯林路线图”的论断:

   
   1、他们首先宣称自己是“和平的宗教”,通过经商、避难的方式零星迁徙到一个新地方,很低调,很和善,很遵纪守法——除了对吃某种食物有点神经过敏,除了干涉婚姻自由之外(不过我们总是想,哎,不吃什么食物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内婚虽然很讨厌,但不跟他们接触不就行了嘛)——谁能拒绝这么一群可怜巴巴的外来人呢?于是,他们站住了脚。
   
   2、既然站住了脚,那么第二步就是形成社区了。这个进程会持续几十年,他们的繁殖速度异常迅速,几十年之后人们会发现,周围已经到处是“他们”。“他们”游走于我们的开放社会中,而“我们”却对“他们”的圈子针插不进——除非“我们”也皈依了“他们”。
   
   3、第三步,你会发现身边的暴力和犯罪现象突然增加,就象1995年前后人们惊讶地发现周围突然到处是某族小偷一样。即便是犯罪,也是在不断地发展:1995年我抓住第一个某族小偷,在把他扭送派出所时他用刀片自残了;2000你年我抓住第二个某族小偷,立刻围上来几个人跟我对峙,尽管我没能把他扭送派出所,但他们也没敢对我暴力相向;而现在,据说这些家伙已经动不动就砍人了。
   
   4、第四步,犯罪行为会升级到群体性暴力,“他们”十分善于结为一体对付单个的“我们”,侵占财产,强占耕地,让“我们”生活在威胁的阴影中。
   
   5、第五步,群体性暴力会变得越来越频繁,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动不动就出动几十、几百殴打、骚扰“我们”。在这种情形下,“我们”面临选择:如果有可去的地方,“我们”就得背井离乡;如果没有可去的地方,“我们”要么继续在惊恐中度日,要么不如皈依“他们”,以免遭迫害。
   
   6、OK,至此,某个特定地域的绿化已经接近完成,其标志是,“他们”占了局部人口的简单多数,或者是相对多数(即成为多民族中最大的族群)。这时,“他们”就要闹独立、闹分裂了,“他们”闹独立时既有“温和派”(文的),也有“激进派”(武的),还有“犯罪派”(无间道)。你兴兵围剿,“温和派”就来宣扬和平;你罢兵休战,“激进派”就来杀人防火;而“无间道”是不管文武,片刻不歇。
   
   7、此时的“我们”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屈膝投降,看着那块地方分裂出去,眼睁睁地看着留在那里的“我们”的同胞被迫害、被驱赶、被屠杀、被同化(无论在车臣还是科索沃,当“他们”控制了该地之后立即都对当地其他民族实行了抢劫、屠杀、迫害和清洗);要么,奋起反抗。
   
   8、同意他们分裂出去就能乞求来和平吗?就能结束这绿化步骤吗?谁要相信这个,那他的智商不会高于60。这个分裂过程永远不会停止,过段时间你就会发现,现在的进程重新进入了“步骤一”,或者“步骤二”,只不过换了个地方……
   
   另有人这样说:
   
   一、初期,非穆斯林占绝对多数,有少数的穆斯林殖民者,他们人数很少,和周围邻居都能和睦相处,由于人口较少,也会和本地人通婚,只是对婚姻的要求很严格,必须让非穆斯林入教才与之通婚。通过通婚和较高的生育率以及传教,穆斯林人口渐渐增加。
   
   二、发展期,穆斯林殖民者进一步增加,但是在当地还是少数,围绕着清真寺出现了一定的聚居人口,依然通过通婚和高生育率以及传教传播。和周围邻居还是能够和平相处,但偶尔会有些小摩擦。
     
   三、扩散期,穆斯林繁殖民人口已经大量增加,虽然占总人口的比例还是少数,但是在局部,穆斯林人口已经能够占到多数了。围绕着清真寺成为一个团结的群体,和当地的非穆斯林人口经常发生冲突。原因当然是非穆斯林不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没有组织的当地非穆斯林往往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时候他们会试图让当地的元首信仰伊斯兰教。如果成功,就通过税收等行政手段迫使非穆斯林入教。如果不成功,就等待时机起事,夺取政权。
   
