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主页]->[宗教信仰]->[穿越精神的戈壁]->[对着太阳绽放-- 画家白野夫自述]
穿越精神的戈壁
·黄艳芳:出幽暗,入光明
·远志明:“六.四”的诉求与中国的出路
·洪予健牧师:华人教会如何面对历史的伤口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一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二
·余杰: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三十年东,三十年西——回顾中共立国60年及“改革开放”30年
·余杰:有道德、有爱及有远景的教会
·先知性的呼喊
·以灵命爱中华:纪念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富能仁艺术展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机遇与障碍
·梁永康主教:这条未走过的路
·王维芳:一个经历苦难的见证
·“基督信仰与言论自由”讲座演示文稿
·读赵锐女士《祭坛上的圣女:林昭传》
·从柴玲信主看“6.4”这一代
·卢健恒牧师:努力作个更好的父亲
·洪予健解析《蜗居》现象
·爱心行动,彰显神恩--访“湖北爱心行动志愿者服务中心”秘书长黄磊弟兄
·《宗教蓝皮书》局限性大:家庭教会未被认可
·问题与回应
·中国基督徒当如何看孔子?
·祈望和平,推进政改—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袁幼轩曲折的归家之路—从同性恋者、毒品犯转变为神学教授
·最知心的朋友——周雁羽的见证
·中国基督徒如何看道家?
·杨赋立:迷途知返,全赖主恩
·“从圣经真理看爱国主义”讲座简报
·伍叶青:从破碎到重整的爱
·温市基督徒举行户外晨祷会
·李健明牧师:昔日大盗,今日传道
·洪予健:容我的百姓去——守望信仰自由之路
·胡孔雪仪:无奈、无悔、无憾的人生
·陆国城:九十八岁母亲归主!
·「70亿人口日」与圣经的末世预言
·洪予健:辛亥革命百年回顾——华人教会该当何说
·林书豪为荣耀上帝而打球
·梁汉华:救救孩子,阻止混乱性别的教育!
·洪予健牧师:从基督信仰看专制统治与国民素质的因果之谜
·北京守望教会会友LQM:户外敬拜一周年纪念感想
·陈淑美姊妹:父母双亡,谁来眷顾?
·赵泰和:松开的捆绑—赵泰和的见证(中英对照)
·王旭红:骄傲与谦卑
·李育南:南南自语
·李宾来:新造的人——瘾君子成为传道人
·洪予健:教育与洗脑之争
·中流砥柱,福音禾场—采访西三一大学校长余民德博士
·葛大同:一世冰雪瞬间融
·基督徒岂可轻忽“文化使命”?
·卢维溢:从毒品和灾难反思教会的角色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义工颂—《真理报》创刊20周年感言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刘志全:轮椅上的传道人--胜过逆境的秘诀
·卢维溢:柏林影展和神风敢死队
·卢维溢:电影院上映的福音电影
·基督教的中国时代即将到来?
·“文化安全” 下的逼迫--就“温州拆十字架” 访洪予健牧师
·李思:走向天国
·作者:约书亚:从哈巴谷书看温州十架被拆事件
·梁金华:「牛屎飞」变「牧羊人」
·峻谦:所谓的“伊斯兰国” 是何种怪兽?
·卢维溢:教会对民主诉求的反思
·温哥华信徒举行户外晨祷会--为受逼迫的教会祈祷
·陈荣基:恩泽中华、延福万邦--戴德生宣教情150 载
·卢维溢:宗教尊严与言论自由之界限
·嘉伦:辅助自杀合法化的严峻后果
·卢维溢:一个历史盲的总统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采访戴继宗牧师:餐桌边综论“中国内地会” 150周年
·罗锡为:九旬耆老跑天下﹐年青人追他不上(王永信)
·龚文辉:最珍贵的礼物
·林向阳:她的心眼能看见--纪念圣诗作家芬妮克罗斯贝逝世一百周年
·张冬冬:浴火重生-大洋彼岸的爱
·Wendy Chow 采访:被人割了鼻子的杨伯母
·谢安琪:健康生命、丰盛人生!
·爱德华:主爱「牧民」
·基督徒不适合作律师吗?
·「神垂听祷告!」伊美换囚遭虐牧师获释
·曾浩斌:中国合唱指挥泰斗:马革顺
·陈国柱:四岁女孩用图画纪念受难节及复活节
·哥顿:我爱犹太人
·黄邓秀娟摆脱“天道五教” 毒誓的捆绑
·谭溢泉:父母厚爱、天父深恩!
·林向阳:从父亲的角色想起
·卢维溢:伦敦新市长引起的关注
·柳宏图:主耶稣带领我回到魂牵梦萦的故乡
·卢维溢:民主制度的考验
·洪予健:六四国难是我们的羞辱
·黃黎潔冰:被主擁入懷抱的曾路得
·感恩节(二篇)
·卢维溢:社会公义与政治的关系
·何思亮:怀念黄庆德先生(外一篇)
·洪顺强:圣诞节源于异教﹐为何人仍要庆祝?
·罗凤娥:水果皇后归主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着太阳绽放-- 画家白野夫自述

