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光環背後的吳弘達]
胡志伟文集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環背後的吳弘達

——偽造履歷 貪污公款 性侵弱女 家暴判刑——
   光環背後的吳弘達
   趙爻瑾
   四月廿六日,設在華盛頓的勞改基金會發佈了其創辦人吳弘達的死訊,然只說是意外死亡,並無詳情。此後,美國的中、英文傳媒陸續披露這位「人權鬥士」是溺死在旅途洪都拉斯的一個海濱浴場。由於隨同他旅行的是來自大陸的四位遠親,而洪都拉斯是個戰亂頻仍、治安惡化的中美洲小國,這不由得使人猜忖,會不會是毛澤東生前御醫李志綏在美國離奇死亡的翻版?香港人剛經歷了銅鑼灣書店五子被綁架的陰霾,格外滿腹疑雲。
   刻薄寡恩 過河拆橋

   從勞改基金會及美國主流媒體發布的訃文來看,多屬善頌善禱的諛詞,但是從曾與吳弘達同事十年、一度被他定為接班人的國際筆會中文獨立筆會前任會長廖天琪四月廾八日所撰悼詞來看,負面評價多於正面,諸如說他「是中國的一部份」「他熟悉勞改營裡的殘酷、狡詐、弱肉強食的生存哲學」「刻薄寡恩,過河拆橋,這是性格使然,因此頗遭人詬病」「沒有受過完整的教育和訓練,對於法律規則沒有概念,一切全憑直覺……在大事上仍然一意孤行,不聽專業人的勸告……大膽地犯法、侵權,他試圖私佔(囚犯)家屬的賠款,剽竊別人的出版物。出了事後他僱傭一堆律師來為自己護航保駕。事實上,原來捧他的美國政治家、甚至雅虎公司也知道他的劣跡,但是他們既然把吳推上了人權鬥士的寶座,就不願把他像一頭貪婪偷腥的狼那樣趕下台。否則,只能證實自己遇人不淑、用人不當。更有甚者,他不好好管理支配人權基金,卻用金錢手段來達到他性侵弱勢女性的目的。如今斯人已逝,卻還有官司纏身」。這位德國著名漢學家馬漢茂的未亡人把吳弘達的「可悲,可嘆」歸咎於「喝狼奶長大,受共產文化董陶」,而對他的蓋棺論定則是「對高尚事業的打擊甚於常人」。
   同一日,大陸政治受難者何德普(北京)、楊子立(深圳)、李大偉(天水)、王金波(北京)、歐陽懿(遂寧)、徐永海(北京)、劉鳳剛(現住加拿大)等七人聯名發表調查報告,指控吳弘達僅生前最後八年就貪污了中國政治犯群體救助基金一千八百多萬美金。事緣雅虎公司曾向中共提供大陸異見人士的個人信息和電子郵件內容,導致上述七人共被判刑卅八年,且在獄中遭受程度不同的酷刑。二○○七年四月,吳弘達協助正在服刑的政治犯師濤和王小寧家屬向美國法院控告雅虎公司侵犯人權。當年十一月,雅虎老闆楊致遠與原告達成和解,向師、王二人各提供三百二十萬美元的賠償,並設立金額為一千七多百萬美元的雅虎人權基金,專門用於向因為在網絡上表達言論而入獄的異見人士提供人道和法律救助。這筆龐大的雅虎人權基金交給吳弘達創立的勞改基金會以及二○○九年創立的勞改人權組織管理和發放,後者的使命是對前者進行監督。然而,據上述七人的調查,整個基金及其投資收入,只有七十萬元用於向大陸異見人士提供人道和法律援助,不足全部基金的5%。而這個七十萬元,有不少是開白條、無收據或者多報少付。二○一一年一月,王小寧妻子俞陵控告吳弘達侵佔雅虎賠款。
   據廖天琪透露,2007年12月與2008年年初,勞改基金會與雅虎達成庭外和解,雙方簽訂合約,上頭明確規定雅虎將賠償給俞陵和高琴聲(師濤母親)各320萬美元,雅虎也將額外付給勞改基金會一筆人道基金,合約同時訂下金錢的用途與限制。“勞改基金會一向是吳弘達一個人說了算。”廖天琪表示,吳弘達曾指示廖天琪不要對俞陵以及高琴聲透露賠償金額與合約的詳細內容。
