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独往独来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林 木

   
   
   
   钱学森先生从“二弹一星”工程项目退休后,不甘寂寞,在草原学、沙漠学、教育学、地学、“大成智慧学”、环境科学、林学等等领域高屋建瓴予以指导。无非是些永远正确的无济于事的大话空话。钱先生最花功夫的是创建了“人体科学”。本文叙述了人体科学的诞生过程和兴旺时的癫狂形状;解剖了人体科学的二个杰作——田瑞生“香功”和沈昌“人体科技”,它们影响最广害人最多也敛财最丰,法轮功岂能望其项背;分析了气功“治病”的市场基础和源头推手;全文收结于“人体科学”的头顶盘旋着“大跃进”的幽灵。钱学森现象当是最具“中国特色”(应叫“中共特色”)的知识分子典型案例。
   
   
   
   退下来后不甘寂寞
   
   毛泽东时代大红大紫的钱学森,到“第二代”坐稳江山后,就被边缘化了。直到1986年6月27日,才给了个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当当,科协是科技工作者的群众性组织,摆摆样子的。也不见得完全是年龄关系吧,只比他小一岁的钱伟长为新皇遮丑立了功,于1983年由邓小平亲令调任了上海工业大学校长,持御批的这位钱老弟可是有职有权,批示上且指明其不受年龄限制。后来上海工大兼并了上海科大等校,更名为上海大学,本科及其上学历在校生达三万多人,钱伟长当然还是校长,官方并赐予了“钱伟长教育思想”光环,成立了该思想的研究所。与此同时钱学森却还在念念不忘旧主,说“你看我一回来,毛主席重用我,周总理对我重视,聂帅也很信任,给我很大的权力,……”;更严重的是,先皇在世时钱学森曾积极批邓,贴大字报揭露邓小平爱将张爱萍向他说的私房话,张曾是国防科工委主任,实际领导“二弹一星”试验工作,1982年更升任为国防部长。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面对当年狠批右派分子钱伟长的钱学森,钱伟长笑到了最后。自古以来,当今往往会冷淡先皇宠臣,第二代可真是赏罚分明、恩威并施呵。荣也好,辱也罢,最终都不过是匍匐于天子脚下的书生,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呵,他们原可以为民族、为人类做出更大贡献的。
   
   被毛泽东御封为“拿摩温”(№1)的钱学森怎甘落寞,他没有接受妄言亩产可达“两千多斤的20多倍”酿成大祸的惨痛教训,而是继续在自己专业之外的多个领域中屡建“新功”,以图维护他的拿摩温形象。
   
   1984年钱学森著文《草原、草业和新技术革命》,先发表在《内蒙古日报》后转载于《人民日报》,提出了“草产业”、新食物链、新结构图、新技术革命等新说法,成了草原学专家。后来钱学森又开辟了“沙产业”,成了治沙专家。沙产业似乎涵盖了草产业,他说“接替信息产业革命的第6次产业革命,将是包括沙草产业在内的知识农业。”钱学森的沙草产业,还是建立在太阳光的能量基础上,那是个“四过”转化的过程:一是“过光(阳光)转化”,通过阳光把二氧化碳和水转化成植物蛋白;二是“过腹转化”,通过家畜、家禽把植物蛋白转化为动物蛋白;三是“过机(机器、设备)转化”,把动物蛋白通过机器设备转化为食品、饮品等生态精品;四是“过市(市场)转化”,通过市场把生态精品转化为畅销商品。钱学森说:“通过‘四过’转化(过光、过腹、过机、过市),达到‘四增’效果(沙漠增绿、资源增值、农牧民增收、企业增效),实现‘三生统一’(恢复生态、发展生产、提高农牧民生活)。”说话一套一套的,图景也很美妙,不过他没有说沙漠上“过光转化”所需的水从哪里来!钱学森不光是说,也是出了力的,1994年他拿出何梁何利奖金100万港元设立了“促进沙产业发展基金”,2001年他捐出霍英东“科学成就终身奖”100万港元以促进沙产业发展,并设立了“钱学森沙产业奖学金”。
   
   1990年钱学森刊文《人民日报》,题目是《要从整体上考虑并解决问题》,谈中小学校的教育改革,他说“从现在到下个世纪中叶以后,假如我们要在世界上有竞争能力的话,我认为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是硕士文化水平。”日本只普及到高中毕业,美国也不是人人大学毕业,钱先生竟要每个中国人都是硕士,既没必要也无可能!他继续讲“现在我们说的九年制义务教育是不够的。但是我觉得总结我们过去的经验,完全可以提高教育的效率。4岁就上学,我看经过14年到18岁,就可以达到硕士水平。”每个中国人都到18岁就成硕士!又是个大跃进,教育上的大跃进。一篇热昏了头的文章,何必呢。要和钱伟长争当“教育家”?
   