   对着太阳绽放-- 画家白野夫自述
   
   http://www.globaltm.org/index.php/item-main-new/itm-atc-2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fbed70102x2qs.html
   


   导读:有人说,艺术家群体是最难相信上帝的,但回顾历史,诞生了许多基督徒艺术家,他们用手中的画笔,敬虔地描绘出人与上帝的故事。
   
   本文所介绍的这位中国画家,曾经试图在佛教中寻找安身立命的根基,但最终,生命的转折也带来艺术生命的重生。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心灵世界、、、、、、
   
   一、
   1963年,我出生于河北农村。在当地佛教文化的背景下,耳濡目染,我也成了一个所谓的"佛教徒"。
   
   我苦苦地在佛里寻找人生的真理,寻找生命的目的、价值和意义。佛教认为人生的本质就是苦难,也就是"四圣缔"中的"苦缔"。而"苦缔"的根源是"无明",即人心里的一切欲念。如果能通过修行把"无明"去掉,人死后就能进入不再生、不再死的涅槃境界。但如果一个人在世修行不成功,那来世就可能进入六道轮回迴中的"畜牲道、恶鬼道、地狱道",等等。
   
   因此,信佛后我努力控制心里的欲念,想方设法做一个好人。可是,我感到非常失败。作为画家,我非常内省,发现人本质上是败坏、骄傲、自私、冷漠、、、、、、人的思想里也充满各种欲念。我越想控制这些欲念,它们越冒出来。我越是百般努力,想行出善事,越发现自己怎么都做不好。如果这样下去,我来世只能"做马做牛"了。因此我心里充满焦虑与恐惧,心灵和精神失衡。
   
   为摆脱这种状况,我经常去寺庙烧香拜佛,寻找内心的平安。但得到的平静却是暂时的。当我回到现实生活中,内心仍然处于混乱和冲突状态。
   
   朋友领我去拜访一位德高望重、95岁高龄的法师(他是五个寺院的住持)。我问法师:"无明"
   
   究竟是什么?是从哪里来的?怎么解决?他回答:我不知道,我也在找。不但我要找,你们也都要找!我内心极其疑惑:像这样修了一辈子的老和尚都不知道,那我什么时候能找到呢?那岂不是意味着,我一辈子都无法除掉困扰我的纷乱情绪与各种欲念?
   
