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雷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中华民国总统将巡视南沙太平岛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戚本禹回忆录:红卫兵(联动)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在柬埔寨的犯罪
·日学者揭露毛贼东勾结日军专著中文本面世
·统一和江山比,是无关紧要小事/紫荆来鸿
·“三十万枪”孤证如今不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来源:多维社区>社会聚焦>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本文在知乎上获得三万赞同,上百万阅读,也引爆了一些争议。许多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评论者表示,他们自己各种阅读、经验、体会完全与本文指向了同样的结论;但很多评论者,尤其是学生,不愿接受这个结论,这也恰恰证明:精英阶层的洗脑产生了效果。
   
   本文作者肥肥猫,思维清奇,观点颠覆。知乎回答被收藏数百万次,可能是知乎最牛的答主,之一。
   
   
   
   最近这几年来,随着资产价格的门槛暴涨,“阶层固化”这个词终于进入了社会视野。很多人出现了个误区,他们说现在的社会“上升通道逐渐关闭”、“阶层日益固化”,是社会病了。
   
   但其实,社会没病,这才是社会原本的常态。
   
   中国过去的两千年里,大部分时间都是阶层非常稳定的社会。西方这种数百年稳定发展的社会,阶层固化更是早已天经地义。
   
   稳定的年代并非没有上升通道,但是稳定年代的上升通道是受控的。这是和动荡年代最大的区别。
   
   时代变了?还是回归正常了?
   
   阶层剧烈变动的年代才是历史所不常见的,是历史的异态。“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之所以成为千古名句,恰恰就是因为这一幕不多见,很稀奇,不然何必写成诗来感慨?
   
   一个流动性过大的社会,一定是制度不完善的,完善的制度绝不会容忍高流动性。
   
   但恰好,我们这代人的祖辈和父辈生在了中国数百年来变动最剧烈的几十年里,每个大家族都有那么几个人的人生之跌宕起伏,简直可以拿来拍电影。
   
   中国在短短一百年时间里,经历了不下七八次政权变更和近乎180度的政治经济转向。
   
   《霸王别姬》、《大宅门》这样的影视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成功反映了我们这一百年来的个人命运之不可预测,并引起了亿万家庭的共鸣。
   
   这种人生经验导致我们这几代人误把这种阶层大幅波动的局面当成了世界的常态。而最近20多年看着尘埃落定,要回归历史长河的真·常态了,很多人就不适应,受不了了。
   
   你再去听一遍大宅门的片尾曲,唱的是什么?~乱世风云,乱世魂~。这听着像是正常的年代吗?
   
   人就是要分等级的,没等级谁还愿意奋斗?又不是没吃过大锅饭。
   
   分割线
   
   良好的家庭环境在任何年代都会极大的帮助后代晋升到社会高阶位置。
   
   将相无种在绝大部分时间里只是平民阶层的幻想和安慰剂,尽管这句话是中国普通人千年来的精神支柱(甚至可以上升到民族格言),但最先喊出这句话的陈胜吴广,最后改变了他们的阶层吗?
   
   即使动荡年代,胜出者也是以“王侯将相”的子弟居多。陈胜字涉,四个字说明一切,本来就已经并非平民。
   
   刘邦固然具有流氓天赋,属于百万里挑一的天才选手。但跟刘邦同时起兵的没有十万总有八万,最后封侯的有几个?如果你认为你有这样的运气,直接去买一百注同号的彩票还快点。
   
   三国算乱世中的乱世了,正史加野史加演义留下姓名的也不过千多个,这里面还包括颜良文丑,五关六将这些出来就被宰的。这些可是从东汉近五千万人口拼杀出来的。
   
   平均四万人才留下一个有名字的。这个比例换成现在也绝不会比地市级官员和亿万富豪的级别差。
   
   三国时的州官你能说出几个?资产雄厚的商人你又知道几个?现在的地市级官员,别说以后了,就现在不去百度有几个被人知道的?难道你有底气说你的运气,素质和能力比周围的四万人更好?
   
