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某些人士与我保持必要的距离
·什么叫装逼犯?这就是!
·东海指月录(问答58-62)
·李天命,看招
·骂人不倦与骂不还口
·匿名网友:儒学衰微的原因(东海附言)
·我与你一样渺小,你与我一样伟大
·东海老人:凌空点穴
·良知面前人人平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与你们同在(东海七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63--70)
·网友酬赠拾翠(之21)
·良知佛(组偈)
·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答疑
·有请对联高手
·姜是老的辣,联是旧的好
·心性当然重,色身不可轻
·某些“
·东海指月录(问答71--75)
·生命之根蒂,人生之真谛----对一位前辈的开示
·东海老人:小偈答网友(六首)
·开瓶小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76--81)
·东海老人 :写怀
·2009第一文:是真儒者,请向东海看齐
·新年寄怀星水兄并京鼎所诸友
·小偈答网友(组二)
·东海指月录(问答82--86)
·东海指月录(问答87--92)
·东海老人:找到你的真身
·向各位网友致歉帖
·天上飞的都是鸟人
·刘晓波是邪恶小人?
·《四十五初度自题》
·rev2008:送东海先生序(东海附言)
·东海为何称老?(小偈答网友第三组,四首)
·东海老人:东海指月录(问答93-104)
·世人何知吾自乐,愿抛心力作痴人
·看民愤燎原,为“公仆”献计
·东海老人:良知佛(组偈之三)
·最幸福的事:我不是东海一枭…
·东海指月录(问答105-109)
·关于感恩与诚实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指月录(问答110--113)
·接头暗号(小诗十三首)
·z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对联鉴赏
·良知不灭与生命轮回
·休将“神话”当神话,莫奉《圣经》为圣经
·东海老人:敬告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兼谈为什么讨厌余杰
·为什么讨厌余杰
·欢迎狂者进门,谢绝妄人靠近!
·中庸论(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118-123)
·可怕的“耶稣”
·腐肉必定反对人肉等(东海随笔七则)
·声明:不能与人私下讨论问题
·儒门不欢迎装逼犯!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东海附言)
·瑞瑞:写给网友焦国标(东海附言)
·东海之骂
·儒家不许有教主,东海只想当教师
·东海指月录(问答124-126)
·代表上帝讲话等(东海随笔九则)
·zt网管办的陈华:网民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数优秀文化,还看中华-----简回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
·投我一机,还你千秋!
·东海指月录(问答127-133)
·岳海:怎么才能切实做到中庸?(东海附言)
· 好消息二则
·冬云:极不老实的基督徒!
·大陆首发东海文章:《无相大光明论》
·诗香书老谊厚情深----读《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有感于陈政王云高的师生情(外一篇)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诚征七十大寿贺礼
·正确对待欲望,别当灭绝师大!
·美国神话渐破灭,蒙昧主义尚残遗
·东海良知何以大?
·贺寿诗联选萃
·网友酬赠拾翠(之22)
·两位基督徒对东海的批评
·2008年度公民学者和公民机构海选候选名单
·小溪:为东海未雨绸缪(东海附言)
·为《儒家中国》而作
·勇摧诸外道,放我大光明
·制谎传谎是可耻的!-----爱因斯坦与基督教
·基徒的思想栽赃与美国的上帝背离
·z云在青天: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zt云在青天:基督教信仰强烈扭曲人性!“基督教国家”都很发达吗?(东海荐文)
·一家村主:枭诗有才气,有豪气,有傲气,亦有霸气(东海附言)
·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二)
·不要歪曲或伪造------复基徒“唯真理是图”
·信神比唯物好
·易汉语:讨伐老枭的“江湖令”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东海随笔十五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三)
·黄鹤昇:读书偶得(东海附言)
·杀婴暴行岂小“题”哉?
·儒门三宗旨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为自己反应过激致歉等(东海随笔五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Z东海之道:一个海外学子的回家之旅
   
   【东海附言】
   人世间有两种亲人:一种是血缘的,一种是文化道德的。德不孤,必有邻,德邻就是文化、道德及思想的亲人。刘强兄有诗说:“学缘更比血缘亲”,信然。作者薛史地夫教授与我就有学缘,不是同学,是同爱儒学,是同仁。
   作者还是东海的福星,不仅是十大福星之一,而且排名在五大之内,赫赫。我唯有加倍努力,争取成为儒家和中华之福将,以回报作者和诸君的厚爱福荫。作者中西兼修,医易双通,爱民爱国,立志弘扬中华新医学,希望越来越多的有识有志之士参与到这一伟大的事业中来。

   本文结合自己身世、经历和医学专业彻谈学儒之体会和感想,思想独到,亲切感人,别具特色,是一篇不可多得的谈儒论医之力作,唯过誉不敢当也。2017-2-14余东海于南宁
   
