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浑人胡适]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浑人胡适

   浑人胡适

   胡适无疑是个好人,我很赞同钱锺书对他的评价:“统言之,胡适之品格绝高于鲁迅、蔡元培等。”但此君学问无根,文化无本,思想糊涂,是个浑人。朋友圈流行一文《世间如果有君子,名字一定叫胡适》,过于抬举了。文中所举几个事例,就足以说明此君之浑。

   其一、【新文化运动后,因政见不同,鲁迅与胡适交恶。此后,鲁迅在报刊上多次挖苦、讽刺胡适。面对鲁迅痛骂,胡适从不应战。而对于鲁迅的文章,只要认为是好的,胡适就会大力推荐。鲁迅死后,胡适从没发过一句恶声。当许广平就《鲁迅全集》出版事宜给胡适写信,请他“鼎力设法”介绍商务印书馆时,胡适“慨予俯允”,立马出面推荐,并担任了鲁迅纪念委员会委员,为《鲁迅全集》的出版奔波效力。”】

   这则胡适佳话恰恰暴露了其人的颟顸和乡愿。争鸣思想,批判错误,是为了维护和弘扬真理,与有没有交情何关,与对方肉体生死何关。对于歪理邪说,不可以封杀,不可以不批判,不可以助其推广和弘扬。

   鲁迅对传统文化的批判和中国国民性认识都是错的,最适合反仁义、反中华、反文明的人和势力利用,也最容易迷惑欺骗缺乏经学常识、道德常识和历史常识的人。如果说鲁迅是中华文化和中华民国的罪人,胡适难辞播毒助恶之嫌。

   其二、【1958年,蒋介石邀请胡适就任“中央研究院”院长。就职典礼上,蒋介石提出明确要求:“应担负起复兴民族文化之艰巨任务”,要配合当局“早日完成反共抗俄使命”。蒋介石讲完后,胡适站起来,一开口就说:“总统,你错了。”然后逐条驳斥蒋介石,说学术与政治无关。(“总统,你错了,五四运动是纯粹的文化运动,与共产党并没有很大的关系。”云云)蒋在当天日记中愤慨记录:“今天实为我平生所遭遇的第二次最大的横逆之来。”】

   胡适,你错了。学术与政治关系密切之极,学术对政治的影响非常大。没有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就没有马主义的泛滥和马家帮的坐大。蒋公晚年应是深刻认识到这一点,才致力于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学术与政治无关”之说,“五四运动是纯粹的文化运动”之论,充分暴露了胡适不中不西无知无畏的文人肤浅。蒋介石老了有所明白,胡适则一辈子都是个文化糊涂虫,愈老愈糊涂。

   胡适不仅无理,而且无礼。贡高我慢,轻浮狂躁,在“中央研究院”院长就职典礼上公开批评总统,难逃讪上卖直之嫌,有名士之风而无大人之范。胡适的无礼是一贯的。看到过一张蒋介石与胡适并坐的合影:胡一手插兜,架着二郎腿,目光倾斜,神态自信而轻浮;蒋双手放在腿上正襟危坐,颇有拘谨局促之色。这张合影形象地暴露了双方文化道德底蕴的不足:蒋缺乏自信和威重,胡缺乏诚敬而自以为是。民国政治文化界两个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尚且如此,可发一叹。

   蒋胡文化都不高,都无根,都认识不到五四运动的多重危害和无穷后患,认识不到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的原则性错误。然比较而言,蒋略高于胡,故晚年能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而胡一辈子都是不中不西的文化门外汉和无礼无术的政治轻薄子,被蒋在日记中痛斥,良有以也。

   其三、【胡适在赠言北大哲学系毕业生文章里,曾引用禅宗的一位高僧所言:“达摩东来,只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我这里千言万语,也只是要教人一个不受人惑的方法。”】

   胡适原话是这样的:

   “从前禅宗和尚曾说,菩提达摩东来,只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我这里千言万语,也只是要教人一个不受人惑的方法。被孔丘、朱熹牵着鼻子走,固然不算高明;被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牵着鼻子走,也算不得好汉。我自己决不想牵着谁的鼻子走。我只希望尽我的微薄的能力,教我的少年朋友们学一点防身的本领,努力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

   这段话流传广泛,俨然名言。真能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堪称智者,达理明辨;真能教人一个不受人惑的方法,不愧先生,先知先觉。可惜这段话暴露了胡适自己的浅薄糊涂。人有大小正邪,理有真伪是非,文化有高低优劣,孔朱与马列岂能一视同仁,真理与谬论岂能混为一谈,文化教育与邪说洗脑岂能相提并论?岂能将学儒学、重仁道、存天理视为“被孔丘朱熹牵着鼻子走”?

   胡适分不清楚教育和洗脑的区别。

   教育是建立人格,洗脑是败坏人格;教育是培养仁爱,洗脑是培养仇恨;教育是开发智慧,洗脑是遮蔽心智;教育是建设文明,洗脑是导向野蛮;教育是推动社会进步,洗脑是阻碍历史发展。儒学的真理性正义性特别高,最适合用于教育;马学则是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媾合产生的歪理邪说,最适合用于洗脑。

   胡适是好人糊涂,因其好心肠有声望,办起坏事来迷惑性特别大。其早年反孔反儒的叫嚣和“國民政府把小學語文課本一律改成白話文”的建議,晚年“中國不但沒有物質文明也沒有精神文明”的论断,都是误民误国的坏事,偏偏他干得理直气壮,赢得彩声阵阵。如是启蒙,以盲导盲,越启越蒙,蒙人蒙己,不如称为蒙启。说他小人过贬,称之君子过誉,称为浑人最合适。2017-2-25

(2017/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