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荐文】关于伊斯兰教和穆斯林问题,见仁见智,人言人殊,大多隔靴搔痒甚至颠倒黑白。在海外网《独立评论》看到一篇转帖文:《程凯:告别不了的“穆斯林恐惧症”》,颇为中肯。文章指出:“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之所以前赴后继,视死如归,不在于他们背后有石油,而在于他们对教义的忠诚。”

   【看中国】河南省武陟县人民法院以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判处被告人徐某有期徒刑二年。“我在村口放猪头,只是想气气那些回民,没有想到竟然构成犯罪。”庭审时,被告人满脸懊悔。一个小小的邻里纠纷,被上纲上线为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穆斯林如此猖獗,司法如此偏袒,都令人厌恶和愤恨!

   【印度】民主有优劣,印度就是劣质民主的典型,政治、社会、道德、教育各个领域无不问题重重。有民主但没有平等和人权,种姓制度形式上虽然废除,实际上仍然大行其道。根子在文化:一是学习自由主义不到位,不伦不类;二是印度教作祟。若无儒家主导,佛教过于兴盛亦非国家之福,遑论印度教。

   【击蒙】有博士后说:“无论是摩奴、柏拉图、孔子,还是犹太导师和基督教导师,都从不怀疑他们有说谎的权利……用公式来表达,不妨说:迄今用来使人类变得道德的一切手段,归根到底都是不道德的(尼采)”云,这是诬蔑。孔子强调诚信,不说谎是最基本的要求;儒家以德为本,对手段也有道德的约束。

   【击蒙】孟子说:“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注意义字。“言不必信,行不必果”的前提是合乎仁义原则。当信与义产生冲突时,惟义是从,无碍真诚。这与“说谎”是两回事。说谎则是不诚,不诚无物。孔孟和历代圣贤从来没有认为“他们有说谎的权利”。

   【信义】信义二德相通而有别。信近于义,但不等于义。义可以涵盖信,信不能涵盖义。信要接受义的约束。不义之信,不足为训。如尾生抱柱之信,就大不义。所以孔子说:“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孟子说:“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

   【击蒙】或说:“把孔子随便说过的什么话都当真与对孔子无论说过的什么话都不当一回事其实是一样的。”此言轻浮。传自圣经的孔子的每一句话都是如理如实、实实在在的。君子有三畏,其一是畏圣人之言。可畏必可信。不把孔子的话当真,认为孔子有的话不认真,不可当真,不可信,岂非侮圣人之言!

   【戏言】戏言,包括戏论妄言、一切不实之言。圣人圣经无戏言。有人以《论语•阳货》中孔子“前言戏之耳”之语为例,表明孔子亦有戏言。其实自称戏言,即非戏言,其言似戏非戏,欢喜又不无惋惜。孙齐鲁说:“小康之制尚礼,大同至制尚乐。”以子游之大才和大同之法,治理武城小邑,何尝非割鸡而用牛刀哉。

   【正信】信有迷信和正信之别。正信建立在一定的理解、解悟之基础上,有得于心。王阳明说:“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真儒信孔子,是因为“求之于心而是”。

   【异议】台湾黄俊杰教授认为儒家和徐复观们忽略了“消极自由”的重要性。儒家注重“积极自由”没错,但思想上亦未忽略“消极自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恕道,“躬自厚而薄责于人”的教条,“礼不下庶人”的规定,都体现了儒家对“消极自由”重视。关键是如何将这种重视从理论上落实到制度中去。

   【看中国】中国大学生素质调查结论自相矛盾,所谓的“爱国感较强”,非真实,非真正,自欺欺人耳。“理智和情绪智力等较低,正直感、宽容感、表达情绪能力、人文美感、科学美感等仍需要加强。”这样人格不健康的人,就是小人。小人不能自立,不能自爱,焉能爱人,焉能爱国!

   【台湾】中华文化总会原名“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由蒋介石兼任会长。蔡英文为现任会长,特别名不副实,中华文化总会可以更名为“去中华文化总会”矣。蒋介石父子复兴中华文化不力,李登辉去中国化有力,导致台湾乱象不断,让善于干民之誉、逢民之恶的民进党坐大和得势。

   【唯道】历代圣贤君子中,绝无唯物主义者。马邦学者动辄将古代儒者戴上唯物主义的帽子,纯属拉郎乱配,无知混扯。不仅儒家,佛道两家也没有唯物主义者。当然,儒佛道也非唯心主义。可以说,三家都是唯道主义,三家之道都有形而上性。区别在于三家对形而上之道的认证有所不同。

   【朝鲜】愚极必恶,恶极必愚,金氏朝鲜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个愚恶双极的政权,仿佛地球上一个巨大的毒瘤,没有任何改良的可能,没有任何存在的理由。它的存在是全体人类的耻辱!

   【朝鲜】正式执行安理会对朝最新制裁决议是必须的,却是远远不够的。中共政府应该积极主动地联合韩美俄诸国,援美灭朝,将功赎罪!培养和维护这个地球毒瘤人类公敌,给朝鲜人民制造了空前苦难,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伤亡、巨大负担和无穷后患,实属罪孽深重!

   【至诚】与谢君聊天,海阔天高。聊及天道和中道,谢君以十六个字说中道:左右逢源,上下贯通,生生不息,大用无穷。东海曰至诚三无: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诚者天道也,天行健,故无息;至诚则至真,真诚之至,必无戏论;同仁至诚相交,推心置腹,则无罅隙。

   【礼和理】《礼运》说:“故礼也者,义之实也,协诸义而协,则礼虽先王未之有,可以义起也。”这就是礼以义起,礼乐制度、礼仪规范可以根据需要而新建。东海曰,理以义起,思想理论也可以根据人民和时代之需要而建设树立。礼和理,都可以也应该反本开新。2017-2-25余东海于南宁

(2017/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