    【立品编者按】
   反复拜读薛史地夫教授发来的文章,十分感动,尤其是谈到他的身世,谈到他的母亲、奶奶、姥姥、老姥姥,这些受尽苦难但仍不怨天、不尤人的伟大女性。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祖母。有一回去日本访问,前日本驻华公使宫本雄二先生宴请,席间,同行的台湾朋友说:“中国人有一种受难情节,总觉得自己在被别人迫害。”我很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我就以我祖母为例,说:“未必像你说的那样。比如,我的祖母,一个从小裹脚的女子,不识字,但一辈子没和别人红过脸。家里受尽苦难,把孩子一个一个拉扯大,结果‘文革’时最喜欢的一个儿子,被批斗,不到三十岁卧轨自杀。我的祖母也没有因此埋怨过谁,只是默默地承受,没有丧失生活的信心。像我祖母这样的中国人不在少数,而有千千万万。”
    “往者屈也,来者信也。”中国人的历史观、苦乐观,来自对于生命的大信。今天,谈文化自觉、文化自信,都基于这个根本。脱离了这个根本,就是漂泊的灵魂。相信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相信越来越多上天的孩子,都会走上这条回家的路。
   
   东海之道:一个海外学子回归儒家的精神之旅
   史地夫
   余樟法的笔名是“东海”或“东海老人”,我一直称他为“东海先生”。论年龄,东海先生还比我年少一岁,我们出生在60年代初期,在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共同经历了“文革”后期种种乱象、癫狂和迷茫。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则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路:高考恢复后第二年我跳级考入西安外语学院,毕业后成为西北农业大学最年轻的助教,三年后考取了广州外国语学院应用语言学研究生,随后获得了北京对外经贸大学硕士学位。1990年由美国大学全额奖学金赞助去美留学并顺利获得康复医学博士学位,先后执教于四个美国州立大学和香港大学,还被授予“终身教授”的声誉,整个学术生涯堪称少年得志,学有所成。
   东海先生出生于人杰地灵的浙江遂昌,少年即聪慧过人,喜仗义行侠,善诗词歌赋,好结交江湖人士,很早就展现出过人的禀赋与才华,鄙视教育界中那些虚伪和欺骗性的政治说教,以“少年不望万户侯”(林觉民语)的豪迈气概,主动放弃高考,数十年寒窗,潜心研读历代儒家学说,全面洞悉西方自由主义、和佛、道等思想体系,在深刻体会和全面继承新儒学代表人物熊十力的理论基础上,创造性的提出了“命运共同体论”、“ 文化决定论”、“ 新中体西用论”、“ 爱民主义论”、“ 偏统论”、“仁本主义”、“致良知与致良制”等儒家思想的现代理论表述。东海先生至今没有任何学术名誉和光环,过去十多年间,由于捍卫儒家传统,维护社会正义,驳斥歪理邪说,启迪国民心智,还不断遭遇到社会上不少利益集团和邪恶势力的迫害和侵扰,甚至一度连基本的生活与安危都得不到保障,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陷入被困陈蔡的孔子一样的险恶境地。就是这样一位与我成长背景相殊、又遥居万里之外的一介布衣学者,用生命来不断捍卫和弘扬的儒家正法,给我和有缘的海外学子们在人生、学术和精神的成长产生了恒久而深远的影响,他引导我这个海外游子找到了仁宅义路的回家的方向,他让我真切地认识了孔子、孔孟之道和中华历代古圣先贤,重新为我点燃了一个炎黄子孙对华夏文化的自信与自豪,由他创造的源于大易、直承孔孟、融摄佛道、超越西方现代自由主义思潮的“大良知学”成为了我追求人生之目标和生命之圆满无尽的精神源泉。
   