   1994年钱学森出版专著《论地理科学》,写的都是“关于地学的发展问题”、“地理科学的发展战略和研究方向”,并为地理科学制订了 “八字宪法”,俨然成了地学大师。
   
   钱学森晚年创立了“大成智慧学”。不知是否钱先生年事已高、就像晚年毛泽东只会说些片言只语的最高指示那样(钱的寿命比毛长15年),没有看到过他写的对“大成智慧学”的叙述,有关文章是由其堂妹钱学敏(1961年毕业于文科哲学系,20年来专事“研究和阐述钱学森的科学与哲学思想”)转述的,我想总不至于矫诏吧。钱学森说“人的智慧是两大部分:量智和性智。缺一不成智慧!此为‘大成智慧学’,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的数学科学、自然科学、系统科学、军事科学、社会科学、思维科学、人体科学、地理科学、行为科学、建筑科学等十大科学技术部门的知识是性智、量智的结合,主要表现为‘量智’;而文艺创作、文艺理论、美学以及各种文艺实践活动,也是性智与量智的结合,但主要表现为‘性智’。‘性智’、‘量智’是相通的、相辅相成的。”性智量智之说,是拾哲学大家熊十力的牙慧,熊十力说性智乃本体之知,而量智则是对具体事物之知;性智相应于玄学,量智相应于科学。钱学森的“大成智慧学”可比辛亥革命老人熊十力讲得“玄”多了。不过他讲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至少不包括和衣食住行生老病死有关的医学、农学、生物学、纺织学、工程学、机械制造学、交通运输学、……,而他从事或推举过的数学科学、系统科学、军事科学、人体科学、地理科学却占据了“十大科学技术部门”之五。钱学森说“必集大成,才能得智慧!”不知道他在空气动力学领域得出多个智慧见解时,是否已集了哲学、思维科学、行为科学、文艺理论、美学等等大成。“这样的大成智慧硕士,可以进入任何一项工作,如不在行,弄一个星期就可以成为行家。”这是在讲钱学森他自己嘛,他才是大成智慧学家,可以进入任一学术领域,弄一个星期就可以成为行家里手。
   
   钱学森还在林业、农业、环境保护和地球科学等领域作过开创性工作,发表过指导性见解,就像在上述诸领域中那样。我相信,钱学森先生对待空气动力学是谨慎的严肃的,否则就不会有钱学森这位科学家了。鲁迅先生说过,一个人在自己专业之外其他学术领域的知识也就是中学生水平吧。在其他学科,钱学森除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外,那些新说法有多少真意义?它们实质上就像“大跃进”时风行的表演形式“大实话”那样:天冷了加衣裳、肚子饿了要吃饭!当了50年共产党员的钱学森,早已掌握了中共高官的做官真谛:事事处处高屋建瓴予以指导,自己是万能专家,说一些永远正确的无济于事的大话空话,以维护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在钱学森是想永当中国科技界的拿摩温吧,毛泽东的封赏成了他一世的包袱。
   
   标新立异创建了“人体科学”
   
   钱学森不甘寂寞的扛鼎之作是,开辟了一个被其称之为“人体科学”的新学科。1979年3月四川报导了八岁儿童唐雨“耳朵认字”的新闻后,钱学森敏锐地感觉到这个“特异功能”可能是他创立新学科的突破口,从而可再铸自己的科学辉煌,获得新皇重视。逐渐地,他把特异功能、气功(“外气”)和人体科学熔为一炉,冠之以“人体科学”的大名。
   
   1980年6月3日,北京成立人体特异功能研究组;次日,钱学森谈话支持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并第一次提出了“人体科学”这一说法。1981年5月在四川举行了第二届全国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钱学森向该会作了《关于开展人体科学基础研究》的报告,会上成立了“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1982年5月5日,钱学森给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钱学森祭出了“党性”法宝。
   
   从1983年3月到1987年10月,钱学森仅在国防科工委下属的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507所)就作了一百多次报告和发言,后整理成书名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的专著。其后,钱学森出版的有关书籍还有《论人体科学》(四川教育出版社,1989年5月)、《创建人体科学》(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年11月)和《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1998年)。
   
   1984年2月10日,钱学森在清华大学一个气功学术会议上作了题为《一个人体科学的幽灵在我们当中徘徊》的报告,他说:“搞这个事业很不容易。但我们相信,搞下去一定会导致一次科学革命。”此时他己断言搞人体科学一定会导致科学革命。报告中钱学森强调,不要把人体科学“单纯地看成一个科学技术问题,它还是一个社会活动。……是一场捍卫辩证唯物主义的战斗。”至此,钱学森已从“党性保证”这种带乞求意味的说法,上纲到搞人体科学是一场捍卫辩证唯物主义斗争的高度,和政治扯上了关系,连标题也学《共产党宣言》中的幽灵说法。此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对人体科学有个表态,胡没有推波助澜,导致了狂热者们的不满。1986年5月底人体科学研究会正式成立,钱学森作了《人体科学研究的战略》报告,他说人体科学“和共产主义有相似之处。千万不要认为是个简单的事情,这涉及到人的思想,意识的革命。”再次把人体科学和共产主义和政治扯上了关系。
   
   1985年12月25日,由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原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张震寰少将任理事长。中国的学术团体皆称学会,如数学学会、物理学会、生物学会,成立学会要国家科委批,那里总要请些懂行的专业学者把把关,不易通过,他们就绕道找“经改会”。
   
   虽然1981年5月己成立了“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1986年5月把那个筹字也去掉了,但钱学森并不满足,为提高人体科学的“学术地位”,经努力他终在1987年5月3日争得了国家科委批准,成立了中国人体科学学会。是年钱学森已76岁,表面上当了名誉理事长,由比他小4岁的张震寰兼任了学会的理事长。反正人体科学和气功(外气)科学也差不了多少,就由同一人当理事长好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