   四、晚期,已经夺取了当地的政权,通过政权对顽固不肯入教的非穆斯林予以打击,部分就直接给予消灭,通过回教法,也采用税收等其他行政手段,压力和暴力并用,非穆斯林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一个新的伊斯兰化地区就诞生了。
   
   结合这两年我在欧洲的经验来看,这个路线图的前四步,已经证明是完全正确的。这里再插一个例子:
   
   2004年11月2日﹐在荷兰发生了一个意外的事件﹐使欧洲人感到震惊﹐他们好像突然觉醒。
   
   欧洲著名画家的孙子特奥·梵高(Theo van Gogh)是一位著名的电影导演﹐出身书香门第﹐因为对穆斯林的生活方式非常不满﹐制作了一部纪录片电影《屈服》。
   
   电影中汇集了许多穆斯林国家妇女不自由的落后画面﹐并且借用电影中的角色谩骂伊斯兰是人类的文化“垃圾”。
   
   导演梵高在这部本来应当是具有客观学术性的纪录片中﹐表现了个人过分的情绪﹐例如他在一个裸体妇女的肉体上显现《古兰经》的经文﹐这个举动也许对于其它宗教不算过份﹐可以被容忍﹐但对于穆斯林绝对不可能宽容。
   
   电影播放后﹐激起了穆斯林的广泛愤怒。11月2日﹐两名年轻的枪手在商场附近打死了电影导演梵高。
   
   更可悲的是事情处理的结局:
   
   杀害梵高的凶手对两位议员发出死亡威胁,令当局惊恐万状。当局自认为无力保护他们,只好把其中一位女议员送到美国去了6个月,把另一个议员送进牢房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在荷兰的土地上,梵高的孙子被白杀,自己的议员都要去坐牢,就是因为穆斯林觉得他们的主受到了侮辱。
   
   另外再加一些数字和例子:
   
   1、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三分之一的人口如今是外国裔。
   
   2、土耳其裔青少年的犯罪率比地地道道的荷兰年轻人高2到3倍,而摩洛哥裔青少年的犯罪率要高出5到6倍。
   
   3、在游泳池或海滩上,少女或少妇被阿拉伯男青年掐屁股或乱摸一阵的事并不罕见。莱德市中心一周延长一天商店打烊措施以失败告终。因为一到晚上,顾客再也不敢出门,成帮结伙的摩洛哥青年把他们吓坏了。
   
   4、在梵高遇害周年日前几天,他的好友叹息道:“恐怖分子赢了。他们杀害言论自由的领袖人物梵高,比引爆几列火车还要有效。如今没有一个幽默家再敢对古兰经开一句玩笑。然而,放弃一点点言论自由,就等于放弃了整个民主。
   
   这个是很可怕的。刚来的时候,我住在穆斯林社区有半年,虽然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可还是零零星星受到过小孩子的骚扰。让我逐渐开始对这些人有厌恶感的问题是,他们觉得自己骚扰别人,是天经地义的。小孩子随便去砸人家的玻璃,拿雪球扔路上的行人,大街上调戏个姑娘,在他们眼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这在白人小孩中,是非常非常罕见的事情。即使发生了,家长也一定会教育。
   
   记得在民*主湖灌水时候,印象中有这么一回事:
   
   是说在A区中门那里,有一伙穆斯林的小孩,专门偷人东西,大家都深恶痛绝,一天一个女同学特意把手机放在明显的地方,引诱小孩小偷上手。果不其然,手机被偷了,埋伏在周围的男同学一拥而上,准备将小孩带到派出所。可是牛逼的是,周围的店铺里,出来十几个拿着砍刀的维族人……
   
