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我看周强的政治表态]
江棋生文集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周强的政治表态

    我看周强的政治表态
    ——一篇迟来的政论短文
   
    江棋生
   


    对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月14日的政治表态,我其实早就有话要说。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声,除了需将问题弄得更明白和通透之外,主要原因是我心存顾虑,觉得自己的看法会多少煞一下万炮轰周强的亮丽风景。
    猴年岁末的中国民间舆论场中,那么多人以可贵的公民身份站出来,依凭普世价值行使表达权,蔚然而成一幅说真话、批高官、贬赵家的政治景观,实在是件很让人痛快、解气的事。尤其是,它出现在统治集团公然威胁要“亮剑”的当口,其价值和意义就更不寻常了。于是乎,我就把要说的话给憋回去了。
    不过,憋得了初一,憋不过十五,该说的话早晚还得说。特别是,当自己觉得心里确有重要的话,就更该把它说出来。
    在2017年1月14日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周强在传达了习近平关于政法系统2017年的首要任务是维护政权和制度安全的指示精神后,作出了下述政治表态: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党的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我首先必须坦诚地说,我在见到周强的上述表态后,丝毫没有感到“震惊和失望”,也毫不觉得此人的话语“不可理喻”。这就如同我在听到中国军队高级将领表态绝对忠于党、并声色俱厉地反对军队国家化时,丝毫没有感到吃惊、失望和不可理喻一样。在我看来,周强的表态是赵家大法官的一次本色出演,虽带有焦虑和虚火,但绝非异常和失态;其素质、气质和形象,均属意料之中。
    其次我要说,反对“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的周强,必然会反对“司法独立”。
    什么叫司法独立?司法独立出自宪政原则和法治精神的本质要求,是指司法机构与立法、行政机构在权限上分立并相互制衡后,独立行使包括违宪审查在内的司法权,不受任何党派尤其是执政党、其它机构和个人的干预。显然,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是内在关联、不可分割的。不能设想一个赞成司法独立的人,会不赞成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而任何反对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拥戴三权合一、不受制衡之最高权力的人,则必然会反对司法独立,周强自不例外。
    第三,周强反对司法独立不是违宪而是合宪。
    不少人说,周强反对司法独立违反了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我认为,这一看法不能成立。中国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是这么说的: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白纸黑字,一目了然:这一宪法条款对中共党委、政法委对法院的干涉刻意不加排除,不亮红灯,因而该条款中的“独立”,不过是司法姓党刚性约束下可怜的“独立”,与司法无党即司法独立中真气沛然之“独立”差得太远,二者不可同日而语。甚至不妨说,正是为了要与司法独立划清界限和保证党管司法,赵家人才字斟句酌地敲定这一条款的。而周强的反对,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司法姓党,岂能独立;司法无党,赵理不容。周强的反对,不仅没有违宪,反而正合制宪者之良苦用心。
    然而,周强反对司法独立不是违宪而是合宪,决不表明他干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周强的反对虽然合宪,但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是反宪政、反司法独立的;因此,周强是“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干反宪政、反司法独立的坏事。顺便提一下,中国宪法第一百三十一条也是一款反宪政条例,该条款曰: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这就是说,中共党委和政法委尽管干涉无妨,绝无违宪之虞。
    第四,周强嘴里的“法治”,是法制而不是法治。
    周强在自己的政治表态中,两次提到“法治”,且所谓的“法治”均戴有“社会主义”的帽子。百发百中的是,只要出现“社会主义”的帽子,它后面的东西就一定不是正宗的原装货,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很不像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就不再是民主。“社会主义法治”中的“法治”,又怎么会是法治呢?那么,不是法治是什么?是法制。在极权政体时期,中共依政策治国,可简称依策治国;到了后极权时期,中共改为依法律治国,简称依法治国。这种依法治国,就叫法制。法治与法制有本质区别。法治不是依法而治,而是法律统治,只存在于宪政民主框架之中,同时也是宪政民主最有力的支柱。而在一党专政、三权合一的框架之内,则无法治的立锥之地。将“法制”说成“法治”,乃是沐猴而冠,混淆视听,而不是法治文明在中国的生根和进步。
    明乎此,则可知:周强反对司法独立,正是维护中共的“依法治国”,而不是“撕下中共‘依法治国’的底裤”;更不是什么“破坏中国法治进程”和对中国“法治进程的讽刺”。因为中共执政的中国大陆上,正如《零八宪章》所断言的那样: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
    最后,周强的政治表态不是他的自选动作,不是他别出心裁地主动跳出来;他所做的,是奉习近平的旨意,重申毛泽东、邓小平的核心政治遗产。当然,在吃相上,他比最高检察长曹建明要明显难看些。
    中共反对宪政民主(多党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坚持一党专政、三权合一,从1949年至今,一向如此,从来如此。从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到邓小平的“四个坚持”、吴邦国的“五不搞”、习近平的“七不讲”,一脉相承,初心不忘。因此,像周强这样深谙一党专政、司法姓党之道的“法律人”,除非步奚晓明之后尘在权斗中被中纪委拿下,否则就是赵国首席大法官的合适人选,一时半会是不会走人的。不少律师和知识界人士强烈敦促周强引咎辞职,但我料定周强会不加理睬。而罢免周强则看来更不靠谱:全国人大代表中的申纪兰式资深代表,以及占压倒多数的各级官员代表、企业老板代表和“共和国脊梁”代表,他们的第一要务是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要他们违逆上意罢免周强,哪怕吃了豹子胆,也是不会干的。
    不过,周强不走人,不等于赵家不衰败。诚如裴敏欣先生所言,中国的后极权体制已经无可挽回地进入衰落期,并且已经衰败得很严重了。明眼人都很清楚,这样子的体制,要撑下去是越来越难了。
    2017年2月25日 于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2月27日播出)
(2017/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