   我苦苦寻觅着真理的时候,有人向我传福音,一个天主教徒甚至把我带到天主教堂做弥撒。但我骄傲、自负,根本不信上帝。后来这个天主教徒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成了基督徒,又给我传福音。我依然非常拒抗。我心里被一种大民族主义心理支配,认为基督教是洋教,我们中国人应该信自己的宗教。
   
   二、
   1990年,我从美术学院毕业,从事美术创作,经常到各地办个人画展。靠着自己的才干和努力,事业上还算顺利,因此心里非常骄傲。
   
   2001年春,应广东朋友邀请,去增城办画展。去之前满心希望一帆风顺,但没想到,所办展览皆以失败告终。家里很快面临经济危机,我心里十分着急。
   
   妻子在北京信了主,她在电话里给我传福音,说牧师说得对,人永远是人,不能成为神,因为人就是人。
   
   我听了很有感触:"说得对!人就是人,怎么能轮迴成为猪、狗、马、牛呢?你多去教堂,听听他们到底在讲什么,有没有道理。"
   
   妻子后来又给我电话说:"教堂里讲的全是真理!你信上帝吧!"我说:"我看不见,我信不了!上帝在哪里呢?"妻子说:"你就抬头看天吧!上帝就在天上!"。
   
   我听了她的话,心动了。后来一段时间里,我心里烦闷时,就真的抬头看天,默念:"上帝啊,你真的存在吗?如果你真的存在,如果人真的是你造的,你就让我经历你!我若经历了你,我就信你!"
   
   我就这样看着天,几乎唠叨了半个月。唠叨过后,也就忘在脑后了。这段期间,画展也依然办得很不好。
   
   一次在肇庆办画展,朋友请客,席间纷纷对我劝酒。当时我情绪低落,哪有心情喝酒?但江湖朋友兴头正好,死活就是要我喝,真让我感到盛情难却又非常为难。我想起妻子在电话中对我说过:"这位神是无处不在、又真又活的上帝。你若碰到什么难处,只要诚心求告祂、信靠祂,祂就一定会帮助你! "
   
   于是我跟那些朋友约定,通过掷骰子来喝酒--如果我掷出的骰子是1,那就他们喝,否则就我来喝。
   
   我将骰子放在小碗中,心里默念:"上帝啊,如果真有你,你就显灵吧!"
   
   虽然在这样一个不太严肃的场合,以试试看的心态祷告,是有些不敬,但奇迹真的出现了:不管我们翻来覆去怎样掷骰子,骰子几乎每次都乖乖出现。那帮朋友在莫名惊诧之余,将酒一杯杯灌下去。我则把酒杯往桌上一搁,说:"我信了!我不玩了!"(编注:这是特例,属于个人经历,不宜模仿,以此试探神)。
   
   三、
   一定是上帝特别看顾我,当晚我就卖了一幅作品。但此时,卖不卖作品对我已经不是重要问题,重要的是生命问题!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跑去书店,想买一本基督教的书,我要了解耶稣是谁!
   
   迈进书店,首先映入眼帘的书是《人之子耶稣》。后来知道这是一本天主教的书,但感谢圣灵,借着这本书触摸了我的心。
   
   那几天,上帝的恩典大大倾倒下来。圣灵不但完全开启我的心灵和眼睛,也在事业上祝福我——第三天,我的画又卖了一万多元钱,画展也自此发生转机。
   
   回想起来,我在广州办画展屡次失败,其实是上帝借此引领我到祂面前。祂打碎我的骄傲,把我逼到无奈、无助的境地,使我转而寻求祂。
   
   三个月后,我回到北京。我开始跟妻子去教会。当上帝的话语借着牧师讲道进入我心中时,我再次被强烈震撼了。在佛教及其它宗教里解决不了的困惑与迷茫,在圣经里全找到了答案。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生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罪是什么,来自哪里,以及解决的途径。
   
   当"因信称义"
   
   的真理之光照进我心灵时,我明白了,人因信而蒙拯救、得到永恒的生命,而不是靠行为、功德。多年来的焦虑和恐惧,如迷雾消散!以前我拜佛,家里有很多偶像,信主后我决定销毁。一个中午,我在家里撕毁三幅我画的4米高的观音画像。儿子本在屋里午睡,突然醒来,坐着嚎啕大哭,仿佛大难临头,怎么都哄不好。后来我感到是撒但在借此阻拦我撕毁画像,就奉耶稣的名斥退撒但。果然,儿子一会儿就不哭了。
   
