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 (104)]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testing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 (104)

   2017/2/26

   正常與不正常

   我習慣於午間出外吃飯,主要是給自己機會走動一下,因為不如此,我便整天呆在家裡,變成“宅男”,這樣對自己的精神和身體也不好。同時,出外吃飯的地點,我也不局限自己住所附近,而是到處去,這樣也可順便看看香港各區的新貌。

   今天,我到了九龍一個人煙稠密的公屋區 -- 藍田。藍田其實距我所住的調景嶺不遠,只是三個地鐵站而已。這天是星期日,人比較多。我揀了一個我光顧過幾次的茶餐廳坐下,獨自用膳。

   不多久,當我點的食物還未送來之前,我對面左方來了一個女士搭檯。在香港一般的、不太高級的食店,都是容許搭檯的,也不容你反對,因為香港地小人多。在我來說,我不喜歡和一個陌生人同坐,面對面吃餐,因此當我走進一個食店沒有空檯的話,我請願離開不吃。但是,如果別人來搭檯,我也不拒絕,“逆來順受”。

   不過,這個餐廳有一個好處,便是不會安排另一個食客和你直接面對面,最多只是斜對面而已。這是一張四人檯,因此這個女士是坐在我的左對面,對我來說,也不覺得太過不自然。

   這個女士約五十餘歲,(這是她後來告訴我的,我素來不善於看人的年齡) 坐下後,便立即點食物。點完之後,她繼續看餐牌,自言自語地說點錯了,應該是另一款。我裝作沒有聽見

   這時,我的食物也來了。我放下我的手機,專心享用我的食物。突然,我聽到這個女人好像說﹕“你用力望向遠方,這對你的眼睛好。”我抬起頭望她,無疑她是對我說的。雖然不很清楚她說什麼,但她的眼神沒有異樣,即不像神經有問題的人,為了表示禮貌,我點頭表示聽到。接著她說她以前眼睛很怕光,練了這個之後,便不怕了。這之後她告訴我相當多的關於她自己的事情,例如她五十五歲,剛退休了,之前她是不馱槍的入境事務處的關員,雖然每月人工少三千元,但她覺得這樣好。又說她很感恩,說的時候做了一個合拾的手勢。

   我見她說話有條有理,也算斯文,為免她長時間獨白,也間中加插幾句。於是我們便你一言我一語,像朋友的聊起來,雖然百分之八十是她的說話。她的說話儘是關於她個人的,雖然不涉及私隱。這時,我的奶茶也喝完了,於是對她說慢用,便站起來到收銀處付錢離開。

   出了茶餐廳的門之後,我想一想,這正常嗎﹖這女子對著一個陌生人無厘頭的逗對方說話,也弄不清對方是誰﹖也不管對方是不是願意﹖這總是異常吧。起碼,我從來沒有經驗過。她精神有問題嗎? 心理有問題嗎﹖還是性格太隨便﹖我不能評論,特別是前二者,我沒有相關的專業知識和訓練。這,還是交由讀者評論吧。

   我今天到這個區吃午飯,也有一個目的是找一個地方。我覽閱商場的指示圖,見不到這地方,雖然我知道是在附近。於是問人。在這情況下,最好是問商場的管理員。(我一般問路,不會隨便見人便問。如果見到警察,我會問警察。) 這個管理員身形有點痴肥,不過這沒有問題,我不會“以貌取人”。我問了問題後,這個管理員想了好一會,眼神有點飄忽,然後以十分斷續的語言,給我一個聽不明的指示。咦,又是一個不大正常的人,他還是管理員呢!

   曾聽有人說過,香港四個人中,一個不正常。這自然不是一個科學的統計,只是說香港不正常的人很多吧了。但是,你看這麼多人不正常,不正常反而是正常的了,而自命正常的人,可能才是不正常呢!

(2017/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