   为天地立心
   
   我于1990年赴美留学,那批留学生们,经历了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广泛的的社会变革;感受到了当时中国与西方强国(尤其是美国)在各个领域中的巨大差异;遭受到了“六四事件”的政治冲击,他们是千万“天之骄子”中的幸运者与佼佼者,普遍具有刻苦向上、勤奋好学、思想开放和敢于担当的优秀品质。这批留学生也是最为孤独、最为无援的一个群体。除了部分留学生有幸获得公费或大学的奖学金之外,取得学业和事业的成就是他们唯一的“华山之路”,由于当时中国和西方所存在的巨大差异,他们没有任何物质上的退路与依靠。他们不但要经历来到西方之后的文化差异和震荡,更要直面自身传统的定位与危机。
   在过去的整整一个多世纪中,我们的文化前辈们救国图强,认为只有“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还有随后而至的马克思唯物主义和阶级斗争学说才能彻底改变中国贫穷落后的命运,故在奋力铲除封建迷信的同时,幻想摈弃和转变自身文化基因,不惜打倒孔孟,视华夏传统文化为封建迷信的根源。上世纪中叶的“土改”等革命运动,将数千年来一直承载着传统文化的维护、传承与社会教化之大任的知识乡绅阶层整体消灭;“十年浩劫”更让中国人的精神道德被彻底打入地狱,它所造成的历史断层、经济断层、文化教育断层、道德伦理断层、人才学术断层、甚至基本人性的断层,史无前例,我们至今仍在吞咽其苦果。我们带着深深的文化自卑和自惭来西方求学,美国许多综合性大学旁边的教堂成为了中国留学生们周末和节日汇集的地方。这里不仅有免费而丰盛的晚餐,还有那些洋溢着基督博爱情怀的神职人员和当地信徒们的热忱与关怀,自然而然地,这成为了那批漂泊异乡又胸怀壮士断腕之志的留学生们的精神避风港。许多留学生先后受洗成为了基督徒, 其中不乏知识精英群体,例如80年代末享誉国内的纪录片“河殇”的作者和编剧等都成为了北美华人圈中著名的基督教传教者。一大批将华夏古文明描述为类似西方有神论的继承或其支脉的视频与文章应运而生。我个人也在信奉基督教的中外友人的拯救之手的扶持下,数度站在了受洗池的边缘。和千万个勇敢地选择了受洗、或(同样是勇敢地、也伴随着无奈与难堪地)从受洗池边转身走开的学子们一样,那一刻,我们的内心复杂而痛苦,充满了煎熬。我们无法回避一个真切的心灵拷问:一个孕育了尧、舜、禹、周、文、武、孔、孟、程、朱、陆、王等古圣先贤的辉煌文明,一个延绵了5千多年、凝聚了数十个不同民族的、现今世界唯一仅存的文明古国,一个靠着非常有限的“思想解放”就在短短三十年间把一个徘徊在崩溃边缘的国民经济建设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现代国家,难道她先天就患有文化残疾症,从来就没有自己健全而完整的神圣信仰?诗经和其它经典中所描述的“天帝”安在何方?在我们离开祖国之前所受到的所有政治教育中,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被奉为国家的意识形态和人类的终极真理,但是基于唯物主义的社会实践和阶级斗争随着柏林墙的倒塌而被世界潮流所淘汰,它给所有尊奉这个性恶论的集权国家带来的是全面的物质匮乏、道德沦丧和文化溃败,甚至腥风血雨、生灵涂炭。同时,接纳中国留学生最多的美国存在着十多种不同的教派,这些教派由于教理上存在的一些差异导致了他们在争取新教徒和其它教会活动上不遗余力地进行相互排斥甚至诋毁,也给不少出国前早已习惯于生活在大一统文化氛围中的留学生们带来了不少困惑和迷茫,天堂与地狱横亘在不同的教名或对上帝不同的称谓之间。以美国为首的以基督教立国的西方强国,确实促进了现代文明和民主政体的广泛确立,但是“心外拜神”不足以为人生提供安身立命的终极精神场所,很容易被利用来制造违背真正基督信仰和宗教情怀的冲突、迫害、甚至战争。小布什总统提出的“邪恶轴心国”可以专指独裁的北韩,也可以随着政治形势的需要而涵盖中国或其它非我族类的国家。极端原教旨主义分子每次割下西方人和东方人的头颅时,居然也呼喊着真主的伟大。在这赤裸裸的将人极端物化的唯物主义和西方天人相隔的神本主义之间,在我们深深断裂、破碎,甚至还在被不断革命的的自身文化传统面前,我们这些海内外华夏儿女如何寻得自己终极的心灵归宿?
   
   这些拷问是无法回避的,答案模糊而遥远。我们成长于一个黑白颠倒、是非不明的年代。在我们所接受的所有正统教育中,我们无缘亲近自己的天父,更不曾聆听他的教诲、感受他的恩泽。但是,他从来就不曾远离过我们,他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他根植在我们的基因里,他洋溢在在我们的亲情中,也弥漫在我们的梦想里。67年文革全面爆发,中国千家万户的命运被彻底改变,全民陷入一场你死我活的相互厮杀与摧残之中。只因为出身于“有产家庭”,母亲携带着刚开始记事的我被关入只有一堆稻草和半边门板的“牛棚”,白天,弱小的母亲要面临无休止的批斗、羞辱和劳役,夜晚,她含泪为我讲述“士可杀、不可辱”的成仁取义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居然成为了我在恐怖黑夜之下最温馨的摇篮曲。文革结束之后,母亲从四川德阳磷肥厂劳改营被释放,数年的摧残与煎熬,让这个当年师范院校的女子排球队长遍体伤病、命悬一线。母亲放弃了医院提出的数个手术治疗方案,跟随一位道家师父练习气功,每天凌晨五点开始,风寒酷暑,从未间断。得道之日,痛彻肺腑地嚎哭一场,哭尽一生的不平与悲愤;随后,仰天放声长笑,笑尽半世的荣辱与爱恨。母亲用她那刚毅的精神和童心般的虔诚,助力于华夏古老的养生气功,不但神奇般治愈了周身多种疑难病痛,还让她开发出了不少现代科学还无法解释的生命潜能。在西安医科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的组织下,她主导的研究小组依仗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生命理论与实践,跟随钱学森先生的倡导,完成了大量提升中小学生认知功能的实验,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亲少年学生还展现出了包括非视觉视物等多种特异功能,其成功率远远高于同时期台北大学校长李嗣涔教授所主导的课题组所做的实验。退休后,母亲还学习了刀、枪、棍、剑、达摩杖等武术套路,数次来美探亲期间,义务教授中华健身武术,培养洋徒弟近千人,为中华养生武术在海外传播贡献余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