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赌博性的历史]
观察
·(一)人是怎么死的?(二)成功不是故事 /韩尚笑
·偶拾八则 /韩尚笑
·偶感两则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 /韩尚笑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赌博性的历史

   

   

   中国人,有个奇特的通病:把对历史的深入了解,当成学问渊博的标志。

   

   历史,是什么东西?它只不过是已发生事件的或简或繁的罗列。它既不总有参考的价值,也不总有历史和现实的意义。

   

   它需要博闻强记,而事无巨细,只对考试有用,并不是学问的全部内容。

   

   学问的真谛,需要的恰恰是沉思,想象,发挥,创造。也往往与此相悖,相冲突,而非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如果一个人,能两者兼而有之,驾轻就熟,则皆大欢喜。

   

   更多的情况是,两者难以兼得,常常顾此失彼。而如何“择优录取”,就成了很大的问题,艰难的决择。

   

   中国人的选择,是前者,博闻强记,没有疑问,习惯性的,传统上的,而非后者,创造性思维,逆向行驶的交通。

   

   中国人不爱遵守交通规则。这真是奇葩:该遵守的没有习惯,不该遵守的很习惯,更是历史的习惯。

   

   这就是中国人落后的根源,不学无术,只为考试,考试一完,一切玩完。

   

   这就是中国的知识学人,凡事以古论今,凡事寻根查据,在老祖宗的黄纸堆里,灰头土脸,鼠目寸光。

   

   中国的历史,是需要翻过去的一页,而𣎴是不停地翻腾,得瑟,乐在其中的黄页。

   

   中国的历史,没有半点的荣光,纵欲无度的自恋者,将毁在其中,也毁了子孙。

   

   历史,不是时时的参照,更不能处处照搬。我们既不能零认识,也不能不敢越雷池一步,百分之一百的信仰,如影随形。

   

   历史学家,是最令我瞧不起的“专家”,因为他们所掌握的,只是事情发生的详细过程,而对事物的发展趋势的预测和判断,带有赌博的性质。

   

   这,大概就是我对历史以及历史学者们的评价,也是对中国人愚蠢落后守旧的棒喝。

   

   历史,尤其中国的历史,这样对待该不算过份吧?

(2017/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