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独往独来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林 木

   
   
   
   钱学森先生从“二弹一星”工程项目退休后,不甘寂寞,在草原学、沙漠学、教育学、地学、“大成智慧学”、环境科学、林学等等领域高屋建瓴予以指导。无非是些永远正确的无济于事的大话空话。钱先生最花功夫的是创建了“人体科学”。本文叙述了人体科学的诞生过程和兴旺时的癫狂形状;解剖了人体科学的二个杰作——田瑞生“香功”和沈昌“人体科技”,它们影响最广害人最多也敛财最丰,法轮功岂能望其项背;分析了气功“治病”的市场基础和源头推手;全文收结于“人体科学”的头顶盘旋着“大跃进”的幽灵。钱学森现象当是最具“中国特色”(应叫“中共特色”)的知识分子典型案例。
   
   
   
   退下来后不甘寂寞
   
   毛泽东时代大红大紫的钱学森,到“第二代”坐稳江山后,就被边缘化了。直到1986年6月27日,才给了个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当当,科协是科技工作者的群众性组织,摆摆样子的。也不见得完全是年龄关系吧,只比他小一岁的钱伟长为新皇遮丑立了功,于1983年由邓小平亲令调任了上海工业大学校长,持御批的这位钱老弟可是有职有权,批示上且指明其不受年龄限制。后来上海工大兼并了上海科大等校,更名为上海大学,本科及其上学历在校生达三万多人,钱伟长当然还是校长,官方并赐予了“钱伟长教育思想”光环,成立了该思想的研究所。与此同时钱学森却还在念念不忘旧主,说“你看我一回来,毛主席重用我,周总理对我重视,聂帅也很信任,给我很大的权力,……”;更严重的是,先皇在世时钱学森曾积极批邓,贴大字报揭露邓小平爱将张爱萍向他说的私房话,张曾是国防科工委主任,实际领导“二弹一星”试验工作,1982年更升任为国防部长。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面对当年狠批右派分子钱伟长的钱学森,钱伟长笑到了最后。自古以来,当今往往会冷淡先皇宠臣,第二代可真是赏罚分明、恩威并施呵。荣也好,辱也罢,最终都不过是匍匐于天子脚下的书生,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呵,他们原可以为民族、为人类做出更大贡献的。
   
   被毛泽东御封为“拿摩温”(№1)的钱学森怎甘落寞,他没有接受妄言亩产可达“两千多斤的20多倍”酿成大祸的惨痛教训,而是继续在自己专业之外的多个领域中屡建“新功”,以图维护他的拿摩温形象。
   
   1984年钱学森著文《草原、草业和新技术革命》,先发表在《内蒙古日报》后转载于《人民日报》,提出了“草产业”、新食物链、新结构图、新技术革命等新说法,成了草原学专家。后来钱学森又开辟了“沙产业”,成了治沙专家。沙产业似乎涵盖了草产业,他说“接替信息产业革命的第6次产业革命,将是包括沙草产业在内的知识农业。”钱学森的沙草产业,还是建立在太阳光的能量基础上,那是个“四过”转化的过程:一是“过光(阳光)转化”,通过阳光把二氧化碳和水转化成植物蛋白;二是“过腹转化”,通过家畜、家禽把植物蛋白转化为动物蛋白;三是“过机(机器、设备)转化”,把动物蛋白通过机器设备转化为食品、饮品等生态精品;四是“过市(市场)转化”,通过市场把生态精品转化为畅销商品。钱学森说:“通过‘四过’转化(过光、过腹、过机、过市),达到‘四增’效果(沙漠增绿、资源增值、农牧民增收、企业增效),实现‘三生统一’(恢复生态、发展生产、提高农牧民生活)。”说话一套一套的,图景也很美妙,不过他没有说沙漠上“过光转化”所需的水从哪里来!钱学森不光是说,也是出了力的,1994年他拿出何梁何利奖金100万港元设立了“促进沙产业发展基金”,2001年他捐出霍英东“科学成就终身奖”100万港元以促进沙产业发展,并设立了“钱学森沙产业奖学金”。
   
   1990年钱学森刊文《人民日报》,题目是《要从整体上考虑并解决问题》,谈中小学校的教育改革,他说“从现在到下个世纪中叶以后,假如我们要在世界上有竞争能力的话,我认为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是硕士文化水平。”日本只普及到高中毕业,美国也不是人人大学毕业,钱先生竟要每个中国人都是硕士,既没必要也无可能!他继续讲“现在我们说的九年制义务教育是不够的。但是我觉得总结我们过去的经验,完全可以提高教育的效率。4岁就上学,我看经过14年到18岁,就可以达到硕士水平。”每个中国人都到18岁就成硕士!又是个大跃进,教育上的大跃进。一篇热昏了头的文章,何必呢。要和钱伟长争当“教育家”?
   
