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郑恩宠
·律师王宇、王全平被限自由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骂法官、轻律师是最愚蠢的人
·新作:宪政和中共亡党路
·《争鸣》:反腐中的内斗与内斗中的反腐
·李海获自由先锋奖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4十大人权案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上海访民称到北京上访数百次找不到清官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转载来源:谷歌
    余杰: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一月 20, 2017
   
    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对落马的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不作一个字的结论,真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上海首脑瞬间换人,如同川剧变脸一样,至今让外界猜不透胡温之“袖里乾坤”。不过,上海市面未有大的动荡,大多数上海人舞照跳、财照发,房价也没有如人们预想的那样直线下滑。在后极权主义时代,一名地方官僚对一座“国际化”的样板城市的影响实在有限。人一走,茶未必凉,珠光宝气的上海滩“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陈良宇案发之后,海外媒体和内地网络纷纷揭露其贪渎荒淫的生活内幕,就连善于察言观色的“文化大师”余秋雨也跳出来说,早就知道陈不是个好东西了。
    我却记得香港评论家董桥2003年写过一篇《向上海陈市长致敬》的文章。那时陈还是市长,董桥引《信报》署名“柳叶”之评论说:陈良宇一身便服坐地铁上班,跟全体领导坐面包车去开市政协和市人大会议。从区长、副市长做到市长的这十一年里,每年农历除夕都到黄埔区一家福利院去跟老人们一起吃年夜饭。他还在网站上请老百姓评议三项最受市民关注的政务,吸引上万人参加。“即便是作秀,至少他心目中有观众的概念,他是想做给老百姓看,在乎自己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像。”
    香港人太善良,分析大陆政情时总是雾里看花,智慧如董桥也会犯此低级错误。不过这也说明,陈良宇虽然是个坏官,但并不比其他中共高官更坏。
    此次陈良宇遭整肃,并非像某些海外媒体及香港经济学教授郎咸平乐观估计的那样,是因为中央下决心要反腐败了。说起腐败来,陈良宇只是成千上万的腐败官僚中的普通一员而已,那些出现在六中全会会场上装模作样地记笔记的中央委员们,哪一个敢说自己比陈更干净呢?
   虽然陈良宇倒台了、地产大王周正毅也“二进宫”了,但反腐英雄、维权律师郑恩宠的处境并未有任何改观。郑恩宠揭露黄菊、陈良宇、韩正等人官商勾结、侵占百姓土地、实施暴力拆迁等事实,却被上海当局以“泄露国家机密”的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入狱。如今,陈良宇垮台之后,郑恩宠仍然不能获得国家赔偿,反倒继续受到上海警方的传讯、恐吓和监视。作为基督徒,他连去教堂参加正常的礼拜也遭到暴力阻挠。
    可见,反腐倡廉不过是中共当局的一记翻天印罢了。中共一向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反腐是其特权,不容百姓染指。在司法不独立、舆论不自由的情况下,中共唱独角戏的反腐能有什么效果呢?
    此次上海虽然“换将”,却并未“易帜”。上海竖立的是一面什么旗帜呢?中共建政以来,保持至今的“上海特色”便是:上海始终是全国在政治上最左的地方,上海以其政治上的极端保守换取到了经济上的特权地位。
    在中共治下,上海从清末以来最有活力和生机的文化中心,沦落为一座最没有文化原创力的城市。毛泽东时代,上海左祸最烈,自柯庆施以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所谓的“四人帮”集团居然全部发迹于上海。
    江泽民从上海崛起的轨迹也与之相似:如果不是在八九民运中率先整肃《世界经济导报》,体现出旗帜鲜明的“政治正确”,此一庸人哪里会被中共八大元老看中,白白拣到总书记的香饽饽呢?江泽民登基之后,“上海帮”从上海北伐中央,遍布权力要津,俨然成为中共统治集团内部最显赫的一股势力。
    此次陈良宇失事,“上海帮”折了一员大将,但“上海帮”的旗帜却仍然高扬在中南海——其“政治左经济右”的方针仍在从上海向全国蔓延。
   首发VOA2006
(2017/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