   分割线
   
   儒家统治的游戏规则向来就是区分阶级且各阶级做好自己的事,中国一直都是内儒外法,将相无种只是画给平民的蛋糕。
   
   只不过相对于动荡年代杀人放火受招安的上升通道,稳定的年代从底层通过学习,创业,考官上升的渠道虽然窄但是存在。
   
   这个通道上只要你不铤而走险,失败最坏也不过是前功尽弃被打回底层。
   
   动荡的年代上升的渠道倒是多,但是一旦失败轻则大牢里面见,重则人头落地。
   
   如果流动一直都有着大量随机性的因素,父辈的努力又如何体现?这样的社会就一定公平吗?
   
   从这个意义上,留下一些有限的,受控的“上升渠道”就是一种社会信息素,令集体有向心力,令个人有奋斗动力。
   
   但至于这根通道何时搞流量管制,决定权在别人手上,你不仅没有决定权,连知情权都没有。
   
   流量管制落到你头上了,你就只能像在机场里遇到延误那样,听天由命,刷刷微博,等候广播,了此一生。
   
   城堡里的人
   
   一切权力的核心,是规则制定权。只要规则制定权和暴力机器两手在握,留给后来者的腾挪空间就基本没了。
   
   精英阶层在历史上名头多变,无论你管他们叫什么,豪强、士族、门阀、权贵、集团、二代,当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出现的时候,首先是一座城堡。
   
   城堡的第一功能,是防住别人再进来。所以先进来的人,会不断地增加城墙的高度,以阻拦尚未进来的人挤来摊薄自己的特权和福利。
   
   不过他们会把砌城墙的行为包装一下,使得普通人很难分辨。这个“城堡体系”不是被某个人或者某个组织“设计”出来的。而是通过人类有社会性之后数万年的发展淘汰,被证明有利于人类继续发展的体系。
   
   城堡总会住满,城堡注满了,吊桥就会升起。
   
   我们这代人刚好处在城堡大门刚刚关上的时代。
   
   稳定年代当然也会有可控的上升渠道,但要知道,一旦“可控”,就意味着城堡核心的成分是不会再有大变化了。
   
   上升通道受限是稳定市场充分竞争的结果,并没有一个人在图纸上规划着这一切。每一个上层也都是一个个体,他们并没有真的组成一个秘密会议集团来刻意控制流量通道,只是他们共同的行为在非故意的情况下造成了这些后果。
   
   分割线
   
   今天精英阶层的一项杀手锏,在于他们会为子女预留许多人生止损线:毕不了业可以就业,无心求职给钱创业,开拓业务刷爸妈的脸,就算一事无成,还可以当个列席者。
   
   哪怕废了,精明的爹总会想出办法来掩盖这一事实。比如给大把的钱往艺术上培养,造诣不怎么样但一定也有人买帐。所以他们的后代,人生是被设了下限的,差不到哪里去。
   
   他们用尽一生心血为子孙设置了玻璃地板,使他们不至于滑落到社会的底层。
   
   良好的家庭背景绝不仅仅在于丰富的物质,其实父母自身的视野对子女更为重要,所以良好的家庭背景意味着父母这些方面有很大可能会更好,这对身于这样家庭中子女来说更是莫大的无形财富。
   
   譬如良好的家庭教育能够让人更早的起步。这种影响仅仅通过什么少年宫补习班是得不到的,而是潜移默化的影响。这种好处会伴随一生。
   
   到了事业开始的阶段,良好的家庭更是年轻人前进道路上的指示灯。
   
   如果父辈成就高,那么他就可以非常具体地指出捷径和提供方法。当众人都为一块金子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另一部分人拿起一块钻石走了。抢金子的人不是没有能力去抢钻石,而是自始至终就根本就没人告诉他们有比金子更值钱的东西。
   
