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东方安澜
·牙缝里的爱情
·祝福南非
·没有规则才出现潜规则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一

   转手关闭是个好习惯。摊了个场子,做好了,收拾一下,清理妥当,恢复原样,我们称之为转手关闭。

   剪刀是很常用的家什,很简单,你哪里拿的,用好了,就放回那里,这是很普通的转手关闭,可很多人做不到。我母亲就这样,早上搭了丝瓜棚的一把剪刀,遍寻不着,我只好又去街上买了一把。

   我是学徒出身,学手艺,最注重的就是规矩。我对转手关闭要比平常人多一重体会。借了师兄们的家什,要有借有还。俗话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为此,我那不出秀的小师兄没少挨前辈们批。借的家什,不但要还,而且要放回原处。你不能师兄工具箱里借了把凿子,半路上遇见师兄,贪省事,顺手还给他。

   我有一次就这样偷懒,我是无意识的,但还是被师公批,不作兴这样,后来,我就懂了。

   造房搭屋做桁条,需要多多的长凳搁置桁条。作场铺得很开,做好以后,收拾起来蛮费劲的。小师兄乖溜,净了手去吃饭了,留下我一个人收拾残局。我把长凳码好,齐在桌边,把家什归拦,转手关闭差不多时,别人已经吃过饭了。

   我有些委屈,但我脸皮薄,也像小师兄那样溜掉,事后被师傅师兄们责备,我做不到。但我把该干的事一个人挡了之后,小师兄像无事人一般,还嘲笑我傻,对此,我心里忿忿的,总想和他干一架,但我懦弱,到现在这一架也没干成。

     二

   不抢工具是个好习惯。

   造房子兴盛那几年,泥水匠一把泥刀就能吃遍天下。木匠不行,工具多,最简单,也得带“老三件”:锯子、推刨和斧头。

   俗话说,家什一半人一半。指的是快口家什的重要性。当然,再快口的家什,摊上我这个笨木匠,也白搭。嘿嘿,不过话说回来,再锋利的家什,也是人收拾出来的。

   活儿干得起劲的时候,往往家什得轮换着使用。这时的家什,也正收拾得当劲,你不能这时去借或者拿别人手头正用得趁手的家什。有一次我就这样拿了师兄作凳上的一把四分凿,师兄活儿正紧要关头,家什找不到了,暴跳如雷,差点没把我拎起来串三个跟斗。

   吃早苦头学早乖,这是我重要的学生意体验。有了这个体验,以后的若干年里,我轻易不开口问他人借家什。而且,问人借家什,一定要告诉人家,不能一声不响就拿走,事后又一声不响还回去了事。这是很犯忌的。说的难听点,这是有爷娘没人教。

   泥水匠的泥刀买了就能用,木匠的工具绝大多数需要费心打造。所以,不但别人手头上正在使用的家什不能碰,就是搁在工具箱里的家什,最好也不要轻易开口借。个人的家什还有每个人独树一帜的使用方法,这叫用熟家什。譬如我的短推刨,喜欢刨铁磨的有些角度,我觉得这样趁手。

       三

   不借家什是个好习惯。

   木匠家什,特别是线脚刨,一般用不到,但做橱柜时,又不得不用,说起来蛮尴尬的。专门做小木的木匠,还好一些,我学木匠,已经是大木小木不分工了,做橱柜嫁妆,用到线脚刨的机会更少。但线脚刨又缺不得,不然橱柜台凳表面平条四方,像什么样子。

   尴尬就在这里。不得不用,又用场极少,但制造每一只线脚刨,又极烦难。以普通的做碗橱表面需要用到的双乌刨为例,做一只双乌刨最起码要一两天,费时费工,做好了,一个不巧,还不好用,只能在平常使用中边用边修,逐渐完善。而一套嫁妆做下来,需要用到一十二十只线脚家什。往往东家完工,串在铅丝上一大串。