   2001年12月2日,我到崇文门教堂,领受洗后的第一次圣餐。当我拿着杯和饼时,心里非常激动。我在日记里写道:这就是我们的救世主耶稣基督的身体,祂为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完全是为了拯救我们而献出了自己。
   
   我内心充满感激,热泪盈眶。当我用手捂住自己的泪眼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白光,是那么强烈、那么圣洁,持续了约十秒钟。我心里强烈要求再次看到,于是,第二次白光又出现了,持续了八至九秒钟。我激动不已!
   
   四、
   被上帝的真理吸引,我和妻子带着孩子,认真参加教会的查经班,几乎是风雨无阻。在家里,早晚我们都灵修、祷告。
   
   随着生命被圣灵更新和塑造,我的艺术创作也发生了全新的变化。以前我画画,包括画观音像,为了赚取钱财。但现在我画画的动机发生了变化。通过画画来获取功名利禄,已不是我人生的目标。我渴望能在艺术领域,用上帝所赐给我的绘画天赋服事他,见证并弘扬祂的荣耀和大能。
   
   也就在那时,我认识了一个新加坡的吴弟兄,他建议我以圣经故事为题材作画。这正好符合我心里的感动。他谈到国外基督徒的画展,愿意为中国的基督徒画家搞画展,我则负责联络和组织工作。
   
   白野夫作品《永恒的爱》
   2005年,我把北京宋庄五个教会的基督徒画家组织起来,以圣经故事为题材展开创作。经过几个月的努力,2006年复活节期间,我们在北京国际教会,举办了"第一届复活节艺术展览"。
   
   那时大部分的参展作品还有待成熟,但其中有一幅油画,以七万元人民币成交。
   
   这次画展,给了艺术家弟兄姐妹很大的鼓励,同时也使国际教会的外国牧师和弟兄姐妹,看到中国基督徒的信仰艺术作品,从而知道在北京还有这样一群基督徒艺术家。
   
   当年12月,我们在宋庄上上美术馆,成功举办了"彩虹之约-2006圣诞首届艺术展",共有九个教会的61个艺术家参加,展览信息覆盖十个网站。
   
   2007年,我们成功地在国际教会举办了"第二届复活节艺术展"。这次参展的作品更加成熟,品种更为齐全。很多人心里有感动,认为这样的基督徒画展应该面向社会,扩大影响力,让更多的人通过我们创作的艺术作品认识上帝,在艺术领域看到上帝的荣耀和大能,也看到上帝奇妙之手在中国艺术家中的作为。
   
   白野夫作品《神往》
   于是2008年,我们走出教会的展览场所,在"上地神州数码广场",举办了"第三届复活节艺术展"。在展览的半个月当中,有许多人因为看了我们的艺术作品而决志归主。为此我们非常激动和振奋!我们看到了艺术对人心的催生和感化力量,也看到了艺术在传福音过程中的巨大和特殊功效!我们深深地感到肩头的责任重大。同时我们心里也有感动,要让我们的画展走出国门,到世界各国,去展现上帝在中国画家身上的恩典和带领。
   
   尾音
   记得信主不久后,我做过一个梦:我走在一片青草地上,草上的露珠晶莹闪烁,草地一片清新纯净。我看见草地上有数不胜数的向日葵,全都俯伏在地上。随着我走过去,周围趴在地上的向日葵一片一片挺站起来,对着太阳绽放花盘,整个场面美丽壮观、、、、、、
   
   现在,我终于领悟上帝借着这个异梦对我传达的心意:上帝的艺术家儿女,就像俯伏在地的向日葵,只要有上帝的仆人带领他们,他们便欢然而起,用艺术为主做工,像向日葵对着太阳绽放美丽!
   
   (本文首发《海外校园》78期,本文配图均由作者提供)
(2017/0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