   这个其实是很严重的一个问题,虽然汉族人口占了绝对多数,但是发生冲突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你是绝对少数,或者说你没有对方更狠。你不敢杀人,对方敢,并且杀了人,他们会振振有词,不会觉得内心有愧。
   
   在欧洲,你会发现有大片的穆斯林聚集区,经常出现包着黑头巾,穿着黑长袍,身材便便的穆斯林大妈,带着一帮看着就很凶狠的小孩,在大街上招摇过市。穆斯林绝对不会让自己融入当地社会,也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在大学尤其是研究生和博士生,你会发现几乎是没有穆斯林的。对于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他们是没有一点正面贡献的。相反,他们的繁殖速度,是相当惊人的,而在欧洲这种高福利的地方,孩子多就意味着你可以从政府领导更多的抚养费,于是他们拿着别人的纳税,心安理得的偷窃,抢劫,甚至杀人。最后归结的理由就是,我们有宗教信仰。
   
   我始终无法理解这种蛋疼的解释。一方面,你自己是用宗教信仰的,你需要别人的承认,那么另一方面,别人也是有信仰和言论自由的,当别人对你的信仰提出异议,穆斯林会群起而攻之,这算不算侵犯别人的信仰呢;第二,穆斯林不融入当地的文化,习俗,反而强迫别人接受他们,有消息说一个华裔女曾经拒绝在上班时间佩戴穆斯林特有的面罩,而后便收到死亡威胁;第三,暴力在穆斯林的文化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甚至穆斯林将他们的信仰凌驾于法律之上。你胆敢侮辱我的主,我就要杀你,而警察在面对这种局面时,通常会感到很棘手,因为一般这个时候,穆斯林的人口已经占有了相当的比例。如果处罚不当,会立即招致更大规模的极端行为。
   
   还听说过一个故事,在德国一个穆斯林女孩在公交车上打了一个当地德国女孩,警察闻讯之,穆斯林女孩给出的解释是:我讨厌她的样子。
     
   极端,不尊重别人的利益,甚至生命,只重视自己的信仰。拿着别人的纳税可以心安理得,回报社会更是天方夜谭。我猜或许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特点,基地组织大部分都是穆斯林吧。
   
   最后说一下,这只是这两年来我在欧洲的经历,让我产生对穆斯林的态度变化。以后怎么样,我不知道。而且我说的只针对于欧洲和有这些特点的穆斯林,国内的同学请不要对号入座。PS:回族好像很少有这样的穆斯林,俺娘……
   
   
   二、再转一篇来自某论坛的文字:
   
   历史和事实证明:
   
   当穆斯林在一个国家的人口——
   
   达到2%,该国穆斯林聚居区发生小骚乱;
   
   达倒5%,该国穆斯林聚居区发生大骚乱,全国发生穆斯林引起的小骚乱;
   
   达到10%,该国发生全国性的穆斯林骚乱;
   
   达到20%,该国必然会发生穆斯林引发的战争,要么该国其他人口被杀而改信穆斯林,要么被穆斯林杀掉;
   
   警惕,中国的穆斯林人口目前在2%~5%之间!!
   
   穆斯林的规则就是:
   
   我绝对不尊重你的习惯,但你必须尊重我的习惯;
   
   我绝对不考虑你的想法,但你必须尊重我的想法;
   
   我可以诅咒你死后下火狱,但你不能说我不讲理;
   
   我们MSL占人口多数时,就可以随便处置卡菲勒;
   
   卡菲勒占多数时,必须善待我们。
   
   极端分子甚至放话说早晚要用民主手段在唐宁街10号悬挂伊斯兰旗帜。其实现在英国已经不知道该挂什么旗了。2005年英国监狱已经禁止悬挂英国国旗,国旗可能会令穆斯林联想到十字军。驾照与车辆注册局,以及Heathrow机场,也都禁止悬挂国旗。恐怖分子如果只是爆炸建筑物和交通设施的话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让你一点一点感觉不舒服,然后慢慢妥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