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一

   一个木匠,半个铁匠。木匠家什,都是快刃,所以对铁刃,有很高的辨识能力。

   最常见的,是凿子夹灰。铁器冶炼过程中,在钢和铁融合的时候,中间层落了灰尘或其他杂质,致使在使用时,凿到硬货、或干脆坏时辰到了,钢刃会掉落下来;即使没有掉落,夹层中嵌进了木屑,也不能用了。如果凿子有七八成新,一般是可以到铁店里免费调换的。

   以前的铁店,是有人情味的,哪怕你对半成色的凿子,也可以帮你拿作坊里,放炉子里重新烧一烧,加点钢,收费低廉,堂倌也总是笑眯眯的。我刚学生意,就有几次,赶早市,把一大把旧凿子坏凿子拿铁店里去,让作坊里“錾”,也就是回炉刃口部位重打一下。

     二

   新的家什,不管是凿子、斧头,还是别的什么,使用前,要开刃。就是磨出刀刃的锋口。

   头遍开刃,是小徒弟的活儿。在粗砺的砂轮上磨出头刃,有些枯燥。有时候,蹲在磨刀石前,一蹲一两个小时,脑袋发胀脚底酸麻,苦恼足,却只能硬硬头皮一声不吭,这是古法学生意的苦。

   头遍开刃磨熟,包括凿子的平面和斜面,二遍才有师傅在水磨青方砖上出锋刃。要把凿子刃口磨的刚刚好,有些技术含量的。钢火七八分旺,太旺易脆、太淡易软;脆了刃锋易碎、软了刃锋易卷,两相都不得好。所以第一次开刃,得老师傅把握,把握的好,凿子耐用,其他快刃家什也是这理。

     三

   衣不如新,铁不如熟。所谓用熟家什。世上的东西,独独这木匠家什,铁疙瘩玩意儿,它就六七成、七八成最好用。

   刀刃面,和凿子座身有一个角度,大致是45度。如果刃面薄,35度,行话称“磨的太嫩”,刃口易卷;如果刃面厚,55度,“太老”,凿子敲下去,木屑闷在孔里,不出屑不好用。这个刃角,凿子还好一点,特别是推刨的刨刀,对精准尤其计较,刃角稍微偏差,就不好用。不是简单的不好用,而是不好用到你抓狂。

   所以用家什,要爱护。正经木匠,家什常新。用久了的家什,是有灵气的。成色熟络的家什,有三个好:一是经历了初用后,没有了夹灰的顾虑;二是刃口的角度已经磨熟,钢火处于最好的时候;三是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趁手了。

     四

   说来你不信,老木匠也会淬火。不过毕竟是木匠,跟铁匠隔了一个行当。牛逼不好乱吹。淬火的一般是凿子,小物件。斧头什么的,就没这能耐了。凿子用长了,钢火退了,老师傅有时会大发狂兴,一般趁冬天取暖,生一堆旺火,给凿子淬火。

   我看见的淬火一点不神秘。在旺火上,凿子刃那一头,烧的七八分红,然后马上浸在水里,“嚓”一声脆响,一阵青烟,就完成了。淬火,凭的还是对火候的掌握。你还别说,淬的好,真能使一把旧凿子起死回生。后来有了经验,浸机油里,淬火的效果更好一些。

   凿子旧,火来淬,能起死回生的,本来钢火就不错。一件家什,最难相的,就数钢火的质地。而且,这些能超期服役的旧凿子,十把里不知能不能挑出一把。

     五

   进入九十年代,街边走摊卖斧头凿子的多起来,价钱也便宜,好奇,就街边买了试试看。

   走摊的家什,都是洋货,跟铁店里的土货比,各有千秋。洋货用钢,异以寻常,我们不识,姑且称“混水钢”。现在猜测,可能是合成钢一类吧。这类铁货,没有夹灰一说。钢火还是有的,有的脆有的软,质量参差不齐,难得买得到好的。基本碰运气。而且走摊的飘忽不定,还没的换。

   新奇过后,还是去铁店里。再后来,对比下来,有些譬如刨刀、锯条、榔柱,还是街边的好。而且走摊上还有铝制的墨斗、铁质的曲尺、帆布的工具袋,极大的丰富了木匠家什。以前这些,都需要自制,耗时费力。老辈木匠看到,觉得你们选购现成家什没出息。木匠家什就是这样,有了现货,就不需要做了;有了对比,才有选择的丰富性。

     六

   洋货还有一个不好,有些行货,一看就是外行打作的。

   譬如斧头。洋斧头刚出现时是前后角对称,一看就是外行。这样的斧头实际使用起来,容易脱梢。因为甩出去用力,斧头重心集中在前面,你捏住斧头柄,斧头容易甩脱。土打的斧头,前角短后角撇出,甩起来重心后移,有后劲。

   土打的斧头,斧肚薄,斧身匀称,斧身造势卖相好,用起来削利。斧头,是木匠吃饭家什里的重要物件。起先,斧头用处极多,斧头也极考究。规矩的木匠,一把斧头拿出来刃口一划水线,斧身黝黑发亮。后来电锯普及,斧头的作用下降,除了凿眼时甩甩,用处不大了,洋斧头因为便宜,后来造型也改进了,才大有市场。

     七

   锯子上的锯条,就是洋货的好。厚薄均匀,钢性好。所以锯条洋货受欢迎。

   新做好的锯子,要开锯路,在开之前,新锯条要在木料上来回锯几下,把锯齿磨熟,不然锯齿有钢性,不磨熟,扳锯路时,锯齿容易折断。折断了锯齿,再锉出来,就烦难了,不但锯齿大小悬殊,齿尖也会高低,不好用。

   扳锯路,行话“一座两豁开”。外行想像当中,从上到下,往两边豁开均匀,就算好。其实大错。学生意时,第一次我就这样想当然,被师傅拍了一记头皮,叫我看看别人家开的锯路,一看,才发现人家的锯路中间大,往两头缩小,呈橄榄型。

   一把锯子,中间部位用的多,锯路扳成这样,实用!

     八

   好的铁匠,打造的家什,不但钢性好,出废品少,而且家什样式好,经久耐用。所以土作铁匠,要在打作的铁器上做记号。

   洋作就没这么讲究。我买过一把五分凿,的角四方。这凿子,一看就是外行的祖宗外外行打的,也不知是怎么买的,没带眼睛。照例,一把凿子,刃头是分寸,往前头斜面,呈梯形状。的角四方的凿子,闷凿,根本不能用。

   这把凿子,只能丢掉。但引发了一个话头。后来在五金厂干活,我拾出来,在砂轮上把凿子前面打薄,开刃磨出来,一用,倒用了十三五年,是最经久耐用的。直到后来普遍机械钻眼了,我还用来撩眼。

   

                                    2016年9月16日

(2017/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