   由於俞陵和高琴聲兩人都住在中國,且不諳英文,因此依照合約,兩筆320萬美元的賠償金交給勞改基金會後,理應成立信託帳戶,協助俞陵和高琴聲管理金錢。另一筆人道基金,應用在人道援助上,並且在往後他人因為雅虎洩漏個資給國安部門,使得此人遭判刑,因而尋求同雅虎打官司時,用來協助受害者解決法律上的開支與賠償問題,據悉這筆人道資金高達1700多萬美元。
   事後,吳弘達先讓兩位女士回中國,又單獨要求俞陵前往華府,並在接送俞陵的途中,不小心透露出賠償金額為320萬美元。俞陵被告知必須支付60萬美金的律師費,俞陵同意償付這筆費用。但接著,吳弘達又要求俞陵捐獻100萬美金給勞改基金會。
   吳弘達在辦公室裡對俞陵說,由於勞改基金會的幫助,俞陵才能拿到如此多的賠償金;俞陵佯裝不知道賠償數字是多少,吳弘達問:“妳覺得多少錢對妳來說夠了?”俞陵表示,對方給多少就是多少。吳弘達稱,錢是不少,但“我覺得200萬對妳已經夠了。”
   貪佔囚犯家屬的巨額賠款
   吳弘達接著要求俞陵簽了一張捐款100萬美元給勞改基金會的文件,等同讓俞陵“自願捐獻”100萬美元給勞改基金會,但事後並未給俞陵收據,俞陵對這筆錢的下落完全不知道。廖天琪稱,自己也不知道這筆錢的去向,因為她從來不管基金會的財務。
   吳弘達多次要求俞陵前往美國,並表示賠償金拿去做了投資,若俞陵多問一句,吳弘達便大發雷霆,甚至跟俞陵說“要錢的話去跟美國政府要”,俞陵相當屈辱,卻敢怒不敢言。
   俞陵捐款兩、三週後,吳弘達也讓高琴聲前往美國,同樣要求高琴聲給勞改基金會捐款。高琴聲表示將拿出50萬作為捐款,未料吳弘達大怒,以各種難聽言語侮辱高琴聲,“高琴聲有心臟病,當時她全身發抖,幾乎死過去。”看不過去的廖天琪趕緊走上前,希望吳弘達停下來,吳弘達在門外要廖天琪別管這件事,稱自己有辦法對付高琴聲。
   最後,廖天琪對吳弘達說,這筆錢是賠償給家屬的,動不得,如果這件事傳開,將影響吳弘達的聲譽。因此,在廖天琪陪伴下,高琴聲與吳弘達前往銀行,將剩下未交到高琴聲手中的賠償金加上利息全數領出,由一位美國國務院官員協助存到另一間投資銀行,並由此位美國官員幫忙管理。
   高琴聲的賠償金一毛也沒少,但俞陵就沒有這樣幸運。廖天琪說:“一來是我不過問錢的事,那時候的財務是由吳弘達妻子掌管,所以我不知道俞陵的情況,二來是俞陵已經捐出這麼多錢,所以我比較不擔心她,但我作夢都沒想到吳弘達會把錢都弄到自己名下。”
   2010年2月,廖天琪已經離開勞改基金會,俞陵主動尋求廖天琪的幫助,廖天琪才開始瞭解內情,俞陵也才了解到一些真相,包括當初與雅虎的協議內容:第一,俞陵與王小寧可無條件得到賠償,勞改基金會將為他們成立信托基金。第二,勞改基金會另外得到一筆龐大的人權基金,放在雅虎人權基金的名下,由勞改基金會來操作。第三,俞陵不需要付60萬元的律師費,因為雅虎已經付過。勞改基金會得到雅虎的大筆運作基金款項,但是卻讓吳弘達和他太太從中坐收漁利。起訴書指出,吳弘達的妻子陳景麗一直是勞改基金會的秘書和財務總管,在與雅虎和解後,吳弘達夫妻的工資翻了一倍。
   起訴書另稱,2009年1月29日,吳弘達將俞陵的100萬美元轉到自己的名下。大約在2010年8月6日,俞陵獲得一份紀錄,首次得知100萬美元的金額被放入吳弘達自己的名下,吳弘達用這筆錢以自己的名字從Trans America Capital Builders(全美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購買了年金,表格上顯示,在關係欄裡面,吳弘達填寫和俞陵的關係是表兄妹(cousin),但實情並非如此。吳弘達還把俞陵的其他錢款都轉到PNC(匹茲堡金融服務集團)裡自己的名下,損害了俞陵的利益。