   这种无形的鸿沟可以通过后天努力弥补。但是也许很辛苦,时间很久。家境好的年轻人可以早早迈过资产门槛,剩下的精力放在提升自己身上。
   
   家境差的每天被各种贷款缠身,连工作都不由自己,更别说自我实现了。
   
   很多人会说只要努力就会成功,但现实是,如果同等努力,富人家的孩子会比穷人家的更成功。精英的家庭往往给予了一生的助力,平庸者的家庭则陪伴着无尽的牵绊。
   
   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精英越走越高,平庸者越陷越深。
   
   于是局面就这样形成了:上层社会的后代,下限有限而上不封顶,堪称开挂。何况精英阶层还会以相互之间彼此关照对方子女的方式强化这种机制,关照了别人,也就等于关照了自己,这早已是城堡里的潜规则。
   
   城堡外的人
   
   现在主流意识形态开始鼓吹中产阶级的崛起。什么是中产阶级?中产阶级以专业人士为代表,他们在法律、医学、金融、会计、技术等专业领域独当一面,是各行业的精英。
   
   专业人士的本质,是精英阶级的随从和助手,是城堡内分配酬劳体系中的一环。
   
   这些人以服务上层阶级和其他中产人士为生,赚取高昂的专业顾问费用。他们赚钱虽多,但与超级富豪尚有较大距离。但他们除了金钱和权力资本外,对于规则制定并不是完全没有话语权,对社会也有一定的发声权。
   
   如果精英是躲在高高的城堡里,中产阶级就是拱卫着城堡的一圈外城。
   
   外城依附于城堡,但又优越于再外层的乡野。把城堡、外围、乡野这3层社会模型落实到今天的中国社会。那就分别对应了:
   
   1.既得利益集团;
   
   2.寄希望通过学历之类个人奋斗进阶的群体;
   
   3.手头没有任何资源的平头百姓以及迷茫无助的屌丝群体。
   
   分割线
   
   中产作为城堡的外城,也有自己的城墙。中产阶级的外城墙是学历,而城堡的内城墙是血缘,这是最最核心的区别。
   
   如果你注意观察,你就会发现,越上层的人越爱用血缘来区分人,到了最顶层,几乎只认血缘,这种城墙是极高的。血缘这玩意是无法避免的。
   
   一个人将财富与权力留给下一代是动物的本性。所谓的上层靠血缘关系,本质就是顶级精英人数不多,婚嫁之类基本上是同阶级流动。因此顶级精英之间最终会形成了“一个村”的亲戚。
   
   而中产阶级的专业主义城墙比起这种血缘构筑起的城墙要矮许多,防御薄弱,所以时不时就有人可以翻进来。
   
   中产往下掉落也比城堡内的人要容易得多,这导致了今天中国的中产阶级成为最具有身份焦虑,不安全感最重的一群人,往往需要通过消费主义的标签来维持内心的自信和自尊。
   
   0.png
   
   焦虑的中产
   
   中产与底层之间流动一直都相当顺畅。通过几十年个人奋斗,从底层成功翻墙成为中产的人不在少数,这些人很容易得出“个人奋斗能改变阶层”的结论,并把这个结论灌输给下一代。
   
   等到下一代想在中产的基础上继续往上爬时,才发现再上面的游戏规则和父亲当年完全不一样了。
   
   分割线
   
   我知道有人会说,那我们可以选择攻破城堡啊。但这需要中层和底层的合力。但这时中产阶级作为中层,就开始分化和动摇了。
   
   这群人,是精英的盾牌也是底层的利刃,上下两头都在争取,就看哪边积攒的能量大,都形成不了压倒性的力量就会动态平衡,这也是为什么西方的纺锤形社会数百年如此稳定。
   
   再往下的底层,也许你以为你会看到底层戾气在积累,甚至期待着某天真爆发出个什么大力量。
   
   但其实不会。底层的戾气一直存在,但只要收买、赎买了中产阶级,底层就处于毫无自我意识的状态,简单的几个愚民政策,加点虚头巴脑的小甜头,再加点刻意挑拨的小斗争与关注点转移,对于平息绝大部分底层平民,足够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