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七警案]
点滴人生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七警案

   弱不禁風、斯文有禮,這是香港警察給我的一般印象。

   香港警察不打得。這個“打”,我不是指動手動腳的打,而是說他們不作興打人。

   因為不打人,因此威攝力不夠。大家可以上UTUBE一看,警察在執行職務時經常給市民指罵,而且有時罵得很凶。在這些場合裡,我們都是見到警察逆來順受,很少還口,更不會動手打人。

   這樣說,是否香港的警察無能和軟弱呢﹖絕對不是。我們見到他們的執勤是有效的,只是他們的訓練和指示,是要耐心、平和對待干犯法紀的市民而已。

   這點我非常欣賞和擁護,因為他們代表政府在最前線執法,如果粗暴無禮,影響市民對政府的印象,也不利社會諧和。

   大陸的警察,或稱公安,對市民打打罵罵,視粗暴為自然,我曾在另文說過,他們應該向香港的同行學習。冤冤相報,此大陸曾經發生過市民進入警署尋仇殺人,這在香港還沒聽過。

   不過在這裡要作一點補充的是,香港警察的斯文有禮、忍耐待人,是在警署外面而言,若是在警署內,卻非如此。我和警察接觸不多,但也是有的,發覺他們在警署外和警署內表現不同。警署外他們彬彬有禮,警署內便頗為顢頇傲慢,說話呼喝。大概是因為這裡是他們的地盤,人多勢眾,召援也容易。可知在外頭他們有禮、不得罪人,是訓練使然,不是他們的本性。

   雖然如此,我對香港警察的總體表現,是肯定的,我不贊成有些人說,他們是持槍的黑社會。我們也要覺識,他們執行任務的對象,許多時候是社會的三教九流,不能太過斯文。

   香港警察執行私刑,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是有的。隨著警察質素的提高、薪酬的改善和政府的嚴厲制止,可稱已經銷聲匿跡了。最近的七警案是罕有的案件,亦可說是一個孤立的事件。

   在兩年前的佔中期間,在一個警民對峙的場合中,由於受到挑釁,七個警務人員,由一個總督差率領,拘捕了目標人物,把他抬到暗處,拳打腳踢,妄下私刑。對他們不幸的是,整個過程給電視臺的攝影師捕捉到,他們無所遁形, 被告上法庭,最後全部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兩年。

   此案判決後,“愛國”人士認為不公義,集會抗議。在他們慫恿之下,警務人員也舉行大會,聲援七警。我不知道他們接續還有什麼行動。事實上,七警的行動太過醜陋,證據確鑿,難道警察公然打人,也可以無罪逃脫嗎﹖正義與否在這裡根本沒有角色。

   誰不知道警隊工作有壓力﹖這是他們工作的特色。事實上,不只有壓力,也有危險。但這已經反映在他們的薪酬裡。在香港,在幾個紀律部隊中,他們的薪酬是最高的。一個最初級的警員,每月薪水兩萬多,再加上超時補水、出雜更等,每月超過三萬元。以他們的資歷,這個薪水,往那裡找﹖現在有人要求訂立法例,禁止市民辱警。這屬多此一舉,因為警察的高薪已對這方面作出補償。訂立禁止辱警法例,但要他們每月減薪五千,他們願意嗎?

   另一方面,被襲擊的佔中成員曾健超,因他在高處向警員淋水,雖然因這事他已被法庭裁決襲警及拒捕罪成,被判入獄五星期,(現保釋等候上訴) 我認為他也應該就他的行為作出道歉。警察打他固然不對,但他淋水挑釁警察也不好到那裡,應該作歉意的表示。

(2017/0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