   廖天琪幫助高琴聲一事令吳弘達相當氣憤,她與吳弘達的衝突漸增,接下來的兩年間,她也日益無法接受吳弘達的工作方式,例如讓同事間彼此打小報告,或者裝修辦公室、讓十幾名員工坐在灰塵中上班,對於人道基金的撥付,也是隨心所欲。
   2009年,吳弘達曾邀請89民運期間在天安門廣場污損毛澤東像的喻東岳等三勇士前往美國,並在國會開了記者招待會,因此大出鋒頭,但事後卻對三人置之不理,其中喻東岳精神錯亂,需要醫藥費,紐約羊子女士(王若望遺孀)答應幫忙喻東岳到紐約治病,可免費住她家,只需勞改基金會出醫藥費,廖天琪和羊子女士再三請求吳弘達拿出一些錢,但他就是不給。
   吳弘達也曾要求一名四川的23歲年輕人在四川當地拍攝死刑監獄的照片、調查勞改產品。廖天琪說,後來這名年輕人被逮捕,原判刑13年,上訴減刑至11年,在2005年入監,“我拼命打聽這件事,得知在中國如果坐滿三分之一的牢,可透過各種辦法讓他減刑,也跟吳弘達提了很多次。”但吳弘達雖然人脈相當廣,卻從未出手援救這名青年。
   除了盜用王小寧賠款中的一百萬元為他自己買了一份年金之外,吳弘達以及勞改基金會在最近八年官司不斷,僅訴訟費用就超過一百萬美元;由於鉅額資金已經轉移到另一個組織帳戶,所以至二○一五年底,勞改基金會帳面資產只剩下二百多萬元,亦即近兩千萬的基金下落不明。
   平心而論,吳弘達流亡美國三十年,設立勞改基金會,建立勞改紀念館,揭露中共勞改營種種侵犯人權的暴行;他把中共的勞改制度比作蘇聯的古拉格群島和納粹的集中營,指責這一暴政導致千百萬政治犯和知識份子死亡;他成功地遊說《牛津英語詞典》收入了勞改(Laogai)一詞,因而攫取了「人權鬥士」的美譽。然而,我們不能諱言,他在性格、作風、行為上的坑繃拐騙、諂上欺下、傷風敗俗、荒淫無恥,幾乎承襲了中共貪官污吏的一切鬼蜮伎倆。僅以眾所週知的事例,列舉幾件:
   蘇家屯事件謊報實情欺騙美國政府
   一、 二十年前,本刊曾登載過老右派馮國將的控訴函,指摘吳弘達派遣他冒著生命危險到湖北、浙江、遼寧等省的十三個監獄和勞改農場調查、攝影、錄像,當馮陷入險境時,吳弘達非但不及時施救,在馮偷渡返回自由地區後竟然抵賴應付的酬金,還誣衊馮是「匪諜」,又唆使馮友莫逢傑拒絕租房給馮居住。出於妒賢嫉能心理,他還將著名民運人士魏京生、李洪寬、王丹、鮑戈等誣指為匪諜,而吳對自己僱傭共諜高瞻一事,卻絕口不談。高瞻因間諜案,經十多年審訊,被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終審判決驅逐出境,但吳弘達教唆她每年生育一個孩子,以孕婦身份連年避過了遞解出境。
   二、 吳弘達數口很精,從美國國會民主基金會和民間捐款籌集了巨額基金,然而在僱員工資福利與辦公費用上卻一錢如命、錙銖必較。他眼看法輪功信徒全係義工,在反共陣線聲勢頗盛,便橫生嫉意,他私下講過,如果他是江澤民他也要鎮壓法輪功。二○○六年,瀋陽有個護士安妮揭露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的省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療中心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內臟器官出售牟利,還將活摘致死的受害人非法焚屍滅跡,僅其丈夫就親手摘取活體器官二千多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