   1994年钱学森出版专著《论地理科学》,写的都是“关于地学的发展问题”、“地理科学的发展战略和研究方向”,并为地理科学制订了 “八字宪法”,俨然成了地学大师。
   
   钱学森晚年创立了“大成智慧学”。不知是否钱先生年事已高、就像晚年毛泽东只会说些片言只语的最高指示那样(钱的寿命比毛长15年),没有看到过他写的对“大成智慧学”的叙述,有关文章是由其堂妹钱学敏(1961年毕业于文科哲学系,20年来专事“研究和阐述钱学森的科学与哲学思想”)转述的,我想总不至于矫诏吧。钱学森说“人的智慧是两大部分:量智和性智。缺一不成智慧!此为‘大成智慧学’,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的数学科学、自然科学、系统科学、军事科学、社会科学、思维科学、人体科学、地理科学、行为科学、建筑科学等十大科学技术部门的知识是性智、量智的结合,主要表现为‘量智’;而文艺创作、文艺理论、美学以及各种文艺实践活动,也是性智与量智的结合,但主要表现为‘性智’。‘性智’、‘量智’是相通的、相辅相成的。”性智量智之说,是拾哲学大家熊十力的牙慧,熊十力说性智乃本体之知,而量智则是对具体事物之知;性智相应于玄学,量智相应于科学。钱学森的“大成智慧学”可比辛亥革命老人熊十力讲得“玄”多了。不过他讲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至少不包括和衣食住行生老病死有关的医学、农学、生物学、纺织学、工程学、机械制造学、交通运输学、……,而他从事或推举过的数学科学、系统科学、军事科学、人体科学、地理科学却占据了“十大科学技术部门”之五。钱学森说“必集大成,才能得智慧!”不知道他在空气动力学领域得出多个智慧见解时,是否已集了哲学、思维科学、行为科学、文艺理论、美学等等大成。“这样的大成智慧硕士,可以进入任何一项工作,如不在行,弄一个星期就可以成为行家。”这是在讲钱学森他自己嘛,他才是大成智慧学家,可以进入任一学术领域,弄一个星期就可以成为行家里手。
   
   钱学森还在林业、农业、环境保护和地球科学等领域作过开创性工作,发表过指导性见解,就像在上述诸领域中那样。我相信,钱学森先生对待空气动力学是谨慎的严肃的,否则就不会有钱学森这位科学家了。鲁迅先生说过,一个人在自己专业之外其他学术领域的知识也就是中学生水平吧。在其他学科,钱学森除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外,那些新说法有多少真意义?它们实质上就像“大跃进”时风行的表演形式“大实话”那样:天冷了加衣裳、肚子饿了要吃饭!当了50年共产党员的钱学森,早已掌握了中共高官的做官真谛:事事处处高屋建瓴予以指导,自己是万能专家,说一些永远正确的无济于事的大话空话,以维护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在钱学森是想永当中国科技界的拿摩温吧,毛泽东的封赏成了他一世的包袱。
   
   标新立异创建了“人体科学”
   
   钱学森不甘寂寞的扛鼎之作是,开辟了一个被其称之为“人体科学”的新学科。1979年3月四川报导了八岁儿童唐雨“耳朵认字”的新闻后,钱学森敏锐地感觉到这个“特异功能”可能是他创立新学科的突破口,从而可再铸自己的科学辉煌,获得新皇重视。逐渐地,他把特异功能、气功(“外气”)和人体科学熔为一炉,冠之以“人体科学”的大名。
   
   1980年6月3日,北京成立人体特异功能研究组;次日,钱学森谈话支持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并第一次提出了“人体科学”这一说法。1981年5月在四川举行了第二届全国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钱学森向该会作了《关于开展人体科学基础研究》的报告,会上成立了“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1982年5月5日,钱学森给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钱学森祭出了“党性”法宝。
   
   从1983年3月到1987年10月,钱学森仅在国防科工委下属的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507所)就作了一百多次报告和发言,后整理成书名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的专著。其后,钱学森出版的有关书籍还有《论人体科学》(四川教育出版社,1989年5月)、《创建人体科学》(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年11月)和《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1998年)。
   
   1984年2月10日,钱学森在清华大学一个气功学术会议上作了题为《一个人体科学的幽灵在我们当中徘徊》的报告,他说:“搞这个事业很不容易。但我们相信,搞下去一定会导致一次科学革命。”此时他己断言搞人体科学一定会导致科学革命。报告中钱学森强调,不要把人体科学“单纯地看成一个科学技术问题,它还是一个社会活动。……是一场捍卫辩证唯物主义的战斗。”至此,钱学森已从“党性保证”这种带乞求意味的说法,上纲到搞人体科学是一场捍卫辩证唯物主义斗争的高度,和政治扯上了关系,连标题也学《共产党宣言》中的幽灵说法。此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对人体科学有个表态,胡没有推波助澜,导致了狂热者们的不满。1986年5月底人体科学研究会正式成立,钱学森作了《人体科学研究的战略》报告,他说人体科学“和共产主义有相似之处。千万不要认为是个简单的事情,这涉及到人的思想,意识的革命。”再次把人体科学和共产主义和政治扯上了关系。
   
   1985年12月25日,由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原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张震寰少将任理事长。中国的学术团体皆称学会,如数学学会、物理学会、生物学会,成立学会要国家科委批,那里总要请些懂行的专业学者把把关,不易通过,他们就绕道找“经改会”。
   
   虽然1981年5月己成立了“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1986年5月把那个筹字也去掉了,但钱学森并不满足,为提高人体科学的“学术地位”,经努力他终在1987年5月3日争得了国家科委批准,成立了中国人体科学学会。是年钱学森已76岁,表面上当了名誉理事长,由比他小4岁的张震寰兼任了学会的理事长。反正人体科学和气功(外气)科学也差不了多少,就由同一人当理事长好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