   做一个线脚刨疙疙瘩瘩的,所以一般老师傅,轻易不愿意把线脚家什外借。后来做了红木,线脚都在机器上打出来,但理顺和刮光线脚,也要用到线脚耪或线脚刮刨,而线脚耪或线脚刮刨制作起来,也同样烦难。

   有一次还是红木厂时期,我刚和师傅分开单干,问隔壁作凳一位老师傅借了一只圆耪,他劈手夺了回去。我就发狠,整整一个月时间,我一件活儿没领,专门做线脚家什,把常用的线脚耪和线脚刮刨做了个七打八。

   人到底是记恨的,许多年了,我和那位老师傅上次在公交车上看见,你瞅瞅我,我看看你,结果,谁也没开口。

     四

   修捉家什是个好习惯。

   自然而然,家什用久了,会钝,时常修捉,使家什保持锋利状态,是个好习惯。待到用时,趁手!

   九十年代以降,木匠堆里话题不是麻将经,就是羊毛衫生意,风气涣散。我学生意时,还见识到古法风尚的残余。早上开工,师公必定第一个到。午饭后,师公陪东家聊了一会家常,就歇下来,拿过锯子和锉刀,修捉锯子。先把锯齿排平,再把锯齿挫到一般大小,挫锋利。

   师公戴了老花眼镜,修捉的很认真。似乎从远古以来的师承都凝集在师公的动作上。有样学样,有了师公的榜样,我们这群小徒弟也不好意思兜弄堂,我磨刨刀,他平磨刀砖,或者收拾凿子柄,东家见了,啧啧向师公赞叹,好规矩。师公却没有喜色,似乎本应该如此。每一个休息间歇,师公总有忙不完的小动作,害得我们以为师公老筋骨,停下来就会死。小正太们最怕跟师公一起干活。本来可以树荫下躺一惚,师公老脑筋,为了维护与东家的生意经,必定要闹点动静出来。

   当时很讨厌师公的做派,但不好说出口,等到两边翅膀硬了以后,就从师公圈子里飞掉了。及至飞得有些找不到自己,回过头来,师公早已化为仙鹤,才发现自己身上养成了勤谨的好习惯,这是师公在我生命里来过的印迹。

     五

   勤糙磨刀砖是个好习惯。

   磨刀砖是个重要的辅助性工具。圆盘样的砂轮我们称粗砖,与此对应,小金青泥烧制的,我们称细砖。

   场子里,匠人多,不稍多时,细砖就落遁了,砖块中间凹下去一大缺,师傅就要吩咐哪位小正太糙一下。所谓糙,就是细砖压在粗砖上,浇了水,推来扳去,一点一点磨平。而且要把细砖两头磨缺,使中间凸起,才算糙到火候。

   糙磨刀砖是最讨厌的差事,一般利用休息时间,掀起了屁股,一来二去,基本中午的休息时间都耗在上面。当年,我们几个学生意,一个资格老,师傅差不动;一个三缺一要陪师傅麻将;我资历浅,这麻烦的差事,自然而然落到我身上。所以糙磨刀砖,我老操手,手掌根上,满是老茧。三年下来,肚子里也糙满了怨气。后来,我出了师,师傅跟我客气了,不好意思直接差遣我,只好对天唱戏,唉,磨刀砖又落遁了。我明白他的意思,不声不响,去糙平了。师傅心里有数,忙不迭的请我香烟。

   磨刀砖好用与否,大有诀窍。砖块在窑里烧制时火候欠,磨刀砖嫩,磨木匠刀具时不吃铁,吃泥,磨刀砖容易落遁;烧制时火候太过,磨刀砖老,刀具磨在上面打滑。挑选磨刀砖时,用刀具击打砖块表面,空洞声里发出朗朗的回音,最好!挑磨刀砖,我手气一向不差,挑磨刀砖一把老手。所以每到一个新场子,师傅总是把这差使交给我。可惜现在师傅也不在了,我也已戒烟许多年。

                                   2016年5月2日

(2017/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